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霞瑾乔予《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_(烛霞瑾乔予)全章节免费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笔迹”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内容概括: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已到面前,皆是跪地恭声道:“湘将军”  湘池看着围拢在一堆的少女们,目光落在那个破裂衣衫正自低泣的少女身上,手中长鞭一挥,刚才那名狎玩少女的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笔迹 角色:烛霞瑾乔予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笔迹”。小说无错版梗概:此刻,他注意到了敏感字眼,亦是“最后一次”,这个最后一次是什么最后一次?人生最后一次还是……  姒文昌想到一事,心中怵然一惊,脱口问道:“王都那位是否……”但最终不敢将自己猜测透出,却是盯着湘池那双永远不会有任何神色转变的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来。  湘池亦是微微点头,姒文昌心中惊涛骇浪,手指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牧仲已经躲过箭阵,混入那群少女之中了,这小子不错,此次征伐若是成功,不日便可升为将军了。”  听到湘池转换话题,姒文昌亦是气海提升,强行用真气压下心中惊骇,回答他道:“这小子本来就是极不错的,颇受姒帅赏识……

评论专区

世纪帝国:作者比较小鸡肚肠,评论者请小心。 我被非人类喜欢还被弹幕围观:如果只是怂的话还行,但是如果加上抠的话,这个主角就让人觉得很恶心了 传奇巨导:这个写手人品之渣,足以排到起点写手里前三 第二章 用另一种方式生存的弱者们 众壮汉见男子驾着黑麟駮

第3章


,连自己族人都能下的狠手,更别说烛氏一族了。”
  执法军长名唤姒永昌,但却绝不是湘池口中的那位“仁德”的姒帅,此时听到湘池所说,开口道:“穿翼军重组之后,还没有与我蛟禹军真正的较量过,只是听闻与北面的魔族小战过几场,皆是没有输赢定论传出。”
  姒永昌看着那些狂奔的少女,其中一人与极速而来的箭羽撞个正着,扑倒在地再不见起来,冷哼一声道:“新任统帅相融亦是相柳独子,也是帝江那小贼的七位夫人之一相婀的父亲,据闻生性极为阴狠残酷,颇有乃祖之风。”
  湘池目中神色不变,道:“当年相柳作为康回左膀右臂,却入了魔道与魔神无支祁为伍,后被禹帝诛灭,想来那时候的共工部族心中便对禹帝有了分歧吧。”
  姒文昌看着湘池那双万古不变神色的眼睛,道:“你平日便是不多言政事,而你一旦出言便是有甚变数。”
  湘池幽幽一叹,道:“这可能是姒帅最后一次征伐北维了。”
  姒文昌与湘池相交甚久,自知他沉默性子,只要开口讲话,那便是话里有话。
此刻,他注意到了敏感字眼,亦是“最后一次”,这个最后一次是什么最后一次?
人生最后一次还是……  姒文昌想到一事,心中怵然一惊,脱口问道:“王都那位是否……”但最终不敢将自己猜测透出,却是盯着湘池那双永远不会有任何神色转变的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来。
  湘池亦是微微点头,姒文昌心中惊涛骇浪,手指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牧仲已经躲过箭阵,混入那群少女之中了,这小子不错,此次征伐若是成功,不日便可升为将军了。”
  听到湘池转换话题,姒文昌亦是气海提升,强行用真气压下心中惊骇,回答他道:“这小子本来就是极不错的,颇受姒帅赏识。
不过他扮成少女模样,倒是挺像那么回事!”
  湘池嘴角轻抿,心道:她本来就是位少女,自然是那么回事!
  乔予紧追霞瑾,亦是躲过重重箭雨,看着身旁同伴们一个一个倒下,乔予只在心中稍稍感概悲痛了一下便向前死命的狂奔着,因为她知道在这种枪林箭雨的战场上,没有时间给她哀悼,脚下的一个错步或是慢半拍的动作,那么与那些极速射来箭羽相撞而倒下再也起不来的人便会是自己。
  看着烛霞瑾奔跑的步子,乔予有些惊讶,她们都是被断定的绝脉者,可是大多修练过武技,但是烛霞瑾的步调颇为怪异,她修练的是什么武技?
乔予正欲发问,但却被霞瑾甩手一扔。
  下一秒钟,她落进了一处山凹,而后头顶飞过几个身影,亦是同烛霞瑾一般被断定为绝脉者,但是武技修练颇为精深的少女们。
烛霞瑾从她头顶越过时,叫道:“废物,还不快起来。”
  乔予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弹跳而起,抓住烛霞瑾伸来的手,同她一起继续奔跑着。
转头看去,她们刚才跑过的那片土地已沦为战场,两军大战亦是看的乔予晃悠。
  此处是钟山脚下,穿翼军驻扎之地。
  面对少女们要求进入北维腹地避难的请求,一位矮胖三角眼的男人,他的军服左胸口一条烛龙绘图,想来是个低级军长。
  他将少女们全数拦下轰出军营外,厉声道:“我怎知你们之中有无蛟禹军探子。”
  少女们瞪目而视,只听那矮胖子向军营内行去,对身旁士兵道:“谁也不许放她们进营,若她们敢擅闯便全都杀了。”
  乔予看着身旁的少女们,从刚才的一群变成了现在仅剩的八个。
她的目光一一从她们脸上掠过,所见皆是怒火中烧,却并无哭天抹泪的乞求者。
  乔予知道她们在这个以修行者为尊的时代中另一种生存方式,以武技横行的强者。
  八名少女之外亦有穿翼军守护手持长枪将她们隔绝在北维腹地之我,所有人都转身来看着烛霞瑾,有人哽咽道:“瑾,我们该怎么办?”
  此时的少女们已不是刚才在那名低级军长面前表现的愤怒,而是受这人情绪感染,纷纷掩面哭泣,她们都是北维原著民,却被排挤到了边沿地区生活,在遇到强敌生死悠关之际想要进入腹地避难,却被自己人拒之门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