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在一起周宴宴齐镜热门小说推荐_完结热门小说我们曾在一起周宴宴齐镜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我们曾在一起》,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用闺蜜的话来说,周宴宴这种女人空有一副好皮囊,胸大无脑,在家啃老。啃老二十二年的周宴宴某天灵光一闪,决定冲入职场。新人小菜鸟初入公关职场,本想大展宏图,可上司却……应酬饭局上,周宴宴磨拳擦掌想为上司顶酒时,上司不准。宴会酒会上,周宴宴尽职公关本分,正准备花枝招展时,上司不准。签约仪式上,有人误以为周宴宴偷她老公,被人打时,上司说:“宴宴,打回去。”周宴宴怒了,狠狠打了回去,没想力道太重,一巴掌把人给打晕了。事后上司为宴宴善后。周宴宴闯祸后,上司问她:“宴宴,想升职吗?”周宴宴想,做梦都想。上司说:“当老板娘怎么样?”周宴宴顿了。上司问:“不想?”周宴宴立马说:“我想,可叔叔我们年龄不符……”上司说:“年龄不符,你不亲自试试怎么知道?”...

点击阅读全文

《我们曾在一起》由旧月安好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职场婚恋、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周宴宴所吸引,目前我们曾在一起这本书最新章节291.免费篇:时光温柔,我们曾在一起目前已写830473字,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我们曾在一起

一、作品介绍

《我们曾在一起》小说是网络作者旧月安好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周宴宴。主要讲述了:用闺蜜的话来说,周宴宴这种女人空有一副好皮囊,胸大无脑,在家啃老。啃老二十二年的周宴宴某天灵光一闪,决定冲入职场。新人小菜鸟初入公关职场,本想大展宏图,可上司却……应酬饭局上,周宴宴磨拳擦掌想为上司顶酒时,上司不准。宴会酒会上,周宴宴尽职公关本分,正准备花枝招展时,上司不准。签约仪式上,有人误以为周宴宴偷她老公,被人打时,上司说:“宴宴,打回去。”周宴宴怒了,狠狠打了回去,没想力道太重,一巴掌把人给打晕了。事后上司为宴宴善后。周宴宴闯祸后,上司问她:“宴宴,想升职吗?”周宴宴想,做梦都想。上司说:“当老板娘怎么样?”周宴宴顿了。上司问:“不想?”周宴宴立马说:“我想,可叔叔我们年龄不符……”上司说:“年龄不符,你不亲自试试怎么知道?”...

二、书友评价

男主是每个女人的梦中情人,可惜生活中不会有那样的人,因为心中有爱,所以希望美满,我也希望有那么一个人,有那样的情,无怨无悔!

花了几十元钱日夜追终于看完了!虐得人心疼,看到想要的结果!

很好,花了三天时间看完,很羡慕最后的结局,中间被两人互相折磨的都快看不下去了

三、热门章节

239.婚礼

240.野外遇险

241.豆豆

242.我并不想见你

243.一个有意思的人

四、作品试读


齐镜看到床单上暗红色血后,他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将被子拉了拉。

便将早餐端到我面前,他说:“我们先吃点东西,之后的事情我会和你谈。”

他见我不动,自己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粥递到我唇边,我侧过脸去,示意不想吃,他也没有强迫我,而是放下勺子,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又将一盒避孕药放在水旁,他说:“宴宴,昨天那件事情是在一个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发生,说实话,是我伤害了你,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有些事情我不打算和你解释,总之,我会对你负责,至于药你吃不吃,你有选择权。”

他说完这句话,房间内便一直是沉默,沉默两分钟,我动了动僵硬的手,无视齐镜利落的从床头柜上拿起那杯水和避孕药,从小到大我怕疼也怕吃药,可今天我没有一点犹豫,将避孕药合着水吞了下去。

吞完后,我冷冷看向他说:“禽兽,我不要你负责,我又不是贞洁烈女,这点事就要死要活,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我会当做被一只狗咬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见到你。”

我说完这句话,便从床上起身,从房间内出门后,我便看到有拿着清洁工具的仆人正满脸异样站在门口,我看都没看她们,脚步迅速的出了别墅,拦了一辆车后,司机问我去哪里时,我迷茫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去哪里,我不敢回家,我怕我回家,我妈妈见到我现在的状况一定会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以我现在的状态我一定是不能够回家的。

我只能打电话给季晓曼,她接听到我电话后,在我开口第一句话时,她听出了我声音内的异样,她问我怎么了,我让她别多问,只是想在她待一会儿,她不像林安筎那样,也不啰嗦,只是告诉我在小区门口等我。

我说:“我还有十分钟就到。”

到达季晓曼家的小区门口后,我从的士内下来,看到外面站着等我的季晓曼,我冲过去便抱住了她嚎啕大哭,季晓曼被我吓到了,她万分紧张说:“不是吧?周宴宴,不会是你和赵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一味的抱着她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件事情太颠覆我至今所经历过的所有一切,电视剧内的女猪脚就会在第一时间报警,可是我不敢,报警了也就意味着我爸妈都会知道这件事情,赵毅会知道,所有亲戚都会知道,林安筎和季晓曼也会知道。

他们每个人都会知道活了二十二年的周宴宴,连恋爱都没正正经经谈过,他们会怎么看我?

我现在想到他们的眼神,我就觉得全身发毛,所以,我坚决不能报警,一定不能报警,我要冷静,我一定要冷静。

季晓曼被我这哭得天崩地裂的模样给吓到了,她撩开我被汗水给吸住在颈脖湿哒哒的头发,可这一撩,她便看到我颈脖处痕迹,手立马一顿,她脸色一变,简短说了一句:“我们先上楼。”

我哭的眼睛红肿,只能点点头。

跟着季晓曼到她家客厅后,她是外地人,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我们两人换完鞋子进去后,季晓曼第一句便问我:“周宴宴,你是不是出事了?”

我朝着沙发走过去的动作停了下来,擦掉脸上的眼泪,装傻说:“什么出事了?”

季晓曼走上来,忽然把我外套下的打底衣服一拽,我胸部到锁骨的青痕一览无余,我慌乱的想去捂着,季晓曼指着我胸部的青痕说:“我不是傻子,也不是和你一样未经人事,这些痕迹你别说是抓的,谁他妈有病自己把自己抓成这样?是不是谁把你碰了?”

我捂住胸口,不说话,她又问:“是赵毅?”

我立马摇摇头,季晓曼说:“那是谁?”

我说:“我不想说。”

季晓曼忽然松开我,一句话都不说,从口袋内掏出手机,我一把按住了她,慌张问:“你想干什么?”

季晓曼愤怒看向我说:“傻逼,报警。”

我死死握住她手机说:“不能报警,如果报警了让别人怎么看我?不能报警。”

季晓曼说:“那总比被人强奸,还讨不回公道要好吧?你就打算吃这个闷亏?拜托,周宴宴,你平时傻也就算了,现在咱们智商能不能上一下线啊?你知道你现在是怎么了吗?你被性侵了,性侵你的人为此要付出代价,这是刑事责任,要坐牢你知道吗?”

我说:“总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报警,晓曼你听我的。”

季晓曼见我现在已经恢复了理智,并且是非常清晰告诉她不能报警,毕竟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她当然要遵从我个人的意愿,季晓曼有些恨铁不成钢说:“周宴宴,你长点脑子好不好?不报警,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坐在沙发上说:“当做被狗咬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反正我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第一次也迟早要破的,这闷亏我吃了。”

季晓曼指着我脑袋说:“你这完全是典型的反面教材,放纵坏人逍遥法外,我告诉你,这是你的人生,如果你自己不在乎,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自己想清楚吧。”

我听着季晓曼的淳淳教导,闷着声音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不愿意报警,被狗咬了就咬了吧,没事的。

我和季晓曼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最终季晓曼问:“那人是谁?”

我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季晓曼问:“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我说:“不想说。”

季晓曼一幅败给我的模样。

她像是生我气了,干脆一句话也不说进了卧室,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望着黑屏的电视机发呆,便埋着脸,默默流泪。

我从来没这样无助过,也从来没有处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还能够怎么办。

季晓曼在房间内待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出来,她气消了,站在我面前问:“安全措施做了吗?”

我说:“我早上吃了避孕药。”

季晓曼又问:“肯定没吃早餐吧?”

我点点头。

她说:“走吧,正好我也没吃。”

她见我身上那件单薄的外套,只能无语的去房间内拿了两件羽绒服,给了我一件,我们一人一件裹着出了门,到达楼下去吃早餐。

我们两人吃完后,季晓曼今天也休星期天,她又带着我去电影城看电影,看完电影后,又打了一个电话喊林安筎出来,将我这件事情告诉了她,当时林安筎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在一间甜品店,她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便要去冲出去报警,我一把拉住了她,哀求的说:“我不想报警。”

林安筎是个暴脾气,她破口便对我大骂说:“周宴宴!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你现在是被强……”

林安筎这句话还没说完全,季晓曼便将奶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她立马意识过来,四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才闭了闭嘴。

季晓曼说:“咱们就尊重周宴宴的决定吧,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确实不好闹得太大,以后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了,还让周宴宴怎么活?”

林安筎听季晓曼这样说,也觉得有些道理,只能忍了忍坐下来,几个人商量着之后该怎么办。

季晓曼觉得如果我不想父母知道的,当务之急就是收拾好情绪,该怎样想一个一夜未归的借口。

林安筎听了,认为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坐在甜品店内议论好长一段时间,才决定回家骗我爸妈说,我昨天夜晚和林安筎还有季晓曼出去玩了,忘记打电话了,所以才会到现在才回来,为了可信度高,林安筎和季晓曼和我同一起去。

几个人想好了说辞后,便由林安筎开车去我家,到达我家楼下后,我有点紧张,季晓曼和林安筎也有点紧张,我们三个人都深呼吸一口气,各自打气说:“等下一定要自然一点,千万别露馅。”

我们对视一眼,便朝着楼下进去,坐上电梯一直到我家门口时,我敲了敲门,我妈来开门,并没有非常热烈的欢迎我,也没有非常激烈的问我昨天夜晚为什么没回家,而是看向我身后站着的林安筎还有季晓曼说:“小曼和安筎来了呀。”

季晓曼和林安筎非常有礼貌向我妈问了一声:“阿姨好。”

我妈笑着点点头,说:“家里来了些客人,等下你们进去后,直接到宴宴房间玩好吗?等客人走了,阿姨再来招呼你们。”

季晓曼还有林安筎和我妈都很熟,表示没有问题,我妈便将门拉开,让我们进去,可当我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时,我彻底僵硬了。

我妈见我僵硬在这里,轻轻推了我一把,坐在沙发上和我爸交谈的男人侧身看向门口站着的我,当我看到他脸那一霎那,我整个人彻底傻了,我第一时间去看我妈和我爸的脸色都非常正常,并不像知道什么事情的表情。

我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我爸妈说什么,只看见我爸坐在沙发上说了一句:“齐总,不好意思,这点事情还让您来走一趟,其实合同我完全可以给您送过去的。”

齐镜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瓷白色的茶杯,含笑说:“我今天正好经过这边,顺便来接。”

我不敢再停留,只能带着林安筎和季晓曼速进入我房间,在经过客厅沙发时,坐在我爸对面的齐镜说:“宴宴。”

我动作一顿,这一刻我非常不想看到他,可又不得不回身去看他,他只是对我笑,并不说什么,反而是站在他身后的男助理将一个礼盒递到我手上,说:“这是齐总从出差带回来的礼物。”

我没有接,我妈立即说:“怎么好意思让齐总破费?”

齐镜笑着说:“经常麻烦周律师,这点薄礼不成敬意。”

我爸说:“哎呀,怎么好意思呢,我家宴宴真是受不起啊。”

齐镜不再说话,我没好气从那男助理手中一把扯过那精致的礼盒,便带着林安筎和季晓曼进了自己房间,当门关上后,林安筎季晓曼像是疯了一样将我手中的礼盒一把夺了过去,便拆开我那盒子,便从里面拿出一条水晶手链。

林安筎第一个夸张叫了出来,她拿着这条手链说:“DemonLover的手链,这世界上仅有的三条,你知道多贵吗?!不,应该说有钱你也不一定买得到,你知道这条手链我一直梦寐以求吗?!”

林安筎是个首饰狂,她最得意的地方是,将每个大牌每一年所发布的新款全都买了一件,于是我和季晓曼始终不知道林安筎到现在到底有多少首饰了,只知道她至今还差一条,那就是她刚才所说的手链。

林安筎有点疯了,竟然握住我肩膀用力摇晃说:“周宴宴,你爸上司太有钱了!靠!还这么帅!没天理!”

面对她的激动我显得淡定许多了,我对她说:“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就拿走好了。”

林安筎激动的表情一顿,有些不敢相信看向我说:“真的?”

我说:“千真万确,真真确确,无比真切。”

林安筎并没有立即答应要不要,她一方面又怕夺人所爱,一方面又实在想要,便矜持了一会儿,笑着说:“宴宴,怎么好意思呢,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还是……”

我说:“不要是吗?不要的话我给季晓曼了。”

林安筎立即将手链往手心内揣住,笑得满脸尴尬说:“要要要,当然要。”

季晓曼则在一旁淡定许多了,她从书桌上拿起一支笔在手指尖灵活的转动了一下,她笑着说:“首饰有什么用,男人才是最重要,有男人了,要多少大牌的首饰都可以。”

季晓曼忽然贼兮兮来到我身边,说:“宴宴,不如帮我要个联系方式呗。”季晓曼羞涩的看了我一眼说:“我好像看上他了……”

我冷酷无情说:“不好意思,他有未婚妻了,并且,咱们也勾搭不起。”

小说《我们曾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