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最新章节列表

《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是作者 “亚路米诺”的倾心著作,苏江漓重翎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十五分钟后,在系统的带领下,苏江漓开车去了林茶所在的医院她直接顺着系统的指引到了林茶的病房外苏江漓抬手,指骨分明的手轻叩了叩房门里面传来女人柔美的声音“请进”苏江漓推门而入,脸上的墨镜遮住了那双过分锐利的眸子,只露出弧度完美的下巴她垂眸,意味不明的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女人身上,绯色的唇微勾,没有说话而林茶此刻正颇为虚弱的躺在病床之上,一张娇美的小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孱弱的手上插着……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

作者:亚路米诺

角色:苏江漓重翎

小说《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亚路米诺”。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请进。”苏江漓推门而入,脸上的墨镜遮住了那双过分锐利的眸子,只露出弧度完美的下巴。她垂眸,意味不明的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女人身上,绯色的唇微勾,没有说话。而林茶此刻正颇为虚弱的躺在病床之上,一张娇美的小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孱弱的手上插着针,整个人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柔弱…

开启直播后,我撕毁剧本嘎嘎乱杀

第一章 刚好,我也受不了你了 免费在线阅读

十五分钟后,在系统的带领下,苏江漓开车去了林茶所在的医院。

她直接顺着系统的指引到了林茶的病房外。

苏江漓抬手,指骨分明的手轻叩了叩房门。

里面传来女人柔美的声音。

“请进。”

苏江漓推门而入,脸上的墨镜遮住了那双过分锐利的眸子,只露出弧度完美的下巴。

她垂眸,意味不明的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女人身上,绯色的唇微勾,没有说话。

而林茶此刻正颇为虚弱的躺在病床之上,一张娇美的小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孱弱的手上插着针,整个人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柔弱。

见推门进来的是苏江漓而不是顾墨寒,林茶的眸光明显黯淡下来,透着两分失落。

不过她很快便收敛了眸中情绪,吸了口气,苍白的脸上强挤出一抹笑来,嗓音娇弱。

“原来是江漓啊,快进来坐吧。”

苏江漓清清楚楚的捕捉到了这缕微不可察的失落之色。

她也没有开口戳破她,而是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她的病床前,将手中带的东西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她的脸上甚至还有着一抹明媚的笑意,好似那个推她下水害她住院的人不是她一般。

“林妹妹身体可有好些啊?”

苏江漓嗓音轻慢,眸中还带着几分关切之意。

却莫名让林茶后背发麻。

这个小贱人恨不得她死,会有这么好心来看她还关心她?

林茶眸中浮现几许谨慎,她现在完全摸不清这女人的做法了。

从她诬陷她推她下水的那一刻,她好像就变了。

“嗯,已经好多了,多谢江漓关心。”

话落,气氛一时凝滞起来。

林茶浑身都开始不自在,抿着一张毫无血色的唇不说话。

苏江漓却仍旧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她随手将脸上的墨镜摘下,扯了把椅子,在林茶的病床旁边坐下。

“林妹妹似乎很喜欢花?”

沉寂许久后,苏江漓的眸光忽而在她右侧的花瓶上顿了顿。

那花瓶当中正插着几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开的正盛,如火如荼。

林茶下意识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眼神触及到那束花,她的眸光忽而娇羞起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漫上红霞,丽的惊人。

她嗓音如水温柔:“是,我很喜欢花。”

“说来这红玫瑰还是墨寒买来插上的,他竟还记得我喜欢花,我还以为……”

话说到一半,她顿住了。

眸光不动声色的落在了苏江漓的身上,轻咬下唇,一副极为娇羞的模样。

有时候话说一半效果反而会更好。

林茶显然很是明白这一点。

她望着苏江漓,期待着从她脸上看出失落之色来。

然,苏江漓绝美惊艳的小脸上依旧是那副淡然不惊的模样,唇边的笑甚至带着几分玩味。

说实话,林茶这种手段对她一点用都没有。

毕竟她不是原主,也不喜欢男主,自然没什么感觉。

弹幕却炸了。

猛踹瘸子那条好腿:不愧叫林茶,这茶香都快透过屏幕溢出来了!

鸭头,别想跑: 主播脾气还是太好了,要是她敢在我面前这么阴阳怪气的,我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干饭人,干饭魂:主播上!拿出你的秘密武器!气死这个丑女人!

苏江漓给了她们一个了解的表情包。

她绯色的唇微勾,嗓音慢悠悠的,从桌子上拿起了她带过来的花。

“那刚好,我这花算是买对了。”

“特意在花店挑了很久呢,林妹妹一定会喜欢的!”

林茶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她拿过来的东西上。

方才她进门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顾墨寒,都没怎么注意她拿了什么。

再加上苏江漓有意无意的遮挡,她除了看见她拿的是水果和花之外,其他的并没有很清楚。

而此刻,苏江漓将东西给拿到了她的面前,她便看得清清楚楚得了。

那确实是一束花。

只不过,是一束白色的花。

花上甚至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露水,瞧着很是美丽。

林茶却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思,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是难看,阵青阵白,显然是气得不轻。

“你……你……”

她伸手指着她,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谁看望病人会带白色的花!?

她看苏江漓这个小贱人就是存心的!故意咒她死!

林茶一张脸气得通红,好半天都没有挤出一句话来。

苏江漓见着她这样子,眸中划过一抹恶劣的光,面上却是一副茫然无辜的模样。

她问:“林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苏江漓!你是不是故意的!?”

饶是林茶再能忍,这会儿也憋不住了。

她脸色铁青,嗓音稍稍尖利,听着有些刺耳。

苏江漓眨了眨眸子,还未开口,病房门便被打开了。

两秒钟后,传来男人低沉冷漠的嗓音,似乎有些诧异。

“苏江漓?”

苏江漓偏头。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映入了她的眼帘。

他菲薄的唇此刻微微抿着,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神情淡薄。

身后跟着他的特助,夏易。

夏易勤勤恳恳的扮演着工具人的角色,手中提着个保温盒,恭敬的站在顾墨寒的身后。

见了苏江漓,他点了点头。

“夫人。”

苏江漓眉毛蹙了起来。

这个称呼,听着真让人不爽。

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可以摆脱这个该死的身份了。

“你来做什么?”顾墨寒低眸,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眸中含着一抹嘲讽。

呵,先前那般硬气,还不是要跑来跟他认错。

顾墨寒神情略有些冷,可在望见她手中那一束花时,眸光微微凝滞。

脸色难看起来:“苏江漓!”

“你拿白色花到病房来给人道歉!?”

苏江漓无辜的眨了眨眸子:“不行么?”

“我看这白色的花与林妹妹柔柔弱弱的气质甚是相衬,送给她再合适不过了。”

林茶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别以为她听不懂,这是拐着弯儿骂她是白莲花呢!

“林妹妹不喜欢么?”苏江漓眼睫微垂,似乎有些失落。

还没等两人反应,她便将手中的花给扔在了桌子上,随即又捻起了一颗葡萄。

一边说,一边迅速捏住了林茶的脸颊,塞进了她的口中。

“既然林妹妹不喜欢,那我下次就不拿这种花了。”

“林妹妹消消气,吃颗葡萄!”

她的动作很快,林茶猝不及防之下被塞了个正着,葡萄还好死不死的卡在了喉咙里,她一张脸瞬间通红。

站在一旁的顾墨寒却是脸色剧变,长腿一跨走到林茶身边,拍着她的背。

她张口将葡萄给吐了出来,咳的撕心裂肺的。

顾墨寒连忙给她递了杯水。

等她顺好气后,他抬眸,一双幽谭般的眸子中是深沉的怒气。

“苏江漓!她对葡萄过敏,你这是想害死她吗!?”

“你是不是存心来捣乱的!?”

苏江漓神色如常,她拍了拍手。

微一挑眉,眸光中隐隐透着几分兴奋:“怎么,受不了我了?”

没等他回答,她动作飞快的从包包中抽出来了两份文件。

“那刚好,我也受不了你了。”

顾墨寒下意识的低眸望去。

“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率先映入眼帘。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2月8日 am6:15
下一篇 2023年2月8日 am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