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惊鸿师妃暄(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免费阅读无弹窗_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陈惊鸿师妃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奇幻玄幻小说《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是作者“剑平”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陈惊鸿师妃暄,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岳不群淡淡一笑,继续对大堂众人拱手行礼,最后将目光定在师妃暄脸上,笑道:“这位,想必就是慈航静斋师姑娘了,今日一见,果然不负仙子之名”“师姑娘,站你身后那位姑娘,是日月魔教前教主独女,此人阴险毒辣,以残忍手段杀了不少正派人士”“我华山派和嵩山派奉五岳剑派左盟主号令,要将她押回嵩山胜观峰受审,还请师姑娘看在同为武林正道的份上,不要妄加干预”师妃暄未及反应,陈惊鸿上前两步,大声道:“岳不群,你这些花花……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

作者:剑平

角色:陈惊鸿师妃暄

《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小说是网络作者“剑平”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铁燕夫妇武功虽高,但谢小玉太过重要,也不敢轻举妄动。剩下的就只有向雨田四大弟子了……对了,还有向问天,现在还没什么动静,肯定是出事了……思索间,陈惊鸿猛然注意到不对劲,身子一软便往后倒。几乎是同时,耳朵边传来傅君婥岳不群尤鸟倦等人的惊叫声。“快捂住口鼻!”但为时已晚,双手根本提不起半点儿力气!我他妈…

综武修仙,从自曝穿越者开始

第一章 迷药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丁勉跟宁中则一交上手,两派弟子更没有丝毫犹豫,令狐冲心系岳灵珊,纯是拼命的打法,以一敌三竟不落下风。

这时候就算不想打,也由不得岳不群了,心一横,一剑便往陆柏小腹刺去,剑锋所及,竟刺了个空,陆柏已一左一右倒了开去。

匆匆回头一瞥,只见那老头子除了衣袖略有晃动就没别的动作,不由得心下一惊,连忙收敛心神,上前跟宁中则夹击丁勉。

嵩山派的威胁算是解除了,经此一役,华山派就算得胜,伤亡也必定不小,至少短时间内,不足以构成威胁。

铁燕夫妇武功虽高,但谢小玉太过重要,也不敢轻举妄动。

剩下的就只有向雨田四大弟子了……

对了,还有向问天,现在还没什么动静,肯定是出事了……

思索间,陈惊鸿猛然注意到不对劲,身子一软便往后倒。

几乎是同时,耳朵边传来傅君婥岳不群尤鸟倦等人的惊叫声。

“快捂住口鼻!”

但为时已晚,双手根本提不起半点儿力气!

我他妈……迷药!!

一路上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阴险毒计,各种稀奇古怪的迷药毒药更是三天两头遇到,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没想到在到达目的前的最后一个客栈……

陈惊鸿跟华山嵩山两派弟子几乎是同时倒下,紧接着就是身后的任盈盈等人,再就是丁勉岳不群夫妇。

斜眼一看,一直紧握兵器、凝神警戒的四大弟子也倒在座位上。

然后就是铁燕夫妇,师妃暄下意识拔剑,但剑尚未完全拔出,就已软倒在陈惊鸿脚下。

我他妈……

不是四大弟子,不是嵩山派,也不是谢小玉的人,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妃暄,你怎么样?”

“我浑身乏力,半点儿内力都提不起来”

“傅大姐,你呢?”

“跟师妹妹一样,半点儿内力都提不起来”

好家伙,傅君婥是高句丽人,内力跟中原神州完全不是一个路数,连她都不能幸免……

早在决定入住之前,众人就跟掌柜的和几个店小二细细谈过,一致认定他们都是普通人。

除了掌柜的和店小二, 就只有二楼三间客房还有人。

但众人也想办法探查过,其中两间房是经商停留的普通人,另外那间虽是江湖人,但也是出来幽会的小情侣,绿竹翁和傅君婥都试过他们的武功,花拳绣腿那种!

“老大,我就说这玩意儿是好使吧,这些人哪个不是老江湖,一个个还不是被放倒了”

伴随着一个难听至极的声音和一副志得意满的语气,两个人缓步走向客栈。

陈惊鸿本就正对着大门口,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就看清了来人。

为首的是个丑得无法形容,又足以让人心生惧意的男人,身穿藏青色长袍,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左一右两根拐杖,一只脚完好无损,另一只脚却是在膝盖处扎成一个裤管。

旁边是个女人,脸上横七竖八都是疤痕,看起来四十岁往上,满脸脂粉涂得……就像脂粉不要钱一样。

这两人都丑到如此程度,难不成是夫妻?!

两人越走越近,男人甚是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哼,这东西一使出来,江湖再老又如何”

“就是,想那向问天,日月神教光明左使,武功既高,江湖经验更是没得说,还不是被老三老四随随便便拿下”

妈的,向问天果然出事了!!

说话间,两人已大踏步走进大堂,三两步走到师妃暄面前,只看了几眼,那女人便继续道:“老大,不用怀疑,此人必定是师妃暄”

那丑男也不再回话,右边钢杖一提,就要往师妃暄胸口插。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丑男面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但陈惊鸿已不再觉得奇怪,因为他根本就不能有任何表情。

早在中毒后泪流不止就有所怀疑,又亲眼看到两人,陈惊鸿更确信自己不会猜错!

老三老四对付向问天去了,这两人不是段延庆和叶二娘还是是什么人!

段延庆将钢杖收回肋下,低沉又略显激动的声音继续传来,“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因为皇位被夺,身体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段延庆脾气可谓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可能一句话没说好就是一钢杖。

更别说师妃暄命在顷刻,实在不能挤牙膏!

陈惊鸿深吸口气,应道:“我是穿越而来,不但知道你的观音娘娘是谁,还知道你还有个儿子”

“儿子,当真?! 他在哪里?!”就算是腹语,任谁都听得出语气中那压抑不住的波澜。

“不错,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儿子,他还不是普通人身份”

灰影一闪,钢杖已停在陈惊鸿眼前,喝道:“说!他在哪里?”

陈惊鸿只觉得一股很小又很尖锐的力道压着自己胸口,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大理段氏一阳指了。

这么近距离的一阳指,正对着胸口,除了吕洞宾亲自现身,只怕没有第二个人救得了!

穿越过来第二天开始,十天有八天在逃命的路上,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阴险诡计,做过多少噩梦。

但直到现在,陈惊鸿才第一次感觉到恐惧,真正的恐惧,近在眼前的、死亡的恐惧!

一穷二白穿越,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会,要不是师妃暄多次舍命相救,自己早不知烂在哪里。

而后天榜降世,一路躲避追杀,一次次死里逃生,彼此早已情根深种,要是她今天死在这里……

陈惊鸿长出口气,缓缓道:“除了我,天上地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身份,现在,我要用这个秘密换妃暄的命!”

段延庆还在考虑,门口又跳进来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岳老三和云中鹤。

云中鹤脚下一点就站到师妃暄面前,看了几眼,竟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段延庆,你要是不想死在自己亲儿子手里,不想到死都不知道他是你儿子,不想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杀了自己亲爹,就快点儿决定”

“你扪心自问,那晚上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发生的事,你有没有跟第二个人说过!”

段延庆怔了半天,缓缓道:“要用这个秘密换师妃暄的命不难,我本来也不相信杀了她真能瞬间得到她的能力,但老夫要如何验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6:47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