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九城夏笙歌(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完结版阅读_(陆九城夏笙歌)热门小说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是网络作者“黎大小姐”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陆九城夏笙歌,详情概述:“你找我有事吗?”姜黎晚上的时候一般不看手机,除非是傅胤川那边找避开父亲,宋谨言走到旁边压低声音将昨晚的事情解释过后,犹豫着开口,“如果你不方便,我不会强求的”如虚无大师所言,贪鬼附身不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想到有鬼在自己身上,真的很膈应人姜黎微微仰头,白皙清秀的脸上有淡淡的笑意,“贪鬼?我倒是不曾听说过”鬼生众多,她倒是有点好奇帝京距离永望山有点远,姜黎……

小说: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作者:黎大小姐

角色:陆九城夏笙歌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黎大小姐”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对此,贺东只评价一句,“朽木不可雕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他随手甩出一张符纸,就见林淮和宋谨言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靠近,最后背靠着背被困住,手脚并用也无法挣脱符纸的力量。林淮扯着嗓门使劲喊着“姜大师”,跟虚无道长比起来,显然她才更值得信任。铃铛垂眸看着已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催促贺东,“快点动手吧…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第三十九章老树根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林淮没理他的话,机械地转身对上刚爬起来的宋谨言的视线,无声交流,并且很快达成一致。

比起两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他们宁愿相信舅老爷。

不知道舅老爷是何时变成这样的,但他从未有过害人的举动。

眼下最要紧的是逃离!

这种时候最需要的便是虚无道长和姜黎,两人不约而同地喊起来,同时再次行动,拼进全力也要先救下舅老爷。

对此,贺东只评价一句,“朽木不可雕也。”

不想再浪费时间,他随手甩出一张符纸,就见林淮和宋谨言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靠近,最后背靠着背被困住,手脚并用也无法挣脱符纸的力量。

林淮扯着嗓门使劲喊着“姜大师”,跟虚无道长比起来,显然她才更值得信任。

铃铛垂眸看着已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催促贺东,“快点动手吧。”

从腰后摸出来特质的匕首,贺东蹲下身,一手丈量,“老树根不属于你。”

“那属于你吗?”

是姜黎,她字正腔圆,语调轻缓,却透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而她更是一扬手,原本困住林淮和宋谨言的符纸就在空气中燃烧很快化为灰烬。

“姜黎啊,你终于来了!”

原谅林淮哭起来,这一刻的情绪释放是最真实的。

不过他泪眼模糊还是爬到舅老爷身边,举起的手没敢落下,但也没有离开。

铃铛有片刻的诧异,随即反应过来旋身甩出自己的鞭子。

刚准备有所动作的姜黎低头看见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头顶笼罩下一片阴影。

她再抬头时,眼底映入的,是傅胤川单手缠住鞭子将她护住。

哪里用得着他动手呀。

不过这一刻,姜黎感觉到当年臭老头还在世时的感情感。

在铃铛打算用巧劲收回鞭子的时,姜黎扔出符纸。

跟贺东的比起来,她的自然更厉害。

铃铛身手敏捷,发现不对劲时她暂时放弃了自己的鞭子,往旁边躲,没想到符纸仿佛活了般竟然跟过来。

“贺东!”她扭头看向旁边的贺东。

贺东面露无奈,暗暗叹气。

他早就打算动手,但很快便发现无法动弹,全身麻痒难耐,是禁身符。

忽然想起之前在乡下和潘潘见识过的符,贺东落在姜黎身上的眼神变了又变。

在团队里,他可是仅次于队长的用符高手。

但在这位姜黎面前,逊色不少。

至少以他现如今的道行就写不出如此威力的禁身符纸。

傅胤川将铃铛的鞭子扔到旁边,走过去扶起受伤颇重的宋谨言,“还能坚持吗?”

搭上偶像的手臂,借力站起来,宋谨言勉强地挤出抹笑容。

“姜黎她……”

红衣女人战斗系数挺高的,而姜黎娇娇小小的,万一不是对手再受伤……

事实就是宋谨言的担心完全多余。

姜黎本身虽然没有战斗力,但几张符纸就能好好“照顾”铃铛。

被掀翻在地,身上沾了尘土,铃铛反复几个深呼吸。

“林子里的铃铛是出自你手?”姜黎蹲下身与铃铛平视。

眼睛里蕴含着浓浓的愤怒,铃铛没想到外面看起来毫无伤害力的小姑娘竟然如此厉害。

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多言。

“应该不是你,”姜黎点了下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你这不够用。”

“你……”铃铛恨恨地咬牙。

手搭在膝盖上,姜黎慢慢起身,走回傅胤川身边,虚空指向旁边,明亮的眸中闪过凶狠。

“还没看够戏吗?”

两三秒过去,虚无道长走出来,礼貌颔首打招呼。

林淮顿时不乐意了,匪夷所思地看向虚无道长,冒出个大胆的想法。

“你不会是一直都在吧?”

此时无声胜有声,沉默便是承认。

胡乱用袖子擦了下眼泪,林淮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修养,破口就是骂。

姜黎对他们之间的恩怨不感兴趣,走过去简单地查看过舅老爷的情况,边给它身上贴符边念叨着,“我其实早该想到的,老树根应该是在您身上。”

嗓子沙哑,一开口便磨的生疼。

“谢谢你。”

“你也是为了老树根?”贺东还在尝试突破姜黎的符纸。

村中小学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有村民经过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取之有道!”

姜黎丢下这四个字便扯着傅胤川的袖子离开。

在她踏出那扇门时,院子里被困住的铃铛和贺东同时获得自由。

这会舅老爷已经恢复正常,林淮一手宋谨言一手老人家,尽快跟上姜黎的脚步。

贺东活动着手腕,侧头对上虚无的目光。

分开走比较好,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暴露。

虚无右手一甩放到身后,他无奈地摇摇头,“她已经知道了。走吧,或许还能谈谈。”

捡起自己鞭子的铃铛就要往前冲,她已经许久不曾如此憋屈过。

那个叫姜黎的,真是可恶。

“铃铛,你不是她的对手。甚至在拳脚功夫上,你都不是她身边男人的对手。”

从不轻易别人比自己强,铃铛不甘地回头去看队长。

虚无抬脚往外走,郑重地点点头,“是真的,那男人绝不是凡夫俗子。”

……

回到舅老爷家稍作休息,林淮搬了小马扎坐到院子里,他发自内心感激姜黎能及时出现。

不过他也有疑惑,“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出事的?”

姜黎扭头看了眼林淮,仿佛变戏法般从他后背上拿下来张符纸,她早有准备。

“你嗓门很大。”

本来她还打算和傅胤川在铃铛阵法中多待会的,想来背后之人有所图但不会真的害人性命。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林淮和宋谨言哪怕是见到舅老爷的真面目还是选择保护。

“所以虚无就是故意的,他别是个坑蒙拐骗的道长。”

宋谨言换了身衣服出来,他坐下时不小心扯到身上的伤口,疼地倒吸口气。

“或许虚无跟那两人有关系。”

“什么!合着那两人还是虚无引过来的?”林淮气愤地撸起袖子。

等他们三人出现在院子时,若不是宋谨言费力拽住林淮,他可能要上去跟虚无“拼命”。

还是傅胤川侧目给林淮一个眼神他才安静下来。

眼不见心不烦,他索性拉着宋谨言去屋子里先照顾舅老爷。

傅胤川来时虚无已经坐在姜黎对面,贺东懒洋洋地抱臂,而红衣女人在看到他时陡然攥紧拳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3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