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阮璃洛尹宸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阮璃洛尹宸翊)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阮璃洛尹宸翊,由作者“林羽夕”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翌日,抵不过沉沉睡意,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后,阮璃洛才悠悠转醒半晌后,她的眼睛滴溜一转,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上一世,她一事无成,只能当个默默无闻的银行小职员,每个礼拜还要蹭她老妈的VIP卡去美容院做spa这一世,她一定干一番事业!要不开个美容院?不行,不行,弄不来那些先进的仪器暂且不说,她就连美容院技师给她用的面膜、精华、乳液的成分都搞不懂虽然可以用空间的那个破搜索系统搜索一番,但是……

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作者:林羽夕

角色:阮璃洛尹宸翊

热门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是作者“林羽夕”所著。小说精彩截取: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落在女子的脚边。方才有人进来的时候,阮璃沫便察觉到了。等了半晌,来人仍然一言不发,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她有些害怕地开口询问。“是王爷吗?”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确定和浓浓的期盼…

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第10章 状况百出的洞房花烛夜 免费在线阅读

尹宸彦迈着沉重的步伐,踏进了春熙苑。

冷漠地推开房门,只见一身红装的女人端坐在床上。

这便是皇帝为他选的侧妃——阮璃沫。

他紧紧抿住唇角,视线落到女子大红的喜袍之上。

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落在女子的脚边。

方才有人进来的时候,阮璃沫便察觉到了。

等了半晌,来人仍然一言不发,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她有些害怕地开口询问。

“是王爷吗?”

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确定和浓浓的期盼。

“嗯。本王招待宾客,有些乏了,想先行坐在这儿休息片刻,侧妃不介意吧?”

尹宸彦慵懒地倚在珊瑚圆桌旁,似是在向她解释。

“自是不介意的,王爷您歇着便好,璃沫不急。”

天知道她快急死了,可是雍王已经发话了,她也只有等着的份儿。

“呵——还是侧妃懂事。”

尹宸彦轻笑出声,看似无意地夸奖了她一番。

阮璃沫乖巧地不再言语,一瞬间,暧昧气息横生的婚房变得寂静无声。

她坐了一天,全身酸痛,这厚重的盖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下来,她真的快要疯了。

就在阮璃沫以为还要这样无休止地等待下去的时候,她的头顶忽然照进一束光芒。

原来是尹宸彦终于将她的红盖头掀开了。

“璃沫见过王爷。”

阮璃沫起身向尹宸彦行礼。

“侧妃不必多礼。”

尹宸彦故作体贴地抚起她的身子,将她重新扶坐到床上。

阮璃沫长相清纯,一双漂亮朦胧的眼眸楚楚动人。

她怯怯地从床上站起身,轻盈地走到了尹宸彦的身边。

“王爷,要喝交杯酒吗?”

她拿起了桌子的酒杯,一脸希冀地望着面前坐着的男人。

“嗯。”

尹宸彦淡淡地应了声。

两人极其迅速地完成了喝交杯酒的动作,尹宸彦甚至全程没有任何情绪。

饮完酒,他唇角带着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周身涌动着骇人的冷意。

阮璃沫虽吓得瑟瑟发抖,但是她还没有忘记李氏今日派人给她送来的特别之礼。

男人想来都是床下无情的,上了床就好了。

“王爷,时辰不早了,不如璃沫伺候您早些歇息吧?”

她摸不清尹宸彦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不说话,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盯着她。

仿佛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似的。

“好。”

半晌后,尹宸彦起身,张开了手臂,示意阮璃沫为他宽衣。

褪去了繁重的婚服,尹宸彦他上身赤膊,只着里裤,坐在床边。

“侧妃,是想自己脱,还是需要本王代劳?”

尹宸彦扬了扬好看的眉,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问道。

“王爷请稍等,臣妾为王爷准备了一个惊喜。”

阮璃沫适应新身份的速度极其之快,前一秒还自称璃沫,下一秒便是臣妾了。

“哦?是吗?那本王可要好好瞧一瞧你给本王准备的惊喜了。”

“王爷稍坐片刻,臣妾去去就来。”

阮璃沫娇笑着缓缓移步到了沉香木雕的四季如风屏风之后。

她手脚麻利地脱掉了穿了一天的喜服,换上了那件五彩缤纷的流光蝉衣。

贴身穿上了流光蝉衣,阮璃沫略微有些不适。

可她一想到雍王还在等待她的“惊喜”,便忽略了身上的不适。

“王爷,抱歉,臣妾让您久等了。”

阮璃沫从屏风后婀娜多姿地走了出来,笑盈盈地望向坐在床榻上的男人。

闻言,尹宸彦放下了手中的书简,抬眸望去。

只见阮璃沫穿着一身流光溢彩的纱衣向他走来,细如杨柳般的纤腰不堪一握。

刹那间,她已然坐进了他的怀中,一脸羞涩地看着他。

尹宸彦潇洒地一个转身,抱着怀里的人转了一个方向。

将人轻轻地放到了床榻之上,欺身压了上去。

他的大掌顺着她绝美的锁骨向下蔓延,覆上了五光十色的流光蝉衣。

掌心传来了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尹宸彦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

此时,阮璃沫浑身已奇痒难忍,躺在尹宸彦身下扭来扭去,活像个蛆虫。

尹宸彦见到如此情形,再无任何性趣。

他道了一句“扫兴”后,便起身穿衣,迅速离开了春熙苑。

雍王新婚之夜并未夜宿侧妃房内的消息,被藏匿在雍王府的眼线们火速传给了他们背后真正的主子。

追风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并禀报给了尹宸翊。

尹宸翊知晓这件事后,只是淡淡地道了句“无聊”,便将追风遣了下去。

的确,这种闺房之事算不得什么重要的消息。

另一边,阮璃洛正在院子里晒太阳。

温和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惬意极了。

她瞥见陈妈妈端着梅花糕,笑着向她走来,看上去心情不错。

“陈妈妈,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

阮璃洛肆意懒散地问道。

“没有,小姐,只是奴婢刚刚去厨房给您做糕点的时候,听闻了一件趣事。”

陈妈妈将刚刚偷听到的事情娓娓道来。

“你这消息从何而来?”

“二小姐的贴身婢女香芸回来了,正在李氏的屋里哭诉着呢,想必是二小姐派她来的,想让李氏帮着出出主意。”

阮璃洛闻言,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诶呀妈呀,这流光蝉衣真是给力啊!

还好没枉费她熬了两个通宵,加班加点赶制出来的痒痒粉。

不对——

香芸回来和李氏一说,这事儿不就露馅了吗?

李氏自然是不知道流光蝉衣的存在,香芸应该会将阮璃沫穿了流光蝉衣以后浑身发痒的事情告诉李氏。

京城里的千金小姐大多和阮璃沫交好,李氏怕是轻而易举就能猜到是她搞的鬼。

“小姐,李氏出府了,应该是赶去雍王府了。”

陈妈妈在前厅转了一圈,眼见着李氏出了门,便马不停蹄地跑回院子里,赶紧将她瞧见李氏出了将军府的消息告诉了阮璃洛。

“嗯,知道了。”

阮璃洛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既来之则安之,事已如此,也没什么好害怕的,谅李氏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毕竟,距离她和贤王的大婚,也只剩下不足一月了。

若她出了事,李氏也会吃不了兜着走,她自是不会如此愚蠢。

不过,李氏这个人阴险狡诈,还是不得不防。

李氏虽然不敢杀她,但难免会有些小动作,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6:30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