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陆九城夏笙歌)全文免费阅读_陆九城夏笙歌全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九城夏笙歌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黎大小姐”,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瞧一瞧看一看了啊,起名算命,测算姻缘!”平城,人来人往的天桥底下,姜黎漫不经心地招客她盘腿坐在地上铺好的一层桌布上,精致漂亮的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姜黎身旁立着一个牌子,上面赫然写着“摆摊算命”四个大字偶尔有人路过,会因着她不凡的面貌驻足片刻,等看到牌子上的字时,便立马嗤之以鼻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能会算命?别开玩笑了姜黎淡淡地瞥了过去,又继续吆喝道,“十元一卦,童叟……

小说: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作者:黎大小姐

角色:陆九城夏笙歌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黎大小姐”的新作《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这是一本奇幻玄幻的书。内容详情为:”……用完晚饭后,姜黎就带着还不着急回家的傅胤川去了自己五楼的卧室。窝在沙发上的姜晚刚好看到宋谨言发的“以后要更努力”的朋友圈,她吃着草莓不停往楼上看。不知道宋谨言在永望山发生了什么,她打算去问问姜黎。已经接近十点,傅家那位怎么还没下来…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第四十八章 妹妹傅萱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担心小九是舟车劳顿忘记傅家事,他提醒,“小九,今天是你二婶的生日。”

傅胤川当然知道,他还知道,此时傅家不少人就等着自己回去。

可他偏不想!

男人双手放到身后,他低头弯弯腰身,询问姜黎的意见。

“我方便留下来吃晚饭吗?”

姜黎扬起如脂如玉的小脸,柔光若腻,染着淡淡笑意,“当然可以。”

……

用完晚饭后,姜黎就带着还不着急回家的傅胤川去了自己五楼的卧室。

窝在沙发上的姜晚刚好看到宋谨言发的“以后要更努力”的朋友圈,她吃着草莓不停往楼上看。

不知道宋谨言在永望山发生了什么,她打算去问问姜黎。

已经接近十点,傅家那位怎么还没下来。

就算有婚约在身,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知羞耻。

在姜晚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从书房出来的姜白立马找人去楼上喊人。

他刚挂断傅老先生的电话,来接小九的车已经停在门外。

姜黎和傅胤川在楼上可没有闲着,她写了许多符纸让他带回去以防万一。

阵法仍在,但傅应阁若是看到男人有所好转,保不齐还有后招。

傅家人已经等在姜家门口。

黑色的车子,旁边立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傅胤川和姜黎走在前面,晚餐吃的有点咸,她嗓子有点不舒服。

男人正关心询问,眉宇间尽是关心。

车上有了动静,走下来的是穿着蓝色职业装的大波浪卷的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风姿绰约。

傅萱,傅应阁收养的女儿,颇受重视。

她好像没有看到姜家人,径直走到傅胤川身侧,声线轻柔。

“九哥,爷爷让我来接你。”

傅胤川朝她点点头,注意力随即回到姜黎身上,低沉着嗓音叮嘱,“记得多喝点温开水。”

姜黎漫不经心地点头,推了下男人的手臂,“路上注意安全。”

身后都是姜黎的家里人,傅胤川转身礼貌道别。

“九哥,回去吧,家里人都等着呢。”

傅萱面上还是温柔的表情,但看姜黎的眼神却糅杂着冷厉,敌意不言而喻。

她喜欢傅胤川,喜欢了许多年。

原本距离自己学业结束还有一年时间,可在得知傅胤川竟然接受了跟姜家的婚约,如何还待得住。

其实傅萱心中清楚,她跟傅胤川没有可能的。

但姜家一个从乡下道观接过来的臭丫头又凭什么!

关于姜黎的许多资料,在过来的路上,傅萱从头看到尾,愈发不屑。

然而傅胤川对姜黎的态度却让她不得不警铃大作。

打量的目光再一次落下,不凑巧的是,姜黎刚好看过来,与傅萱四目相对。

秦曼爱八卦,对于帝京各家的事情或多或少都是清楚。

再结合女人的第六感,发现不对劲便上前拉住姜黎的手腕将她护在身后。

是,姜家落没远不及从前,更没法跟鼎盛的傅家相比。

可两家的交情总是在的,不知道傅二是怎么教孩子的,面前的傅萱多少有些目中无人。

谁还没有点脾气啊!

“小九啊。”秦曼学着姜白称呼傅胤川,“你前阵子给黎黎弄得菜园子,蔬菜种子都是从哪找的呀?我们家院子挺大的,还可以再种点。”

她话音刚落,姜黎疑惑地看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菜园子里的种子都是王管家去仓库找的。

没等姜黎开口,站在旁边的姜晚无奈开口要解释,“妈,那些种子不是……”

“欸,黎黎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我听说城北刚开了一家新的商场。小九,你之后若是有时间可以带黎黎去逛逛,看看要准备些什么。”

秦女士就是故意的,这是在他们姜家门口,可不能让别人耀武扬威。

特别是傅萱还心怀不轨。

听的云里雾里的姜白拉下脸,那会不是说好的,由他带着姜黎去置办要用的东西,怎么就……

“不是,我……”

他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展现自己慈父的机会。

“我和她爸爸最近比较忙,有些事情还需要你这个未婚夫多上心。”秦曼打断丈夫的话。

她朝傅胤川笑着,“可以吗?”

傅胤川不假思索便答应。

上车之前,他还跟姜黎说,如果什么时候想去了就给自己发消息。

姜黎没觉得需要准备什么,但她猜到了秦女士意欲何为,配合一下吧。

“好,你等我消息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余光去观察傅萱。

人家面上染着寒霜,努力保持着笑容也是够辛苦的。

目送傅家的车子离开,再也憋不住的姜白愤愤不平。

“老婆,之前我们讨论过的,不是说好我陪着黎黎去买开学要用的东西吗?”

姜白可是早早地跟秘书交待过,那几天都空出来不安排行程。

秦曼递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在姜黎转身往里走的时候赶紧跟上去。

关于傅萱,她要交待几句。

“黎黎,来接九少的是傅萱。”

这会已经不需要再演戏,秦女士恢复对傅胤川的称呼,毕竟还是论亲疏远近的。

“她是傅家老二的养女,也算是跟九少青梅竹马长大。当然,九少肯定是把她当妹妹的,但她却想入非非。我之前听说过,在他们高中的时候,隔壁班花找九少告别没成功。谁承想,没过几天,那女孩子就转学离开了帝京。”

姜黎不傻,即便是傅胤川跟傅萱方才没有多余的互动也瞧出猫腻。

实在是傅萱眼底的情绪过于明显。

又或者人家就是故意为之,表现给自己这个准未婚妻看。

啧,傅胤川挺招人的。

清楚拦不住秦女士聊八卦的,姜黎说出自己的猜想,“是傅萱用了点手段逼着人家离开的。”

“何止啊。”

秦曼抚着胸口慢慢说下去,“我了解的是那个女孩子后来得了抑郁症闹自杀,她父母在日记本里发现闺女被欺凌要找傅萱算账。后来,傅家出面,也就不了了之。”

所谓的不了了之,无非是以权压人,用钱封口。

默默听进去的姜白终于明白过来方才媳妇为何那么做,合着她帮闺女“宣誓主权”呢。

不过他也有所耳闻,傅应阁十分宠爱这个养女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5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