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绪怀芳倚玉楼》敛绪怀芳倚玉楼小说最新章节,敛绪怀芳倚玉楼全文免费阅读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你若莞尔群山漾》男女主角谢洛卿萧离,是小说写手相思意所写。精彩内容:萧离落也不知自己是为何发了失心疯要召她来的。明明当年是他自己决定暗断情丝,将这份注定不容于世的感情掩埋在心底的。也许,是今天早朝时看见她掩袖咳嗽了两声。也许,是因为他对着后宫妃嫔都失去了性致。他忽然很想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对她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想到这里,他漠声道:“上前一步。”“是。”谢洛卿忙往前迈了一步。萧离落却犹嫌不够,继续道:“到我身畔来。”身畔……谢洛卿吓得一股寒气从脚心冒至头顶。但是到底不敢反抗,便顺从地绕过桌案,走至他的身侧。萧离落坐着,但是谢洛卿可不敢坐。可是就这么站在他身…

小说:敛绪怀芳倚玉楼

主角:花梦黎秦慕白

作者:花灵月秦珏寒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敛绪怀芳倚玉楼》是花梦黎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花梦黎秦慕白。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断了情分……花梦黎抿唇,她左右隐藏的事,倒不想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花梦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圣上不知我是女人,他只是……只是……”“只是什么?”花老将军询问道。“好男人。”花梦黎有些难以启齿说道。…

书评专区:

侵一州:创意极大的增加了该书的可看性,主角性转化,也堪称神来之笔

召唤我吧:这本书作者就他妈的不说人话。开始讲个魂穿融合,就和嘴巴里含个几把说话一样。你写的东西自己不TM看一遍的么、

《敛绪怀芳倚玉楼》敛绪怀芳倚玉楼小说最新章节,敛绪怀芳倚玉楼全文免费阅读

《守得云开见月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2章 镇定

转眼便过了半月。
这些日子,虽然萧离落没有大张旗鼓地追查行刺之事,但是朝中众臣及京中百姓皆嗅到了紧张的气氛。
先是朝中几位大臣接连被下狱问斩,接着,又是先帝的六皇子,如今的景王被一道圣旨软禁,这一切无不昭示着近日又发生了大事。
一时满堂朝臣人人皆自危,那些贪腐滥权的自是不提,便是那些素来为官清正的,亦是谨小慎微,每日上朝、递奏折时皆格外小心,唯恐引火烧身。
这一日,早朝刚毕,谢欺程正随着同僚往翰林院行去,半途却被一个小太监叫住了。
“谢大人留步,皇上有请。”
谢欺程闻言,步子微顿,拱手道:“下官这便去,劳烦公公带路了。”
又跟几位同僚打了招呼,这才跟着那小太监往御书房行去。
穿过重重宫阙,踏着光滑平坦的宫砖,转眼便抵达了御书房。
小太监依旧是停在殿外,让谢欺程自行推门进去。
殿内寂寂,不闻人声。
只见萧离落正坐于案前执笔画着什么,一直伺候的近侍李茂全都不见踪影。
“臣谢欺程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
谢欺程起了身,便站在原地垂手屏息,等着接下来的问话。
数日前,妹妹谢洛卿跟他说的话还言犹在耳。
“哥哥,昨日我不小心在皇上面前暴露了身份,露出了女子的面貌。
但是他那时正高烧,我又哄骗他说是在梦中。
这几日皇上可能会召见你,你可要当心。”
想到即将出嫁的妹妹,他的唇微抿。
为了妹妹,为了谢府,他今日无论如何都要镇定,绝不可慌张。
“谢卿,”看着低头垂首的人,萧离落的语气温和又亲密,他停下手中的朱毫,唤他道:“朕刚刚作了一幅丹青,你且来瞧瞧。”
“是。”
谢欺程忙走至案前,垂眸朝铺于其上的宣纸上看去。
一瞥之下,虽则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仍旧暗暗一惊。
只见洁白的宣纸上,一人身着绯色官服,傲然挺立,朱唇含笑,纤腰款款,仪态风流。
乍一眼看,这人跟他的五官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只是,谢欺程心中雪亮,这画上的人,是他的妹妹谢洛卿。
她的笑柔美嫣然,与他的浅笑初一看十分神似,但是细看又各有不同。
心中虽明了,但是面上谢欺程却躬身赞道:“皇上丹青之术已化臻境,臣今日有幸大开眼界。”
闻言,萧离落笑了。
这人今日是怎么了,这般客套?
他于是扬眉,含笑道:“朕让谢卿看的可不是画技,而是画中人。
谢卿可看出了朕画的是谁?”
“这……”谢欺程微微沉吟,而后方道:“皇上此言可难倒微臣了。
这画中之人的五官与臣略有神似,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仔细一看,这画中人唇粉如樱,腰细如柳,似乎是个女子。
而微臣,却是男子。”
总算是将准备多日的话说了出来,谢欺程一时心中忐忑,这般犯上,也不知自己的下场如何?
果然,他话方落,萧离落便面露不豫之色,方才还含笑的眸子,蓦地便冷了下来。
“哦?谢卿是说……自己是个男子?”
“皇上,”谢欺程紧张地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躬身道:“臣不明白皇上何意,但臣的确是个男子。
若皇上不信,可唤公公进来给臣就地检查。”
他那紧张的模样,他那惧怕的神态,还有他的声音,他的喉结……一瞬间,又让萧离落恍惚了。
难道,那晚真的只是他的一个梦?
可是,如果是梦,又怎会那般真实呢?
真实到他甚至在回宫后在自己背上看到了指甲的掐痕。
想到此,萧离落又再次坚定了起来。
他蓦地从椅上站起,走至谢欺程身前,淡淡道:“不必了,朕亲自检查。”
他不想让任何人触碰他的身体,即便是已经绝了子孙根的太监。
话毕,他伸出手,按上谢欺程的胸口。
只按了一下,萧离落脸色已然变了。
面前的人胸膛平坦、坚硬,分明是男子的躯体。
这怎么可能呢?
他黑着脸继续手往下探……
一秒后,他烫着般飞快地甩开手。
“滚出去!”他寒着脸,厉声道。
“臣告退。”
谢欺程心中一松,知今日这关算是过了,忙躬身低头退了出去。
刚刚退至门口,便听到内殿传来“呲呲”的响声,似乎是有什么被撕碎了,他脚步滞了一下,瞬间便想到了方才的那幅丹青。
好不容易挨到了傍晚放衙,谢欺程一刻不停地往家中赶。
回了府,他先去了谢洛卿的清苑。
“妹妹,”屏退了下人,谢欺程对谢洛卿道:“皇上今日果然召见我了。”
谢洛卿正在绣一个鸳鸯枕套,这是谢夫人交代的,说是新婚那夜要枕上自己亲手绣的枕套,可保佑将来夫妻二人和美,情浓如鸳鸯。
听见哥哥的话,她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问道:“怎么样了?”
“我故意顺着皇上的话引出我是男子的事,皇上起先不信,”说到这里,谢欺程微微有些尴尬,他堂堂的谢府少爷,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般摸重要部位,不过这已经过去了,何况那时他心中只有紧张,也忘了尴尬,于是继续道:“后来他自己亲自动手检查了,这才信了。”
说完,他摸摸谢洛卿的头,笑道:“这下,你可放宽心了罢?别再多想了,只管安心准备出嫁吧。”
明明是期待的消息,然不知为何,谢洛卿却高兴不起来。
想到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流露出伤心、失望、难过的神色,她就觉得心都揪到了一起。
微微垂睫,掩去眼底的痛楚,谢洛卿浅笑道:“如此便好。
时辰不早了,哥哥你去换身衣服,准备用晚膳吧。”
“好,我这便去。
你也别绣了,晚上光线不好,仔细伤了眼睛。”
谢欺程叮嘱着,这才出去了。
人一走,谢洛卿出了会儿神,过了半响,她慢慢地摊开手,看着自己的食指。
只见原本光洁的指头上,一大滴鲜血正慢慢地沁出来,顺着指尖缓缓滴下,一直滴至那大红的绸布上,很快便消失不见。
那代表着喜庆与美好的枕套,鲜红如血,一如那日萧离落右腹的伤口,红得直欲刺伤人眼。
看着看着,一滴清泪蓦地从谢洛卿的眸中流了出来。
紧接着,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越流越多。
房内无人,她积攒多日的不舍与难过终于得到了释放。
再也忍不住,她埋下头,大声地痛哭了起来。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11:24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