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周远李芬芬)小说免费阅读

他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同村别的的留守儿童一样,父母没在身边管教,所以他们都跟撒了秧子似的。 他爸妈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跟孤儿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护同学含冤入狱见义勇为入狱,出狱见义勇为差点被揍…… 可对他来说,一切慢慢变好了……

点击阅读全文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在线试读

说是不想爸妈,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大人问,我说不想,那只不过是我小屁孩的自尊心在作祟而已,想刻意显示我已经长大懂事了。
然而,就在我去镇上读初中的那年,十里八乡的突然都在传,我爸在广东那边与一个广西女人搞上了。
他们还传得有根有叶的,说是我爸就在他那厂里的办公室里,与一个广西女人搞上了,被我妈撞见的时候,他们还赤条条的,连衣衫都还没来得及穿上。
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我爸在广东那边混得挺好的,都开厂了。
只是好像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好像已经忘了我这个儿子。
再之后,十里八乡的又在传,说是我妈,也就是厂里的老板娘,为了报复我爸,也跟厂里的一个厂仔搞上了。
我当时听到这些,倒是也没有想别的,就是在想,我以后到底是跟我爸还是跟我妈?
郭华为了安慰我,也就拍着我的肩膀说,没事,你还有哥们我。
后来我才听说,原来郭华的爸妈在广东那边早就散伙了(离婚了),他早就处于尴尬境地,不知道是判给了爸还是妈?
反正在村里,他是跟着他姑姑和姑丈的。
而我,比他悲催的则是,我外婆越来越年迈了,甚至行动都开始有些不便了。
有时候,我在学校读书还得惦记着回去照顾外婆。
所幸的是,我小姨逢年过节还是会回来看看外婆和我。
但我问我小姨,问我爸妈的事,我小姨就说,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问什么呀?你只管好好读书。
她还说,你要能读大学,小姨管,管你读完大学。
后来,直到我初三那年,我妈突然回来了一趟,她在校门口见了我一面。
那次见面,我妈只是看着我,然后她一直郁郁不语,又像是忧心忡忡,但具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
后来她只是说了句,她说,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完了之后,她给了我500块钱,说要我省着点儿花。
再之后,我也就初中毕业了,那是2003年。闹非典的那年。
那年,郭华跟我说,我们不读了,去广东找王大明。
他还说,他给王大明打电话了,王大明说广东那边的妞老正点了。
我其实是有点儿想去,也有点儿心痒痒的,但我好像也没有想好什么,就说,我还要照顾我外婆。
郭华也就说,他反正是不读了。
我说,你才15,还是童工,去广东那边找不到工作。
郭华则说,你懂个屁呀,上工地去干小工,谁管你年龄呀?
后来,没过几天,郭华真的走了,真的跟着他的一个什么表叔去广东那边了。
他走的时候,连招呼也没有跟我打一声,我是后来去问他姑才知道的。
他姑说,郭华已经去广东了,跟他表叔去广东了。
当时,听到这话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世界好像有点儿崩塌?
那是那年暑假,我第一次有这样一种感觉,感觉大家都将我遗弃了。
王大明走了,郭华也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候,我就整日整日的坐在村口的梧桐树下,望着远方,发呆。
有时候,我会习惯性的叼上一根狗尾巴草。
偶尔的,我也会在心里埋怨那么几句,郭华真不仗义,哼!
他去广东也不告诉我一声,哼!
再后来,没过多久,我就听我们村里人都在传,我爸妈已在广东那边闹离婚,分财产。
但就是没听到我到底是判给了我爸还是我妈?
只听到他们在说,我爸与那个广西女人已经组建新的家庭,已育有一个女儿。
然后,他们还在说,我妈与那个厂仔也同居在一起了。好像也怀孕了。
就是没说我今后到底是跟我爸还是跟我妈?
我好像就这样的被遗忘在了这个小山村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年迈的外婆好像也不怎么爱说话了。
再过没几天,我记得好像是八月份的时候,我竟然突然意外的收到了我们县四中的录取通知书。
然而,瞧着这份录取通知书,我好像并不怎么喜悦,反而是有着无限的怅然……
因为我并不知道要不要去上高中?
也不知道是该告诉我爸还是我妈?
也不知道接下来是该管我爸要学费还是管我妈要学费?
我外婆倒是突然有点儿高兴似的问了句:“考上了?”
我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只见我外婆突然手脚有些灵便的翻箱倒柜,找出了她的老花镜来,然后翻出了一个电话簿来……
印象中,这是我外婆头一回要往出打电话。
家里的座机电话,是我小姨那会儿还在家读高中的时候去报装的,红色的,不过现在搁在家里已有些发黑。
起初,家里座机电话刚装上的那会儿,时不时的还会响起。
因为那会儿电话刚装上,联络突然方便了,我爸妈时不时的都会来个电话,问问外婆的身体状况,然后问问我的情况。
再后来,过了一年左右,也就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吧,家里的座机电话也就不怎么响了。我爸妈那会儿就不怎么往家里打电话了。
但偶尔的时候,我小姨会主动给他们打电话,但他们都说忙,聊没几句就挂了。
这就是我对家里座机电话的记忆。
就在我几乎已忘记家里还有部座机电话的时候,只见我外婆戴着副老花镜,正在对着电话簿上的号码拨号……
我以为我外婆是给我妈打电话,结果她只是打给了我小姨。
等过会儿,我外婆将电话向我递过来,说,我小姨要我听电话。
等我接过电话,就只听我小姨说了句:“去读高中,听见没有?”
我当时听着,则是皱了皱眉头,在想,那学费怎么办?
我还正在想着,我小姨又说了句:“学费过几天小姨给你打到卡里。”
我这才舒展眉头,忙哦了一声。
然后,小姨问:“外婆身体怎么样?”
“不怎么好。”我说。
“那,大姨没去看外婆吗?”小姨又问。
“端午节的时候,大姨都没来。”我说。
然后,小姨也就回了句:“我知道了。”
“……”
就这回的这通电话之后,没过几天,我大姨与大姨丈突然开着辆倍儿黑亮的帕萨特来看我外婆了。
然后就说要接我外婆去城里跟他们一起生活,好方便照看。
我外婆则死活不肯去,说我还要读书,周末会回来。
但我大姨与大姨丈就是不说也将我一起接去城里。
尽管他们知道县四中就离县城不远,但他们就是不开这口。
当然了,就算他们开这口,我也不会去。
因为我知道他们看不起我。
这其实得从我爸那儿说起,因为他们打心里就看不起我爸。
因为我妈当时要嫁给我爸的时候,我大姨与大姨丈就很反对,说我爸家里穷,啥玩意也没有。
但当时我妈又怀孕了,没辙。以至于我出生后,就成了我大姨与大姨丈眼里的小野种。
现在的我,毕竟也15了,多少有点儿懂事了,我感觉我爸好像也不是很争气。
因为现在他在广东那边发迹了,赚钱了,也就另寻新欢了。连我这个儿子都忘了。
所以现在处于这种尴尬境地的我,我大姨与大姨丈不想多看我一眼,我也能理解。
当然了,自一开始,我大姨丈的优越感就爆棚,像是高人一等的那种。
当然,我大姨命也好。因为我大姨丈可是县水利局局长来着。
总之,我大姨与大姨丈他们家在县城可是生活得有滋有味,绝对优越感爆棚的那种。
反正就是看不起我们这种农村人似的。
不过,这回,他们好像是真心实意想接我外婆去城里。
只是我成了个拖油瓶,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
我其实也懂我大姨与大姨丈的意思,也懂得我外婆的心思,所以我就跟我外婆说,不用担心我了,我已经自己会做饭会洗衣裳了。也会照顾自己了。
但由于这事一直僵持不下,我大姨也就给我小姨打了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很久。
最后,我大姨将电话递给我,说了句:“你小姨要你接电话。”
等我接过电话,我小姨就问:“你真的自己会做饭了?”
“会。”我回道。
然后,我小姨也就说:“那你把电话给外婆吧。”
“……”
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我大姨丈在跟我大姨小声的嘀咕着,说,我就说周大鹏不靠谱吧,现在怎么样?留下个小野种也不管不问的了,这难道还要我给他养儿子咋地?
我看这小野种将来也没啥出息?县四中可不是啥好学校,那里的学生经常打架闹事的。
这小野种将来肯定也随他爸。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