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苏阮阮薄景衍)全文在线阅读_《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精彩小说

主角苏阮阮薄景衍出自霸道总裁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作者“千层苏苏”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我不要”苏阮语把卡扔回给他拿了他的卡,她就是他养着的了她死也不要!薄景珩低头点了支烟:“进了薄家的大门,你想怎么出去?”苏阮语怔了一下薄景珩轻笑:“万一哪天老太太心血来潮给你入族谱,这辈子想离开薄家只能抬着出去”苏阮语全身冰凉她不是没想过那一天,只是一直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查清真相上如果真有那一天……薄景珩腾出一手抚摸她的青丝,“阮语,我会让你……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作者:千层苏苏

角色:苏阮阮薄景衍

如果你喜欢看霸道总裁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千层苏苏”的一本书《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讲述了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第18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薄子齐开车到了中江美院。

教务科的主任把前因后果一说,薄子齐低头盯着妹妹:“你看上苏阮语的二哥?”

薄景鸢心虚,不敢承认。

薄子齐声音很冷:“爸和妈都不会同意的。”

这下,刺到了薄景鸢的神经。

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为什么不行?哥你不是一边吊着苏琼琳,一边还霸占着苏阮语?”

薄子齐头突突地疼。

“谁说我霸占着苏阮语的?”

薄景鸢嚷:“哥,我不信你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薄景鸢虽然极讨厌苏阮语,但她也承认苏阮语生得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她嚷完,薄子齐冷睇着她:“发完疯了?”

薄景鸢低头,不出声。

薄子齐抽出一支烟点上:“发完疯去上课。”

薄景鸢眼里含泪:“二哥你不疼我了。”

薄子齐冷笑:“你是想要薄家人都折在苏家,才够?”

说完,他自己愣住了。

他又想到了今早薄景珩和苏阮语坐在一起的画面。

头更疼了。

薄景鸢一边哭一边跑了:“就许你享齐人之福。”

薄子齐只觉得这个妹妹需要管教。

但他总是疼爱她的,今天这事情他一听就知道和苏阮语脱不了关系。

他在木棉道找到苏阮语。

苏阮语支了个画架,坐在那儿画画。

他站在她背后,看着她纤细的背影。

不及一握的腰身,细腿白|嫩。

他喉头一阵紧。

“能谈谈吗?”薄子齐轻声开口。

苏阮语身体一僵。

她起身掉头。

四目相对,良久,她才出声:“前面图书馆那儿有个咖啡店。”

薄子齐掉头就走。

苏阮语把画架拿了,跟着过去。

安静的小店内,两人对坐。

勤工俭学的学姐脸红着递了两杯咖啡过来,薄子齐看也不看,掏出两张100的给她。

他喝了一口,味道自然不如薄家的好。

苏阮语撩了一下头发,轻问:“什么事?”

薄子齐放下杯子,开门见山:“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找景鸢的麻烦。”

苏阮语也喝了一口咖啡。

有些苦涩。

她轻轻笑了一下——

她自是不会质问他为什么不听听薄景鸢是怎么为难她的?

苏阮语只是很淡地开口:“只要她不招惹我,我不会找她麻烦。”

薄子齐意外。

她竟然如此坦然。

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博得他的好感吧!

他竟……这般不值得她争取?

不知为何,他有些恼怒:“既想留下,就该让着她一些?”

他话里之意,苏阮语明白了。

她轻轻搅着咖啡,轻声道:“我留下也不过是一个安生之所,你和三姐结婚我是肯定走的。薄子齐……”

她抬眼望住他:“你放心。”

薄子齐好看的薄唇紧抿。

片刻,他冷着声音:“你在旁人面前好歹装一装,怎么,在我面前怎么就不装了?”

苏阮语垂着小颈子,叹息:“因为你是三姐夫,不是那些外人。”

薄子齐气得够呛。

他倏然起身,丢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再有下次我绝容不下你。”

苏阮语坐在那儿,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才要离开,手机响了。

是薄景珩打过来的。

她不敢不接。

薄景珩声音温柔:“吃饭了没有。”

“正准备去。”

办公室里,薄景珩解开两颗衬衫扣子,低低说:“不许总和你那二哥在一处,知道吗?”

他的霸道,她有些习惯了。

心不在焉地敷衍他。

这时,那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景珩和谁打电话呢?”

是薄明远。

“回头再和你说。”薄景珩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苏阮语的心突突地跳。

有种,被抓到的感觉。

*

帝景集团顶层办公室。

薄明远开门进来就见着大儿子在打电话,嘴角翘起一点弧度。

很愉悦的样子。

薄明远等他把电话挂上,试探着问:“交了女朋友?”

薄景珩淡笑,过去亲自给薄明远倒了一杯咖啡。

一起坐下,他才说:“是助手的电话。”

“那我可得好好见见你的助手。”薄明远笑着说:“让帝景集团的薄总说话都这么温柔。”

他打趣:“助手也是可以娶回来的嘛。”

薄景珩未说话,径自喝咖啡。

薄明远见撬不开话头也就放弃了,改而谈公事:“新药实验怎么样了?”

薄景珩拿了份文件给他看。

薄明远翻看了几下,有些激动:“真是不错。你那个助手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

他看着数据,照这样下去,新药不日就要研发成功了。

薄明远心情十分地好,爽利地说:“景珩,好好待人家,条件放宽些。”

他掸了下烟灰,“分套房子给她吧!”

薄景珩微笑:“我来安排。”

薄明远失笑,拍拍他的肩:“还这么藏着,看来真是个姑娘。”

他也不以为意,他心中想的是景珩就算是看上了也至多就是养在外头。

薄明远离开。

薄景珩看着关上的门,出了一会儿的神。

这时,薄景梨推门而入。

她过去坐薄景珩对面。

好半天,薄景珩都只是喝着咖啡,不发一言。

薄景梨忍不住开口:“薄子齐回来了,哥你怎么不趁机争取一下阮语?”

薄景珩放下手中杯子,睨她一眼。

薄景梨抿了抿唇:“别说你不喜欢她!”

薄景珩慢条斯理拉开了领带:“不会同意的。”

“老太太和爸都不会同意。”

薄景珩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看着妹妹:“景梨你知道现在说了的后果吧?”

薄景梨自小如履薄冰,自然知道。

她只问一件事情:“你和她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薄景珩低头点火,声音模糊不清:“一起睡觉的地步。”

薄景梨惊呆了,半响才丢下一句话来:“苏阮语她才多大!”

她起身,推门出去。

薄景珩仍在抽烟,只是笑笑。

正在这时,薄景梨又开了门,“大哥你真禽兽。”

薄景珩烟头险些烫了手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12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