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谢知禹许乐瑶小说免费资源

“以卉雪桃”的《皇上迎娶他的》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皇上迎娶他的白月光那日,我在冷宫里服毒自尽。所有人都说我死状惨烈,不宜靠近。皇上却抱着尸体,执意为我守灵三天三夜。没人知道,真正的我早就出了皇宫,左拥一个帅哥,右抱一个美女。因为我会换脸术。那具冰冷的...

点击阅读全文

谢知禹许乐瑶是现代言情《皇上迎娶他的》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你……”许乐瑶的脸色变了又变。看来是被我猜中了。她自入宫以来没少在我面前蹦跶,但我没搭理过她,所以也没给她陷害我的机会。这次被我拆穿,怕是要急了...

皇上迎娶他的

免费试读


皇上迎娶他的白月光那日,我在冷宫里服毒自尽。

所有人都说我死状惨烈,不宜靠近。

皇上却抱着尸体,执意为我守灵三天三夜。

没人知道,真正的我早就出了皇宫,左拥一个帅哥,右抱一个美女。

因为我会换脸术。

那具冰冷的尸体,不过是一个被赐死的宫女罢了。

1封后大典确定那日,许乐瑶特意到我的宫院里走了一遭。

“看到了吧?

皇上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我。”

我淡淡瞥她一眼。

“你今天来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难道不是因为你怀孕了,故意来找我的茬,然后栽赃陷害我想要害你的孩子吗?”

这种手段话本里太多了,我都看腻了。

“你……”许乐瑶的脸色变了又变。

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她自入宫以来没少在我面前蹦跶,但我没搭理过她,所以也没给她陷害我的机会。

这次被我拆穿,怕是要急了。

她突然扼住我的手腕,做作地使着力:“贵妃娘娘,你能不能放过我?

我现在有了身孕,你看在皇上的份上,先放过我好不好?

我没有要与你争宠的!”

话音落下,她猛地向后一退,仰倒在了身后的花坛上。

然后抱住肚子,痛苦地哭喊着:“疼,肚子疼……”我平静地看着这荒唐的一切。

如戏剧般,皇上刚好经过听见了哭喊声。

孩子没了,皇上当即将我打入了冷宫,只留了一句话:“你好好认清自己的位置。”

我的位置,白月光的替身罢了。

冷宫里,我身边唯一的嬷嬷恨铁不成钢般:“娘娘你怎么不解释呢!

你跟着皇上这么多年,他肯定会看你几分薄面的啊。”

我撑住床板,忍不住笑了。

他信的又不是真相,是许乐瑶。

嬷嬷看着我逐渐无力地躺下去,更慌了:“娘娘你怎么了?

哪里不舒服吗?”

四肢发软,是我的饭菜里加了软筋散。

皇上他知道我功夫好,这是怕我跑了。

不过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我习惯性在指甲盖里放解药,其中就包括软筋散的。

“嬷嬷,皇上来的时候你告诉他,我不要葬在皇陵,我要回家。”

“好……什么?

葬?

娘娘你可不能想不开啊!”

……夜半,我起身要跃上屋顶。

嬷嬷吓得将我死死拽住:“娘娘,这么晚了你是要去哪儿?”

“我啊,要去寻一个死人。”

然后和她换个脸。

2我出现在谢知禹身边,是因为一条百年约定。

谢知禹的祖父于我的祖上有救全族之恩,当时我的祖父向他的祖父许诺,会无条件守护他的子孙后代一百年。

理论上到我爹这里就够一百年了,但谁承想他命短,还差了八年。

临去之际,他将我从逍遥自由的江湖中喊了回去,唯一的遗愿便是由我继续这份守护。

我们江湖儿女最是重守承诺了,所以我很坦然地留在了他身边,以暗卫的身份。

他当时是当朝将军,身边的危险随处可寻,所以我每天都
累个半死。

要知道我之前飘在江湖,一场一场的比武会比下来都没这么累的。

不过好在他给的伙食好,动辄就是阳春楼里的满汉全席,吃完了还可以打包;他的手下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健壮,还总是不吝啬带我去花满楼看漂亮姐姐。

原来我爹以前过的是这样的逍遥日子!

将军清冷矜贵,却经常看着我出神地笑。

“千月今年多大了?”

“十六岁。”

“年纪这么小武功就这么强了?”

“谬赞谬赞,武林榜上第二罢了。”

“跟在我身边委屈你了。”

“不委屈的将军,要不是你祖宗,可能这世上没我呢。”

“以后能不能不叫我将军?

叫我谢知禹可好?”

“……好。”

后来才知道,他有个和我长得很像的白月光,但囿于君权,白月光进了皇宫,现在已经成了皇后。

爱而不得的故事,话本里常有。

不过我最爱看那种“君坐高台,我自逍遥于江湖”的故事。

至于我,秉着守护他的责任,在他喝醉了把我当成白月光死死抱住的时候,只能轻手拍拍他的背:“在呢,我会在八年呢。”

3作为暗卫,我的日常是飞檐走壁,神出鬼没。

但是每到将军府,谢知禹都要我走正门。

睡觉也不能睡在屋檐上,要睡在他卧殿旁边的房间里。

听府里的下人们说:“这是将军夫人的待遇。”

“啧,原来暗卫能和将军夫人有相同的待遇啊。”

下人们都摇摇头:“这姑娘不开窍。”

直到某天谢知禹喝醉了,将我抵在府里的合欢树下,黏腻地喊着我的名字:“千月……千月……”我一声一声应着:“将军,是我。”

“叫我谢知禹。”

“谢……”刚吐出一个字,他便俯下身来,重重地贴上了我的唇。

然后一路将我抱到他的卧殿的床上,声音沙哑到了极点:“可以吗?”

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就是话本里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节嘛。

再代入一下谢知禹这张脸,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好看,也比我见的其他男子都要好看。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所以我说:“可以。”

行乐之后,我只想说……难怪世人总是沉迷情爱。

男人果然不能只用来看啊。

如果他能听话,不要折腾到太晚的话,就更好了。

谢知禹对我越来越好了。

钱财任我花,我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出行时他总是将我护在身后,倒像是他成了我的护卫。

我甚至伙同我的江湖兄弟做起了生意,将京城的赚钱买卖揽了个遍,他也不阻,而是去和户部尚书喝了一顿酒,我们的生意便安稳地继续开张了。

只是那晚他更不听话了,一直到鸡鸣声响起我才沉沉睡去。

他紧紧地勾着我右手的食指,贴在我的耳边问:“你会一直在的,对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也随着微微一紧。

之前我们约定过,我在暗处保护
他时,只要看到他勾右手食指,我就会立刻出现。

4而之后一次在边疆塞外,他都快要招架不住了,还是没有勾食指。

我擅自跑了出去,废了很大的劲才将对方一剑封喉。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勾手指,他说对方很难缠,他怕我受伤。

真稀奇,这世上还有人怕我受伤。

以前我爹总说受点伤好啊,受了伤才会长记性。

也是这一次出征,谢知禹浴血奋战了三天三夜,本以为等来了援军,等来的却是皇上以“违抗皇命”为由要将剩余的军队就地剿灭。

他们要带谢知禹的人头回去复命。

这下敌军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干脆和谢知禹达成了协议,如果帮他拿下皇位,百年之内,我朝的铁骑不得踏入他们的领土。

谢知禹答应了。

然后就是一路向京,直逼皇宫。

我护在他周围,饶是武林排行第二,也打得有些吃力。

最终把他推上那把龙椅的时候,我感觉整个身体都被穿透了。

“十几个箭孔,这怎么受得了哦……”一个慈爱的嬷嬷负责照顾我,流着泪说我已经昏迷一个月了。

我笑着安慰她:“没事我皮糙,谢知禹他可还好?”

“你说皇上啊,刚上位政局动荡,他正忙着安抚呢。”

对,是皇上,以后要改口了,不能直呼其名了。

新帝登基,尤其还是以这样的方式上位,免不了要经受一番磨难的。

嬷嬷却怜悯地摇了摇头。

后来从宫女的议论中我才得知,皇上一直忙的,是关于先皇后的再进宫问题。

他执意要许乐瑶进后宫,但众大臣屡屡进谏此行不妥。

就这样,一僵持就是几个月。

5我恢复的那几个月里,后宫陆续进了十几位妃子。

我昏迷的时候被封了贵妃,所以算是后宫里位份最大的。

看着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在我面前俯首请安,我心都快化了。

“不用不用,以后大家都是姐妹!”

饶是我如此热情,她们也总是战战兢兢的。

嬷嬷提醒我:“这后宫水深,别看她们现在如此乖顺,以后不定要兴起什么风浪呢。”

嗐,宫斗嘛,我也在话本里看到过,没意思。

“谁知道我以后还在不在呢。”

嬷嬷急了:“娘娘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是贵妃,以后还可能是皇后,你还想往哪儿去?”

我任她急,径自去找新来的妃子玩了。

虽说起初相处起来有些陌生,但当我们聊到哪个太监长得更好看时,距离就不由自主地拉近了。

“我看掌管园木修缮的那位小太监最是好看!”

“不不不,那位送甜点的太监又好看又阳刚,像个正常男人一样!”

“有我们皇上好看?”

……确实,没有谢知禹好看。

谢知禹偶尔才来一次,进我的宫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上次他来的时候挺奇怪的,脸一直冷着,语气也别扭:“这后宫进了这么多妃子,你倒还挺乐呵。”

“是因为她们太好看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