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陆九城夏笙歌完结版阅读_(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热门小说

完整版奇幻玄幻《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陆九城夏笙歌,是网络作者“黎大小姐”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哎呦”姜白觉得手腕一痛,没拿住的酒杯就掉到沙发上姜晚不过扭头的功夫就见自己心爱的礼服被泼红酒,急的跺脚,“爸爸,这是我最喜欢的礼服了”“晚晚,爸也不是故意的张妈,张妈,过来收拾一下”秦曼赶紧拍着着闺女的后背安抚,柔声哄劝几句,并答应等她回来再去应店挑几件更好看的九点整,姜黎打算出门探店王管家正在帮姜晚往车上搬东西,她看着兴高采烈的某人,停下脚步好意提醒……

小说: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作者:黎大小姐

角色:陆九城夏笙歌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黎大小姐”的新书《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意识到该正式打个招呼,姜黎平静地开口道,“我叫姜黎,若想起名算命,测算姻缘的,可以找我。十元一卦,谢绝还价。”姜白秦曼姜晚:“……”还是秦曼开口打破了尴尬,“黎黎,以后阿姨带你参加宴会,尽量不要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姜黎拒绝了:“聆听神的声音并将之传达出去,是我莫大的荣幸…

玄学大佬她又去天桥摆地摊了

第3章:身携紫气的命定之人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明明只从小养在道观,姜黎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丝市井气,举手投足之间更浸染着超脱的优雅。

难道说,这便是基因吗?

姜家的女儿,即是在外养了十八年,也带着天生的贵气。

感受着一家人胶着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姜黎放下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没料想她只是正常吃个饭,就能让娘家人想这么多。

意识到该正式打个招呼,姜黎平静地开口道,“我叫姜黎,若想起名算命,测算姻缘的,可以找我。

十元一卦,谢绝还价。”

姜白秦曼姜晚:“……”

还是秦曼开口打破了尴尬,“黎黎,以后阿姨带你参加宴会,尽量不要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

姜黎拒绝了:“聆听神的声音并将之传达出去,是我莫大的荣幸。”

“那些骗人的东西有啥好的?”秦曼颇为不解。

姜黎淡然道:“至少能让我活下来。”

话音落下,其余三种皆变了脸色。

姜晚咬了咬唇道:“姐姐这样说,是在责怪爸爸妈妈嘛?”

姜黎挑眉:“想得太多,容易招来祸患。”

“咳……黎黎喜欢算命就让她算,晚晚,不许跟你姐姐这样说话。”姜白正色道。

姜家确实亏欠黎黎很多,就算黎黎责怪了,他们也没脸说什么话出来。

听到一向宠爱自己的爸爸这样同她说话,姜晚的眼神委屈又阴狠。

她眼眶微红,好似受了极大的侮辱。

她吸了吸鼻子:“姐姐你不喜欢我,我知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姜黎冷然:“话已至此,信不信是你的事。”

想到姜晚与她有一些血缘关系,便再次确认了一下她的面向,“你额头略窄,下颌细尖,若不正心,富贵必止于年少而祸患横生。”

姜晚没听懂这一大串玄学的说法,但是她听懂了姜黎说她“富贵止于年少而祸患横生”。

当即便扑簌簌地掉起泪珠子来,“姐姐,你可以不喜欢我,却不能诅咒我,诅咒姜家……

爸爸妈妈,晚晚委屈……

晚晚从小到大的花用都是家里给的。

要是真像姐姐说的那样,富贵止于年少,岂不是在诅咒我们姜家破产嘛!”

听姜晚这样一说,姜白和秦曼便有些不高兴起来,“黎黎,晚晚是你的妹妹,别用你这些鬼神之说吓唬她。”

什么富贵止于年少而祸患横生,哪有那么邪乎?

姜家好端端的杵在这儿,晚晚哪儿能有什么祸患?

见他们不信,姜黎摇了摇头,“非也,她命格薄弱,影响不了姜家的风水。”

姜黎感到啼笑皆非,她慵懒地倚在靠垫上,想当初她在道观,一卦千金难求,现在上赶着给姜晚算命,人家却不领情。

臭老头当年说,天下民愚而自利,故逆耳忠言不顺行,姜黎现在却理解了。

她当时并未放在心上,“世人敬鬼神而远之,我既达天听,世人岂有不听之理。”

臭老头那时笑了笑,并未多言。

现在想来,师父的话的确有些道理。

姜黎长叹一口气,淡淡地同姜家人道,“先生,太太,我吃好了,原谅我身体疲惫,要早些回房歇息。”

既然人家不愿意相信,她也懒得多费口舌。

秦曼脸上有些不好看,“黎黎累了就早些休息吧。

虽说晚晚和你不是一个妈,却也是你的亲妹妹。

这回就算了,以后可不能这样。”

“知道了。”

姜黎随意应了声,跟着管家去了自己的卧室。

姜家的别墅有五层高,怕姜黎刚下山不习惯,便给她安排了最高层的卧室。

“你可以走了。”

管家恭敬道,“大小姐,要是有什么住不惯的地,请您随时吩咐。”

“顶楼离天空最近,我很满意。”

听了姜黎的话,管家松了口气,没想到大小姐还挺随和的,见没什么别的吩咐,管家便离开了。

姜黎淡漠地看着门被关上,打开窗户让月色透进来,随意在地上盘腿而坐。

身姿仿若孤竹,明月高悬且皎洁,衬得姜黎飘然不群。

薄薄的云遮住月光的一刹那,姜黎猛地出手掐诀,嘴里喃喃的念着晦涩的文字。

随着她清冽的声音落下,五枚古钱从姜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浮起,整齐地排布在上空,其中一枚闪烁着奇异的光泽。

姜黎动作飞快,迅速捏过来看。

要是懂命理学的人见了,便会惊叹于姜黎道行的高深。

三秒后,姜黎无声地叹了口气。

自打臭老头驾鹤,她每日子时都会测算一番,却只能得到相同的结果……

到底天意难违,唯有身携紫气之人才能补足她的命格。

她日日测算,只能算出一个大概位置,姜家以东的,傅家。

翌日。

日月交替之际,躺在床上的姜黎猛然睁开双目,翻身盘腿坐起,双手纤细白皙,随着口中奇异的吟唱上下翻飞。

姜黎动作老练,眸子里的波光幽深而诡谲。

最后一个吐纳落下,平静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一些喜意。

神说,命定之人今日将现。

……

“呀,黎黎,怎么醒这么早?”

秦曼见姜黎下楼,有些吃惊。

姜家人在工作日有固定的起床时间,怕姜黎坐车累坏了,再加上到了一个新环境难免不太适应,姜白特意交代了管家不去叫她。

现在是早上七点钟,姜白手上拿了一份报纸,眉眼间有些凝重。

“姜先生,秦阿姨,你们早。

神说,日月交替时,天地灵气最盛,是修道之人做早课的最佳时机。”

听姜黎神神叨叨,秦曼脸色有些迟疑。

“黎黎,你从小被抱到山上养大,可能不知道你的妈妈给你订了一门娃娃亲……”

姜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这件事,神早已告知我了。

与我订娃娃亲的男人,便是京城傅家孙辈九少爷,傅胤川,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秦曼有些惊讶地问了一声。

姜白也有些错愕地抬头。

黎黎与傅胤川订娃娃亲这件事,除了两家的长辈外,京城里几乎没人知道。

这样隐秘的事情,黎黎应该第一次听说。

按理说,任何姑娘家听到自己被订了娃娃亲,也不能露出这样平静的表情来吧?

而且,傅胤川的名字,她竟然也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8:54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