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如浮梦一场》沈瞳南阙小说_沈瞳,南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爱你如浮梦一场

作者:迷战

主角:沈瞳,南阙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初见南阙,他芝兰玉树,校服加身。 我仰着头,将他奉为一生的神。 只是这一生还没过完,我便差点死在了他手里。

《爱你如浮梦一场》沈瞳南阙小说_沈瞳,南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爱你如浮梦一场》免费阅读

第1章 沈依归来

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我已疲惫不堪,开了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是南阙,我眼中闪过片刻的惊喜,结婚三年,他主动联系我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迫不及待的接通,男人凉薄的声音传来:“沈瞳,我们离婚。”

心瞬间坠入谷底,我匆忙挂断了电话,我怕他再说出更绝情的话。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南阙正坐在沙发上等我。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十点前看到他回来。

南阙穿了一件藏蓝色的西装,白衬衫,双腿交叠,完美的如此不真实,只是看向我的眼眸里仿若淬了冰,冻的人发抖!

当年和我结婚的时候,这双眼睛里写满恨意,如今连恨都没有了,剩下无尽的冷漠。

“签了。”他起身,甩给我一份离婚协议,我捡起离婚协议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忽然觉得很可笑。

我仰起头,看着这个我曾经霍出命去爱的男人,哑声问,“沈依出狱了?”

大概是我提到了他刻在心尖上的名字,南阙眼神微眯,嘴角轻勾,蹲下身来。

我只觉得下颌一痛,下巴被他捏在手里。

他的眼神终于带上了令我熟悉的狠意。

“没错。”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将我包裹起来,语气却恶劣的让我胆战心惊,“所以你可以滚了。”

沈依,南阙的初恋。

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当年沈依失手伤了我母亲,导致我母亲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她本来是要面临十年的牢狱刑罚。

可我那可笑的父亲,却来求我放过沈依一马,开出的条件是他会让南阙娶我。

我死心踏地的爱了南阙十年,十年爱而不得。如今却成了父亲逼我妥协的筹码。

沈依伤了母亲,这个世上唯一真心待我的亲人,我恨不得让沈依一辈子呆在牢里出不来。

可我也知道,即便我不答应,父亲只要想替沈依减刑,他有的是办法。

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母亲已伤,权利在父亲手里。

我嫁给南阙,刚好可以气死沈依。

也刚好让我如愿以偿而已。

后来,沈依被轻判三年,不知道父亲跟南阙说了什么,南阙还真的娶了我。

我犹记得,新婚那天。

他喝的酩酊大醉,眼底却一片深海般的黑。

他骂我卑鄙,为了嫁给他,连自己母亲都可以作为利用的筹码。

他还说,等沈依出狱。

就让我滚。

如今,三年已到,他终于忍到了沈依出狱的这天。

也终于,忍无可忍。

可是南阙啊,我喜欢了你十年,十年的青春,还有我妈至今昏迷,为了嫁给你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如今我怎能轻易放手。

我笑笑,握住他的手腕,心中万千悲喜,最后化为一句话“我不跟你离婚。”

那一刻,南阙的眼神像藏了冰刀,刀刀刮骨燎心。

他几乎是拎着我的领子将我拽起来,然后将我摔在了沙发上,我被摔得七荤八素。

南阙俯身,从口袋里抽出钢笔,啪的拍在我面前。

茶几被震响,钢笔划伤了他的手掌,鲜红的血滴落在白色的地板上。

我不知道他的手疼不疼,可是我的心疼的快要窒息。

“签了。”


第2章 恨意生根

他这人一向不喜欢说废话,见我没有动手签的意思。

他起身,拿起手机,拨给了医院。

打开扩音,扔在了茶几上。

听筒里传来医院院长那苍老的声音。

我妈在医院,他是在拿我妈来威胁我。

我心中闪过片刻的慌乱,可是转瞬,我便笑了:“你随意。”

南阙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他阴沉沉的看了我一眼,终于被我气的笑了出来。

他俯身,整个手掌握住我的半张脸,用力,迫使我仰起头。

“沈瞳,没想到你如此狠毒。”

他抓起西装外套,摔门离开。

我瘫坐在沙发上,想哭却哭不出来。

我何尝不怕他不交医药费,拔了维持我妈生命的管子。

可是我在赌,赌南阙不会如此恶毒。

我也想过放开他,就此结束。

可是如今我妈伤成了那样,凭什么沈依一出来,我就得为她让路。

我心有不甘,我不想放过沈依,也不想放过我自己。

……

次日,我一早就去了沈家。

自打我嫁给南阙之后,家里密码锁就换了。

如今我像是客,站在门口,等待着里面的人来开门。

门打开后,我看到了沈依。

她的头发剪短了,一张小脸也更白了,见到我后,嘴角扯出一抹嘲弄来。

我盯着她那张依旧漂亮的小脸,心中的恨意肆意生长。

沈依仰起头,轻蔑一笑,“姐姐,用我七年刑期换来嫁给南阙,南阙他爱上你了吗?”

心中划过一抹伤痛,片刻就被我掩饰掉“我们,好的不得了。”

沈依扯唇,唇角凑近我的耳边。

“知道当初为什么父亲让你嫁给南阙吗?因为,只有你嫁过去,等我出来,我才能重新站在南阙的身边。”

沈依笑的越发的刺眼,逼红了我的眼睛。

我冷笑着看她,“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让位置?”

“你不走,你那可怜的母亲就会死。”

沈依轻飘飘的声音终于激怒了我,我一把抓住了沈依的衣领。

“沈瞳!”南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被这个声音定在了原地。

下一秒,一抹高大的身影挡在了沈依面前,面对我的剑眉星目里藏满锋芒。


第3章 十年情灭

我冷笑一声,看着眼前的南阙。

这就是我心心念念了十年的男人,如今竟这般对我。

离开了沈家后,我去了医院。

重症监护室里的母亲,身上插满了我叫不出名字的管子。

苍白的脸色看着可怜又无助。

她这一睡,就是三年,医生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醒了。

下午的时候,父亲找到我,说要我和南阙离婚。

看着父亲那脸色,我忽然觉得很好笑。

“当年要我和南阙结婚的是你,如今要我和南阙离婚的还是你,父亲,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

我的语气蓦然一顿。

父亲皱眉,“瞳瞳,我不是再和你商量。”

我笑笑,“其实离婚,也不是不可以。”

父亲眼中的光芒刺的我生疼,依如当年我答应救沈依时那般晃眼。

“只要你和南阙离婚,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他豪不掩饰的欣喜。

我眼底的笑意加大,瞧瞧,这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的身子向后倚靠,挑眉,“我要我妈受过的苦,悉数受在沈依的身上。”

十七阶台阶,阶阶碎骨。

骨头戳进了肺里,差点要了命。

我的好父亲,你舍得吗?

父亲眼中的光芒瞬间消失殆尽,睨了我一眼后转身离开。

这个结果,我其实早就想到。

可是今日沈依的话,着实刺激到了我。

下班后,我将沈依堵在了巷子里。

四下无人,沈依明显有些慌了。

我抬手在她红润的小脸上拍了两下,低头睨着她,“走啊,我带你去见我妈。”

听到这话,沈依更慌了。

沈依并不是怕见我妈,而是不知道我会怎么对待她。

我将沈依甩在我妈床前,摁着她的脑袋,磕在冰凉的瓷砖上。

整整三十下,磕的她脑袋出了血,直到她尖叫着求饶,我才觉得解气了些。

沈依走的时候,脚步都不稳。

晚上回家的时候,别墅内一片漆黑。

没开灯,我摸着黑弯腰换鞋子,忽然胳膊上一阵撕裂般的痛苦,我被男人给拽了起来。

他把我压在身后的门板上,借着外面的月光我看到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上,充满愤怒。  “她跟你……”我仰头,瞧着他那张我一直爱慕的要死的脸,双手攀上他结实的肩膀,“告状了?”

南阙将我的手扯下来,生生的将我的胳膊扯的脱臼。


第4章 不曾回头

似乎是我眼底的笑意彻底的激怒了他,他将我拖起来就走。

他一路拽着我进了沈家大门,此时沈依头裹着纱布,坐在沙发上,哭过的眼睛红肿着。

她看到我,似乎很害怕,瑟缩了下,咬紧了嘴唇。

我仰着头,下一刻,南阙的大手按在了我的脑袋上。

男人的力气真大啊,他一下子便将我按的跪在了地上。

我突然就明白,他这是在为沈依报仇。

他比白天的我,更凶狠。

额头撞在地板上,痛的我头昏眼花。

“南阙,算了。”沈依起身,快步的走来,在南阙几乎要将我磕的昏过去的时候,她拽住了他的手。

我无力的趴在地上,有那么片刻,觉得世界都是花白的。

我缓缓的站起来,伸手抹了把额头滑落的液体。

我仰起头,看着背灯而立的高大的他,一字一顿道:“这几下,算我还了你了,南阙。”

十年情,今日灭,我决定放过他,也解脱自己。

走出沈家的时候,外面灼灼的热浪趁着漆黑的夜,不要命的往我的脸上扑。

看着来往的车流,这个我从小长到大的城市让我感到很陌生。

蹲下身子,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紧紧包围着我。

当初我追南阙,那是出了名的死皮赖脸。

我和南阙是一个高中。

他是个尖子生,家世好,长得又高又好看。

我呢,十足的小太妹一个。

不学无术,逃课打架是常态。

南阙是在高二的时候转过来的,因为成绩好,进的尖子班。

他转来之后,我便央着父亲将我转去了学校的尖子班。

为了看南阙,我不逃课了。

高中后两年,我将南阙烦的要死。

那个时候整个高中都在传,沈家那个小太妹,看上了尖子班的南阙。

可南阙啊,看都不看她一眼。

回忆至此,我低下头,低低的笑出声来,那眼泪啊,不知怎么的就砸在了青灰色的柏油路上。


第5章 展开报复

哭过之后,我忽然觉得放开南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反而做起事来可以毫无顾忌,比如替我妈报仇。我擦了把脸,起身,拦了辆出租车去了胡盛那。

大半夜的头顶着伤的我吓坏了胡盛。

他随手从衣架上拽下来一件黑色的大衣披在我的身上,拽着我准备出门去医院。

我抓住他的胳膊,仰着头,瞧着他。

“老胡,有烟吗。”

他眼神一凛,我勾唇笑的坦荡,“给我一支。”

胡盛是我妈的主治医生,年轻有为。

其实我认识他的时候,很早很早。

早到孩提之年。

胡盛家就住在我家的对面,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少年时期的胡盛生的很白,常年背着画板去画室画画的模样,迷倒了一片的小姑娘。

胡盛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外商,而胡盛不愿意跟着他妈去国外。

他爹又不管他。

我妈看这孩子可怜,就时常让我去给他送好吃的。

在沈依出现之前,他一直对我的态度都很恶劣。

后来,是因为什么改变了呢?

我想,大概是因为沈依的出现,让他对我动了恻隐之心。

他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让我从回忆中醒来。

随后他修长干净的手指递给了我一支烟。

“以后,别抽烟了。”他开口,嗓音好听的不像话。

我笑笑,不语,垂下眼睑。

我是在初三的时候学会的抽烟。

那个时候沈依刚刚进我的家门。

当我和一群朋友躲在巷子里偷着抽烟的时候,胡盛的身影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巷子口。

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胡盛跟我妈告状。

于是将我的朋友都遣走之后,将胡盛拽进了深巷里。

仰着头威胁他。

他听完我的威胁,微微俯身下来,将我圈在了墙壁与他的怀抱中间。

胡盛比我高出太多,所以那刻,我只觉得分外的有压迫感。

他抬手,轻敲了下我的额头,对我说,“以后怕是没人敢娶你了。”

胡盛啊,一语成谶。

的确没人敢娶我,那个娶了我的,恨我入骨。

我闭了闭眼。

将烟蒂摁灭在了烟灰缸里,揉着脑袋坐在了沙发上。

胡盛端了杯茶走来,推到我面前。

“解烟的。”

“我知道。”

我没去拿茶,只是看着胡盛,“你和陈海还联系吗?”

我清楚的看到,胡盛的五指微微的收紧了些。

随后他看我的眼底又深了些。

“看来还联系着。”我笑了,眼中的光芒成功的让胡盛抿紧了唇。

第二天,网上出了条新闻。

一组没打马赛克的视频流出,暧昧的光影,交织在一起的喘息。

可以清晰的看到躺在男人身下女人那张过分漂亮的脸。

视频很普通,无非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睡了。

可是主角是沈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如浮梦一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80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