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民间诡玉录》全文小说林海陈心悦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民间诡玉录

作者:慕公子

简介:身为学长的林海带着学弟学妹外出购买玉料,学弟孙超外出带回来一块极好的汉白玉,但那玉中竟有点点红丝看着极为不详,而得到这块玉后学妹们突然发烧而自己在第二天也不幸病倒,孙超也性情大变,林海突然想起来,现在的状况似乎与那本《暗玉道》中所描述的有些相似……

完整版《民间诡玉录》全文小说林海陈心悦最新章节阅读

《民间诡玉录》免费阅读

得来的回答却是两个女生都纷纷摇头。

于是我眉头皱的更深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话,那是谁进来收拾了满地的狼藉,又将我和孙超两个抬上的床?

随意吃了两片面包,这时候苏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师兄,我们是不是一会儿吃完了饭就去玉场啊?”

因为昨天那个玉场不怎么样,再加上我现在一脑子疑惑,所以我便说因为昨天已经去了,今天就不去了。

可是苏茜听了我的话却是有些气鼓/鼓地说道:“师兄,你怎么背着我和心悦师姐偷偷去玉场!”

我闻声一愣,说你们昨天不是发烧吗?发烧怎么去?

可是听了我的话后,苏茜却是更加生气了,对我说偷偷去就偷偷去,干嘛还咒我们生病!

就连陈心悦都在说他们晚上连制冷都没开,怎么会发烧呢?

我听得目瞪口呆,说你俩合起伙来逗我吧?

两人却再次否认,并且还说我是睡糊涂了,便自顾自地吃起早餐来。

我见得这模样,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如果只有苏茜这样说的话可以认为她是调皮捣蛋,可是竟然连陈心悦都这么说,那就说明他们是真的没有发烧。

可是怎么可能呢?昨天我是亲眼所见啊!还见得苏茜出来拿药。

难道是……她们两个都失去了昨天的记忆?

想到这里,那块蛇吐珠的邪玉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感觉有些不太好,连忙慌张地问道:“那你们昨天在干嘛?”

苏茜摆了摆手:“昨天天气就那么大,我们就在房间里看肥皂剧啊,刷微博啊……还能干嘛?”

我又有些不确定地看向了陈心悦,她也是点了点头。

看来他们是真的没有昨天的记忆了……至少,和我的记忆完全不一样!

我咽了咽口水,又问道:“那你们……还记不记得孙超前天晚上去了交易中心,大半夜才回来?”

两个女生依然摇头。

我吸了一口冷气,感觉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也就是这时候,孙超忽然向着我们走了过来,见得他走来,我心里不由得一紧。

可是孙超却根本看都没看我,直接错开了我走到苏茜身旁,就好像之前在车上那样讨好她:“师妹,吃饭呢,这小面包的也吃不饱吧,不然我带你出去吃,我知道有一家店,可好吃了。”

苏茜傲娇地转过头去,说我才不呢,你懂什么,早上吃面包才健康,外国人早上都吃面包的。

一切就好像和之前一模一样,正常无比,孙超讨好苏茜,苏茜对他爱答不理,文静的陈心悦在一旁并不说话。

可是在我的眼里看来,这一切的一切,却再诡异得不得了。

孙超,苏茜,陈心悦三人都好像被抹掉了昨天一天的记忆,或者也可以说,我无形之间,增加了一天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记忆……

我站了起来,没有继续和他们吃下去,而是回到了房间,回到床上,我看着空白的墙壁,房间里已经没有一点昨天的痕迹了,就连那些我吃过的药都已消失不见。

地上空无一物,连灰尘都没有,打扫得干净无比。

到这里,我已有些无法坚信我内心的想法,有些动摇。

或许,可能我记忆中的昨天,根本没有发生,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冗长而又诡异的梦境而已?

难道是我这些天舟车劳顿,实在是太需要休息了,出现了幻觉也无可厚非?

我看着四周,忽然感觉有一种仍然身处梦境的感觉。

可是忽然,我的食指开始有些发痒起来,那是伤口在长新肉的感觉,我抬起手,看着食指上已经结痂的伤口。

那是昨天被刻刀不小心划伤的伤口。

不,昨天的一切真实存在,只是它被什么东西掩盖了。

那尊诡异的,蛇吐珠的玉,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或许想要将这一切彻底弄明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也是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我只要找到孙超当晚买玉的市场,找到那块消失的玉雕就好了。

我握紧了拳头,眼神变得坚定。

一切因那块玉而起,也必因那块玉而结束。

想到这里,我便不再犹豫,从床上坐起来便向着外面走去,我来到大厅,苏茜她们三人仍在吃早餐,而孙超则是在旁边不厌其烦地讨好苏茜。

我想了想,对陈心悦招了招手,说你过来一下。

听得我叫她,陈心悦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将耳机放下跟我走了过来,我将她一直带到拐角才停下。

这时候她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师兄,你叫我干嘛?”

陈心悦是我们之间最文静的一个学生,平常很少和人交流,但是很友善,有什么忙都会帮,并且很会保守秘密,这也是我找她的原因。

我看着陈心悦,说道:“师妹,我现在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会儿乘着不注意,你把孙超的手机拿来给我。”

陈心悦听得我这个请求显然懵了一下,又有些警惕道:“你要他手机做什么?为什么不自己去?”

于是我胡乱地编造了一个理由,说道:“我之前手机关机了,许老师把接下来的任务发到了孙超手机上,可是现在我和他,有些闹别扭,他不告诉我,我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他,但这关系到之后几天我们的行动,所以还请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说完这句话,我脸不红心不燥的,一点也没撒谎的样子,自己都佩服自己,而陈心悦也显然相信了我的说辞,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尽量吧,然后就走了回去。

我在原地有些焦虑地等待,但陈心悦办事还真是有效率,不一会,手里就拿着孙超的手机走了回来,递给我,说孙超上厕所去了,让我赶快看。

我连忙感谢,接了过来便立马打开了孙超的通讯录,可是除了我的几个未接来电外没有和其他人联系的记录。

我想了想,又将他手机上的打车软件打开,这一打开,果然发现在前天下午的时候,有两条打车记录,都是前往城北综合市场的。

看到这个消息,我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因为这个地址很有可能就是孙超购买到那块邪玉的地方!

我记下了这个地名,又准备看看孙超手机上的付款记录,看能不能找到买玉人的资料,可是却没有权限,让我输入密码。

眼瞅着孙超就快回来,我也只好无奈地放弃,将手机还给了陈心悦,可是这时候陈心悦却是满脸的狐疑。

见得她这模样,我尴尬地笑了笑,显然我刚才的动作都被她收入眼里了,哪里是看什么许老师的信息,分明是窥探隐私差不过。

我想了想,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陈心悦,说道:“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

陈心悦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说道:“我看你也不像那种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但我就相信你一次吧。”

说完,就接过手机回到了座位上,而这时候孙超刚好回来,手机已经放了回去,他一点也没感受到发生了什么,继续在苏茜身边嬉皮笑脸。

在心里感激了一下陈心悦,我便很快从他们看不见的另一边下了楼,打了个车直奔城北综合市场。

可是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却傻眼了,因为我发现这城北综合市场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玉场,而是一个菜市场。

我有些无奈,但一想孙超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到菜市场来,应该这附近是有交易中心的,于是我便找了个人问了问,但是一连问了一圈下来,都没有人见过这附近有什么卖玉的地方。

好不容易有个大妈说她有印象,可是带我到地方一看,那只是一个古玩店,里面还尽是假货,老板也说从来没见过孙超。

这样下来我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了,这周围都没有交易中心,孙超的那块玉总不能是在菜市场捡的吧?

有些失落地蹲在路边,这时候一个乞丐向我走了过来,抖了抖手里的破碗,意思是向我讨钱。

我摸了摸口袋,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没带钱。

可是乞丐非但没走,还向我靠近了些,破碗里的硬币抖得生响,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乞丐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或者精神上有点问题,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有些怕出事,便站了起来打算离开去。

可是刚走了没两步,却听到身后传来那乞丐嘶哑低沉的声音:“小伙子,你在找玉场?”

我一愣,转过头去看他,发现他此刻正盯着我的眼睛,他的脸上有几道伤疤,而眼睛也瞎了一只,满是浊黄,有些渗人。

他似乎知道那个玉场的下落?

我犹豫了一下,向这瞎眼乞丐走近两步,又问道:“你知道这附近的玉场在哪儿?”

瞎眼乞丐桀桀地笑着,听得我很不舒服,然后又听得他说道:“这附近只有一个玉场,但那是个很老的地方了,而且它和一般的地方不太一样,有些危险……你确定要去?”

我点了点头,说那个玉场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是一名学玉器专业的研究生,国内许多玉场都去过,地下黑市也有,所以再危险的地方也见过,您如果知道的话,还请告诉我吧。

听了我的话,瞎眼乞丐又桀桀地笑了起来,听得我有些头皮发麻。

然后便听到他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地方可不是什么黑市,而是一个……鬼市。”

我闻声一愣,浑身都怔住了。

“如果你还想去的话,那就晚上过了十一点再来这边找吧。”

瞎眼乞丐说着,已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开,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感觉脑袋有些嗡嗡地,看着四周,又回想起瞎眼乞丐的话来。

鬼市?那是一个为鬼开的玉场吗?

但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

可若是没有鬼,这诡异的玉场为什么又要等到晚上过了十一点才开放?

出来一趟,我发现心中的疑虑非但一分不减,反而更加浓厚了……

眼下除了那瞎眼乞丐所说的鬼市,我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了,可是听得瞎眼乞丐的话,我总感觉去了那所谓的鬼市,又会惹上一身的麻烦事。

我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但最终深呼一口气,我一定要将这一切都弄个明明白白,既然我是团队的领头,那么我就应该担当责任,要确定回去的时候每个成员都安安全全的。

我叹了口气,也没打算回酒店了,打了个电话假装说我在和石河子大学的人交流,回去会很晚,让他们自由安排。

苏茜本来就有些大大咧咧,听我这么说没有半点怀疑。

就这样,我便在这附近找了个网吧一直等待,慢慢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当手表上的时针终于走过十一点的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我虽然觉得有些害怕,但还是毅然从网吧走了出来向着综合市场走去,想要验证瞎眼乞丐口中所说的鬼市。

这边的晚上的气温很低,走了没多久我就觉得冷飕飕的,这天气还破天荒地起了雾,使得气氛更加阴森了。

我一手摸着自己脖子上的平安玉,嘴里又不断念叨着安慰自己。

“不会出什么事的……”

就这样,走了约摸有五分钟的样子,我愣住了,只见得几乎黑漆漆的道路上,前方突然远远地出现一副灯火通明的景象,可见得里面摊位排列,人影往来。

鬼市这个词语一下子就浮现在了我的心头,我的心砰砰地跳动了起来,那里面的,究竟是人是鬼?街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整座城市都已经休息,如果是人的话又为什么还要出来摆摊?

难道这真的是一个为午夜才可出来的幽魂准备的玉市吗?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民间诡玉录》<<<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