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阴头(小胖三狗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剃阴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小胖三狗子)

《剃阴头》是网络作者“胜天半子”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小胖三狗子,详情概述:日子过得很快,我不出风头了,这件事也就很快过去了学校嘛,每天都会有很多事情发生,谁又和谁早恋了,谁逃课出去打游戏被校长给抓住了,在漫长的学校生活里,能作为谈资的东西一个接着一个,时限性格外明显很快,暑假就来了这几乎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人过暑假,因为贺云虎不在了我们家平时就两个老人在家,所以也没有电视,只有一台收音机,三爷从早听到晚,从天气预报听到京剧……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剃阴头

作者:胜天半子

角色:小胖三狗子

小说《剃阴头》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文,它的作者是“胜天半子”。详情概述:我们家平时就两个老人在家,所以也没有电视,只有一台收音机,三爷从早听到晚,从天气预报听到京剧,现在甚至还能跟着哼两句了。可这些对我来说,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奶奶大概是怕我无聊,招呼了村里的同龄人,他们大多没有上学,因为家里人觉得,反正就算是上了学,到头来还是要回家种地打猎,结婚生孩子,所以,如果结局是…

剃阴头

第二十四章 草药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日子过得很快,我不出风头了,这件事也就很快过去了。

学校嘛,每天都会有很多事情发生,谁又和谁早恋了,谁逃课出去打游戏被校长给抓住了,在漫长的学校生活里,能作为谈资的东西一个接着一个,时限性格外明显。

很快,暑假就来了。

这几乎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人过暑假,因为贺云虎不在了。

我们家平时就两个老人在家,所以也没有电视,只有一台收音机,三爷从早听到晚,从天气预报听到京剧,现在甚至还能跟着哼两句了。

可这些对我来说,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奶奶大概是怕我无聊,招呼了村里的同龄人,他们大多没有上学,因为家里人觉得,反正就算是上了学,到头来还是要回家种地打猎,结婚生孩子,所以,如果结局是一样的,过程怎么样就没人在乎了。

而且,上学还要花钱,可孩子留在家里,还能帮忙干活。

所以,我几乎是学校里唯一的一个穷孩子。

奶奶给我找的两个玩伴都比我小两岁,是表兄弟,大的叫胡晓宇,小的叫胡宁。

不用说,村里大多数人家里都没有电视,一是因为供电问题,地方太偏了,如果遇到什么大功率的电器,根本就带不起来。

二呢就是因为家里没钱,满足平时的温饱就已经很满足了,看电视,实在是太奢侈了。

因此,就算是有了两个玩伴,我们三个大多数时候也只是坐在一起吹牛逼,下个五子棋,没多久就无聊了。

不过忽然有一个,胡晓宇神神叨叨的过来找我,问我是不是三爷的徒弟。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是还是不是,因为我是,也不是。

还不等我回答,胡宁就说,听说最近山上出了宝贝,好像是某种草药,村里人都上山挖草药,然后城里会定期有人来收,价格不低,如果我们也去挖的话,赚了钱就能让我带他们去城里转一圈了。

我不信,我说,既然大家都知道山里又草药了,那为什么还要高价买你们的,他们可以自己进去挖啊!

可胡晓宇说,那座山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荒山,平时几乎没人上去,所以山里没路,也就是自己人有胆量上山,他们外地人要是上去,肯定是会在林子里迷路的。

胡宁说,他之前跟着家里人上去过一次了,那草药摘下来,连根上的土都不带摘的,就那么论斤称,一斤可以卖几百块。

那个时候的几百块,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巨款,我一下子来了兴致,心说既然胡宁已经上去过一次了,还平平安安的下来了,那他肯定已经认识路了,我们仨都是本地人,就算迷路了,也可以随便找个老乡把我们带下来。

我们仨约好了,第二天就瞒着家里人上了山。

我不知道奶奶和三爷知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他们俩都年纪大了,上山这种体力活,不能再麻烦他们了,而且,三爷为了供我上学,连棺材本都拿出来了,我不能再让他们为了我吃苦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仨走早了,路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胡宁走到那座山下,找到了一棵树,上面的树皮被剥下来了一块,正是胡宁上次做的记号。

胡晓宇找了几根解释的树枝给我们递到手里,说这东西可以帮我们支撑身体,到时候不会累。

山上都是杂草,当真是连条能走的小路都没有,我看还有那种拉人皮肉的草,当时就庆幸还好自己为了躲蚊子,穿了长衣长裤,并且还不死心的把裤子扎进了袜子里。

不过,那时候我太高兴了,居然忘了问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我们三个上山,跟他们问我是不是三爷的徒弟有什么关系?

胡宁一开始还像个导游一样走在我们前面,一路不停地絮叨着,说那边是他们走过的地方,我们就不需要再去了,因为那里的草药已经被他们连根拔光了,我看过去,就发现好几个土坑,果然,是拔过草的痕迹。

我小时候跟着奶奶一块种地,每次一到夏天就跟奶奶去地里拔野草,所以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又往前走了几步,胡宁发出了一阵惊喜的大叫,他指了指地上的一颗草,说,看,就是这种草,这里没有挖草的痕迹,看来,这里还没有人来过!

说完,胡宁就两手并用,把那棵草药拔出来,递给我们看了看,还没看清呢,他就生怕我们抢够了似的,拿回去放进了自己的箩筐。

不知道为什么,胡宁一个人在旁边高兴,可胡晓宇却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几次,我都看到他想伸手拦胡宁,可看到胡宁兴高采烈的样子,也就只皱了皱眉头,算了。

我想问,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胡宁告诉我们草药长什么样子以后,我们三个就兵分三路,各自开始找目标。

我因为眼神好,比他们找到的都多,不过,也多不了多少,毕竟,这里一看就已经被人采过一次了,能找到这样一片没人来过的地方,已经很幸运了,也不是什么草药田,能找几颗是几颗。

当然,我心里也在算账,如果衣襟能卖几百块,那其实不到一斤的话,也可以收个百八十块,那个时候,这些钱就足够我去城里好好看看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和胡晓宇不知不觉地凑在了一起,胡晓宇好像有点儿躲着胡宁,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捂住嘴巴,靠在我耳朵边上说,你小心一点儿,我听家里大人说过,这一片没有人来不是没有理由的,听说,这里本来是一片坟地,可是后来,山体滑坡了,就把那些坟给埋了。

听胡晓宇这样说,我才终于明白了胡宁找我的原因。

本来嘛,相对于胡宁和胡晓宇的关系,我只是一个外人,如果草药就那么多的话,两个人分,总是比三个人分要来得多。

原来,胡宁是看中了我是三爷徒弟的这个身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pm5:57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pm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