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阮阮薄景衍《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全文免费阅读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苏阮阮薄景衍是作者“千层苏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存心抬杠:“那你还总是在意他?”薄景珩松开她,起身朝着更衣室里走一会儿,他掉头轻轻地笑了一下:“我为什么在意,你不知道?”苏阮语的脸蛋又不争气地红了她也恨自己他霸道,他欺负她可是,她竟然不那么讨厌薄景珩去更衣室换了套衣服,出来时还顺手把她的衣服拿过来之前胡闹时弄脏了,她气得掉泪又怕丢人,薄景珩亲手给她洗了烘干的他拿了衣服要给她换,苏阮语不肯……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作者:千层苏苏

角色:苏阮阮薄景衍

如果你喜欢看霸道总裁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千层苏苏”的一本书《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简要概述:风风光光。那些礼物,在院子里堆成小山。苏阮语在苏家待遇自然也不同了,苏家老爷子难得温和道:“看来薄家对你不错。”苏家伯母嫉妒得眼都要绿了,却说:“阮语,你现在享福了可千万别忘了这些福气都是琼琳让给你的…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第8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苏阮语风光归来,苏家上下震惊。

将苏阮语推去薄家给薄子齐守房时,苏家都觉得,苏阮语到了薄家必定没有好日子过。

这个孩子权当没有养过,所以苏阮语生病他们也装不知道。

可是如今,苏阮语回来了。

风风光光。

那些礼物,在院子里堆成小山。

苏阮语在苏家待遇自然也不同了,苏家老爷子难得温和道:“看来薄家对你不错。”

苏家伯母嫉妒得眼都要绿了,却说:“阮语,你现在享福了可千万别忘了这些福气都是琼琳让给你的。”

她这般不要脸,当真忘了当初是怎么逼迫的。

苏阮语也不生气,轻轻巧巧道:“如果琼琳姐姐想去,还是可以换回来的。”

苏家伯母有些讪讪的。

呵,琼琳怎么能守着个死人?

琼琳有的是事业和美貌,日后必定找个有权有势的丈夫帮衬两位兄长。

就这时苏琼琳从楼上下来,看见一屋子的礼物有些不是滋味。

这些本该都属于她的。

苏家伯母眼珠子一转,轻声细语:“阮语现在身份不同了,以后琼琳多去走动走动,或许也能和阮语一样找到好归宿。”

这一点,苏老爷子是赞成的。

家里两个女孩子,总是琼琳出息些。

再说,苏家养大阮语,她原本就该报恩的。

思及此,苏老爷子发话了:“以后薄家有什么宴会应酬,阮语你要记得你姐姐。”

苏阮语垂眸,眼里盛满冷意。

再抬眼,又是乖乖巧巧的样子:“我知道了。”

苏家伯母掩唇笑道:“我就知道阮语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不会忘了咱们对她的好。”

就是苏琼琳都懒懒应付了下:“是啊,阮语最乖了。”

趁着这时候,苏阮语轻声对苏老爷子说:“爷爷,毕业后我想进同圣医院工作。”

苏家伯母心里咯噔一声。

苏阮语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她看向苏老爷子。

苏老爷子也一时怔住,随即大怒,扬手一个耳光就扇了下去:“女孩子家别掺和家里的事业!你看看琼琳,自己的事业做得多好!”

苏阮语的脸浮起五指红印。

她抚着面庞,默不出声。

爸爸当年的死因一定有蹊跷,不然苏家人不会这么阻挠自己。

但现在,走苏家这条路,似乎走不通……

苏老爷子颇有些后悔。

打得重了些,这要是被薄家人看见不太好。

苏家伯母见气氛冷凝,假心假意地劝:“阮语,以后找不到事儿就找你琼琳姐姐!再说薄家的帝景集团那么大,还怕没有你的去处。”

她呵呵一笑:“帝景集团的医药研发部首屈一指,阮语你以后可别忘了替咱们家医院争取新药首发使用权。”

苏家伯母字字句句为着自家利益,但听在苏阮语的耳里,恰似峰回路转。

她抚着微肿的脸,暗忖: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还有薄家。

这会儿苏老爷子也缓和了语气:“刚才是爷爷急了些,没有打疼你吧?”

他使了个眼色,苏家伯母立即去拿了药帮苏阮语抹上,抹完后仔细端详:“几乎看不出了。”

苏阮语心中冰凉,轻轻起身:“老太太还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苏老爷子还有好些话要交待,但又怕她回迟了得罪薄老太太耽误了苏琼琳的前途,只得同意了。

苏阮语才走,苏家伯母便把药膏一放,含笑对苏老爷子说:“阮语翅膀硬了,有脾气了。”

苏老爷子老脸沉如水。

一旁看戏的苏琼琳玩着指甲冷笑。

苏阮语以为自己飞上枝头了?

那不过是自己不要的罢了!

不过苏阮语得到薄家重视,确实是可以利用利用……

*

苏阮语走出苏家大门,正要上车。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阮语!”

她转身,看见来人有些惊喜,“二哥,你回来了?”

来人,是苏儒安。

苏家大伯共生了三个孩子,长子苏鸣华早已娶妻生子在同圣工作,二儿子苏儒安醉心于艺术,最近才从国外回来,小女儿便是苏琼琳。

苏阮语在苏家不得善待,也只有苏儒安处处照顾。

苏儒安走过来,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又挨打了?”

苏阮语摇头。

苏儒安轻叹一声,伸手碰了碰她的脸:“二哥都看见了。”

他放了一管药膏在她手心里:“自己记得抹药。”

可是,握住她的手他便不想再放开了,声音低低的:“阮语,二哥可以带你走。”

苏阮语垂下颈子,哽咽了一下:“老太太对我很好。”

薄夫人和薄景鸢的刁难,薄景珩的欺负,她只字未提。

苏儒安怔忡一下,片刻,又摸摸她的头:“被欺负了就告诉二哥。”

他又拿了张银行卡给她,生怕她受委屈没有钱用。

苏阮语不肯收,他塞给她便掉头离开。

苏阮语低头,看了良久。

待坐到车上,薄景珩侧头看她,“不舍得?哭过了?”

苏儒安追出来,他看得分明——

苏儒安看着苏阮语的眼神不单纯。

苏阮语不想理他,侧过头,有些难过。

薄景珩忽然眯了眯眼,伸手扣住她的下巴:“被谁打了?”

苏阮语有些惊慌,“没有。”

薄景珩拖她过来,仔细地看她的脸:“苏老爷子打的?”

“也不是头一次。”苏阮语声音破碎。

薄景珩冷笑,“苏家人就是不一样。”

那些人仗着养大她,便肆意欺辱她。

苏阮语不愿在这关卡惊动苏家人,便哀求:“我以后会注意。”

薄景珩没有再说什么了,目光落到她捏着的一张银行卡上。

那是苏儒安方才给她的。

他把卡拿过来,折成两半。

苏阮语气得落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08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pm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