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白王烜朱由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最新章节列表

白王烜朱由检是小说推荐《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银子?”下午时分朱由检与孙传庭匆匆从城外赶回,当步入到白王烜家的院子里,看着那在在院子里堆放着一口口箱子,是忍不住惊呼着“这有什么,区区五十余万两而已”白王烜淡然的说今天上午,他把京城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当铺给跑了个遍,将那生产出来的第一批镜子,还有玻璃制品给尽数的“低价”发卖给了那些当铺老板而收益嘛?则就是面前,摆满了整个院子的五十余……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

作者:天策大酱君

角色:白王烜朱由检

小说推荐小说《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天策大酱君”。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随之,站起身来。一旁的人是流民出身,并不晓得白王烜的真实身份,此时,还以为是官兵听说了这边有人造反,要来剿灭呢。此时,正焦急的说。“恩公,来的人可不少,看样子有五六百人呢,还都是骑兵,不好惹啊!”“五六百骑兵?”白王烜的眉头顿时锁起…

我把崇祯当哥们,他竟想当我爹!

第一章 御马监兵到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白王烜与朱纯臣还有崇祯皇帝三人,正其乐融融的坐在着喝着仆人们送来的果汁时。

一旁,便只见有人额头冒汗,匆匆的前来禀报。

“恩公,不好了,不好了,有大队官兵,朝咱们这扑过来了。”

“什么?”

白王烜猛然间一惊。

随之,站起身来。

一旁的人是流民出身,并不晓得白王烜的真实身份,此时,还以为是官兵听说了这边有人造反,要来剿灭呢。

此时,正焦急的说。

“恩公,来的人可不少,看样子有五六百人呢,还都是骑兵,不好惹啊!”

“五六百骑兵?”

白王烜的眉头顿时锁起。

一旁,朱由检脸色也是一变。

出去这么多兵马。

他这个皇帝,应该有所耳闻啊?

毕竟,他是大明天子,而在明朝,无朝廷诏令擅自调兵,那可是重罪,等同于谋反的啊!

想到这,崇祯皇帝的目光,死死的瞪在了一旁的朱纯臣身上。

心道,是不是你个奸臣擅自动的兵马?

朱纯臣在一旁连忙摇头。

他哪看不出来朱由检的意思啊?

“这些兵马,打的是什么旗号,你可看清楚了?”

朱纯臣面容肃穆,捋着一把大胡子问道。

“小的不识字,倒不曾认识。”

后者摇了摇头。

“怪哉,这京城里面的兵马都是有数的,谁能调出来五六百骑兵过来啊?”

“这么说,老朱你也不清楚?”

白王烜眉头一挑问道。

“罢了,咱们过去看看!”

朱纯臣挺了挺大肚子说。

“有本国公在这,谅他们也不敢放肆!”

“那就劳烦成国公了!”

白王烜拱手一笑,内心里却是担心。

莫非,真的有人把自已点炮了。

把自已举报了?

想想,不应该啊!

白王烜不是傻子,他对于自已身边的人,看管还是比较严格的,不应该会有人举报,而且,后者傻了举报他?

思前想后,白王烜大抵判断出来,这些人过来,八成并不是来剿灭自已这伙正处于萌芽阶段的造反势力的。

而是为了自已手下的生意!

西村外。

由于附近都已经是白王烜的地盘了。

所以,在自已的地盘周围,白王烜已经命人钉上了一根根的水泥桩子,上面钉着铁丝网,将整个工厂厂区,还有西村书院,等大部分地方,都给围在其中。

只留下了几个出入口。

昨天苏维山一行人的到访,让他加强了附近的警戒。

这不是,远远的,那五六百人马还没靠近,就有人过来通报他了!

“恩公,您来了。”

西村南门处。

几个身穿着黑色汉服,手上提溜着一杆长枪的汉子,见到白王烜起来,面容肃穆的问道。

“你们几个不要惊慌。”

白王烜挥手示意。

随之,手一伸,一旁自有手下递来一个单筒望远镜。

“奇怪了,这是哪来的兵马啊?”

白王烜端着望远镜,诧异的看去。

“让我看看。”

朱纯臣伸手,要过望远镜。

定眼一瞧,他懵逼了。

朝朱由检望去。

“成国公,这是哪支军兵啊?”

“呃……”

朱纯臣犹豫片刻。

“老黄,这是御马监的兵马。”

“什么?”

朱由检脸色当即一变。

随之,接过望远镜一看。

赫然只见到,远处那数百米外,正在快速奔来的骑兵,可不正是御马监的精兵?

其中打头那个,朱由检更是熟悉了。

此人名叫张进忠,是御马监的一个军官,平时朱由检没少见这货。

“这这……”

朱由检脸色有些阴沉啊。

他记得,自已压根就没有调过御马监的兵马啊?

“御马监的兵马?”

一旁,听着朱纯臣与朱由检的对话,白王烜也是惊了。

“不对啊?那不皇帝禁军吗?”

“他怎么跑这来了?”

“老朱,当下的御马监提督太监是谁啊?”

“提督太监是田存直啊。”

朱纯臣解释。

“此人是不是很贪财?”

白王烜问道。

“不对啊。”

一旁,朱纯臣摇了摇头,崇祯更是摇头,田存直是个武太监,虽是太监,但是嘛,武力值很高,长的五大三粗的,打崇祯初年起,就在御马监里摸滚打爬,眼下,早特喵的让朱由检派到前线监军去了。

压根不在内廷呆着。

他怎么能够调动这御马监的兵马啊?

“他不在京城里。”

“哦?”

白王烜的眉头锁起。

“那是?”

这时候,远处的骑兵已经快速的掠进而来了。

王之心拿了五十万两银子的贿赂,而且,听说每年还有他的股份在,他可谓是干劲十足啊,当即便差人先给田存直府上送了一万两银子,又拿了五千两银子,送到了御马监,给这五百士兵每人放了十两银子的赏钱。

又单独的给张进忠了一千两银子。

而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每个士兵都拿了十两银子啊,顶的上他们小半年的工资喽!

自然的,也可谓是干劲十足,一路风风火火的,便冲杀了过来。

可是,远远的,看着那远处,这大门口站着的两道人影。

张进忠只感觉有些熟悉。

尤其是那个头发有些苍白,身材又高又瘦的人。

让他感觉,好像是经常见到似的。

这时候。

他已经打马上前了。

随之,当看清那面前,站着的人到底是谁的那一刹那。

张进忠脸色是骤然间一变。

“吁。”

战马四蹄高高扬起,张进忠勒紧缰绳。

而他身后,那几百个士兵可都是宫里的禁军啊,隔三差五就能在当值的时候见到皇上,此时,哪里没认出来?

一个个的,是连忙的翻身下马。

但见到张进忠扑通一声,要跪倒在地。

“张进忠,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空气里响起了朱纯臣的怒喝声。

随之,但见到朱纯臣冷哼一声。

“尔等,这是想干什么?”

“赶紧的,赶紧的走人,否则的话,本公定要上陛下那,参你们一本!”

“到时候,先打一百杀威棒!”

“呃……”

正准备下跪的张进忠还有身旁的他身后的众多骑兵们懵逼了。

还用到陛下那打小报告吗?

陛下不就在这站着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pm4:27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pm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