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陆时勋盛安宁全文阅读_(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是作者“佚名”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时勋盛安宁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林管家说:“太太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说是在亲人生病,我以为您和太太在一起呢”陆时勋心里啧了声她对那个便宜奶奶还真是孝顺盛老太太住院,盛家人是死光了不知道自己去照顾?林管家看陆时勋的反应就知道,心里咯噔一声,小心翼翼的问:“您和太太闹矛盾了?”“没有”陆时勋不屑的想,那女人也配和他闹矛盾?林管家望着地砖上的花纹,心道:没有才怪!陆时勋一向浅眠,但这个晚上他几乎是一夜无眠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

小说: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

作者:佚名

角色:陆时勋盛安宁

现代言情小说《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佚名”十分给力。讲述了:她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薄唇的弧度。只是那柔1软瞬间变得凶悍起来。“放开——唔唔!”“不满足做名义夫妻,”唇瓣的间隙,渗出男人的声音,“我成全你,让你做名副其实的陆、太、太!”男人的手从褶皱的衣摆穿进来。那灼热而陌生的触感满怀危险,让盛安宁一个激灵,连灵魂都战栗起来…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

第41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她还是没有解释陆启。
也是,事实自然是没办法狡辩。
陆时勋看着眼前这张娇俏的脸蛋,眉眼间流露出嘲弄和讽刺。
“陆时勋,我因为盛家嫁给你,你因为安你母亲的心而娶我,我们本就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唔!”
盛安宁的话戛然而止,嘴唇被一片柔软覆盖,她双眼错愕的睁大,入眼是男人放大的俊容。
她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薄唇的弧度。
只是那柔1软瞬间变得凶悍起来。
“放开——唔唔!”
“不满足做名义夫妻,”唇瓣的间隙,渗出男人的声音,“我成全你,让你做名副其实的陆、太、太!”
男人的手从褶皱的衣摆穿进来。
那灼热而陌生的触感满怀危险,让盛安宁一个激灵,连灵魂都战栗起来。
“陆时勋,你松开!
你干什么?”
“你。”
空调的温度略低,盛安宁感觉到身体肌肤接触到冷空气,冷得她头皮发麻。
而更冷的,是心脏。
“陆时勋!
你放开我!
你突然发什么疯?!”
盛安宁挣扎着,几乎是吼出来。
“盛安宁,这是你作为陆太太的义务。”
他在提醒她,这不仅是她作为陆太太的义务。
这个陆太太的位置,还是她当初冒着暴雨,自己求来的!
“陆时勋,我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你和我发生关系不觉得掉价吗?”
男人的动作很迅速,盛安宁的格斗技巧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更何况,男女之间原本就有天生的力量差距。
陆时勋不屑的冷笑了声。
这样的小伎俩对他没用。
盛安宁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身体上的变化。
像是吹响了死亡的号角,扬起了死神的镰刀,危险无以复加。
男人的大手触碰到她的牛仔裤,盛安宁终于急了。
“陆时勋!
陆时勋你等等!
你别这样!
我不愿意的!
你……”无论她说什么,男人都充耳不闻,像是执拗的要把人拆经剥骨的猛兽。
陆启的出现是陆启的计谋,奶奶的意外是盛梦月的毒辣,陆启明明可以阻止这一切却眼看着它发生,还拿一条人命来威胁她。
如今,陆时勋竟然还认为她和陆启有私情!
盛安宁感觉到无以复加的委屈,偏偏双手还被他单手扣着压在头顶。
她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香。
女人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蒙上了一层泪意,水洗般的杏眸显得更加楚楚可怜,带着畏惧和悲怆。
让人很有,破坏欲。
想把她弄得更惨。
把她弄哭!
让她继续求他!
陆时勋和这双眼睛对视半秒,抬手将它盖住。
他眼底是一脸森然和冷意。
——不盖住,他怕自己会失控。
“啧,你就这么不愿意?
嗯盛安宁?”
“你换个地方好不好?
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也、也不要现在?
好不好?
……陆时勋,我不想现在,也不想在这里……”她不想在白天在会所在这种地方,随意一张沙发就……那会让她觉得无比的耻辱,自尊像是被人撕碎踩在脚下碾。
几秒后,陆时勋冷笑了一声。
松开她。
几乎是在身体得到自由的那一瞬间,盛安宁合拢自己的衣服逃离陆时勋好几米远,满脸戒备的看着他。
陆时勋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烟,将心底那股陌生的烦躁和失控给生生压下去。
“陆时勋,你、你是不是喝多了?”
盛安宁小心翼翼的观察他。
不然应该也不会做出刚才的事情来。
“你有什么事?
说。”
陆时勋的声音格外的冷硬,像是夹着隆冬的冰。
“我能不能……能不能请你帮我联系景晏吗?
我有想请他做一台手术。”
盛安宁的措辞很客气。
竟然又扯进来一个景晏。
啧!
早闻第一名媛群下臣无数,她这么喜欢乱勾搭?
她怯生生的,明明害怕却没有赶紧逃出这个房间,反而要锲而不舍的开口。
“我凭什么帮你?
盛安宁,我不是慈善家。”
男人虽然一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此刻的给人的感觉实在低气压浓重。
盛安宁听出了他的潜台词。
一个履行义务都不愿意的女人,还想要帮助?
“我……我可以的,但是……”盛安宁感觉喉咙艰涩,每个字都说得异常的困难,却不得不说,“别在这里,好不好?
回到银月庄园,或者去酒店,都可以。”
但是别在这里。
否则,她感觉自己和那些妓,没有什么两样。
男人含了一口烟蒂,吐出一个烟圈,“盛小姐,生意不是这么谈的。”
他不称她陆太太了。
而是,盛小姐。
这是在讽刺她刚才拒绝的行为。
如果她刚才愿意,自然能换来景晏的联系方式。
可现在,谈判的时机变了。
他自然可以要求更多的筹码。
盛安宁静默的凝视着他,等着他开价——提要求。
只要能做到,她都尽量满足他。
“给你个机会。”
陆时勋指着落地窗。
那是一片巨大的270度环形落地窗,能够把一楼的大厅的灯红酒绿尽收眼底。
盛安宁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有不好的预感。
一楼不知道放起了什么歌,舞池里的人开始肆意的扭着身子,卡座上的人也跟着隐约节拍晃着身子。
有人在喝酒跳舞。
有人在拥抱接吻。
一片糜烂沉沦。
“你、你什么意思?”
“临窗跳一段,如果你的竞拍价格上了十万,我替你说服景晏。”
布尔湖心岛会所每周六的晚上都会有舞娘的PK,人气最高的舞娘还会获得会所的额外奖励。
在这个社会,人气总和金钱挂钩。
奢靡刺激的活动在富人圈内的人气总是格外高。
“陆时勋,你要把你的女人送出去供其他男人娱乐?”
盛安宁感到一阵荒谬。
陆时勋纠正她:“陆太太,你只是我的妻子。”
妻子和女人,还是有差别的。
隔着一层实质性的关系。
陆时勋站起来,扣住盛安宁的下巴,往上微微一抬,低沉冷漠的声音像午夜的催魂声:“谁知道你会成为谁的女人?
你说是不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7: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