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莫初染司徒阎全文免费阅读_(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莫初染”,主要人物有莫初染司徒阎,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夜幕降临,整个A市犹如换了一层面纱,与白昼大相径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是这城市暗夜的写照PlayHouse内幽暗与绚烂的光线交织在一起,忽明忽暗,3D立体音播放燃炸的重摇滚,空中….

小说: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莫初染

角色:莫初染司徒阎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莫初染”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看着司徒阎直接在平板上播放了她最爱的音乐,甚至灯光效果也是她最爱的模式跟角度,莫初染心里有些慌,她拿捏不准司徒阎带她来这里的用意,傻傻的望着司徒阎。迷茫的目光倒是让司徒阎一乐,指了指钢管,“去跳舞吧!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么?”平淡的一句话让莫初染不由的后背一凉,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看这架势,司徒阎这个男人是将她都查了个底掉啊。摇了摇头,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我不跳!”他让跳就跳,凭什么?再说,对着他,莫初染真的……不敢。可司徒阎什么人,他想做的事情就不会那么轻易作罢,起身坐在莫初染身边,大手环住莫初染的肩膀,用他的气息包裹着莫初染,暧昧的贴近她的耳,“不跳可以,或者你想要在这里,恩?”恶魔,绝对是恶魔……

评论专区

死亡开端:写作时间:2009-2011不是无限流,是对《无限恐怖》世界观的补完,时间上位于《无限恐怖》的三十年前,讲述的是建立主神空间的伏羲等人的转世在负面多元宇宙进行封神计划第二阶段的故事……

钟而的世界:一群经验骑着经验跑过来了!

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女主:藤原纪香、小林杏子、樱井冴子、北野兰、尾上织姬、维克多莉娅、千野凛。爽文是一种高级的网文写作技巧,大部分作者都没有掌握!

婚途不归:娇妻上门来

第4章 绝对是恶魔

“司徒阎,你胡说什么?什么男人?”被阻止的莫初染本就火冒三丈,眼下司徒阎竟然还这样说,莫初染心里更是不满,瞪向司徒阎的同时,猛地一抬脚,在桌下直奔司徒阎的脆弱部位。

没料司徒阎反应灵敏,稳稳扣住了莫初染的脚踝,反倒让莫初染陷入了被动。唇角勾着坏笑,大手飞快的在莫初染光洁细滑的腿上揩油。

顾虑这里人多眼杂,司徒阎见好就收,收了点利息便够了。倒是莫初染红着脸,指着司徒阎,半晌才说出三个字:“你无耻!”

离开木鱼餐吧,不顾莫初染的意见,司徒阎直接将莫初染带到了他们初见的PlayHouse,开了个莫初染常驻包间,将她大力的丢在小舞台的钢管旁边。

这个包厢很大,巨大的真皮沙发还有炫酷的灯光、音响加持,是莫初染及她一群好友的小窝。而这里最特色也是莫初染最喜欢的就是小舞台上的钢管,她舞技很好,混迹圈子中的时候,人称舞后,而她最爱的就是钢管舞。

看着司徒阎直接在平板上播放了她最爱的音乐,甚至灯光效果也是她最爱的模式跟角度,莫初染心里有些慌,她拿捏不准司徒阎带她来这里的用意,傻傻的望着司徒阎。

迷茫的目光倒是让司徒阎一乐,指了指钢管,“去跳舞吧!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么?”

平淡的一句话让莫初染不由的后背一凉,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看这架势,司徒阎这个男人是将她都查了个底掉啊。

摇了摇头,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我不跳!”

他让跳就跳,凭什么?再说,对着他,莫初染真的……不敢。

可司徒阎什么人,他想做的事情就不会那么轻易作罢,起身坐在莫初染身边,大手环住莫初染的肩膀,用他的气息包裹着莫初染,暧昧的贴近她的耳,“不跳可以,或者你想要在这里,恩?”

恶魔,绝对是恶魔。

莫初染想跑,可身子已经被司徒阎困住,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莫初染的脸蛋,彻底击垮了莫初染的心理防线。

“我跳。”

不情不愿的起身,莫初染深深看了看嘴角带着得逞笑意的司徒阎,也只敢心里有怨怼。她知道,她的一再退让只会让她陷入更不利的境地,可她真的不敢赌。

手握着熟悉的钢管,灵活的腰身随着音乐起舞,如蛇,目光也因为音乐的代入感而变得魅惑,暖色的灯光打在莫初染妆容精致的脸蛋上,活脱脱就是一个妖精,勾人心神的妖物。

坐在沙发上的司徒阎单单看着就难以抑制想要上去将莫初染正法的渴望,而这样的诱惑越大,心里的怒意就越甚。

司徒阎根本不敢想象莫初染在别的男人面前跳舞的模样,那帮男人是不是也跟现在的他一样,忍受不了现在的血脉喷张。

一曲结束,莫初染松开钢管,想要走下舞台,却忽然被司徒阎制止,“继续,不准停,到我同意你停下为止。”

莫初染怒,反口问:“凭什么?”

“就凭你不想在这里一夜**!”

“你……”

好女不吃眼前亏,身子的酸楚还没有完全退散,那男人惊人的体力让莫初染胆寒,迫于司徒阎的yin威,莫初染只得咬牙隐忍。

一遍又一遍,方才围绕着钢管灵活舞动的莫初染早已力不从心,细长的高跟鞋使得小腿更加酸软,再也坚持不住,索性莫初染直接坐在了地上,再也不搭理司徒阎的眼神恐吓。

“我不跳了,不管你怎么我都不跳了。”莫初染赌气的呐喊,揉着小腿的时候才发现后脚跟已经磨出了血泡。

司徒阎走近,眼神一暗,看着莫初染的伤,他心疼的紧,只是他也有他的怨怼。

勾着莫初染的下巴,冷声质问,“以后还对着旁人跳舞么?”

莫初染仰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司徒阎,他这么半天,又是调查又是强迫,为的就只是这个?愤怒与委屈齐上心头,一双杏眸里饱含水光,看的司徒阎心头不忍。

……

莫家别墅外,司徒阎与莫初染静坐车内,看着莫初染仍旧冷若冰霜的脸,有些许后悔,他不该那么疯狂,以至于吓着她。

推动有些僵硬的面孔,放缓声线,“早些休息,晚安。”

不听这声音还好,一听这声音,莫初染便气的发狂,她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认真真挚的对上司徒阎,“你再也不要来找我了,我跟你一刀两断。”

留下这句话,莫初染头也不回的甩上车门飞奔离开。

那瞬间,司徒阎的心,空落落的,泛着些疼。

手机震动打乱了司徒阎,看着号码,司徒阎收起了忧思,再度变为了冷淡,简短的应了几声,司徒阎驱车扬长而去。

司徒家老宅。

司徒阎刚刚踏进家门,一个茶杯就招呼了过来,好在司徒阎身手敏捷,稳稳的接住了自家老头子的晚清陶瓷杯。

痞笑着凑上前,将茶杯搁置在自家老头子的手边,大咧咧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司徒振华看着自己这性格乖张的小儿子,重重的一掌就拍在他的肩膀,嘴里埋怨,“混小子,才回国一天就在外面疯,不务正业就算了,现在连家门都不回了!”

司徒阎笑笑,硬生生承受了老头子的关照,接过母亲递上来的水杯,急忙解释,“我这不是忙着给您二老拐个儿媳妇带回来么?这也不算正事?”

这话一出,司徒振华不吭声了,母亲耿淑华索性放下了手里的事儿,凑了过来,乐呵呵呵的打探:“哪家闺女?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们瞧瞧?”

就连司徒振华眼中也隐隐透出了期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am1:29
下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am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