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为凰楚曦玉君夜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嫡女为凰)嫡女为凰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嫡女为凰)

现代言情小说《嫡女为凰》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楚曦玉君夜宸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路菲汐”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你不配拜祭我姐姐!赶紧滚!”秋茗伸脚便要踹火盆子,楚曦玉挡在她前面,护住香烛纸钱那几个婆子赶紧拉住秋茗,怕她伤到楚曦玉秋茗被按住了,只能徒劳地伸出脚,一蹬一蹬的陈佩芬和楚若兰刚来,便看见这样的场景简直比戏曲班子还热闹“五丫头,你怎么如此胡闹!快跟我回去!”陈佩芬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端起长辈的架子训斥虽然因为没有生儿子,和老太君婆媳关系不佳但在对付长房遗孤之上,她们态度一致没了这三个......

小说:嫡女为凰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曦玉君夜宸

热门小说《嫡女为凰》是作者“路菲汐”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数百村民联名请愿,斩杀恶虎。一纸御状,告到京城。摄政王一护到底。纵兽行凶恶名,就此,传遍天下...

嫡女为凰

第26章 王爷家的大橘子有危险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马蹄声哒哒。
一辆马车绕着仙泉山崎岖的山路,艰难前行。
楚曦玉望着窗外飞速的风景,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延和元年,摄政王出巡津县,随同而来的大橘子在仙泉山咬死两个猎户。
数百村民联名请愿,斩杀恶虎。
一纸御状,告到京城。
摄政王一护到底。
纵兽行凶恶名,就此,传遍天下。
成为他诸多劣迹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鹰嘴崖快到了吗?”楚曦玉催促。
石虎扬起马鞭,眺望道,“小姐放心,前面那山崖像个鹰嘴,应该就是了。”
鹰嘴崖。
传闻中那两个猎户殒命之地。
当年这一桩案,流言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楚曦玉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她相信,大橘子绝对不会轻易杀人!
此事,必有蹊跷!
“咦!小姐,前方有人!好像还有一只……”石虎倒吸了一口凉气,“斑斓大虎!”
楚曦玉赶紧道,“快冲过去!”
……
“斧头,樟脑草果真有用,你看它已经蒙了……”一个瘦小的少年,握着一把自制的弓箭,瞄准。
“今日就杀了这只恶虎,为民除害!那奸臣打断村长的腿,我们就杀了他的虎!”另一个黝黑的少年举着一把斧头,向着脖颈处砍去。
而向来威风凛凛,十分警觉的大橘子,却趴在一堆干枯的青草里,双眼茫然无神,似乎在发呆。
对于劈头砍下来的斧头,和对准自己的锋利箭头,一无所知。
“嗖!”
箭先至,本是瞄的眼睛,但箭法不准……
擦着左前肢飞过去,划破老大一个口子,鲜血四溅。
大橘子头昏脑涨,但被疼痛刺激,虎目泛红,瞪着两个少年,发出一声怒吼。
那举起斧头的少年,狠狠砍了下来。
“阿武叔,拦下他!”楚曦玉看见这一幕,气的睚眦欲裂。
石武从车上跳下来一个翻身,把那拿斧头的少年,按在了地上,双手一扭,卸了他的胳膊关节。
剩下那个人还在拿箭射,石武一手一抓,把他也掼在了地上。
“大橘子!”楚曦玉看见它前肢霍霍流血,心疼的不得了,赶紧伸手捂住它的伤口。
鲜血从她指缝溢出,根本止不住……
“小姐,这口子太大了,得用草药!”石虎说道。
楚曦玉看了那两个猎户一眼,“搜身!他们出来打猎,不可能不带点备用草药。”
石虎立即把两人背着的皮囊卸了下来,从里面倒出一些晒干的枯草。
楚曦玉拿起来辨认了一下,找出一团小蓟草,敷在大橘子的口子上,然后拿自己的丝巾,将伤口绑的严严实实。
这才止住血。
楚曦玉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
前世这两人之死,就是咎由自取!
刚才那斧头,要不是自己赶来及时,已经砍下来了……
被血性一激,再温柔的猛兽,也不会和你讲道理。
楚曦玉低头看了一眼,被人特意铺成一片的干草。
樟脑草,别名猫薄荷。气味清凉,会使猫科野兽陷入幻觉,如同人吸食大麻。
他们就是用这个,让大橘子放松警惕。
否则,这两人也没本事伤到它。
可恶。
真是处心积虑!
前世那流言之中,根本没提大橘子被人所伤,所有人都只当恶虎吃人,乃凶兽本性……
人要杀虎,反被虎咬死。
活该!
凭什么要大橘子给他们赔命?
“阿武叔,给我打!”楚曦玉拳头捏的咯吱响,脸色冰冷。
“是!”石武二话不说,立即把那两人狠狠揍了一顿。
……
“呜——”
大橘子低呜了一声,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看着楚曦玉,似乎认出了她,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可怜巴巴地用大脑袋蹭她的脸颊,又对着那两个猎户气势汹汹怒吼了一声。
“大橘子,他们冒犯了你,但你不能咬死他们。否则,会给你主人带来很大的麻烦。”楚曦玉伸手抚摸它的大脑袋,柔声安慰。
她知道大橘子听不懂。
但那两人在挨揍,它看得懂。
应该不会下嘴了吧……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呸!和大奸臣一路的货色,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你这毒妇,要命一条。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两个少年骨头倒是硬。一边挨揍,一边怒骂。
楚曦玉的眸光落在两人身上。
大奸臣?说的是摄政王吧。
看来他们很清楚,这就是摄政王府的大橘子。
不是简单地看上了一身虎皮,才猎杀。
“大橘子并未伤害你们,是你们先要它的命,那我现在替它揍你们,天经地义。可别侮辱好汉二字,想死就自己去跳崖!杀你们,都嫌脏了我的手!”楚曦玉面无表情,字字锋利。
“你你你你胡说!它是没做什么,但摄政王,打断了我们村长的腿!”
楚曦玉挑眉,“摄政王不远千里,特意来打断你们村长的腿,他闲得慌?”
“不对不对,是津县县令打的。但不是摄政王非要仙泉山这块地,县令又怎么会把我们赶出山,逼的大家一个个没了活路……他就是县令的靠山!当然是他的债!”
这两人,不过十七八岁,涉世未深,被楚曦玉一激,三言两语就交代的清清楚楚。
仙泉山,原有山民二十多户,合计一百多人。
就靠荒山几块薄田和打猎,勉强糊口。生活十分拮据。
这两兄弟都是猎户,一个叫做斧头,一个叫做箭头。
父母死的早,吃百家饭长大,和村民们感情极深。
数日前,村长去县城理论,被衙役打断腿扔出来。
两兄弟气不过,又没那个本事刺杀摄政王,就想杀了大橘子,出口恶气。
“你们被迁出山,县令没给安置田吗?”楚曦玉问道。
斧头气道,“给了!一人一亩地,那怎么活啊,交完赋税,大家饿死算了!”
“据我所知,依大盛律均田令,凡迁徙百姓,男丁授露田40亩,妇20亩。不可买卖,死归官府。另每丁再授永业田20亩,可世袭买卖,终身不还。”
“征用仙泉山,摄政王曾向朝廷进言,此事关系重大,所迁百姓皆有功劳,额外免赋十年。”
楚曦玉一字一顿,两个猎户都听懵了。
什么?
分这么多地啊?还免赋?那谁不迁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