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坠落(聂时闻季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光坠落最新章节列表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时光坠落》,男女主角聂时闻季落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星流年”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聂时闻确实没带着小安来医院,取了药就在家休养了这天星期五晚上,季落因为治疗一个病人,加了会儿班,直到晚上八点才从医院出来季落工作的医院离他家不远,所以也就平常下雨天气的时候才会开车,平常完全可以散步走回去,今天季落同样没有开车,而是选择步行晚间的秋风有些发凉,季落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是一条种满梧桐树的小道,秋意浓厚,原本绿油油的梧桐叶,此刻已经是金黄灿灿的颜色,北风一吹,风裹挟这……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时光坠落

作者:星流年

角色:聂时闻季落

《时光坠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流年”。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周末医院不上班,季落这两天也是宅在家里,哪也没去,也是难得睡了两天,精神也好了不少。不过这两天,季落虽然人是在家里,不过工作还是找上来了,聂时闻这两天是一天就打好几个电话,一会儿问小安的药该怎么吃?一会儿给季落谈谈小安这两天的情况,要是只问小安的情况还好,季落自然不会推脱,不过偶尔聂时闻…

时光坠落

第一章 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二天。

聂时闻原本打算去季落家里再待一会儿,反正星期天不上班,从早上就一直死皮赖脸地躺在床上装睡,就是不起来,不过季落也没叫他起床,爱睡多久就睡多久,又不是不起来了,起来了就该滚蛋了。

聂时闻就一直赖床到中午才起来,酒也醒了,聂时闻自然没有理由再赖在人家家里不走,最后还是硬讨了中午饭才离开的。

聂时闻恋恋不舍地出了季落家,坐在之前停在小区门口的车里,望着小区大门止不住地发呆,停了好久,才开车离开。

……

周末医院不上班,季落这两天也是宅在家里,哪也没去,也是难得睡了两天,精神也好了不少。

不过这两天,季落虽然人是在家里,不过工作还是找上来了,聂时闻这两天是一天就打好几个电话,一会儿问小安的药该怎么吃?一会儿给季落谈谈小安这两天的情况,要是只问小安的情况还好,季落自然不会推脱,不过偶尔聂时闻也会无缘无故地打电话问他今天有没有按时吃饭,吃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俨然已经不属于医生和家属沟通的范围,季落也是不想再接他的电话了,真想把他给拉进黑名单,不过想来还是没那么做。

……

星期一,医院里。

聂时闻一大早就带着小安来了医院,和季落又重新谈了一下小安的情况,因为小安之前已经详细治疗过,如今只是需要定期来医院复查精神状况,只要没有什么过度刺激的事情,让小安情绪波动通过长期的心理辅导,小安会很快地恢复正常的身体状况。

今天季落科室挂号的病人很多,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才看诊完最后一位病人,季落在诊室里坐了一天,腰酸背痛的,他伸了伸有些酸胀的胳膊。

突然,这时候科室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季落以为是刚才的那位病人,有什么问题忘了问,开口道:“请进。”

门一开,季落一愣,聂时闻此刻站在门外。

“你……”季落有些吃惊。

聂时闻推开门,走了进来,解释道:“哦,我下午在这做了个全身体检,刚结束,就来看看你下班了没。”

季落望了他一眼,问道:“身体是有什么不舒服吗?”

聂时闻答道:“不是,就是想做个体检而已,别担心。”

季落:“嗯。”

聂时闻进了科室就坐在里面的椅子上,也不走了。

季落先是低头看今天病人的就诊报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聂时闻还不走,季落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体检不是做完了吗?你不走吗?”

聂时闻听到季落的话,一下子坐直了些,开口道:“我等你下班吧,一起走吧。”

季落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于是开口道:“我下班还有一会儿,你不用等我。”

“没事儿,我想等你。”

季落:“你公司没事做吗?身为老板还带头旷工吗?”

聂时闻:“我是老板,我乐意,况且老板也需要检查身体的嘛。”

季落:“……”心想你不是已经检查完了嘛,还不回去工作,不是旷工是什么?

聂时闻一直在等着,季落看着他有些无奈,心想也不能赶人,也就随便他了。

……

季落下班后,聂时闻走在季落身后,和他一起出了医院大门。

季落正准备给他告别,突然聂时闻问道:“小落,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不……”季落原本想拒绝他。

“我也没吃饭,算是朋友之间的吃饭,可以吗?”聂时闻连忙开口道。

季落这个时候显然是没办法拒绝的,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好吧。”

聂时闻喜形于色,“那走吧,地方我挑可以吗?”

“嗯。”

聂时闻连忙去开车,季落坐了上去,一路上他们很少交流,狭密有限的车里,聂时闻换挡的时候,甚至有时候会不小心触到季落的衣服一角。

季落坐在副驾驶上,眼睛目视着前方,夜幕已经黑了,晚间车流很多,聂时闻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会无意间看见季落的脸,交替变化的广告牌和路灯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有些杂乱,但也有一种好看的朦胧美。

……

车子开到一处商业街附近,就停了下来。

他们下了车就往商业街去,这条街很长,因为中秋节快到了,整个街上渲染着一股儿浓厚的节日氛围,商业街的大大小小的店铺都张贴满了中秋的促销广告,几乎每一家店铺都在大声地放着流行歌,整个商业街以前空闲的地方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或者搭起了美轮美奂的舞台,各种荧光小彩灯被有规律地缠绕在街边的梧桐树上,映的整个街区都在闪闪发光。

这时候京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人在吃饭逛街,人们摩肩接踵,来来往往,十分热闹,聂时闻倒是没有在这就停下来,反而继续往前走……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几乎到了街尾,聂时闻还没停下,季落有些疑惑,开口问:“不是吃饭吗?你要带我去哪?还没到吗?”

聂时闻扭过头说道:“不远了,就在前面。”

季落刚要问他到底要去哪里,谁知旁边一群小孩子打闹着朝着季落跑了过来,一个小孩一下子就撞到季落的腿上,季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身体有些不稳差点就摔倒,聂时闻立马反应过来,大手直接扶住了他的胳膊,连忙问道:“小落,你没事吧?”

季落几乎是下意识抓住他的胳膊,开口道:“哦,我没事,谢谢。”然后直接拨开了聂时闻紧紧抓住他胳膊的手。

这时,一个女人提着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快步走了过来,将那孩子拉到身旁,连忙开口道:“先生,不好意思啊,小孩子不懂事,童童,还不快给哥哥道歉。”那女人摸着那孩子的头说。

季落刚想开口,那孩子就颤颤巍巍地说着:“大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季落温柔地开口道:“没事儿,小朋友下次小心点啊,别在街上跑来跑去的,太不安全了。”

那孩子的妈妈立马说道:“嗯嗯好的,是我没看好他,谢谢先生提醒。”说完那妈妈就牵着孩子的手离开了。

聂时闻看了一眼季落,确实季落长的确实挺显小的,他今天穿的衣服很休闲,看起来很舒服,不由地让他回想起季落十年前的样子,仿佛就在昨天似的。

好像这十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给聂时闻一种错觉,就觉得他们好像从未分开这么久过一样,想着聂时闻突然就笑了一下,季落不明所以,问道:“你笑什么?”

聂时闻憋着笑,打趣道:“没事儿啊,走吧,我的大哥哥。”

季落:“……”心想这人这是幼稚。

……

好不容易穿过热闹非凡的街区,聂时闻的耳朵都还在“嗡嗡”地响着,他和季落来到了街尾的一棵很大的梧桐树下,暂时远离了些那嘈杂的歌声与人声,脑子里刚才一直在蹦跶的神经才冷静了下来。

他继而低头侧脸看了一眼身边的人,聂时闻比季落高出不少,因此每次看他的时候头总是得稍微低一下才行,这个视角聂时闻可以清楚看见季落柔软发丝下浅浅的发旋。

旁边梧桐树上的小彩灯的灯管扩散出有些金黄色的灯光,灯管的光映出来打的身边周遭都是金光灿灿的,从聂时闻的视线望去,可以看见季落整个人的身上都铺满柔和的光,眨动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瞳孔的颜色清透明亮。

这样的季落让聂时闻再次想起十年前的那个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白色的衬衣折射着阳光,衬得人看起来很温暖的人,那和如今这个场景很像,现在面前的人看起来仿佛依旧是在闪闪发光似的。

聂时闻的目光不由地在季落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继而心猛地一颤,神色有些慌乱,冰山般的表情乱了,心也乱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6:51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