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后,父母追子火葬场了》小说主角许默谢冰艳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离家后,父母追子火葬场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许默谢冰艳,由作者“啦啦小南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前世被找回家中,却受到不公平待遇,家人厌我,假少爷陷害我,让我死不瞑目。再次睁眼,我决定离家出走,和虚伪的家人断绝关系。可没想到,他们居然集体后悔,哭着求我回家。不过,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这一次我不会回头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许默谢冰艳出自都市小说《离家后,父母追子火葬场了》,作者“啦啦小南瓜”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怎么回到这里了?许默心中嘀咕,很快就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他应该是重生了。这一幕他经历过,弟弟许俊哲不小心,弄坏了妈妈谢冰艳的礼服,造成谢冰艳穿去参加宴席的时候,当众出丑。弟弟许俊哲害怕,找到了三姐许曼妮,与三姐许曼妮一起栽赃许默,逼许默承认是自己做的...

离家后,父母追子火葬场了

离家后,父母追子火葬场了 免费试读


“许默,姐姐,对不起你……”许婉婷眼眶一红,想要开口。

“别!”许默急忙阻止她开口:“别假惺惺的过来跟我猫哭耗子!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想要利用我在许俊哲面前邀功,这不可能!我告诉你许婉婷许雪慧,你们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你们迟早会遭到报应!”

“许默,你怎么这么说话?”许雪慧吃惊。

“我应该怎么说好?跪下来求你?我美丽的许家二小姐?”许默冷冷的盯着她:“你不会以为我没有记忆了吧?你也不是第一次在许俊哲面前邀功了吧?”

“你……”许雪慧吃惊:“我没有!我们只是想要让你回去!你先跟我们回家!”

“跟你们回家?”许默顿时笑了,充满嘲讽:“许雪慧小姐,莫非你脑子坏掉了不成?还是说你没有脑子了?我凭什么跟你回家?你是谁啊你?我告诉你,你们许家做的一件件事情,我一件都没有忘记!你们别以为会这样轻易过去!”

许婉婷一惊:“许默,我们真的是过来喊你回家的!爸妈都在找你,你最好跟我们一起回去!”

许默盯着许婉婷:“许婉婷,你会遭到报应的!”

许婉婷大吃一惊,立即呆住了。

说完,许默已经不愿意多说,错开她们,朝着前面走去。

“许默!”许雪慧顿时大怒:“爸妈都已经生气了?你敢走?爸妈让你先回家!”

许默回头看了她一眼,顿时笑了起来:“告诉你许雪慧,我从小到大是孤儿,我光脚不怕穿鞋!你们许家人若是敢欺负我,我不怕血溅五步!你们给我听好了,记清楚了。我是孤儿!我的家人,都死光了,已经死的干干净净,她们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干净了!”

许雪慧娇躯猛地巨震,迅速瞪大眼睛。

“没事不要来打扰我!我怕你们来的越多,遭到的报应就越多,你们是逃不了轮回的!”许默说完,转身就走。

许婉婷脸色惨白,瞬间也不敢拦住他了,只觉得娇躯颤抖。

许雪慧也脸色剧变。

许默很快就进入了学校,两人无法进去,只觉得心中一阵冰凉。

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车上的,两人

可是,她怎么道歉?

现在许婉婷都被骂的这么惨,只怕她去见许默之后,会被骂的更加惨。

相对比大姐许婉婷,她做的事情可过分多了。

她曾经跟老三一起栽赃过他几次。

许婉婷见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多说,进入二十七中,找到了许默的班主任林楚瑜,然后把手中的粥先交给林楚瑜,让林楚瑜给许默。

许默高考在即,许婉婷担心他再次摔倒。

重新走出学校,许婉婷也不多说,启动汽车回家。

“吃吃!俊哲,先吃这个,这个是妈特地给你买的深海鱼油,可以提升记忆力,你要把这个吃完!”

“还有这个,老山参炖海马,你也要吃完!这个可以缓解疲劳!”

“听老师说,俊哲你最近的成绩略有下降,这一次月考没有考好,可能就是没有吃好!好不容易放松一下,给妈好好吃一顿,补回来!”

许婉婷和许雪慧刚刚回到家,便看到客厅中几个人正在吃东西。

谢冰艳估计是熬了一大锅补品,端给许俊哲,嘱咐他吃下去。

这些补品,非常昂贵,乃是谢冰艳特地让人从国外找回来给许俊哲提升记忆力和抗疲劳的。

几乎每隔一个星期,谢冰艳就会让赵妈熬一锅给许俊哲吃。

若是放在以前,许婉婷也觉得许俊哲应该吃,毕竟他们姐妹几人都曾经吃过这些东西。

这一次许俊哲吃,理所当然。

但是此时谢冰艳似乎忘记了,她另外一个儿子在许家,就连饭都没得吃,更别说吃这种珍贵的补品了。

赵妈和李叔说,许默以前都是偷偷下楼吃剩菜剩饭,还害怕被人发现,被人责骂。

此时许婉婷看着,全身不是滋味。

许雪慧看了许婉婷一眼,见她红着眼睛,瞬间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也忽然觉得难受。

“大姐二姐回来了!”许俊哲正在吃着珍贵的深海鱼油和鱼子酱,看到许婉婷和许雪慧回来不由大喜。

许婉婷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俊哲,你高考准备的如何?有没有信心?”

许俊哲笑道:“还好!我已经准备了很多,希望能考好!”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平常心就好!”谢冰艳觉得养子压力太大,急忙劝慰,满脸都是疼爱:“你就放平常心去考,即便是考不好也没有什么,咱们家不缺一个大学生!”

“知道了!妈,我一定会尽量去考!”许俊哲急忙道。

谢冰艳疼爱笑道:“那就好!你一直都很努力,也很优秀,只要你认真,你一定就可以考好!还有一个月,你可以多请教一下你大姐二姐,问她们是如何调整心态的?注意了,考试千万不能紧张!”

“知道了!我一定请教大姐二姐!”许俊哲立即点头,一脸乖巧的模样。

许婉婷见此,心中觉得更加悲哀,瞬间待不住了,立即朝着楼上走去。

许雪慧也急忙跟着许婉婷上楼。

“姐,你怎么了?”许雪慧一脸担心的看着许婉婷。

许婉婷红着眼眶,吸了吸鼻子:“雪慧,你觉得,许默真的是亲生的吗?”

“这……”许雪慧脸色一滞。

“我知道妈会熬东西!以前你和我都吃过,但是妈好像忘记了,许默也要高考了!他连饭都没得吃!”许婉婷悲伤的开口。

“现在妈就连他五百块一个月的生活费都断掉了!为什么啊?雪慧?这是为什么啊?”

许雪慧也觉得难受,想了想,道:“姐,妈更加喜欢俊哲,你看俊哲多乖啊!我估计妈现在更加讨厌许默了,毕竟他都拿着匕首对着妈,妈不讨厌他才怪呢!”


“但是这毕竟是血缘亲子啊!她怎么能这样偏心?”许婉婷眼泪都流了出来:“其实我懂许默了,我知道他的绝望在哪里了!”

许雪慧一脸难受,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还有老三许曼妮,许曼妮做的更加过分!”许婉婷一边流泪一边开口:“雪慧,你知道许曼妮做过什么吗?”

许雪慧一脸为难,叹道:“姐,曼妮她……一直都想把许默赶出去!要不然也不会把他的手机藏起来!曼妮确实做的比我更加严重的多,她有一次带老六许月蝉和俊哲许默三人去游乐园玩,特地把许默丢在游乐园里面,只把许月蝉和俊哲带回来!你看过曼妮做过的事情就知道了!”

许婉婷不敢看许曼妮做过的事情。

事实上确实跟许雪慧说的差不多,许曼妮做的更加恶劣,更加让人心寒。

犹记得有一次,家里没人,只有许曼妮和许默在家,其他人都外出工作了。

许曼妮身体不舒服,在客厅休息,但是忽然发了高烧,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许默看到之后,大吃了一惊,迅速把许曼妮背了起来,送到了几公里之外的医院就诊。

因为跑了几公里的路,许默也累倒在了医院。

结果许曼妮被医生救回来之后,立即就对着许默破口大骂,指着他碰自己,把她自己弄脏,还宣称就是因为他背着自己跑了几公里,才会让她自己病的那么重。

许婉婷多少知道这件事情。

许曼妮还在群中对着许默破口大骂,说她破坏了自己的形象。

“曼妮觉得许默是回来分家产,偷东西的!许默以前很多次都鬼鬼祟祟的,被曼妮抓到!曼妮还看到许默偷偷去妈妈的房间!”许雪慧说道:“估计就是如此,曼妮才那么讨厌许默!”

“你跟曼妮说了吗?”许婉婷看着她。

许雪慧摇摇头:“曼妮估计现在还在幸灾乐祸呢!她早就想要把许默赶走了!”

许婉婷脸色一滞,想起许曼妮的性格,顿时觉得难以接受。

“姐,我们需要告诉曼妮吗?”许雪慧看着她。

“现在告诉她估计也没用,你不是说她现在还在幸灾乐祸吗?”许婉婷吸了吸鼻子:“其实我觉得这种情况,许默不回来也挺好的!”

“姐……”许雪慧吃惊。

“雪慧,我们对不起他!身为大姐,长姐如母,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公道话,也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一件事!他曾经多少次想要去我的公司看看,我都没有让他去!保安都把他赶了出来!”

许雪慧沉默了。

“你也是!”许婉婷盯着她:“身为二姐,你跟我差不多,你那辆破跑车,摸一下都不行!”

许雪慧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觉得心脏堵的要命,一股郁气无法发泄出去。

“我不知道爸妈怎么想的!看看情况吧!”许婉婷也不想多说了,只觉得说的越多,心中的负罪感越严重。

许默说得对,他们会有报应的,一定会有报应!

“老大,你在房间吗?”正在聊着,外面忽然传来谢冰艳的声音。

“我在里面!”许婉婷急忙擦了擦眼睛。

说着,便去开门!

估计是伺候许俊哲完了,谢冰艳过来一趟。

许俊哲还需要刷题做试卷,半个月前,谢冰艳就已经在家族群里面发了一条指令,说家里的一切要以俊哲的高考为主。

不能让任何事情影响到许俊哲的高考,所以这段时间,谢冰艳与许德明都没有提许默的事情。

忽然都陷入了一阵死寂之中,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非常冰冷。

她们都没有想到许默会这样说话,如此刻薄,如此偏激,充满了仇恨。

这哪里是以前在许家唯唯诺诺的弟弟啊?

犹记得以前许默在许家的时候,经常满脸笑容,一脸谄媚,即便是被母亲谢冰艳教训,依旧可以笑呵呵的跟他们说,他不碍事。

犹记得去年一家人好不容易出去旅游,因为老三许曼妮,许默的手机被藏起来,无法跟家里人联系。

原本约定好在景区门口等待,但是因为许俊哲忽然生病,一家人把许默丢下,匆匆忙忙的送许俊哲去医院,一个人都没有等他。

那时候他一个人走了十几公里的路,想要走回来。

当他被警察送回之后,他还可以笑呵呵的对众人说他没事,自己走丢了,让众人担心,他很抱歉。

那时候她们姐妹还在嘲笑。

此时,他几乎已经对着他们破口大骂。

这是何等的绝望,他才能说出自己全家都已经死光这种话?

许婉婷不敢想。

“姐,许默好像……”许雪慧神色艰难:“好陌生啊!”

许婉婷吸了吸鼻子:“是你自己回去,还是我送你回去?”

“啊?咱们不进去找他了吗?”许雪慧吃惊。

“都这样了还找什么?我还有事情要忙,需要先去公司!”许婉婷只觉得自己心烦意乱,不想说话。

许雪慧也沉默了。

许婉婷说道:“你看一看记录吧!无论如何,自己看一看!”说着,她便启动车子,先送许雪慧到家门口,然后才自己开车去公司上班。

记录,她也很多都没有看完,越到最后,或许许默写的东西越恐怖,让她不太敢继续往下看。

让许雪慧看一看也挺好的。

……

许雪慧站在许家别墅门口,看着许婉婷离开,心中冒出一阵恐慌。

她多多少少都清楚大姐说的东西,只不过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而刚刚,许默的一番话,彻底让她震惊了。

他几乎已经在诅咒她们全部死干净!

这哪里是兄弟姐妹?

而像是仇人!

至少许默已经把她们当做是仇人!

许雪慧回到家中。

家里没人,父母都出去了,三妹许曼妮也不在家,她是演员兼歌手,有自己的档期。

回到房间中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许雪慧难以忍受心中的烦躁,于是取出手机,打开许婉婷发给她的信息。

里面的内容比较多,已经被许婉婷整理了出来,发给她一份。

许雪慧昨天看了一眼,就没有敢继续看,心中无法接受,然而此时,只能认真的看下去。

或许,她们确实是冷血。

亦或是,她们难以接受这样的弟弟。

“这是我二姐许雪慧,大学音乐老师!我二姐许雪慧出过音乐专辑,唐磊,我发给你,你听一听,这些是我二姐自己创作的歌……一首唱给家人的歌!”

许雪慧知道那首歌,名字叫做《温暖的港湾》,在歌词里面,写的是家是唯一的港湾,充满温暖,充满温柔,世界很大,但是家很小,爱是唯一的倚仗……

那是她在十九岁那年创作的歌曲,以亲情为主题,发布出去之后,反响平平,也不知道许默是从哪找到的,竟然拿出来分享给朋友听。

“二姐喜欢吃糯米丸子……”

“二姐喜欢收集明信片……”

“二姐喜欢漂亮的裙子……”

“二姐还喜欢吃蛋糕……”

“今天拖地,结果地太滑,差点让二姐摔倒了,我真的罪该万死……”

最后这条,后面还发出了几个流泪的表情。

许雪慧怔了一下,记起了这件事情。

那时候许默在家里帮助佣人做家务,自告奋勇的拖地,拖到客厅之中,她下楼,脚底一滑,差点摔下来,花容失色。

许雪慧一看罪魁祸首是许默,不由豁然大怒,立即把他喊过来叱喝了一遍,嘲讽他那么喜欢拖地,那么就全栋别墅上下全部拖干净了,若是拖不干净,不允许他休息。

那时候许雪慧说的仅仅只是一句气话,但是许默似乎当真了。

她说完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去了学校上课,大概过了五六天,群里发来了老四的视频,说许默真的把整栋楼都拖干净了。

老四老五还嘲讽许默这么积极,估计是想要讨好谢冰艳和许德明,让她们姐妹非常看不起。

据说拖完之后,许默脸色发白,头冒虚汗,只能躺在床上休息,没有吃饭就睡觉了。

那时候许雪慧也不当回事,只觉得活该。

也懒得跟老四老五解释,是因为她的要求。

此时,许雪慧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惨白。

她继续看下去。

“二姐的车,好漂亮啊!这车好像叫做保时捷!”

附带了几张保时捷的照片。

不过这几张照片,许默拍的角度比较刁钻,大部分都是在楼上拍的,距离保时捷比较远,似乎不敢靠近这车。

“二姐开车出去上课了!二姐开车回家了,二姐的车上沾了泥水……二姐跟大姐说,她的车不好开,想要换一辆,二姐开车被刮了,她刮了别人……”

上面还有许许多多的信息。

许雪慧险些窒息。

她知道许默很喜欢这辆车。

以前许默见到她这辆车,曾经偷偷摸摸的跑过来,想要伸手摸一下,但是许雪慧看到之后,豁然大怒,直接叱喝他,不允许他摸。

“你若是敢碰我的车,我就揍死你!”

“你不要碰我的车!你太脏了,你全身上下都很脏!”

“你若是敢再碰我的车,我就把你的手给剁了!”

犹记得有一次,许默见她的车停在院子里面,上面沾着不少泥水和落叶,许默看了一遍之后,便去提来了一桶水,帮她洗车。

等他洗干净之后,许雪慧刚好回来豁然大怒。

她二话不说,直接走了过去给了他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那句要把他的都剁了,就是那时候说的。

扇完之后,许默似乎被吓到了,脸色惨白,水桶都掉在了地上,整个人捂着脸颊,唯唯诺诺:“对,对不起二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的车脏了跟你没有关系!你以后若是再敢碰我的车,我就把你的手剁了,还丢出去喂狗!你听到了没?”

“听,听到了!”许默惊慌失措,眼眸中都充满了恐惧,似乎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那时候,许雪慧只觉得解气!

当看到这里,许雪慧只觉得整个人都险些窒息了,有东西在猛地攥紧她的心脏。

“二姐生日了!我二姐生日了!”

有一条信息出现。

“唐磊,我听到赵妈说,今天我二姐生日!我二姐喜欢明信片和糯米丸子,你跟我出去找一找!要挑最好的给我二姐!”

“二姐宴请好友来家里做客!二姐生日,请了好多好多人,都在客厅里面玩!”

“不过二姐不让我回家,让我在外面待着,等她们玩完再回去!”

许雪慧忽然想起了什么,娇躯猛地巨震。

继续看下面一句:“外面下暴雨,好冷,二姐什么时候忙完?”

因为许雪慧在家里宴请好友闺蜜,请了许许多多朋友过来参加,所以她不允许许默回家,让他在外面待着。

那天正好下暴雨,天气又冷,许默似乎在家门口外面的一个亭子里面待着,直接待了大半夜。

许雪慧记得那天的事情,他们在客厅里面唱歌,玩游戏,又吵又闹,一起欢歌笑语,热闹非凡。

她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弟弟在外面等着他们生日宴会结束。

原因是因为,她觉得他丢人,不想在好友和闺蜜面前介绍这个弟弟,害怕许默让她没有面子……

许雪慧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她以前并不觉得自己过分,毕竟他那么脏,确实丢人。

然而如今一看,自己确实过分的要命,白瞎了曾经出国留学的高材生!

许雪慧记得,自己还扇过许默一巴掌。

那时候是她第二次在家宴请闺蜜,请闺蜜过来家里做客,许默忽然从二楼出现,被闺蜜看到了。

闺蜜不认识他是谁,让许雪慧介绍,许雪慧说是佣人的孩子,没有承认许默是她弟弟。

那时候许默似乎觉得有些尴尬,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倒是那闺蜜觉得许默比较有趣,作弄了他一下,忽然把酒水泼在地上,让他过来打扫,还故意不小心,让酒水泼了他一身。

许默也没有生气,只觉得尴尬,闺蜜见他这样,还嘲笑他脾气挺好的,是一个不错的佣人弟弟。

后来,又吩咐许默端水端茶,拿吃的,拿饮料,伺候她们几个人吃吃喝喝。

许雪慧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特别是见许默对她们几个闺蜜一脸谄媚的模样,豁然大怒,直接找到了许默,狠狠的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不要靠近我的闺蜜!我告诉你,你今天让我丢人丢大发了!你明明不在家,你是怎么从房间里面冒出来的?”

“丢人!你实在是太丢人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丢人的人!我告诉你,以后我若是请人过来家里,你都给我滚远一点!我不想看到你,永远不想!”

只记得许默被她骂完时候,脸色惨白,又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眼中都充满了恐惧与畏惧。

“对,对不起!”他一脸惊恐的道歉。

“对不起有用吗?若是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去我的学校,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不要碰我的车,你碰坏了赔不起!不要让我闺蜜见到你,你给我滚!”

许雪慧说完,便一脸解气的回房,只留下了一脸恐惧的许默。

从那时候起,他果然再也没有去过她的学校,再也没有偷偷的去上她的课,也没有摸她的车,只敢远远的看着,远远的拍照。

那几张照片,都是在远处拍的,他充满了羡慕。

她宴请闺蜜更加不用说了,许默再也不敢与她的闺蜜见面。

“我的家人,早就死光了!”

“在十八年前,他们就已经死的干干净净!”

回想起这样的话,许雪慧心中颤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