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红妆:明妧传(卫明妧楚墨尘)全文阅读_《十里红妆:明妧传》全本阅读

卫明妧楚墨尘是《十里红妆:明妧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卫明妧”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当时,喜儿很生气,那药膏花了六十两银子不算,姑娘还辛苦了那么半天,药还是她捣碎的,就算颜色难看一点,好歹费了一番心血,哪能让人扔了喜儿气不过,就冲沈二姑娘了几句,“药膏又不是给你用的,就这么半瓶,还是我家姑娘省下来的,要不是怕三姑娘毁容会想不开,我家姑娘才不会舍得给呢,药膏颜色是不招人喜欢,但要扔也是沈三姑娘扔!”哼了一声,她就昂着脖子走了至于沈三姑娘会不会用,她就不知道了 ……

小说:十里红妆:明妧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卫明妧

角色:卫明妧楚墨尘

如果你喜欢看武侠修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卫明妧”的一本书《十里红妆:明妧传》。讲述了

十里红妆:明妧传

第41章 提亲 在线试读

明妧和卫明柔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人家姐妹之间的事,一般人是不会插手的,老太太望向魏国公府大太太,魏国公大太太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难道是二皇子?

这样随意猜测的话,魏国公府大太太不会说出口,只笑道,“不是府上,我就放心了,但御史说的也不错,虽然三姑娘替嫁了,但圣旨上写的毕竟是大姑娘。

真算起来,当初侯府有欺君之嫌了,贵妃的意思是定亲这么多年,一直相安无事,成亲前就出了意外,三姑娘替嫁完,大姑娘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实在是有缘无分,硬凑到一起,难保还会出什么事,如果大姑娘执意要嫁,她不会委屈四皇子妃,只能委屈大姑娘做侧妃了。”

苏氏犹豫的看了明妧一眼,明妧眼神坚定,让她做侧妃,那是不可能的。

苏氏这才望向魏国公府大太太道,“这事柔儿与我说过,侯府女儿不与人做妾,妧儿虽然恢复了,但要学的还有很多,她也不愿意掺和到四皇子和柔儿之间,让姐妹之情蒙上一层隔阂,我和侯爷也不愿意她们姐妹共侍一夫,这亲事……就此作罢吧。”

魏国公府大太太点点头,道,“侯爷是皇上最信任的人,这事由侯爷去和皇上说最合适。”

定北侯望向明妧道,“你真决定不嫁给四皇子了?”

真是亲爹亲娘,总担心她会后悔,这有什么可后悔的,别说是他现在还只是四皇子,给的只是侧妃之位,就是皇上,给她皇后之位,她都不会后悔,明妧点头道,“女儿和四皇子有缘无分,这桩亲事就此作罢吧。”

定北侯轻叹一声,就转身走了。

他走后,魏国公府大太太也没坐片刻,二太太就送她出府了。

去佛光寺转了一圈,都有些乏了,就各回各院了。

明妧看了会儿医书,繁体字看的她眼皮子都粘到了一处,干脆宽衣上床睡下。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正做着美梦呢,就被摇的脑袋直换,再加上她睡觉不是很老实,幅度一大,一脑门撞上了木板上。

瞬间,世界安静了。

她也醒了。

睁开眼,就看到雪雁跪在地上认错,明妧揉着脑袋问,“出什么事了?”

她和定北侯府是不是犯冲,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早上就算了,大白天也不让她睡好。

雪雁急道,“镇南王向侯爷提亲了!”

明妧嘴角一抽,镇南王不是统率三军吗,怎么性子这么急,难道还会有人抢她不成,想到苏梨,明妧觉得无力,“侯爷答应了?”

雪雁摇头,再摇头,“还没有,侯爷深得皇上信任,不怕镇南王,所以还没有答应,姑娘不想嫁镇南王世子,要赶紧和侯爷说啊,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这也是为什么明妧睡的熟,雪雁将她摇醒的原因。

这事和定北侯说真的有用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得找镇南王世子才行。

不过方才撞了脑袋,她人清醒了,睡不着就下了床,穿好衣裳,便去长晖院。

等她到的时候,天际有了一抹晚霞。

屋内,济济一堂,几位老爷和太太都在,正在商议她要不要嫁给镇南王世子的事。

而且,几乎是一边倒的赞同,除了苏氏和缄默不语的定北侯。

只有亲爹亲娘才会考虑她嫁给镇南王世子会不会幸福,其他人的出发点多是看在镇南王府的权势和地位,楚墨尘的双目失明和断腿根本就不值一提。

满腹私心就算了,话还说的冠冕堂皇,明妧一双白眼差点翻抽筋,那边二太太道,“镇南王之前不是曾向苏家提亲吗,苏老太爷不都赞同了,不是我偏向外人,明妧比苏二姑娘……”

差远了三个字,二太太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大家都知道。

明妧怎么能和苏梨比,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连苏梨都嫁,她嫁给镇南王世子亏吗?她是占了大便宜了!

其他人都赞同二太太的话,明妧听不下去了,她笑着走进去,仿佛大家商议的不是她的亲事一般,道,“镇南王世子之前要娶苏梨表妹,现在改要娶我,谁知道过几天又想娶谁了,指不定是五妹妹,又或者是四妹妹呢?”

那时候,看你们还会不会觉得这桩亲事哪哪都好,是占大便宜了。

有镇南王府朝令夕改在前,明妧的话就不能当成是句笑话听,三太太和四太太都闭嘴了,这会儿落井下石,真轮到她们女儿头上,就只能站在坑里看明妧笑话她们了。

二太太望着老太太,方才瞧老太太的意思,似乎是赞同这门亲事的。

明妧走上前,苏氏见她心宽,心也松快了些,道,“明妧说的对,我们这边担忧不决,指不定人家镇南王府早改主意了,镇南王府娶世子妃是为了冲喜,明妧克夫一事并未澄清,明天就能传到镇南王府了。”

明妧觉得心累,她是为了反驳四太太她们才这么说的啊,不是说给爹爹娘亲听的,当初如果不是她送信,楚墨尘怎么可能会退亲。

可四太太她们闭嘴了,苏氏也放松了,定北侯更是赞赏明妧心宽,遇事就应该有这样的从容,然后,就没人再提这事了……

这样的结果,明妧欲哭无泪,她想换队友啊,太坑了,郁闷了半天,明妧只能宽慰自己亲事就算定了也无妨,楚墨尘有求于他,她可以和他谈判,争取自己想要的。

然而,事情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昭阳宫,孙贵妃的寝宫,画栋雕梁,金碧辉煌。

她斜塘贵妃榻上,有丫鬟拿了玉锤给她锤腿,此刻她那婉约又不失妩媚的脸上神情冰冷,四下的宫娥太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一穿着粉色裙裳的丫鬟在禀告事情,道,“娘娘,打听清楚了,的确是镇南王府派人给刘御史他们传的话,逼四皇子娶卫大姑娘做正妃。”

孙贵妃身侧站在一嬷嬷,脸色严肃道,“镇南王府这是在作什么,一边逼迫四皇子娶卫大姑娘,一边又求娶。”

孙贵妃手轻摆了下,丫鬟将玉锤放下,退至一旁,孙贵妃这才道,“镇南王府此举不是以退为进,就是以进为退。”

陈嬷嬷望着孙贵妃,道,“奴婢不明白。”

孙贵妃涂着鲜红丹蔻,戴着护甲的手在腿上轻敲了下,道,“让刘御史他们提起圣旨赐婚,让恒儿娶卫大姑娘为正妃,不论是我还是定北侯府,这一关都难过,亲事作罢,镇南王府正好迎娶卫大姑娘进门,这是一种可能。

另外一种则是刘御史他们明着逼迫恒儿不成,退而求其次让镇南王世子求娶卫大姑娘,恒儿和镇南王世子有过节,让自己的未婚妻嫁给镇南王世子,恒儿肯定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双目失明还断腿的镇南王世子,定北侯也不会同意,自然也就达到了镇南王府逼娶的目的。”

陈嬷嬷懂了几分,又不明白道,“娘娘觉得哪一种可能性更大呢?”

孙贵妃勾唇一笑,眸底冷意翻飞,“不论是哪种可能,我都不想看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am2:58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am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