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洁舒服亿点(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长篇都市小说小说《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男女主角林洁舒服亿点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舒服亿点”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次的举动林洁也是有所准备的,再说了,自己这里都快赶上一个福地了,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了,要不是自己一直研究着阵法,说不定早就突破了但是林洁还是高估了自己的突破速度七天之后,林洁身周灵雾弥漫,接着便是散去林洁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一只头上只有一只角的山羊呼~“突破成功,就是不知道过去多长的时间了”林洁从大殿走出,直奔书房,在那里,自己放下了自己身上所戴着手机手表之类的东西手机早就没电了,……

小说: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

作者:舒服亿点

角色:林洁舒服亿点

都市小说小说《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的作者是“舒服亿点”。梗概:。林洁无语中。。…

收徒:探索未知的顶峰

第8章 上岛 山顶安家 免费在线阅读

咕咕咕!

咕咕咯咯哒!

激昂的鸡鸣又或许是没有见过的鸟叫,报起了早晨。

林洁醒来,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柳青青那流着口水的面目与嘴角。

呃。。。

林洁无语中。。。

又在暖和的炕面上赖了一会儿。

之后林洁坐起身结果发现自己大徒弟不见了。

???

林洁还在懵的想着。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人,但是,是后背先进来的,一时间林洁也不知道这是哪位,但绝对不是自己的徒弟。

“哎!?起来了啦?”

见进来的是钱泽农,林洁有点懵。

“怎么了吗?”

这林洁面前的憨厚汉,笑呵呵的说道

“我家大哥说叫我来带你们俩过去,吃早餐,哦对了菊大哥也在那边,在帮忙。”

“哦!那你等等。”

林洁穿戴好衣服,下了炕,之后对着睡姿不雅的柳青青喊叫

“喂喂喂!?”

见没有回应,林洁尴尬的看向了自己一边同样看自己的钱泽农。

“恩!,我叫床没有什么经验。你有什么招可以尽管用”

“这不好吧!?”

“行的行的。”

“那好”

林洁又抬起脚穿起来鞋子,正在弄蝴蝶结的时候,看到钱泽农拿了一只碗舀了一碗水。

【我去⊙∀⊙!这么粗犷的吗?】

林洁看到这一幕,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并没有仔细去看,殊不知这一举动把这鞋带系的成了死疙瘩。

站好之后就已经看到被浇醒的柳青青,还在叫骂。

“柳丫头,吃早餐了,快点。”

“咦!是吗?你们先出去,我等等就来。”

林洁看向了钱泽农。

点了点头。

二人很快的出了门。

林洁对着关门的钱泽农问道

“怎么称呼?”

“我…我…怎…叫?…额”

???

“我…,小名叫二幺”

哦!“这样啊!恩,二幺,那我以后这样叫你可以吧!?”

“嗯!行的。”

“二幺?”

“怎么了林哥儿”

林洁突然被这个回答有面土而生的感觉。

“哦没事儿”

就在这时门响了。

林洁看去,是柳青青,这是第一次自己见一位女的起床出门这么快的。

不过既然出来了,林洁看向了一边的钱泽农。

“走吧!”

“好嘞!”

三人下了小山丘,晚上还没看到什么,这白天这么一看,这村子还挺大的。不过看一些院子里,大多都是老人。

【看来留守老人这波,不管在哪都有啊!。】

“师父!”

“嗯好,你吃。”

林洁制止了想要上前作揖的徒弟,并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工地。

【没想到,这真要盖房子。我这是不是也算是小有房产了?】

走上前,正好看到钱泽年用一只手,并且还是左手夹菜,夹的让林洁感觉自己用右手都比不过。

“这…”

“我哥他是这方面的人才,我哥有三个博士学位。一个月前回来是过来过囍事的。”

“你哥结婚了?”

“不是…”

“那是我…”

钱泽年这个时候从屋子里走出,看了钱泽农一眼,之后看向了林洁。

“我回来是过我堂哥的婚礼的。你昨晚上也见过他应该…不过现在…不想那些,来,你们二位先过来吃早餐吧!不过这味道不知道你们觉得如何”

柳青青其实在刚刚一直有疑问,不过一路到这里,只以为昨天自己恰好没见着他们而已。

但是

“有刷牙洗脸的地方吗???”

林洁看了过去,是菊月塘站起身,走了过来,拉起柳青青的手之后又对师父问了声好,之后拉着进了屋子。

林洁也在这个时候转过头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钱泽年。

“哦!哈哈,跟我来。”

进了屋子,发现这里不是外头见到的那么小。

在钱泽年的带领下,林洁看到了正在洗漱的柳青青,互相笑了笑,林洁也很快的洗漱完毕,不过回过头看到柳青青还在梳妆打扮。

“女人都是这样”

“这是…我弟媳,你别误会”

“是你想多了”

“额…是吗?”

钱泽年没在说了,二人就这样看着那柳青青的背影发了一会呆。

“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果断,我恐怕活不到现在。”

“嗐~这没什么的,不过说起这,我有些疑惑,你弟是为什么那么信我的?”

林洁把目光看向了在自己右边站着的钱泽年。

“这是个,秘密”

钱泽年转过头对视上林洁的目光,委婉一笑。

看这位不想多说。

林洁也就没有在问。

“走吧!去吃早餐,尝尝我的手艺。食材的养殖都是出自我手,绝对正宗无污染。”

“是吗?那我可得尝尝了”

林洁回应道。

二人又走向了外头,目标是一口大铁锅,里头熬着汤看样子不怎么美观,但是只是接近就闻到了十分奇怪的香味。

“这味道?”

“独家秘方。”

【这样吗?】

林洁点点头,自己上前舀了一勺。

送到嘴边先是闻了闻。

“真的很香。”

“你喜欢就好”

???

“别想多啦!我也不是那种人,这是报答。”

“好吧!我信。”

送入口中,这汤在林洁的嘴中翻滚着。

喉咙滚动。

“香是香,不过怎么有种苦味?”

“一种中药,你看我这也是要补的啊!”

林洁看着钱泽年显摆了下自己的断臂。

林洁看到这不由得想到了杨过。

看到林洁看着自己呆住,不由得问道

:“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对”

说着还自己看了自己的上下。

“没什么,突然想到了杨过。”

【我记得有个武技就是有关掌法的,要不我自己培养出一位杨过来?】

“我是一位武馆的教师,看你挺有天赋的要不跟着我学几招?”

“算了吧!我这个样子怎说都会很麻烦的,再说我对于这些不感兴趣,但你要是有关基因突变的一些书的话倒是可以给我看看”

林洁听到,放下勺子。

“这是你的学术方向吗?”

“嗯!你理解的大概是对的。”

林洁点点头并舀起了锅中的一片好像是肉的东西,弄到碗里,吃在嘴里居然是蘑菇。

林洁又是不断的点头能把蘑菇做的和肉差不多,这也是个人才,实在太硬了。

正在默默的吃喝的时候柳青青与菊月塘从屋子里走出来。

“嗯”

林洁点头示意。

菊月塘远远的招了手表示问好。

在场的人都没有说什么,毕竟都知道二人是一种师徒关系。

不过一旁的钱泽农看到,走上前来对着林洁就下跪了。

“师父,请收我为徒。”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系统回应了。

(检测到有缘弟子)

【没想到这收徒不仅仅是自己的眼缘啊!】

“弟弟你这是做什么?”

“哥哥我昨天就看林师父是有本事的人,哥你也知道咱小时候谁没有过大侠的梦,要不,你也一块跟我拜师得了。”

钱泽农跪在地上对着自己哥哥说着。

【都不管我的吗?,嗯!可以收个弟子,看他挺壮实的倒是可以拉来种植,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匹配出有关种植方面的书籍。但还是要考究一下不能让他知道修真的事情。】

“可以拜我为师,不过我需要考量一下,这是很苦的。你有准备吗?”

“师父我可以”

钱泽农也没有想到居然真成了,自己都做好被拒绝的羞人心理了。

“嗯,那重新拜个礼吧!我看今天中午就很好。场地不做要求,但是奉师茶必须要有。”

【上一次收徒就没有这个礼节,这我也要体验一二】

林洁这样想到,并也是这样说了。

钱泽农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这期间通过钱泽年知道了有关火锅岛的一些有关的事情。

火锅岛据说这个形成的湖是被砸出来的,之后就是盆地,演化出了湖,这其中的岛,说是一个地震这中间的岛就这么出来了,说起来这座岛上还是有人的。

不过上一次见这里头的人出来已经是在钱泽年小时候了,不过也是有可能人家出来都是绕着村子走的。

钱泽年的父亲,对小时候的他说这里头的人有些十恶不赦的逃犯叫自己不去理会。

钱泽年也就没有在管过了。

这说起来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他没有看到里头出来人了。

如果是逃犯说不定都死光了,这期间也问过柳青青她知道的消息。

“上次我与老师来的时候里头还是很好的有个服务区,是专门做保护森林的毕竟已经苍天古树的级别了。”

林洁又对着钱泽年问了几句得到的答案也是,那里头有很多的大树,有些大树没有入岛就在这边的后山上也可以隐约看到。

钱泽年好奇,问林洁问这干嘛,林洁也没有隐瞒,毕竟以后说不定会常见的。

“啊!我听那里头够大,也够安静,所以有可能我一会就住那了。”

“政府不管的吗?”

“……外面的世界在一个雪下的有些大变样。你没有发现,现在手机都没有信号的吗?”

“啊?这样吗?手机没有信号我们村子一直都这样,主要还是这附近有个旅游区,所以这边就没有信号覆盖”

钱泽年回应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弟弟他来了。”

大家听到这年代居然还有人兴拜师礼不过有些人过来在看到是哪天那位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最近两天从钱家的这两小子的嘴里也了解了很多,也就没有说什么。

一些人看着林洁坐在了搭建出的高堂之上,一旁还坐着钱泽年,都不由得啧啧出奇。

有些人拿出手机,虽说这里没有信号,但是拍个照还是可以的,再说这里也是有电的,而信号在到了加气站那里就有了。

看着钱泽农对着周围来着的人行了一礼,林洁也不知道这举动对不对,但是拜父老乡亲对自己的照顾,这也是可以说的上去。

一整个过程直到钱泽农上前对着林洁躬身奉茶,才算是开始,至少林洁以为是这样的。

这一过程弄的就像是嫁女儿一样,钱泽年一直都借口说眼睛进了沙子。

【又不是从此不见了一样,矫情什么⊙∀⊙?】

林洁欣然接受了茶,并扶起跪地的钱泽农。

“今天是你入门的第一天,在此你便是外门大弟子了,你要熟读门规,不懂的事情问你师兄,这里我给你一本武功,等你入门我在教你别的。”

“是!师父,谢师父赐法”

“嗯!”

林洁答应着,这场收徒也落下帷幕。

场外哪些围观的人有的人感慨几句,有的看着钱泽农的眼光十分不对。

钱泽年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可以利用的利用起来。

现在是亲上加亲,一行人一个午饭吃的是十分欢乐,自己亲传大徒弟菊月塘也十分关照着新来的小师弟。

而林洁的系统面板上也出现了一个可以复制新弟子一项技能的次数。

林洁暂时没有动。

“钱兄,待会儿我要去看看那火锅岛的附近。”

“这么快的吗?”

“就我一人去,他们就留在这里了”

“让二幺跟着去,虽然没去过湖附近,但是森林中也很熟悉。”

“好。”

中午吃完饭之后,林洁带着新收色徒弟向着森林走去。

走之前对着柳青青说道。

“帮忙看好他,我会来他别给我丢了”

说这话的时候菊月塘在场。

。。。

。。。

“林…师父这里走,这边要快一些。”

“嗯,好。”

这森林里也不是林洁想的那么安全,就在途中遇到了一条自己在地下第一次战斗时遇到的小蛇。

不过钱泽农应对起来很熟练。

林洁都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了。

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样也可以。

林洁跟着又走了一段时间,很快就到了后山,抬头看着这里山壁下面是朝外头凸出的而上面是向里走的,真就是被砸出来奇观啊!

“有什么路可以过去吗?”

“有的,距离这里也不远,从这边走就可以,不过那边我没有去过,究竟有多远我也不知道”

【这家伙真是听话啊!小时候一定很乖。】

又贴着山壁的外面一条小路,走到了一个裂缝。

不大,刚好两人并排走。

走了一两分钟左右,眼前豁然开朗。

里头也有树,不过入目的最先是那片湖泊。

再然后就一片被开耕出的地,和一些沼泽地。靠近湖边还有不是很宽的沙子。

林洁走到沙滩边,却不见钱泽农跟上。

“小时候掉过里面一次,所以…”

【看来这位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听话啊!至少我小时候是个乖孩子。】

站在沙子上,脚踩的上面很软,湖面还有一些海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船之类的东西,刚刚来之前看到那开耕出的田地也是杂草丛生。看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料理过了。

不过这岛上有没有人,林洁不知道,看着这岛上有一座很高的山峰,大概得有两三千米了。

等灵气彻底复苏之后这山可以再次增长,到时候倒是可以弄一个登山梯用来考验一些外面弟子的考核。

林洁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考虑好了,以后外面弟子自己就教导他们锻体,练武的方法,到内门在教导他们修仙法门。

而锻体的法子已经匹配了出来,也许是看钱泽农很壮硕的缘故吧!

不止有锻体,它包括了一个有内力的武者,把体内的内气转化为修真气的全过程。

这其中就有种植,炼器,炼丹,训兽,还有一点点的针对鬼怪的书籍。

看了看,这附近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于是跟着钱泽农返回了村子,当然这返归的途中也不太平,这里居然有狗熊你敢信?

在林洁亮了一下自己的拳力,之后那熊脸上满是泪水的跑开了。

“不用惊讶,以后你也可以的。”

回到村子之后吧自己打算要造船的想法对这自己大徒弟菊月塘说了,这之中钱泽年也在一旁。

“造船可不容易,不过我会帮忙的”

“我有图纸。”

钱泽年拿过林洁手上的图纸看了看,说是比博物馆的一个古董还要新奇。

不过博物馆也有造船图纸这个倒是让林洁讶异了一会儿。

很快造船大业开始了。

给自己造房子与船的工人,也没说什么,当中一个人到是笑呵呵的说自己又多了一个知识点。

。。。。。。

。。。。。。

很快又一个月过去了,房子也有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的框架。

这房子是坐落在三户人家的中间的,也不堵路,就是这么一弄多出了三道让一些孩子藏猫猫的路径。

这房子看起来是很大的,更是有三层,原先是只有两次的,不过之前那个工头说,想要把这图纸买下,这盖房子的费用就不用钱泽年掏了,不过造船一半的钱还是要给。

钱泽年表示可以,这造船出的钱要比造房子的要少多了。

而这三层楼也是这个时候,工头用心了,说是以后还可以改建,不过根据他自己的手艺,这里最高就四层楼得高。

林洁表示,这现在三层楼自己都用不完呢。

房子的地基打好了,第一层也建立好了,如果不怕没有装修,都可以入住了。

第二层建立一半,第三层还只是一个框架,这村子里,除了之前婚礼用过一次他们之后,他们就闲了下来。

刚好这来事了,虽然那些手下的人抱怨钱太少了。但是都被工头压了下去,林洁得知,还给这工头划了一点小地方,在这院子里。

钱泽年给林洁的房子位置是以前他的久院子。

这现在推了重新建,他也是感触良多,这之前在推的时候还用相机记录了一些画面。

林洁当时还说

“要不我们换地方?”

“不用了,反正这里也没有人住着,循环利用。这是它新的价值”

林洁看着他装逼的语言也就没有在劝了。

不过当时钱泽农到是哭了一会,说是回忆起来小时候自己和妈妈的日子。

说起来这俩为也是挺可怜的。

父亲工地干活出了工伤,不过因此认识了现在的王工头。

母亲做针线活的时候被机器伤了手,没有重视不久之后就去世了,他父亲由于工伤不易做重工。在外打工听到消息也是整日消沉,在钱泽年成年的时候跳湖自尽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钱泽年的弟弟钱泽农对水就有惧怕心理。

林洁也明白了为什么钱泽农看到湖水那样的神情。不过还好自己这外门大弟子洗漱的时候不会对水有感觉。

当时同王工头聊天的时候也是唏嘘不已,莫名的对钱泽农的考究下降了一些。

又是一天的早晨。

泽年叫林洁到屋子里说道: “之前去市里头的人回来了”

“回来了?”

“嗯,回来了,不过看起啦都很开心”

林洁想到,大概是得知了没有法律有点放飞自我吧!

不过这个林洁没有对钱泽年说什么,其实在钱泽年看到有丧尸这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知道了很多事情,这些天也从林洁这里侧面得知了一些对于林洁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

从市里回来的几人先是村子里安生的度过了几天,几天之后村广场便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当然这不包括林洁一等人。

在得知了外头已经没有法律,还有一种名为丧尸的怪物。大家情绪都很消沉。那回来的其中一个人要当村霸,不过在被菊月塘打了一顿之后,回来的六,七人便对着菊月塘显弄出狗腿子的样子。

这些林洁并没有去管,不过经此一举,村里人一些年轻小女孩,开始不断的对着菊月塘暗送秋波,柳青青天天整天郁闷,不过还好菊月塘眼里只有柳青青一个,这让林洁也是十分诡异,毕竟在这些小女孩中看到一位自己的觉得不错的美丽可爱的小女孩。

但是突然一回想起来,自己的大徒弟是一只妖啊!

他看待女性或许同人不一样吧!

此事就这么在一过月之后淡去,不过那些狗腿子在一个无意之间看到菊月塘的一个举动,并且在林洁点头应允之下收了那些人当道童。

那些人在接触到一全新世界之后性格都发生了转变,一个个变得有那么一点神神道道的不过在菊月塘面前还是很正常的,甚至狗腿子趋势更加厉害,也是在这个时候

(亲传弟子菊月塘战斗(出师)生活(出师)修炼(登峰造极))

嗯~林洁表示这很好。

期间钱泽农实在是烦的林洁感到愤怒,丢了一本锻体法与一本火烈拳之后,就不在去管。

林洁自己发现这钱泽农的灵气属性是火属性。在系统中所匹配的修真法十分的少。

不过自己另一个徒弟菊月塘就不一样,系统匹配的修炼法有十几本。这都还是初级,待菊月塘更进一步之后还会有。

“师兄?”

“师兄!”

“师兄??”

“师兄!”

钱泽农一直都是去找菊月塘的,虽然说一个是练武的一个是修真的,但是大体来说都是差不多,再说钱泽农如果有天分,这以武入道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现在,菊月塘每一次对他的指点他都表现出一种自己得知了很多的感觉。

这么看来,这徒弟没有武道的天分,除非有奇遇。

林洁打发走之后就一直没有去管过,有时候会问一下练的怎么样了。

又是快要到月底了,马上就快到夏天最热的时候了。柳青青每天喊的都有蚊子。

不过在菊月塘身边就没有,这俩更亲近了。

钱泽农也练出了名堂,一些小蚊子也不会近身。

这让钱泽年十分羡慕。

“唉~”

“那时候我都说你不听,这下好了,我问过了咦~师父?”

嗯“你坐,不用起来,我来蹭饭的。”

“师父那我给你拿碗筷。”

“怎么又来了”

“怎么・_・?不欢迎?”

“那倒不是”

“我这还不是因为那俩,都不会做饭每一次的都是浪费。还要抢着做。”

“呵呵~”

“怎么样?,想好没有?”

“不了,我还要传宗接代呢”

林洁拍了拍钱泽年的肩膀。

“没想到你还挺色,不过我门也没禁止不让结婚啊!”

“算了吧!不说这个”

“师父!~我来了。”

自从钱泽农练武之后有了点入门的迹象之后嗓门就很大。

见自己弟弟来了钱泽年也就没有说这个了

倒是钱泽农一直说个不停,林洁也表示自己欢迎。

但是人家就是不提这事林洁也不去管了。

。。。

。。。

又是一个月,天气已经很热了,船也在十五天之前完工,宽度七米,长度十七米吃水四米深。

船舱就只有一层。

林洁等人站在湖边看着这船

“要是插个黑旗,感觉就像是海盗船了。”

那王工头在一边笑呵呵。

林洁对着王工头说道

“那屋子的处置权就先交给你了,帮我看着,一两个月之后我可会回来的。”

“行的行的,不过这船还等着你给赐名呢!”

“那就叫接客导,接送客人的导游”

王工“虽然这名字不符合一艘船不过既然它是你的你做主”

钱泽年“弟弟去了好好服从师父的命令”

柳青青“这就要走了吗?”

菊月塘“师父,都准备好了。”

道童“此去经年,别太想我们啊!”

最终钱泽农在颤抖的双腿作用下没有回应自己的哥哥。

不过大家还是就这样的踏上了行程。

菊月塘在开船这期间学会了很多知识。

不过都是林洁感慨到的毒鸡汤。

海岛的距离对于顺风船来说这点距离不算什么,但是怎么说这也是一艘木船,行动全靠风力和人力。

还好人多。

中午出发的,晚上近一两点才到。

实在是这船到后边需要人力滑动。

大家上了岸,菊月塘现在是练气二层初期,所以用全力还是把船推上了岸一点小距离,在场的人各个人都有反应。

柳青青更是吵着要学武,毕竟她看到了菊月塘越练皮肤越好,这力气还这么大的现场表现了。

系统没有触发林洁也无能为力。

给了一本凡俗武学。

让其先拓宽经脉,这样修真也可以少点弯路。

不过要是真这样练修真就会很慢,但是基础扎实。

一行十一人,在这岸边就先这样的安顿了下来,毕竟晚上在这种森林里容易出事。

都准备睡觉了,森林里传来了猴子的叫声。

“不对,这是猿”

叫声很嘹亮。

林洁说道。

大家也都警惕了起来,不过柳青青倒是睡熟了。

也许是有火光把,也许大家人多也许人家路过,但总之那猿猴么过来,这之前的叫声就好像是在欢迎新人一样。

林洁放不下心,让轮流守夜。

白天,个别几个人有点憔悴之外就没什么了。

进了森林之后林洁发现这里真很原始,有些树差不多需要两人环抱才可以。

林洁对此啧啧称奇。

“师父前面有水坑”

“师父小心有蜘蛛”

“师父救命!”

钱泽农在上了岸之后一直对着林洁献殷勤。

直到一只野猪的到来

“都安静,别再招什么东西来了”

菊月塘一拳让野猪魂归大地之后,这一代就很少见到别人陆地危险。

倒是有些蛇,蜘蛛盘踞在树枝上隐藏着偷袭了七位道童中的一位,还好救治快速。要不然这凡人得一命呜呼。

又到中午。

“师父!这里很大。”

林洁看着刚回来的菊月塘,点点头,并且看向了他手中抓着的一只鸡。

自己这徒弟每次让出去找水果,都能顺带捎回来一点野味。由于水果很少,就只有林洁与柳青青吃了些,其他人尝都没尝过。

中午就这样草草了事。

林洁看到自己的徒弟又在那儿里腻歪。

撇过头又恰好看到了偷看着二人腻歪的钱泽农。

这个时候也不好打搅,不过之后让菊月塘留神一点。

一行人就这样兜兜转转的在这里走了七天,由于是直线,很快就到了那最高的山峰。

选好了位置,让一行人就在这山脚下建造起来宗门基础。

先是几间茅屋,再就是篱笆院子。

柳青青在这期间最为活跃,毕竟这就像是过家家一样,让她玩的不亦乐乎。

林洁一直很想上山,毕竟自己的理想宗门因该是在山顶在对。

但是看到这里有点危险,于是便想着让钱泽农对敌人有了一敌之力的时候,自己与菊月塘在爬山上去。林洁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上面宽不宽敞,自己上去了后就在上面安家了,挖个山洞先住着,等现在自己面前的几人有了上去的实力,再让他们建设一下,当然自己在这期间也会闲暇时间去建造一些建筑。

。。。。。。

。。。。。。

很快一年过去了,这七人当中也有不少练武练出了名堂,但也只是名堂而已,钱泽农已经入了门,

林洁看到,钱泽农全力一击可以打断一棵大树的时候就知道时候到了。

这天的早上。

林洁叫来脸上已经看了很是朴素的人们。

“今天我和你们的大弟子要去山上一看在这里给你们说一下”

菊月塘也与柳青青暂时告了别,这俩已经迈出了最后一步,不过由于菊月塘练气二层这让还是普通人的柳青青怀孕不上,整天很是疯狂。

告别了众人之后,林洁与菊月塘就开始徒手爬起来山了,在中间一半的时候林洁的灵气用完,就那样的在峭壁上站着休息了一会儿,又开始了爬山。

好在二人爬了不一会上头出现了一个从峭壁伸长出的翠绿树枝,二人盘腿坐在上面休息片刻继续爬行待爬到了峰顶,林洁并没有去看峰顶有什么,而是拿出手表看起来时间

“四个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

林洁喃喃自语,菊月塘已经步入峰顶搜索起来。

林洁现在是练气后期。灵气还是不足,不比自己大徒弟现在都练气二层中期了。所以看完时间之后在这山崖边盘腿恢复灵气来。

待回复好之后菊月塘也回来了。

“这里怎么样?”

“很大,还有有个小水湖周围也有很多动物,但是羊蛇鹿居多”

林洁听到答案这才转身看过去,不过看了个寂寞,这自己面前就是几棵大树但是都很正常,不想山下的那么变态。

林洁看到这上面有树,之前还以为上面光秃秃的呢,不过既然有树,那自己就可以就地取材了,叫菊月塘与自己砍树搭建。

又是一个月过去,期间林洁看菊月塘显的心烦意乱于是

“徒儿是不是想她了?”

“师父,弟子…”

“想就去吧!这里我能应付”

“那.”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慢点啊!”林洁喊叫着。

林洁看着自己这宗门锥心对自己的门名字发起了愁自己可是一个起名废啊!太中二不好,太普通自己又觉得不太行。于是就暂时搁置,先建立宗门把。

就这样过了五年,这期间林洁一次都没有下过山。

到是境界卡在了练气一层巅峰,而自己的弟子菊月塘都已经练气三层了。

林洁表示,自己不到练气二层绝对不会下山。

宗门建立的已经十分大气,又加了一些自己从书库中学习的阵法,布置上了一下子变得氤yinyun氲之气弥漫miman,主要是做了很多和聚气法阵,一个接一个的变成了一个范围巨大的聚气阵,如此一来这山顶四季如春,一些小家伙们也开了一丝智慧,这其中就有一个山羊表现最明显。

并且自己感觉这空气中的灵气在聚灵阵的基础上增多了。

“师父,徒儿在山下没有感受到这么浓郁。”

林洁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盘腿而坐准备冲击练气二层。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