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一炉香)张铉李密全集免费阅读_瓦岗一炉香热门小说

小说推荐小说《瓦岗一炉香》是作者“高月”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张铉李密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房间里太黑,几个人都没注意到张铉,突然冒出一个又高又大的家伙,几名杨氏族人都吓了一跳“你是——”“我是清明大哥的兄弟,刚从洛阳来,大哥,对吧!”杨清明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连声道:“对!对!他是我的老兄弟,叫做张铉,刚从洛阳来,他可以替我”几名杨氏族人上下打量张铉,只见他高大魁梧,手臂强壮有力,腰间还佩一把重刀,一看便知是练武高人这样的高手愿意参与保卫杨家庄,当然……

小说:瓦岗一炉香

作者:高月

角色:张铉李密

热门新书《瓦岗一炉香》是由著名网文作者“高月”所著的小说推荐小说。文章简述:这些日子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但经过今天的一场恶战,他感觉胸腹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仿佛一股力量要破茧而出,却又被强行压制住,令他胸闷欲呕,忍不住一阵阵头晕。他心里明白,这一定自己练习张仲坚武艺不当而引发的反噬,他必须用药物来配合这种练习,但因为没有最关键的一味药,他一直不敢服用包里的那些药丸。程咬…

瓦岗一炉香

第58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血腥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商人们死伤惨重,被杀死者超过了七十人,受伤者近百人,而马贼也被杀死三十余人,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陵墓四周弥漫着刺鼻的血腥之气。

不过万幸的是,马贼没有能冲破缺口,牲畜也没有受惊混乱,陵墓四周哭声一片,为死去的同伴哭泣,为自己的命运悲恸。

张铉坐在一块大石上,脱去了皮甲,露出后背的伤口,程咬金正小心地帮他处理,他在受伤之下还能和敌军血战,他便知道自己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肉之伤,这让他微微放下心。

但另一种痛苦却在默默折磨着他,这是他强行练习张仲坚武艺带来的后果,尽管他没有配成药,但离开京城后,他便忍不住开始练习张仲坚的武艺,包括引气、练气和强度训练。

这些日子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但经过今天的一场恶战,他感觉胸腹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仿佛一股力量要破茧而出,却又被强行压制住,令他胸闷欲呕,忍不住一阵阵头晕。

他心里明白,这一定自己练习张仲坚武艺不当而引发的反噬,他必须用药物来配合这种练习,但因为没有最关键的一味药,他一直不敢服用包里的那些药丸。

程咬金却没有注意到张铉身体的微妙变化,他替张铉的伤口上了药,用膏药贴住,嘴里还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我说这些商人还真看不出,原以为他们都是肥羊,可真得拼杀起来,个个都不要命了,都是好汉子,老程不会再耻笑他们了。”

张铉再也克制不住,站起身勉强笑了笑道:“你也不错,虽然擅离职守,不过我不打算惩处你,你守住了北面入口,我再奖励你一成份子。”

程咬金出乎意料地没有狂喜,而是苦笑一声说:“先保住性命再说吧!”

张铉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向一个无人处走去,猛的弯下腰,剧烈呕吐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铉稍微好受了一点,脸色十分苍白,仿佛大病初愈,他稳住自己心神,慢慢向南入口处走去。

陵墓的南入口是这场血战中最惨烈之地,双方在这里死了近七十人,三十几名黑马贼也大都在这里被杀死。

此时,李神通正带着几名手下给伤员包扎伤口,他见张铉走来,连忙迎上来,见张铉脸色苍白,不由关切问道:“公子气色不太好,伤势严重吗?”

“一点皮肉伤,不妨事。”

张铉强忍住眼前的眩晕感,笑道:“只是稍微失血,休息一下就好了。”

李神通扶张铉坐下,诚恳地说道:“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公子没事,只有公子无碍,我们就有活下去得希望。”

“放心吧!我没事。”

李神通又回头向远处望去,他担忧地问道:“公子觉得黑马贼还会来袭击吗?”

张铉轻轻点头,“那是一定的,他们死了这么多人,若不将我们赶尽杀绝,他们怎肯咽下这口恶气,他们肯定还要来,只是他们会换一种方式。”

张铉望着暮色昏明的夜空,沉吟一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会用夜袭的手段。”

李神通一惊,“如果是用夜袭,那我们该如何应对?”

张铉却笑了起来,“其实我更希望他们用夜袭的手段,斗勇我们或许会差一点,但斗智,我们未必会输给对方。”

“公子已经有方案了吗?”

夜色中,张铉凝望着南入口旁一根高高的石柱,淡淡笑道:“利用夜色来对付偷袭的敌人,恰好是我的擅长。”

自从六年前梁师都成为金山宫三部首领以来,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竟然阵亡了三十四名部下,二十多人被杀伤,简直要将他气得发疯。

他曾无数次洗劫北上的商队,只要他们出现,哪支商队的商人不是乖乖跪在地上,任凭他们处置,比羊群还要温顺,今天这群商人竟然敢奋起反抗,还重创了他的手下,简直匪夷所思。

梁师都立刻意识到,这些商人中必然有特殊人物,他眯着眼望向夜幕下的玄沙石林,他想起了那个使刀的年轻人,心狠手辣,敏捷如猎豹一般,正是他率领大群商人击退了自己手下的进攻,而且至少有十几人死在他手上,此人究竟是谁?

“统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一名心腹低声问道。

“怎么办?”

梁师都咬牙切齿道:“若不杀光他们,怎能出我心中的恶气!”

尽管梁师都发誓要杀光所有的商人,不过他也承受不了这大的损失,死伤数十人,他已经很难向北镜先生交代,如果伤亡再加大,北镜先生绝不会放过自己,想到北镜先生惩罚部下的残酷手段,梁师都不寒而栗。

他负手走了几步,最好的办法是利用夜色的掩护偷袭这群商人,只要他的手下能杀进十几人,内应外合,他们就能冲破对方防御线,将这群商人悉数屠杀。

梁师都蹲在地上,用木棍在沙地上画了一幅地形图,他已发现南入口比较平坦,骑兵可以直接杀进去,关键还是要夺取南入口,他们就胜券在握了。

沉思良久,他一招手,叫来几名手下,低声吩咐他们几句,几名手下抱拳答应,立刻向石林中奔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梁师都首先要摸清对付的情况,他绝不能再轻敌,盲目冲锋。

半个时辰后,跑去探查情况的手下回来,向他汇报了陵墓内的情况,令梁师都颇为惊讶,南入口居然没有任何防御,怎么可能?

他立刻翻身上马,一挥手令道:“跟我来!”

他率领五十名骑兵向石林内缓缓而去,不多时,梁师都带来大群骑兵来到了距离南入口约七十步外的一片石林旁,他一摆手,所有人都勒住了战马。

梁师都凝神向南入口观察,在皎洁的月光下,一丈宽的入口处没有任何阻碍,陵墓内十分安静,看不见一名守卫,梁师都心中暗忖,莫非对方在和自己唱空城计?

他慢慢冷笑一声,他倒要试试,对方有什么手段能阻拦自己骑兵冲击,他回头对几名骑兵喝令道:“杀进去!”

几名骑兵一催战马,战马疾冲而出,在狭窄的石林中奔跑,速度先是不快,但距离入口越近,道路越宽敞,几名骑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俨如风驰电掣一般,马蹄声密如鼓点。

但就在为首骑兵刚冲进南入口的一瞬间,地面‘绷!’地弹起一根绊马索,战马一声惨嘶,向前失足摔倒,连同骑兵一起重重翻滚出去,后面两匹战马收势不及,也接连被绊倒,两边闪出几名黑影,狠狠用矛刺死了摔倒的骑兵。

梁师都看得清楚,他重重哼了一声,不过是几根绊马索而已,也能阻止自己的骑马吗?

他大喝一声,“杀进去,注意地上的绊马索!”

数十名骑兵一起出动,如一条长蛇般依次向前奔驰,对于训练有素的骑兵而言,绊马索并不可怕,只要能事先发现一般都能躲过,如果他们已经知道入口处有绊马索,他们怎么还可能上当。

前面几名骑兵越奔越快,瞬间冲到入口前,绊马索再次弹起,但战马却高高跃起,极为灵敏地避开了绊马索,一跃冲进了陵墓空地内,第二匹和第三匹战马也如法炮制,皆顺利地冲进了陵墓。

后面梁师都兴奋得拳掌相击,只要五十名骑兵都冲进去,今晚他们就将血洗这群商人,出心中这口恶气。

绊马索失败了,骑兵接二连三的冲进了陵墓空地内,局势骤然紧张起来,站在高台上的张铉冷冷地看着骑兵冲进来,他大喊一声,“动手!”

只见入口顶上,几条长索一起拉动,右面一根事先被掏空底部的石柱开始晃动起来,慢慢倾斜,下面的几名骑兵吓得魂飞魄散,掉头便逃,但后面的骑兵却堵住了退路,石柱轰然倒下,伴随着一片凄厉的惨叫声。

石柱重重砸下,断成数截,尘土飞扬,下面三名骑兵躲闪不及,被砸得稀烂,南入口处顿时一阵大乱,躲在暗处的商人在程咬金的带领下冲了出来。

“劈脑袋!”

程咬金大吼一声,大斧挥过,将一名骑兵的人头劈飞,其余三名冲进陵墓空地的骑兵也被团团包围,长矛乱戳,将三名骑兵悉数刺死。

两名墙头上,数十名隐藏的弓箭手全部现身,张弓射箭,密集的箭矢射向中间混乱成一团的马贼骑兵,顿时惨叫声一片,骑马纷纷中箭落马,梁师都急得大喊:“撤回来!后撤!”

马贼骑兵纷纷后撤,丢下十几名受伤或被射死的同伴,狼狈地退出了石林,柴绍带领二十几人冲了出去,乱刃齐下,将中箭未死的骑兵全部杀死,将他们身上皮甲剥下,兵器全部捡了回来。

一次漂亮的反偷袭,马贼再次损失二十人,而商队却未伤一人,令商人们士气大振,所有人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张铉身上。

但张铉却没有时间享受商人们的拥戴,他指挥商人用巨石将四处入口悉数堵死,又从商人和伙计中挑出五十名身体健壮者,让他们穿上缴获的皮甲,手执长矛排列成矛阵,由程咬金训练他们。

张铉很清楚局势的严峻,一旦偷袭不成,马贼很可能还会像白天一样强攻,他们必然会从四面八方翻进来,能战斗的商人已经不多,只有一百八十多人,如果形成一对一的局面,他们就危险了。

只有尽快训练成阵型,才有自保的一线希望,张铉又将其余所有人集中起来,他站在高台上对他们大声道:“马贼已经被我们杀死五十多人,他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自己胆怯,只要我们有勇气和他们拼死一战,我们就能活下去。”

“为了我们的妻儿父母,我们必须活下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8: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