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传记吴行风辛家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太虚传记)太虚传记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太虚传记)

《太虚传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求真问道”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吴行风辛家寨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太虚传记》内容介绍:随行的玄女一直立于一旁,见吴行风要冒险救治阿木时,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尽管巫师未说如何招魂,却已然表态巫师的皱眉,吴行风看在眼里,招魂之术看似简单,却损阴折寿无人会愿意为了一个奴隶去冒险何况,巫师都是宝贵资源,如今姜水残存的部落中巫师总数不到二十人紫袍巫师只有一位,还是淡紫灵气察觉到气息异常,吴行风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不用折寿就能施展招魂之法”巫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太虚传记

作者:求真问道

角色:吴行风辛家寨

小说《太虚传记》是由网文作者“求真问道”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可神农为何不用?他为什么不用神农铁打开通往天界的大门,带着族人一起,过那长生不死的逍遥日子?这是个迷。见吴行风皱眉思索,神女说道:“神农铁虽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圣物,却从未有人见过,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哦?”吴行风转身。“每一代炎帝都会将一个具有神农封印的石函传给下一代继任者,据说石函内封…

太虚传记

第十一章 神农铁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神农铁是我神农部落的先祖,也就是第一任炎帝登基之日,天界上神送给先祖的礼物。

传说,神农铁可以打开通往天界的大门,进入到天界就能长生不死。”

神女说道。

吴行风早就猜到此物非同寻常,却没想到是天界上神送给神农的。

可神农为何不用?

他为什么不用神农铁打开通往天界的大门,带着族人一起,过那长生不死的逍遥日子?

这是个迷。

见吴行风皱眉思索,神女说道:“神农铁虽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圣物,却从未有人见过,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哦?”

吴行风转身。

“每一代炎帝都会将一个具有神农封印的石函传给下一代继任者,据说石函内封藏的是神农铁的使用方法,而炎帝本人是不知道的。

当年我父亲为了阻止四神入侵,施展了折损寿元的法术,未能在上神授印之前赶到,被共工氏捷足先登接了混元元气。”

神女说道。

“所以,共工氏虽然窃取炎帝之位授印大宝,又承接了混元元气却没有神农铁与石函。”

吴行风分析道。

“就算他们找到了藏有神农铁口诀的石函,也解不开神农封印,即使侥幸解开了神农封印,没有神农铁依旧打不开通往天界的大门。”

神女根据线索,一一道出。

吴行风抬头望向星空深处,今晚的月色有几分阴寒,不知道玄女恢复的怎么样。

“你前面说魁隗氏与共工氏合作,而魁隗氏却瞒着共工氏将你父亲抓走。

过了几天后共工氏才知道此事,你知不知道魁隗氏为何要过了这么多天才将抓走你父亲的消息散发出去,他们想隐瞒什么?”

吴行风道。

神女顺着吴行风的视线,从阴寒的月光中移向黝黑的丛林深处。

“你是说,魁隗氏早已掌握了神农铁的线索?

不想把这个消息泄露给共工氏?

抓我父亲是为了麻痹共工氏,拖延寻找的时间,暗地里却在抓紧时间查找石函?”

神女言罢,又道。

“如此说来,他们很可能已经通过某种手段找到了我父亲藏匿石函的地方,而抓我父亲只不过是他们误导共工氏的幌子,想拖延时间。”

“会是何人提供石函线索?

除了你父亲之外还有谁知道。”

吴行风问道。

神女摇头。

“此事定有隐情!”

推测陷入了僵局,二人皆是皱眉。

“你父亲当年不惜折损寿元施展霸道法术封印的四神是何方神圣?”

吴行风换了一个思路,继续推测。

“四神是上古神兽之子,分别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炎帝神农还法天地之后,上古神兽命四子常驻人间,以此监视天界上神与人间的联系。”

神女说道。

吴行风问道:“既然是监视天界上神与人间的联系,那为何将四神封印?”

“此事说来话长。”

神女将视线移向吴行风手臂,手臂有鲜血溢出。

“是被玄月刀伤的?”

“一点误会,没事。”

神女皱眉头盯着吴行风。

“阿妹为何要伤你?”

吴行风正在猜测姜水为何封印四神,却没想到神女关心起了他手臂上的伤势。

“不碍事,过几天就好。”

“玄月刀仍阴寒之物,被其斩伤,皮开肉绽,三个月都好不了,而且很是疼痛,一般人很难忍受,你既然说不碍事?

让我看看伤口。”

神女不等吴行风同意,就是拉他衣领。

吴行风躲闪不急,被神女一把拽住。

“别动。”

“真没事!”

望着神女紧张的神情,吴行风心中又是一阵暖意,多好的女子!

“怎么伤成这样?

疼不疼!”

神女眼神迷离,心都快化了。

“还,,,还好吧!”

吴行风第一次离神女这么近,二人几乎贴面而立,加上秋寒气冷,皎洁如霜的月色披挂着淡淡柔和之光,正是莺燕神游,坐起云涌之时。

吴行风将手伸向了神女腰间。

没一丝一毫的犹豫,男儿性情,源于自然之道。

神女有感,身形后退欲要推开,吴行风没有给她机会。

手臂一揽正入怀中。

由于事发突然,神女慌神失色,眼神恍惚,噤若寒蝉。

“阿姐,你们……”玄女突然出现。

二人不知如何回答,吴行风转过身去深深呼吸,借以月夜昏暗,捋思斟酌,一时词穷,无言可谈。

神女见吴行风背过身去,知道怕伤及玄女,柔声开口。

“阿妹还未休息?”

言罢,感觉语句不对,又道。

“我正在给吴疗伤,他左肩的刀伤可是你所伤?”

语气虽然柔和,听在玄女耳中,却是变了味。

“阿姐,时候不早了,早些去睡,明天我们还要回连城,季伯派人来接了,他不放心咱们的安全。”

说完,望了一眼吴行风,转身离去。

吴行风很是尴尬,并非他不想与玄女说话,而是此时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神女从玄女刚才的话中听出,她来这边其是实找吴行风的,没想到二人既然抱在一起。

滋事体大,难能化解。

“哎…”吴行风未等神女开口,先行叹气。

“玄女是在王屋山把我带回来的,那时我昏迷不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玄女说我被女魃囚禁在一间茅屋内。”

“你的事我听阿妹说起过,但我一直迷惑,你怎么会在王屋山?

是怎么惹到女魃的?”

神女问了当初玄女同样的问题。

“我要是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吴行风望着眼前的神女,神女的美已经超越了这世间任何东西。

“我信,但依然疑惑。”

神女在短暂的沉默后,问道:“你不是有熊族人?”

“我来自很远的地方,远到这辈子可能都回不去。”

吴行风感受着山风吹拂,凝视浩瀚星辰,他的心是孤独的。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来自哪里?”

神女转过身,望着吴行风的眼睛。

神女的眼中充满了秋水般的含情,清澈而又明亮,既有悲悯苍生的大爱,又有女子的似水柔情。

一时间,吴行风看的有些痴迷。

久久之后,这才说道:“我来自五千年后。”

本以为神女会惊恐失色,未曾想,她只是微微点头。

“听族里的老人说,一千五百多年前,也有个自称来自未来的人。”

吴行风心中一颤,开口道。

“是不是个女子。”

神女蹙眉凝视。

“你如何知晓?”

“是火神娘娘。”

吴行风强压内心激动,铜片上的记载都是真的。

“你认得她?”

神女此刻已到了动魄惊魂的地步。

吴行风调整思绪,深深呼吸,拉着神女往山洞方向走去。

神女不明其意。

“她是何人?”

吴行风没有回答,待他走出百米,这才开口。

“给你看样东西。”

来到阿木住的山洞,吴行风在一堆杂物中找出一个圆型草蒲。

“你看这是什么?”

神女疑惑。

“草蒲?”

“看上面的图案?”

吴行风提示。

神女随即陷入沉思。

“你好好想想,你们的族人是不是见过有上神带着图腾上的外族人前往共工氏所在的部落都城。”

吴行风提示。

经吴行风这么一提示,神女缓缓点头。

“是有这么回事,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上一任炎帝还在。”

“这就对了,阿木是通过族内老人的描述所画,所画之人既然和你们的上神一起前往共工氏所在部落都城,说明他们与共工氏有某种交易。”

吴行风解释道。

神女不明白吴行风怎么突然间又与图腾扯上。

“这与火神娘娘有什么关系?”

“当年火神娘娘就是操控外族人的玄铁来到的神农年间。

我怀疑,火神娘娘将神农铁带到了五千年后。

以至于,每一代炎帝只知石函却不知神农铁的下落。

外族人对当年玄铁失踪一事耿耿于怀,一直在暗中调查,但一直没有结果,所以找到了天界神灵,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上神,请上神带他们去找共工氏,希望通过共工氏找到多年前失踪的玄铁下落。

而共工氏则提出要外族人查找神 农铁下落,作为交换条件。

外族人自然不会亲自去替共工氏寻找,而是把寻找一事交给了天界神灵,而天界神灵也有自己的算盘,他们故意把魁隗氏拉进来,至于想得到什么,目前还不清楚!”

吴行风经过思考,将前因后果串联一处,进行了推理分析。

吴行风言罢,神女呆若木鸡,用惊愕的眼神打量着吴行风。

“你的心智远在我之上。”

一个人的思绪既然可以如此稠密,将毫无关联的几个线索进行联系分析。

吴行风却是皱眉,移开神女火辣的视线,他在思考火神娘娘当年为何要冒着危险带走神农铁,神农铁真的是打开天界大门的钥匙吗?

神女见吴行风皱眉沉思,静坐一旁,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个神秘少年。

不知不觉,身子前倾,悄悄的靠在了吴行风肩头,闭上眼睛,感受着强大灵魂碰撞洞中岩壁激荡而回的少女心声。

秋怜浅水羡鱼肥,拂扬轻吹雨荡追。

萌憧一线怀千古,还有相思更入回。

吴行风从思索中缓过神来,当他吟诵完这首即兴诗后,他的唇,被神女给堵上了。

一时间天旋地转,夜雨纷飞。

“阿姐…阿姐,父亲出事了。”

玄女的声音自洞外传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9日 pm5:36
下一篇 2023年3月19日 pm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