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贴身医婿小说(一语破天机著)张阳彭云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小姐的贴身医婿

作者:一语破天机

简介: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医能悬壶救世人,他,就是张阳!

大小姐的贴身医婿小说(一语破天机著)张阳彭云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大小姐的贴身医婿》免费阅读

德城省医院,住院部大楼门口。 
张阳提着一袋水果以及一盒牛奶跑来。 
门口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唇红齿白的婀娜多姿的女子,十分美丽! 
正是他有名无实的妻子彭云嫚。 
“张阳,你入赘五年,我没亏待过你吧?现在奶奶生病你就只拎了水果来,存心给我难堪是不是?”彭云嫚语气冷淡。 
“是是是!是我不对!”,张阳连忙弯腰点头。 
“算了,等下三伯和堂弟他们骂你,你别还嘴就是,反正你早该习惯了!”,女子说完,转身向着住院部大楼里面走去。 
张阳轻叹一声,跟了上去。 
五年前,京都势力大洗牌。 
他的师父神医李天一遇害,名下德仁堂倒闭,他更是被污蔑成马家灭族案的凶手。 
他连夜带着师父的好友彭老爷子从京都逃回德城,一月后,身中奇毒的彭老爷子去世。 
至于入赘德城彭家,则是师父李天一和彭老爷子的意思。 
虽说彭家在德城只是个二流家族,可彭芸嫚天生丽质,垂涎其美色的人数不胜数,这样的大美人儿最后却嫁了个无名小卒,成了整个德城的笑谈。 
张阳八岁那年和张家决裂,师父神医李天一视他如己出,传授他一身医术。 
二十岁时,张阳的医术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名满华国的李天一。 
可五年前师傅临终前嘱咐他,在师侄李明博打来电话告诉他风头已过之前,万万不可暴露自己的一身本领。 
他入赘彭家,隐忍五年,每日除了洗衣就是做饭,久而久之,便坐实了废物女婿的身份。 
两人到了住院部四楼的一间疗养室,只见得一张病床上围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 
彭老太的三儿子彭武,仗着自己是医院的某科室主任,在彭家嚣张惯了。平日里是最瞧不起张阳的,每次见面,必定把张阳从头数落到脚,他儿子彭林有样学样,整日在外说张阳的坏话,恨不得整个德城都知道张阳是个废物。 
只见此时彭武手中捏着一个银针,正小心翼翼的拧动扎入病床上一老太太的肩膀上。 
张阳跟在彭芸嫚的后面,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疗养室中,生怕弄出什么动静一样。 
其实,也没有谁注意到张阳和彭芸嫚来了。 
彭武将手中的银针小心翼翼的扎入之后,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说道:“妈,您感觉怎么样了?” 
“舒服,舒服多了啊!儿子,辛苦你了啊!”,老太太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在夸奖三儿子彭武这件事上,她向来是不留余力。 
不为别的,三儿子有出息啊,科室主任呢! 
不像那个废物二儿子彭永,连个儿子都没生,女婿张阳又是个和他一样的废物,丢人! 
见彭老太高兴了,众人连忙上前恭喜,疗养室内顿时热闹非凡。 
像这种场面,张阳自然是懒得去参与的,不过他不参与,想找他麻烦的人多的是。 
堂弟彭林就是其中代表,和他爹彭武一样,每次见面,他必定带头找张阳麻烦,趁机羞辱一番。 
“张阳,你看望奶奶带来的礼物,不会就是这一小袋烂水果吧?”彭林笑嘻嘻地,就算送个果篮也比直接拿塑料袋拎过来好吧,张阳这傻逼真是没出息到头了啊! 
“柚子,猕猴桃,生糖指数较低,适合老人吃的。”张阳解释道,算是承认了彭林的话。 
彭林一脸不屑,“你这一小袋地摊货恐怕不过百吧?” 
张阳点头,说道,“三十六块钱。” 
他这话一出,彭家众人顿时笑成一片,心道这个张阳不愧是公认的废物,拿三十多块钱的水果看望彭老太,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真是笑死人了。 
彭云嫚眉间隐隐有怒气,但也没说什么。张阳丢脸,连带着她一起丢脸。五年来,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多了,她都已经麻木了。 
“认识吗?我送奶奶的三百年人参!十三万呢,你这辈子有见过这么多钱吗?”彭林得意洋洋。 
“哦。”张阳眉毛都不抬一下,他师父的德仁堂在京都可以说是呼风唤雨的存在,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稀罕这个便宜玩意儿? 
然而彭林没有看到满意的结果,显然不会停止羞辱张阳。 
“芸嫚姐也真是的,张阳这个废物没钱,你也不给他点,就拎着三十多块的水果来看奶奶,这不是故意气奶奶嘛!” 
疗养室彭家众人又笑起来,对张阳和彭云嫚两人指指点点。 
张阳只当彭林在狗叫,彭云嫚却受不了这气,张阳好歹是她名义上的老公,轮得着彭林在这阴阳怪气? 
“彭林,心意到了就行了,我们是来看望奶奶的,又不是来攀比的。” 
张阳抬头,看向替他说话的彭云嫚。 
五年来,彭云嫚虽然不像其他人那样不把他当人看,但也鲜少和他交流,更别谈在外人面前维护他了。 
“你还好意思说心意呢?就这?三十块钱的心意?”彭林指了指旁边小桌上大大小小的礼品盒,嘲讽道,“我们家为了奶奶的病可是尽心尽力了,先不说这三百年人参,就拿我爸来说,为了给奶奶针灸,让奶奶舒服点,我爸可是一天一夜没合眼练习针灸手法呢!” 
“奶奶,您吃了这三百年人参,以后肯定是长命百岁,大富大贵!” 
彭老太满意地点头,连说了好几个不错,看向张阳的眼神也不善起来。 
彭云嫚被彭林这话挤兑的面红耳赤,十几万的人参,她确实是买不起。 
嫁给张阳后,大伯三伯他们就开始明着抢他们家在集团负责的单子,她父亲彭永因此投奔了母亲何芳的娘家何家,已经好几年没回过家了。奶奶重男轻女,偏心彭林,她平时连个零花钱都没有,哪来的钱去置办这么贵的礼品? 
“你这人参是水须,表皮嫩而白,连老皮都没有,再看纹路,断断续续,很明显是人工培育的,绝不可能有三百年。” 
“奶奶发热气虚,不能大补,你买这东西来,是想害奶奶吗!” 
张阳语气冷漠,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彭林,就知道他是故意以次充好,不然就凭他爹彭武在省医院工作二十多年,怎么着也不至于被骗。 
疗养室一片寂静,谁也没想到,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女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倒是你这个废物,没钱给奶奶送礼品就算了,还倒打一耙污蔑我!” 
彭林见彭老太沉着脸,心虚起来,慌着辩解。 
“奶奶,我们库里也有一颗三百年的人参,是爷爷从京都带回来的,不然我们拿出来对比一下?” 
彭云嫚说这话的时候心跳加快了几分,要是张阳这次说的没错,就当是小惩一下彭林了。要是能被彭老太看好,他们以后在彭家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过。 

彭老太沉吟了一声,没拒绝也没答应。 
“奶奶……芸嫚姐,难道你们要为了张阳那个废物的话影响奶奶休息吗?”彭林这下是拿着人参盒子的手都在抖了,这一对比,他肯定露馅啊! 
就连站在他旁边的彭武都是脸色苍白,这要是被老太太发现,记上一过,恐怕以后分遗产的时候都要比别家少! 
“张阳说的话也能信?不知道是从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呢!” 
“是啊,谁不知道他这五年来除了洗衣就是做饭,连工作都没有,怎么可能分得清人参好坏?” 
“张阳!你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你好,故意的吧!” 
彭家众人面露不屑,纷纷指责起张阳来。谁看不出来彭老太偏心彭林,以后彭家华利集团的董事长,八九不离十就是彭林的了。 
至于张阳?不过是彭永那一家废物的上门女婿罢了,彭云嫚以前长得漂亮受人追捧,也讨老爷子喜欢,早看他们一家人不爽了!现在好了,老爷子都死五年了,彭云嫚又嫁了个没出息的,这就是命啊! 
“不用了,你爷爷带回来的那颗我见过,你把盒子凑近点,我好好瞧瞧。”彭老太向彭林招手,面色不悦。 
彭林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如此,他也不会把买补品的那十三万私吞,以次充好啊! 
彭云嫚看向张阳,心里隐隐在期待着,爷爷说过,张阳是虎落平阳,万万不可和他离婚,也不要看不起他。 
但五年了,张阳整天窝在家里,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她实在是没发现他虎在哪里。 
“张阳!这确实是三百年人参!你污蔑彭林,到底是什么用意!” 
张阳懵了,“奶奶,可这人参……” 
“闭嘴!你再说话就滚出去!”彭老太把病床拍得邦邦响,“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给彭林道歉!” 
彭林顿时心花怒放,鼻孔都要翻上天了,踹了张阳一脚。 
“什么玩意儿,还想污蔑我!” 
“呸!真是个小人,快道歉吧,真丢人!” 
“就这智商还想污蔑人,把这废物赶出彭家吧!” 
“白吃白喝五年,还不如一条看门狗!” 
彭家众人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把张阳淹死。 
张阳看向彭老太,突然就明白了。 
人参是假的,可彭老太偏心彭林却是真的。 
就算这盒子里面是颗白萝卜,今天也必须是三百年人参! 
“对不起。” 
张阳向彭林低头,不出意外又挨了他一脚。 
“哼,废物!” 
“现在明白了吗?你永远都斗不过我!我生来就是人上人,就好像这针灸用的银针,虽然看起来一样,可有的针是镀银,有的则是纯银,更有出自名家之手的,而你——” 
“一辈子都只能是废铁,连成为银针的资格都没有!” 
张阳苦笑,视线停在彭武刚刚放下的那排银针上,又看向彭云嫚,她的眼圈红红的,神色凄楚。 
“三伯,你刚刚针灸之法用的应该是扁鹊十二针吧?可你因为能力不够只学到了十一针,就急匆匆用在奶奶身上。” 
“奶奶如今黑血入肺,不出十分钟,便会咳出黑血,陷入休克,到时候就危险了。” 
“面色浮白,气虚冒汗,恐怕顶不过今天中午十二点。” 
“你这个废物胡说什么!”彭武跳脚,被张阳戳中痛处,他真想当场宰了这混蛋! 
彭老太脸色黑得跟炭一样,呵斥道,“把这个废物给我赶出去!” 
张阳面上看不出喜怒,“你们会来求我的。” 
啪——!! 
响亮的耳光响彻在疗养室,彭云嫚收回手,已经是泪流满面。 
“够了!张阳,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为什么还要胡说!你给我出去!” 
张阳脸上火辣辣的,咬紧牙关,看向彭云嫚。 
“你就这么看我?” 
“对!你先前污蔑彭林,现在又瞎说诅咒奶奶!我对你是彻底失望了!”彭云嫚咬牙切齿,抹了一把眼泪,“你滚,我不想看见你!” 
张阳握紧了拳头,但看到她皱眉流泪的模样,又松开来。 
“好,我走。” 
张阳走后,疗养室的彭家人依旧在骂骂咧咧。 
尤其是彭武和彭林父子,张阳刚才那段话,可以说已经在彭老太心中被判了死刑了,他们不介意把张阳贬低得更不堪。 
“芸嫚,你过来。”彭老太招手。 
“你爸妈投奔了何家,你又是个女孩子,你们家的股份就先交给你大伯还有三伯管理吧。还有,赵公子回来了,你多和他接触接触,经开区的项目我们还需要赵家提携,赵公子的心意你知道的,要不是你爷爷糊涂把你许配给张阳那个废物,你现在可就是赵家的少奶奶了。” 
彭云嫚红着眼睛,委屈得不行。 
彭老太这意思她懂,让她去和赵家联姻来换在经开区项目上的一口汤,到时候她就不是彭家人了,彭家华利集团的股份自然不能在她手上。 
“奶奶……” 
难道在奶奶心里,我彭云嫚只是一颗为彭家换取利益的旗子,一条任人宰割,交易的鱼吗? 
“不用多说,我和赵公子都说——咳咳!咳!” 
彭老太猛咳,然后头一歪,竟像是断气了一样,晕了过去! 
“奶奶!” 
“妈!” 
“快请李院长来!” 
“护士!护士!送ICU!快!” 
疗养室乱作一团,一阵鬼哭狼嚎。 
彭云嫚眼尖,瞧见彭老太嘴角咳出来的黑血,又看向墙上的挂钟。 
距离张阳说的十分钟,还有四分钟。 
她的心脏跳动得厉害,几乎是颤抖着手在给张阳打电话。 
“张阳,你快来!奶奶快不行了!” 
“两分钟!你给我过来!”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大小姐的贴身医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