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宠冠天下小说(天下六月著)元卿凌宇文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妃宠冠天下

作者:天下六月

简介: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太上皇病危,她设法救治,被那可恨的毒王误会斥责,莫非真的是好人难做?这男人整日给她使绊子就算了,最不可忍的是他竟还要娶侧妃来恶心她!毒王冷冽道:“你何德何能让本王恨你?本王只是憎恶你,见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元卿凌笑容可掬地道:“我又何尝不嫌弃王爷呢?只是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想撕破脸罢了。”毒王嗤笑道:“你别以为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会认你这个王妃,喝下这碗药,本王与你一刀两断,别妨碍本王娶褚家二小姐。”元卿凌眉眼弯弯继续道:“王爷真爱说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带着孩子再嫁,谁都不妨碍谁,到时候摆下满月酒,还请王爷过来喝杯水酒。”

医妃宠冠天下小说(天下六月著)元卿凌宇文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宠冠天下》免费阅读

北唐,楚王府凤仪阁。

  蜡烛摇曳,照影着房中处处张贴的半旧大红喜字,光影从烫金边散开柔和的芒荧,漫着墙上的一双影子。

  元卿凌的脸上满是隐忍和不甘。

  成亲一年,他不曾碰过她半根指头,前天入宫,太后看着她平坦的小腹,叹了口气,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侧妃之事,她才不得已告知太后他们成亲一年,还没圆房。

  她不想哭诉告状,她只是,不甘心啊。

  从十三岁第一次见他,她的心便系在了他的身上,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终于嫁给他为妃。本以为,再冷的石头,她也能捂热,可她始终是高估了自己。

  明明是她的夫君,她却看不到他眼底有丝毫的怜悯,只有执狂的恨意,仿佛毒针般狠狠往她心底里钻去。

  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恨意,费力撑起身子,用力咬住他的唇。

  鲜血溢出,腥甜的血液滴入了她的口中。

  宇文皓眸色一沉,站了起身,一巴掌劈向她的脸,夹着玉碎般的冷意,“元卿凌,本王如你所愿与你圆房,可从今往后,本王与你形同陌路。”

  元卿凌笑了起来,笑得绝望悲凉,“你果然恨我。”

  出嫁之前,母亲教过她为人妇应该知道的事情,可他喝了药前来,药效一过,便再无一丝眷恋地起身。

  青袍一卷,修长的腿一踢,桌子椅子轰然倒地,东西碎乱满地,他声音裹着冷意,凤眼尽是鄙夷,“恨?你不配,本王只是厌恶你,在本王眼中,你便如那逐臭的蝇虫,叫人憎恶,否则,本王也不需要喝药才来与你圆房。”

  他旋风般出了去,她看着青袍消失在门口,只有冰冷的风从门口卷入来,瞬间便冷却了她的心。

  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以后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只当我楚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痛,真痛啊,她如愿以偿与他圆房了,但是,他却用这种方式,碾碎了她的心。

  她拔出头上的簪子……

  凤仪宫中,传出侍女的惊叫声。

  “王妃自尽了……”

  黑沉笼罩着凤仪阁,其嬷嬷送了大夫出去,转身寒着脸进了屋中。

  “王妃若要死,等王爷休了你回去再死,休得脏了王府的地,再给王爷沾了晦气。”

  元卿凌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凶恶的妇女。

  “水……”

  她嗓子干得要命,简直快冒烟了。

  “有本事去死,就有本事自己倒水喝。”其嬷嬷说完,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呸了一声便出去了。

  元卿凌挣扎着起身,全身像散架一样的疼,趴在桌子上,颤巍巍地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下去,才觉得是真的活过来了。

  她看向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有片刻的怔忡,到现在还不太能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从小便被称为神童,十岁读完高三后被广市医科大学录取读现代临床医学,十六岁读博,是二十二世纪最年轻的博士研究生,之后她没有从医,而是读了生物医学,拿下博士学位之后又醉心病毒学,在病毒研究所浸淫了两年,被一家生物公司聘用研发一种刺激开发大脑的药物。

她是注射了自己研发的药物之后便昏倒,醒来,便在这里了。

  脑子里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在慢慢地和自己的记忆交缠。

  静候嫡女元卿凌,思慕楚王宇文皓已久,十五岁及笄后,到公主府饮宴,设下计谋陷害楚王“轻薄”了她,一番寻死觅活之下,得偿所愿成为楚王妃。

  只可惜,嫁入王府一年,费尽心思,楚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工科女,虽没谈过恋爱,但是从身体的痛楚可以得知昨晚发生的事情。

  从天才博士晋升到某不知名朝代的楚王妃,元卿凌唯一可惜的是她手头上的研究项目不能再进行了。

  灵魂穿越这种一点都不科学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没有太过忧虑自己的处境,反而想着如果自己能再回到现代,她或许会去研究灵异学。

  失血过多让她的觉得脑子昏昏沉沉,她干脆什么都不想,走回床前,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惨烈的痛叫声。

  “快,快去叫大夫!”

  门外,传来了其嬷嬷急促而凌乱的声音。

  血腥的味道,从虚掩的木门透进来。

  元卿凌双手扶着椅子,稳住虚浮的脚步看了出去。

  只见其嬷嬷和一名侍女扶着一名小厮坐在廊前,那小厮的眼睛汩汩流血,有东西插在了眼睛里,急痛得放声大哭。

  其嬷嬷着急得很,想伸手为他捂住流血的地方,可那尖锐物就突出在眼球上,她便想把那尖锐物拔掉。

  元卿凌见状,也不顾身体各处都疼痛,快步走了出去,“不许动!”

  其嬷嬷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她,没好气地道:“没王妃什么事,王妃回去吧。”

  元卿凌看了一下,心中稍松,那尖锐物是一枚钉子,不是插入眼球,而是在眼角边缘擦着眼角插了进去。

  钉子没入很深,若强行拔掉,会伤了角膜甚至引起眼球爆破。

  “镊子,棉花,针,烈酒,再以乌头、莨菪子、麻蕡、羊踯躅,曼陀罗花熬汤拿上来,要快!”元卿凌拉开其嬷嬷,沉稳地吩咐道。

  其嬷嬷一把推开她,狂怒地道:“你别碰我孙子。”

  “你等到大夫……”

  其嬷嬷见她还要再说,竟用了狠戾使劲推搡她进了屋中,把门关起来。

  元卿凌被推跌在地上,脑子里有一句冰冷的话在回荡,“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待,便当我楚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她只是一条狗,自然,下人们也不会尊重她。

  元卿凌慢慢地躺回了床上,听着外头那小厮的痛哭声,心里很沉重无力。

  声音渐渐地远去,应该是被安置到了其他地方。

  那孩子,大概就十岁左右?

  可惜了,若延误治疗,伤了眼睛不说,还可能因为感染而丢了一条性命。

  元卿凌没什么悲天悯人的心肠,她只认为自己学的就是医药,做的是药物和病毒研究,家人都是医生,从小在家里祖辈父辈谈论得最多的话题便是做医生的责任与救治方式。

  在元家人看来,救治就是天职。

  他们身体力行,用一辈子去做好这件事情。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医妃宠冠天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