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嘉欣白云妨(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网文大咖“白云妨”大大的完结小说《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景嘉欣白云妨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景嘉欣睁开了眼睛一片雪白低头,蓝白条纹的病服,眼睛上的纱布也消失了起码没有变成镰刀转头,是苏盈颖和她身边的小女孩不得不承认,苏盈颖长的很漂亮蓬松的及肩短发柔软,弧度柔和略微卷翘,栗棕的色彩温暖得仿佛有温度,脸颊圆润略带婴儿肥,有淡淡几点雀斑,有着深邃的暗绿的眸子,单片眼镜垂于脑后,装饰着一朵小小的向日葵等一下,被换了衣服,说明伤口被看到了,但是自己还好好活着,说明苏盈颖对她没有敌意,……

小说: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

作者:白云妨

角色:景嘉欣白云妨

经典小说《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是网络作者“白云妨”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转头,是苏盈颖和她身边的小女孩。不得不承认,苏盈颖长的很漂亮。蓬松的及肩短发柔软,弧度柔和略微卷翘,栗棕的色彩温暖得仿佛有温度,脸颊圆润略带婴儿肥,有淡淡几点雀斑,有着深邃的暗绿的眸子,单片眼镜垂于脑后,装饰着一朵小小的向日葵。等一下,被换了衣服,说明伤口被看到了,但是自己还好好活着,说明苏盈颖对她…

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

第5章 老鼠与死神(5) 免费在线阅读

景嘉欣睁开了眼睛。

一片雪白。低头,蓝白条纹的病服,眼睛上的纱布也消失了。

起码没有变成镰刀。

转头,是苏盈颖和她身边的小女孩。

不得不承认,苏盈颖长的很漂亮。

蓬松的及肩短发柔软,弧度柔和略微卷翘,栗棕的色彩温暖得仿佛有温度,脸颊圆润略带婴儿肥,有淡淡几点雀斑,有着深邃的暗绿的眸子,单片眼镜垂于脑后,装饰着一朵小小的向日葵。

等一下,被换了衣服,说明伤口被看到了,但是自己还好好活着,说明苏盈颖对她没有敌意,所以……

景嘉欣抓住自己的头发,是黑的。她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在她进来之前已经结束同化了。

“晚上好,你可以叫我苏盈颖,她是苏慕遮,我的女儿。”苏盈颖微笑着对她开口了。

苏盈颖身旁被叫做苏幕遮的女孩看样子是六七岁,和嘉欣一样有着蓝色眸子,苏幕遮伸出手挥了挥,和嘉欣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缩到了苏盈颖身后。

“我在附近有一个任务需要处理,放心,只是一只老鼠。”

“对方跑到了这附近消失了,我看到了你,虽然有些冒昧,但是很抱歉,我想我有几个问题需要来问问你。”

“于是我就敲响了你的家门。我之前看到你进去的,再加上这些问题有些重要,所以我进行了一些暴力。请放心,门的价格我会赔偿的,并且很快就会修复。”

“不过进屋就看到你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睡在角落里,怎么也叫不醒,更像是昏迷。医院又太远,于是我就把你带到葵这里了。”

“不用担心,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苏盈颖抱起苏幕遮,坐到了景嘉欣身前的椅子上。

她的动作轻柔的抚摸苏幕遮的背部。然后不紧不慢的向景嘉欣解释发生了什么。

48没有说话。景嘉欣感觉有点不自在。等等,老鼠,作为群鼠的她不就是只老鼠吗……

不过,听苏盈颖这样说,就说明她的目的和自己冰箱里的肢体无关了。

景嘉欣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是幅度不大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介意接下来我问你一些问题吗?”苏盈颖看着苏幕遮柔软的金发。

景嘉欣摇头,依旧僵硬十足。

“你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吧?”苏盈颖看向了景嘉欣。苏盈颖很高,就算她是坐着的,景嘉欣也得挺直腰板才能勉强和对方平视。

景嘉欣没敢用力说话,按照之前和48演练过的,飘忽无力的开口:“嗯。”

苏盈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了景嘉欣手里。

景嘉欣皱了皱眉,那是夜行者的照片。

“你认识她吗?或者说,她和你有关系吗?”苏盈颖歪了歪脑袋。

“夜行者?电视上能看到有关的报道。”景嘉欣一边和苏盈颖解释,一边对着48说话,“看来我离变成镰刀不远了。虽然不是理想的死法,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

“是吗?”苏盈颖咪起了眼睛,“这么说可能有点冒犯,但是你和夜行者很像吧?”

废话,要是长的不像才更恐怖。

景嘉欣吐槽着,面上却依旧一脸冷漠。然后飞快的思考怎么给自己打补丁。

“记忆中我有一个姐姐,不过我们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了。”

“我是被收养了的。”景嘉欣垂眸,准备瞎编。

话说苏盈颖是在她找房子的时候看到了吗?发现和夜行者很像就来敲门查询情况,结果自己喝药睡着了……

“很早之前我住在十九区的孤儿院里,她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对我很好,但是我的父母只决定领养我一个孩子。我和她分开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十九区意味着混乱,想要查证比较困难,而且夜行者也混迹在那,大部分事情都与她的假身份吻合。

算是个及格的谎言。

“是这样吗……”苏盈颖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怀里的苏幕遮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脑袋,直勾勾的盯着景嘉欣。

“可是,据我调查,夜行者出生在十八区。”苏盈颖略过耳边的碎发,依旧是笑面春风。

光速打脸。

景嘉欣不为所动接着瞎编:“是的。事实上,夜行者和我的接触并不多,我们的家庭有些……我想你应该知道。总之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失散了。后来在十九区的孤儿院相遇。”

“为什么当时只选择了你?”

“我的姐姐不太讨喜。她经常和别人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你们的亲生父母呢?”

“死了。”景嘉欣垂眸,轻生说着。

“那你的养父母?”

她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景嘉欣叹气:“被契约者袭击……然后。”

意思不言而喻。

苏盈颖却穷追不舍:“你没有试图联系过你姐姐?”

“我们相处一直很不愉快。准确的说,她很讨厌我。我几乎是一直被她欺负的对象。说实话,我不可她可以做我的姐姐。”景嘉欣熟练的给夜行者扣黑锅。

“你和你姐姐一样是个残疾人?为什么缺失的身体部分都一样。”

来了。这个是最解释不通的地方。

景嘉欣皱了皱眉:“你在怀疑我是夜行者?!”她从口袋里找了找,发现有一个别针。

景嘉欣拿出来别针,然后狠狠划拉自己的隔壁。鲜红的血液流出。

“正常的,普通的别针。鲜红的血。我甚至连契约者都不是!擅自闯入我家,然后莫名其妙的审问我,就算是葵也不能这么过分吧?”景嘉欣轻笑一声,歪头看着苏盈颖。

“我很抱歉。毕竟夜行者是一个危险人物。我们做事总是要谨慎一点的。”苏盈颖叹了叹气。

景嘉欣不说话。氛围突然沉默了起来。

“那你知道八年前的食□人案吗?”是苏幕遮在说话。

吃□人,又是吃□人,这个世界是对这方面有什么怪癖吗,拜托不要再迫害她了。

不过八年前……之前那个袭击她的男人也提到过。

她摇摇头,一脸茫然的样子。

“苏幕遮。”苏盈颖看着苏幕遮,苏幕遮身子一缩,双手环住苏盈颖的脖子,然后暼了景嘉欣一眼,小声的道歉。

景嘉欣没什么反应,说真的,她现在应该好好的睡一觉,避开这些麻烦事才对。一这么想她就容易心情糟糕,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血液是红色的,很容易受伤,她不可能是契约者。但我还是觉得很奇怪……血检结果不是说她在妈妈敲门的事情吃了药吗,理由呢?”苏幕遮犹犹豫豫的,但还是决定说出来。

“其实我最近有些失眠。刚刚做了噩梦惊醒,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吃了安眠药。”

“我也有很多旧伤口。这几天总是下雨,很痛。所以把止痛片吃了。”

“至于为什么那么巧。我有些轻微幻听。在精神不好的状态下我以为是听错了,就没有理会。毕竟今天我刚刚搬来这里,根本没有认识的人。”

景嘉欣一本正经,面上严肃的撒谎。再加上假肢义眼,说实话她听着都觉得自己太惨了。

苏幕遮沉默了一会,松开了苏盈颖,脚落在地面,走到了景嘉欣的床边。

她捧着景嘉欣的脸,眼睛认真又严肃,直勾勾的盯着景嘉欣。

一秒,两秒,三秒……

景嘉欣被她看着,倒是没什么感觉。

“你可以保证你的话没有一句是谎言吗?”苏幕遮在说话。

“我保证。”景嘉欣几乎是立刻回答,全然没有一丝心虚的样子。

苏幕遮却笑了。那是灿烂而柔软的笑容。明明她和景嘉欣都是蓝眼睛,可景嘉欣只会让人联想到暴风雪,尖锐的刀一类的,她却是温柔的能包容一切的海洋。

这双眼睛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太过成熟,有很重的违和感。

景嘉欣这么想着。

“很抱歉冒犯了你,我……我是一名契约者,能力是测谎。放心,这对你没有伤害,你说的都是实话让我很开心。”苏幕遮踮起脚来,伸手摸了摸景嘉欣的脑袋。

听到苏幕遮的话,景嘉欣起初是怀疑和后悔,之后又变为了呆愣。

在被摸头的一瞬间她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她讨厌被触摸

“不对……自己明明满口谎言……”她在内心去问48怎么回事,谁知道48跟死了似的一声不吭。

“是这样的吗……这并没什么。”景嘉欣低着脑袋,露出一个有些别扭的微笑来。

让她笑得吓人恐怖她倒是得心应手,笑得让人感到温暖舒适那对她而言可是个大难题。

“对了,你还没有吃晚餐吧?身体怎么样,如果没问题要不要来我家。当做我的赔礼吧。”苏盈颖看向景嘉欣开口。

死神找你吃饭,你吃不吃。

景嘉欣点了点头。说实话她还是蛮喜欢苏盈颖的,在这个离谱的异世界里,她算是自己遇到的唯一正常人。

虽然这个正常人武力根本不正常就是了。

苏幕遮抿了抿唇,暼了景嘉欣一眼。

莫名的,她觉得又一股寒意直直的窜上心头。就像是,就像是被什么盯上了一样,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4:47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