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陆九城夏笙歌)全文免费阅读_陆九城夏笙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陆九城夏笙歌是《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黎大小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沉默过后,孟星宇声音里夹杂着哀切“后来我就梦到战火连天,禾商将军带着我要逃走,但造反的是他的父亲,我恨他,在路上将他重伤最后,车马摔下悬崖,我临死之前告诉他,永不复见”她双手捂住脸,夹着手臂,道出禾商将军最后的下场“他无法接受我的离世,自刎于我们初见的湖边”每每梦到这里,孟星宇都会惊醒,久久无法平复,枕头被泪水打湿看不真切梦中那位将军的脸,可她就是知道,那个人就……

小说: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作者:黎大小姐

角色:陆九城夏笙歌

你喜欢看奇幻玄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黎大小姐”的一本新书《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故事精彩截取如下:“那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任由那玩意附身在身上,令人毛骨悚然。难得脑子转的快次,林淮当即拉起来宋谨言,当着道长的面,他出主意,“要不然这样,我们两个互相试探,一旦发现那东西的踪迹,还请您及时出手。”虚无道长打量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闭上眼睛沉重地叹口气。“贪鬼善伪,一旦附身,没那么容易揪出来…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第三十章找到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这东西在世间游荡多年,阴险狡诈,最喜混迹在人群中兴风作浪。他最喜附身,更是学会了这现世的生存之法,善于伪装。前几天我已将贪鬼重伤,这会他不知附在你们谁身上。”

一听这话,林淮差点背过去气。

“那你就没有别的办法?”

任由那玩意附身在身上,令人毛骨悚然。

难得脑子转的快次,林淮当即拉起来宋谨言,当着道长的面,他出主意,“要不然这样,我们两个互相试探,一旦发现那东西的踪迹,还请您及时出手。”

虚无道长打量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闭上眼睛沉重地叹口气。

“贪鬼善伪,一旦附身,没那么容易揪出来。”

太阳穴突突地疼,林淮浑身不舒服,抓耳挠腮,“你既然说那玩意善于伪装,又是如何确定它就在我们两个身上呢?”

“方才在野外你们可闻到什么味道?”

林淮和宋谨言对视过后,脸色微僵,一切尽在不言中。

将道袍往前甩了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面露歉意,“接下来我怕是要叨扰二位了,如果可以,在揪出贪鬼之前,我与你们形影不离。”

宋谨言翻来覆去,再三思量后将手机开机。

无视宋家发来的消息和电话,他犹豫着点开跟姜黎的微信聊天页面。

揉着睡眼的林淮打了个哈欠,凑脑袋过来瞪大眼睛,“你想联系那凶人……啊,不,姜黎?”

“不知她会不会愿意?”宋谨言拿不准。

披着衣服坐起来,林淮上次就没问出来,宋谨言为何称呼姜家丫头为大师。

现如今他们摊上这种事情,若是多来几个大师,不见得是坏事。

“你先跟我说说,姜黎到底有什么本事?”

横竖睡不着,宋谨言也坐起来,将之前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悉数告诉了好兄弟。

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林淮差点背过气去。

如果宋谨言所言非虚,姜黎那何止是厉害啊。

于是他直接拿过宋谨言的手机,一个视频打过去,没人接。

斟酌语句,连发数条消息。

他甚至双手合十开始祈祷,姜黎,不,姜大师可以赶过来。

做完这些后,林淮有意挪着屁股拉开跟好友的距离,故作一本正经地分析起来,“阿言,你之前有如此遭遇,我觉得那玩意更可能会在你身上。”

“嘭”,他被宋谨言踹到地上,手脚朝天!

盘腿打坐的虚无慢慢睁开眼睛,他对宋谨言口中的姜黎有点感兴趣。

……

东方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洋洋洒洒。

几乎彻夜未眠,本就神经脆弱的林淮听到外面的引擎声一个激灵就站在土坑上。

什么情况!

他侧耳仔细听,好像有老妈的声音。

若是换做以往的林淮这会肯定冲出去抱着妈妈去安慰,顺便耍泼打诨将这次“离家出走”给遮掩过去。

但现在自己是不干净的,十分担心给老妈带去霉运。

虚无长吐出口气,看出林淮的纠结,好意告知,“放心,贪鬼现如今重伤只能附身,它翻不出多大的浪花。”

舅老爷已经把门打开,见到怒气冲冲的外甥女,不由皱眉,“大清早的,这是怎么了?”

林夫人认出院子里挂着的是儿子的衣服,悬在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能落下。

“舅,小淮不懂事,您也由着他胡闹。您知不知道,全家上下找他都快找疯了,您倒是传个消息回去啊!”

“唉,不对啊,小子跟我说你知道他过来的。”

瞧见后面跟着的男人,舅老爷猜到,“莫非这是谨言小子的家人?”

宋钦国一张国字脸格外严肃,但还是礼貌地朝老人家颔首。

进了院子,林夫人气得撸起袖子,立马朝着屋子里面嚷嚷,“臭小子,你还抓紧给我滚出来!”

林淮连鞋子都顾不上穿,跑出来给老妈一个熊抱,趁机哀嚎两声,然后悄悄言道:“妈,我可以解释的。阿言心情不好,我带他出来散散心。你怎么把宋叔叔也带过来,阿言可不想见他。”

宋家发生的事已在帝京传开,林夫人收着力气锤了儿子几下,把他松开后没有再多言。

刚好,宋谨言走出来。

宋钦国大步流星走过去扬手便是一巴掌,又气又怒,“混账东西,你竟敢不打一声招呼就跑到这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父亲的!”

任谁都没想到宋钦国会动手。

林淮立马不愿意,刚打算冲过去就被老妈拦住。

左右是宋家的家事,儿子跟谨言的关系再好,也不能阻拦父子谈事情。

就连虚无道长都走出来,给足他们空间。

舅老爷用烟杆敲了几下鞋面,见林淮不放心地守在屋檐下,朝他招招手,“虎毒不食子,你也不用太操心。”

屋内,宋谨言用舌尖抵了抵腮帮子。

“爸,你有话就直说吧。”

那一巴掌关心或许会有,但父子两人心知肚明,更多是的是愤怒。

“谁允许你把你母亲留下来的股权卖出去的?”

得知这件事时已经来不及,宋钦国找过去,对方只派出个所谓的高层谈判。

股权再买回去可以,但需要宋谨言亲自去谈。

扭头看向窗外,宋谨言攥紧拳头,语气不屑,“你也说了,那是我妈给我的,我是留是卖,全凭我心情。”

宋钦国气得额角冒起青筋,他环顾屋子想要找趁手的东西,打死不孝子。

“好啊,你真的是长本事了!”

说着,他就又要动手。

可这次宋谨言没有傻站着任由父亲动手,灵巧地避开,眼底有狠厉,抓住父亲的手腕。

父子两人身形相近,赶过来舟车劳顿,宋钦国到底比不上年轻人,体力不济。

被儿子甩了下,他后退几步才勉强站住。

宋钦国震怒,“反了你!”

“爸,你若想还想后继有人,就不要干涉我的决定。股份我已经卖出,如果你今天找过来只是为了此事,我们父子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宋谨言就往外走。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低头看,是姜黎的电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2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