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伊宁薄景川(姜伊宁薄景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姜伊宁薄景川)姜伊宁薄景川最新章节列表

最具实力派作家“仅允”又一新作《姜伊宁薄景川》,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姜伊宁薄景川,小说简介:徐岁宁眼疾手快的上去捂住了张喻的嘴,说:“你嗓门能不能不要那么大”“我只是太震惊了”张喻拨开她的手,蹙眉说,“陈律怎么可能会小呢,之前他在学校游泳比赛穿紧身泳裤……”那会儿他才高中,就能看出他的本钱了当时有女生打趣说,谁要跟了陈律,恐怕得小死一趟但毕竟徐岁宁跟陈律实践过,张喻不可能比她还了解陈律的发育状况“岁岁,你确定看仔细了?”张喻的语气有些复杂,不敢......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姜伊宁薄景川 作者:仅允 角色:姜伊宁薄景川 火爆新书《姜伊宁薄景川》是由网络作者“仅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仅允”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徐岁宁沉默着不说话,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可心里头一旦有了猜测,就总是记着。张喻送她回家以后,就开始翻姜泽所有的社交平台。结果关于姜泽本人的蛛丝马迹没翻着,倒是翻到了陈律的微博。只能看见一条微博,五年前的,只有两个字... 姜伊宁薄景川

第3章 宁 免费在线阅读

姜泽外头的莺莺燕燕,那是数不胜数,何止一个。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陈律表哥。
他自然不会在徐岁宁面前说姜泽的不好。
陈律只疏离的说:“他的私生活,我不太了解。”
徐岁宁沉默着不说话,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可心里头一旦有了猜测,就总是记着。
张喻送她回家以后,就开始翻姜泽所有的社交平台。
结果关于姜泽本人的蛛丝马迹没翻着,倒是翻到了陈律的微博。
只能看见一条微博,五年前的,只有两个字。
渣女。
没带标点,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可光是平淡无波的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出浓浓的不甘,以及那种,压抑的痛苦。
陈律果然,也为女人要死要活过。
然后,才练就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过心的,高端玩家。
徐岁宁因为渣女两个字,发了会儿呆。
其实她跟陈律,很早就认识了。
五年前,她还在上大学,跟陈律一个学校。
学校六级帮扶小组,就是他带的她,只不过他应该不记得她了。
毕竟陈律连她名字都没有问过。
每次见面就是讲题。
讲个十分钟核心内容,就走人。
倒是徐岁宁,暗恋过陈律一阵,做六级习题的时候,假装无意的说:“陈同学,我室友挺喜欢你,让我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奈何陈律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说:“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从那之后,她就不好意思再让他补习英语了,申请换了其他人。
后来听说,他有一个喜欢的姑娘,追了那姑娘挺久的,从高中一直到大二,追了几年。
不知道是不是陈律最近分手的这个。
……只能说,网络上的东西即便再小心,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徐岁宁最终还是发现姜泽跟其他女人的暧昧痕迹,是一个女网红发的一组照片,床上那张,哪怕没露出姜泽的脸,她也认出了那是姜泽。
姜泽无缝衔接没事,乱来也没有事,可她接受不了自己被绿。
徐岁宁当天就去找了姜泽。
姜泽看到她时,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对:“你怎么来了?”
徐岁宁往他身后的屋子里扫了眼,说:“你家里还有其他女人吧?”
姜泽道:“关你什么事?”
之前绿她不关她的事?
徐岁宁气得发抖,她是个好脾气,几乎不发火,所以姜泽也没有想到,她会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他懵了半晌,骂道:“你有病吧?”
“谁叫你劈腿。”
姜泽道脱口而出道:“拜托,你这不给碰的性子,还想让我为你守身如玉?
我当时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价把你爸搞破产……”话说到一半,他反应过来,顿住。
徐岁宁脸色惨白,“你说什么?”
可其实什么都不用说了,她早就猜出了个大概。
当时她跟姜泽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帮助自己破产跳楼的父亲治病,她感动得不行才跟了他,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姜泽皱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认道:“当时不是喜欢你么,就用了点手段。
不过,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办,报复我?
整个a市还不是我家最大,谁能帮得了你?
你整不了我。”
……张喻看到徐岁宁的时候,她双手上都是血。
“你这从哪打仗回来呢?”
她调侃了一句。
徐岁宁这是当时太生气了,抓着一块地面的大理石砖就往姜泽身上砸,后来又挠他,双手才染上了血。
“我想让姜泽进去。”
“进哪?”
徐岁宁说:“监-狱。”
张喻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徐岁宁:“我知道,我要让他进去。
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动了手脚,他肯定还做了很多违法的事,这种人渣不应该犯了错却相安无事。”
“但是你得弄清楚现实问题,姜泽的背景你能撼动么?
他那群狐朋狗友谁不怕他。”
张喻想了想,说,“唯一一个不怕他的陈律,还是他自己家的。”
徐岁宁想起了陈律那张脸,以及那天晚上被她环抱住的腰身,抿了下唇:“陈律不怕他么?”
“你话说反了,反而是姜泽从小就有些怵他这位表弟。
陈律虽然是个医生,但他们陈家就他一个儿子,他很有话语权。”
张喻顿一顿,又警惕的说,“但是你可千万别打他的主意,陈律会乐意帮你一个外人吗?”
徐岁宁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呢。
她就想报复姜泽,让他付出代价。
徐岁宁实在舍不得陈律这条线,表弟表弟,又不是真正一家人,越大的家族,亲情反而越单薄。
而且她跟姜泽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他经常跟陈律见面,他俩关系绝对是没有那么好的。
指不定吹吹枕边风,能起些作用。
徐岁宁是铁了心,要拿下陈律。
但是要见陈律,着实没那么容易。
他经常性出差,再者,就算他在医院,她也没理由找他。
哪怕他们见过没几面,她也差不多猜到,他不喜欢有人耽误他的工作。
不过,很快她就有见陈律的机会了。
她在学校当老师,有一个学生身体有些不适,觉得胸里有硬块。
徐岁宁陪着女学生一起去做检查,在选择专家门诊的时候,特地选了陈律。
他长得太好了,女学生看见他,也脸红了几分。
“去做个b超,看看是不是增生。”
他开口道。
徐岁宁有些担心的问:“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不会。”
陈律的视线在徐岁宁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没什么表情的移开了。
她今天来见他,特地穿得有点性感。
领口很低。
“陈医生,那我们先去做检查了。”
徐岁宁说。
等女学生进去准备检查的时候,她溜回了陈律办公室。
这会儿差不多是快要午休了,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好脱下白大褂,陈律道:“还有什么事?”
徐岁宁硬着头皮,大胆的走过去搂住他的腰,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小腿蹭他,说:“陈医生,我想你了。”
陈律挑了挑眉,轻佻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语气却是一如既往淡然:“你还挺骚。”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