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唐倾酒温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椰吱吱”,主要人物有唐倾酒温锐,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海棠妹妹,我同你说话,你怎的不理?”半晌没等到人开口,牡丹用指尖捻着一缕垂落肩头的发丝,颇为不满地追问要说这戏班的班主真是个有点手段的,一接了这个“活儿”,她就想了个主意,要每位姑娘都在脸上罩一块纱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营造出这么一副朦朦胧胧,欲遮还羞之态,的确引得人想要一探面纱底下的芳容不过,牡丹眼睛里头不加掩饰的傲慢不屑,实在有些煞风景唐倾酒一心惦念着待会找机会拿了铜铃赶紧走人,并没有……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

作者:椰吱吱

角色:唐倾酒温锐

《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椰吱吱”。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丫头们都快着些!要开始了!贵客都候着呢!”催促的声音自屋外传来。“来了!”唐倾酒随姑娘们一同应了声,匆匆取过桌子上的面纱罩在脸上,掀开身后的布帘走出去。这是一间提前改过的屋子,撤掉了桌床,以不透光的布帘,辟出一米见方的十数个“小屋”,专供姑娘们梳妆打扮。这群姑娘,是天玑阁阁主特意从戏班子里请来,在…

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

第一章 嫉妒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唐倾酒看着镜子。

里头的女子一身藕荷色纱衣灵动飘逸,浓黑的秀发一半挽了繁复的发髻,一半自然垂落肩头,杏眼皎如明月,红唇娇艳欲滴,真真姿容无双,任谁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如果不是她自己,就更好了。

“哎…”唐倾酒长叹了一口气。

“丫头们都快着些!要开始了!贵客都候着呢!”催促的声音自屋外传来。

“来了!”

唐倾酒随姑娘们一同应了声,匆匆取过桌子上的面纱罩在脸上,掀开身后的布帘走出去。

这是一间提前改过的屋子,撤掉了桌床,以不透光的布帘,辟出一米见方的十数个“小屋”,专供姑娘们梳妆打扮。

这群姑娘,是天玑阁阁主特意从戏班子里请来,在宴席上表演歌舞解闷的。

不管是各式话本子里,还是世人口中,修士一向是清心寡欲,不问俗世的。

事实上,尚剑宗就蛮符合这看法,金龘是个武痴,带出来的弟子们,整日里不是练剑就是练剑。

唐倾酒真的想不通,怎么到了天玑阁,就完全不同了。

不过,还好天玑阁阁主不走寻常路。

前世,他正是在姑娘们一曲舞毕,悠悠然退场后,命人前去取出了盛放铜铃邺螺的匣子。

而姑娘们退下去后,也并没有离去,只匆匆换了身衣裳,便又回到台前,侍奉贵客。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姑娘们退去的方向,恰好与匣子被送出来的方向一致。

这无疑是“偷”回铜铃的最好时机,也是唐倾酒费力混进这戏班子的原因。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理好脸上的面纱,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提步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一半,临近门边的一方布帘掀开,一名身段婀娜,走起路来腰胯扭动得风情万种的女子,从里头走了出来。

那女子初初没瞧见唐倾酒,只自顾自往门边走,走了不过两步,余光瞥见了跟在她后头的唐倾酒。

她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目光自上而下打量唐倾酒一眼,开口时嗓音婉转得腻人,“呦,这是…”

唐倾酒原本就心虚,被她这么一看,更心虚了。

这戏班子里的姑娘,大多是从小被人贩子,或者干脆是亲爹娘,卖给班主的。

入了戏班,曾经的名字便被彻底舍弃,班主重新给她们取的,大多以鲜花为名。

譬如不幸被唐倾酒偷梁换柱了的那一位,就叫做海棠。

这里的每一位姑娘,都会在衣裳领口处绣上象征着自己名字的花。

唐倾酒不动声色地往那女子领口瞄了一眼,瞧见一朵绣得栩栩如生的牡丹花。

“牡丹姐姐。”她温顺地微垂眼睑,软着嗓子开口,“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同我说?”

“海棠妹妹。”牡丹从鼻孔里发出不屑的哼声,“你今儿,还真是铆足了劲,打扮得要把我们所有姐妹都比下去了。”

她抬起涂着艳色丹蔻的手指,凌空点了点唐倾酒衣领处的海棠花,“要不是这朵花儿,我怕是都认不出海棠妹妹了。”

唐倾酒心道,认不出就对了,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海棠。

“牡丹姐姐说得哪里的话。”她陪着笑,“姐姐才是真的花容月貌,叫人瞧了就移不开眼。”

“那是自然。”

牡丹指尖拂过发簪上的流苏,不屑地扫了唐倾酒一眼,意有所指道:“山鸡再怎么打扮,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的。”

唐倾酒温顺点头,“姐姐说得是。”

牡丹颇为满意地哼了一声,这才扭着那副纤细的水蛇腰,施施然往前走了。

“呼…”

蒙混过关的唐倾酒长舒一口气,心道女人之间这莫名其妙的嫉妒心,还真是可怕。

幸好尚剑宗里的女弟子,大多随了宗主金龘一般武痴,一心沉迷练剑,无心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屋内共十五名姑娘,很快便如数出了房间。

班主挨个点过人后,带着她们朝正殿走去。

路上,还不忘了絮絮叨叨:“能给第一仙门天玑阁表演歌舞,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你们这群丫头,可得好好争气!”

她回过头来,像是看某种值钱商品的贪婪目光,一一从姑娘们脸上扫过。

“要是能钓一个仙门弟子做金龟婿,那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笑出声来,“不光你们能过上好日子,连我这戏班子,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牡丹同班主关系似乎挺亲密,一路上始终走在离她最近的位置,此刻更是忙不迭应声:“班主,您就放心吧!姐妹们都机灵着呢,一定不会叫您失望的!”

说话间,正殿已经近在眼前。

一名天玑阁弟子,正立在门口。

班主拍了拍牡丹的手,小声叮嘱:“牡丹,我先去同那位小仙君打声招呼,你去安抚安抚丫头们,叫大家不要紧张,待会儿啊,千万别出了任何差池。”

牡丹乖顺应了,“班主放心,牡丹一定好好安抚姐妹们。”

待班主离开,去同那天玑阁弟子攀谈起来,牡丹慢条斯理地转过身,脸上的乖巧顷刻间消散。

“方才班主说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吧!”

一众姑娘似乎早已习惯了她这前后反差极大的样子,纷纷应了声,就连唐倾酒,也混在人堆里答了“是”。

还有姑娘凑上前巴结:“牡丹姐姐,你从前有过相熟的仙长,可知晓他们,都喜欢些什么?”

唐倾酒瞧了牡丹一眼,难怪这些姑娘对她如此恭顺,原来她攀上过仙门弟子,算是个有经验的。

不过她愿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经验”来,可就不一定了。

不出所料,牡丹只不屑地瞥了那问话的姑娘一眼,并没理会。

她莲步轻移,悠悠行至唐倾酒跟前,言辞间毫不掩饰讽刺之意,“海棠妹妹,我们姐妹每次练舞,你都比旁人差上许多。往日里便算了,今日这样的场合,你可得好好注意,莫要拖了后腿,搞砸了歌舞,引班主责罚才是。”

在原身的记忆当中,最终这场歌舞,还真的出了差错。

有一名瞧上去老实怯懦的姑娘,跳舞时太过紧张,不慎踩到裙摆摔在了台上。

班主唯恐得罪了天玑阁,出了这状况自是吓得不轻,当场便提出要当着众人的面惩罚那姑娘,只不过被伪善的天玑阁阁主制止了。

不过,因当时班主看那姑娘的眼神实在骇人,连原身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现下想起来,那姑娘领口处绣的,赫然是一株海棠花。

牡丹知晓海棠性子怯懦,极易紧张,故意在正式开始之前,话里话外的吓唬她,让她的紧张拔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才在台上出了那么大的差错。

唐倾酒再次感慨,女人间的嫉妒心实在可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7:05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am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