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一炉香》张铉李密全本阅读_瓦岗一炉香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瓦岗一炉香》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张铉李密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高月”,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掌柜眼睛都直了,像见到鬼一样连连后退几步,竟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小人不知公子身份,公子饶命!饶命!”张铉想起武馆中人见到它的恐惧,现在这个掌柜也是如此他只是想做个恶作剧,并非真的要吓掌柜,便连忙将掌柜扶起,“这只龟壳不是我的,是我在杨氏武馆中捡到,掌柜不用害怕”“你....你不是玄武?”掌柜脸上惧意稍退,小心翼翼问道“我也是今天第一次听说什么玄……

小说:瓦岗一炉香

作者:高月

角色:张铉李密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高月”的新作《瓦岗一炉香》,这是一本小说推荐的书。内容详情为:钱景忠挠挠头,心中暗忖,‘这……这是怎么回事?’张铉却明白了,应该是那小丫头天花乱坠夸奖自己一番,而且把责任都揽到她的身上了。不过,萧皇后的宽容也着实令张铉感动,居然表彰自己尽忠职守。估计她说的尽忠职守是指自己始终保护小公主安全。至于体恤上意,应该不是指蟋蟀盒、蝈蝈笼之类,而是指自己满足了小公主渴望…

瓦岗一炉香

第30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张铉接旨!”

陈致用打开旨卷,不紧不慢诵读:“燕王府翊卫张铉,忠勇宽厚,尽忠职守,体恤上意。

本宫特此嘉奖,封太子千牛,加宣惠尉,赏金百两,钦此!”

不仅张铉,所有人都愣住了。

发生了什么事,张铉居然升官了。

进燕王府才几天,居然就得到了皇后娘娘的垂青。

钱景忠挠挠头,心中暗忖,‘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铉却明白了,应该是那小丫头天花乱坠夸奖自己一番,而且把责任都揽到她的身上了。

不过,萧皇后的宽容也着实令张铉感动,居然表彰自己尽忠职守。

估计她说的尽忠职守是指自己始终保护小公主安全。

至于体恤上意,应该不是指蟋蟀盒、蝈蝈笼之类,而是指自己满足了小公主渴望逛街的意愿,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微臣谢皇后娘娘圣恩!”

陈致用一摆手,三名小宦官各端一只朱漆木盘走上前,一只内放着十锭黄金,另一只盘内是一双崭新的半筒皮靴,最后第三只木盘内则是长约一尺的紫檀木盒。

“黄金是皇后娘娘赏赐,皮靴和紫檀木盒是广陵公主送给你,不过,我也不知木盒里有什么,皇后娘娘让你当场打开。”

小宦官将紫檀木盒递上前,张铉这才发现木盒前后都用封条粘住,封条上写着娟秀的小字,‘不准任何人妄启’。

张铉心中好笑,这小丫头真是孩子心眼。

假如大宦官半路上打开了,她又怎么知道,难道还要和自己对质不成?

张铉接过木盒,撕开了封条,陈致用伸长脖子,探头细看,这是他的职责,他一定要知道里面是什么?

张铉打开了盒子,一眼便看见了他的军刺,张铉拾起军刺笑道:“这是我的东西,公主拿去玩了。”

陈致用对军刺不感兴趣,他狐疑的目光盯着旁边一只更小的玉盒,“玉盒是什么?”

张铉心中也略略有点紧张,玉盒里会是什么呢?

他留了个心眼,将玉盒背面朝向陈致用,慢慢打开一条缝。

张铉一眼便看见了里面的物品,竟是一只碧绿欲滴的玉钗,上面还镶嵌着两颗璀璨夺目的金刚石。

张铉的心怦怦跳了起来,他发现玉钗旁边竟还有一张小纸条。

就在这时,有侍卫高喊一声,“燕王殿下驾到!”

众人目光被吸引到堂外。

就在这一瞬间,张铉左手中指轻轻一钩,便将纸条攥入手心,迅速塞进袖子里。

由于张铉的手背以及盒盖面朝对方,加上燕王杨倓到来,陈致用一时走神,竟然没有发现张铉细微的动作。

钱景忠迎了出去,但陈致用却没有跟出去。

这只紫檀木盒其实是他快出宫门时小公主追来交给他,估计皇后娘娘也不知情。

作为久居宫中的大宦官,他分得清轻重缓急,不能得罪小公主,又绝不能知情不报。

如果回去皇后娘娘问他盒子里是什么?

他该怎会回答。

在陈致用心中,这只木盒要比燕王到来重要得多,他只是本能地瞥了一眼堂外,心神立刻收回来。

目光又转回玉盒,脖子伸得更长了,活像一只好奇的大肥鹅。

“张侍卫,打开看看是什么?”

他怀疑玉盒一定有什么秘密,却没有注意到在刚才他分神的一瞬间,秘密已经消失了。

张铉将玉盒关上,连同木盒一起递过去,笑道:“我也不知是什么,公公自己看吧!”

“那就不好意思了。”

陈致用不客气地取出玉盒打开,一下子愣住了,玉盒中铺着红色丝绒,正中放着一只精美绝伦的碧玉宝石钗。

他一眼认出,正是小公主最喜欢的那支玉钗。

“张侍卫,公主送这支钗给你做什么?”

陈致用又翻了翻锦缎下面,没有别的东西,他疑惑地望着张铉。

张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小公主说过,要送件礼物给我,或许就是指这玉钗。”

古人以钗传情,只是公主尚小,还远没到传情的时候。

陈致用只觉一头雾水,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

堂堂的大隋公主居然把最心爱的玉钗送给一个普通侍卫,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而且张铉擅自带公主去逛街,皇后娘娘非但不惩处,反而给他加官厚赏,这也是陈致用无法理解。

他觉得这里面或许另有隐情,这件事他可不能造次了。

这时,钱景忠陪同燕王杨倓走进了大堂,杨倓刚从皇宫里回来,便听说陈致用来了,他知道陈致用是个难缠之人,担心自己手下受委屈,连忙赶来查看情况。

陈致用暂时顾不上玉钗之事,上前向杨倓施礼道:“一点小事,居然惊动了殿下,老奴很抱歉。”

刚才杨倓已经听钱景忠说过了,皇祖母下令封赏张铉,让他一颗心放下,看来皇姑偷跑去逛街之事皇祖母并没有怪罪张铉。

既然是好事,杨倓对陈致用的态度也和缓了,笑问道:“我祖父祖母的身体可好?”

“圣上和皇后娘娘身体都不错,昨天圣上还在御花园内骑马。”

“那我就放心了。”

杨倓看见了桌上的紫檀木盒,好奇地问道:“那是什么?”

“回禀殿下,那是小公主送给张侍卫的礼物,让我带过来。”

杨倓毕竟是少年,好奇心盛,他很小皇姑的礼物很感兴趣,便笑着问张铉道:“我的小皇姑送给你什么?”

张铉打开盒子,“一支是微臣的贴身兵器,被小公主拿去玩了。

另一件是只玉钗,估计是微臣昨天给她买了不少东西,她过意不去,便把玉钗当做礼物送我。”

杨倓看见了玉钗,他心中愈加惊讶了。

小皇姑居然把她的宝贝玉钗送给张铉,要知道去年这支玉钗被她不小心掉进九洲池,小皇姑又哭又闹。

皇祖父差点下旨排干九洲池的水,多亏一名侍卫潜入水中找到玉钗,否则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乱子。

就是这么一支她最心爱之物,她居然送给张铉,看来张铉很讨她喜欢啊!

张铉虽然不知这支玉钗的重要,不过他看得出陈致用和杨倓都很惊讶,也就隐隐猜到这支玉钗非同寻常。

“无功不受禄,这支玉钗我不敢收下,请陈公公带回宫还给小公主,并代我向她表示感谢。”

张铉的表态让陈致用比较满意,他也考虑把这支玉钗带回去请示皇后娘娘,不能由着小公主的性子乱来。

陈致用低声对杨倓道:“殿下,借一步说话!”

杨倓跟他走到一边,“什么事情?”

“殿下,这只木盒子不是皇后娘娘给我,是老奴出宫时,小公主追上来要我带给张侍卫,老奴也不知道里面有玉钗。”

杨倓吓了一跳,“这件事皇祖母不知道吗?”

陈致用迅速瞥了一眼张铉,摇了摇头。

杨倓是个极为稳重之人,皇家规矩严格,小皇姑年幼不懂事,可以胡乱作为,但他们却不能纵容,至少这件事要得到皇祖母同意才行。

杨倓也明白陈致用的意思,他点点头道:“你把玉钗带回去,如实禀报皇后娘娘,如果小皇姑闹起来,你就说是我吩咐的。”

陈致用大喜,他就是怕得罪小公主,遭到她的报复,所以才希望燕王担起这个责任,没想到燕王如此通情达理。

陈致用连忙深施一礼,“老奴遵旨!”

........

张铉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装有百两黄金的袋子随手扔进橱柜,却从袖子里摸出了杨吉儿写给他的纸条。

纸条约两指宽,叠成三折,张铉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此玉钗赏赐给本公主未来的驸马!’

张铉有点哭笑不得,他还以为是约好下次逛街时间,比如碰头地点之类的。

没想到竟然是要招自己为驸马。

这个古怪精灵的小丫头,他可以想象小丫头挥笔写这张纸条时的得意洋洋。

八岁的小丫头正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时候。

估计她已知道驸马是怎么回事,却又不明白驸马的真实含义,就这么大大咧咧封赏给自己了。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外面有人大喊,“快开门!”

张铉吓了一跳,慌忙把纸条藏起,刚打开门,门轰然被推开,十几名侍卫冲了进来。

“恭喜贤弟升官!”

众人围着他七嘴八舌大喊:“升官要请客,不请客怎么行!”

张铉挠挠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升官了。

他对隋朝的官职没有概念,连忙问道:“哪位大哥知道,我这个太子千牛,还有什么宣惠尉是什么官?”

柴绍呵呵笑道:“你的亲王翊卫原来是正八品,太子千牛则升了两阶,为正七品职官。

宣惠尉是八尉中的第三级,也是正七品,是散官。”

张铉知道柴绍也是太子千牛,但他是李渊女婿,又有家世背景,熬了三年才当上。

而自己进府才几天就升为太子千牛,确实是神速了,难怪他们要自己请客。

张铉笑道:“请客没问题,我今晚请大家去洛阳最好的酒楼喝酒!”

众人大喜,又恭维张铉一番,这才散去。

黄昏时分,张铉和十几名侍卫来到了位于西市大门外的天寺阁酒楼。

这是洛阳最大最有名的酒楼,是独孤家族的产业。

关陇贵族虽然在政治上备受打击,在朝廷军政事务决策中失去了话语权,但他们依然拥有大隋最雄厚的财力,几乎垄断长安和洛阳最赚钱的行当。

洛阳十大酒楼中,有七座有关陇贵族的背景,一叶知秋,由此可见关陇贵族的巨大财力。

天寺阁酒楼生意极为兴隆,每天高朋满座,没有预定几乎没有位子。

张铉是第一次请客,也是第一次来天寺阁喝酒,他不懂其中的规矩,所以当酒保问他订的那间雅室时,他顿时有点傻眼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8:47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