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诡玉录小说(慕公子著)林海陈心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民间诡玉录

作者:慕公子

简介:身为学长的林海带着学弟学妹外出购买玉料,学弟孙超外出带回来一块极好的汉白玉,但那玉中竟有点点红丝看着极为不详,而得到这块玉后学妹们突然发烧而自己在第二天也不幸病倒,孙超也性情大变,林海突然想起来,现在的状况似乎与那本《暗玉道》中所描述的有些相似……

民间诡玉录小说(慕公子著)林海陈心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民间诡玉录》免费阅读

我叫林海,是南方大学一名在读研究生。

在我研一的时候,导师让我带着三个大三的师弟师妹去外边采玉,在产地来采买成色比较好的原石和玉石,同时,也有学院之间交流合作的意思吧。

可是那一次,却出了很严重的问题,这导致我这随后的人生轨迹,都因此发生了偏转。

到了目的地,和石河子大学的接待人员碰了面简单交流了之后,我们便前往了酒店。

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和我同行的孙超,也就是此行唯一一个师弟,硬要借口住在玉场周围的小旅店,那里偏僻得不行,所以我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是在打两个师妹苏茜和陈心悦的主意呢,果断拒绝了。

这就导致回酒店的路上,孙超一路都看我不顺眼,甚至还乘着入住酒店的时候,一个人赌气出去了。

我当时也没理他,毕竟这小子性格本就不好,加上出身安徽石器世家,刚愎自用,总之谁都不讨喜。

我跟他一般见识,不是找气受吗?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不开眼的原因,就孙超这出去的一小会儿,回来的时候居然就抱来了一块精雕玉!

我光是粗略的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块上好的和田玉。

虽说对孙超很是不满,但我就是对这些玉器喜欢得不得了,见他把东西搬回来,就厚着脸皮上去说道:“孙超,你这哪儿来的啊?给我看看呗。”

却不想孙超小家子气一样,压根就不理我,还故意把玉给包严实了一些,让我连模样都看不到。

我这个人比较好面子,见他这样知道在因为住宿问题气我,所以便直接走开了。

“不看就不看呗,谁稀奇啊。”

说是这样说,但心里还是痒痒的,这种感觉就跟身旁坐了一个女人,你明知道那是个美女,可是却连长啥样都看不到。

好在后来因为劳累了一天,困意上涌,睡着了这种心痒痒的感觉就消失了。

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此时房间里又没了孙超的影子,而那块玉也跟着不见了,我估计是他拿出去嘚瑟了。

虽说人生地不熟的,团队里的成员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单独行动,但当时我也挺气孙超的小家子气,于是就没有去管。

可是没想到我这一不管,就出事了。

先是我们集合吃晚饭的时候,没见到孙超的影子,那时候团队里还不是很担心,因为天还没有黑下来,加上在城里,他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可是后来慢慢到了晚上,都一直不见孙超回酒店,而且电话也一直关机。

这下我就慌了起来,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孙超,但是他再讨厌也是我们团队的一员啊,失踪了这可是大事!

于是赶紧联系了石河子大学的接待人员,他们一听有人失踪了,也是慌张的很,匆匆忙忙地就赶到酒店来了。

接待人员小赵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到酒店的时候比我们还要着急,一直在喃喃什么“完了,完了”之类的话。

我看得他这个反应有些不对劲,于是把他拉到一旁小声问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小赵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叹了口气对我说这种情况他们学校以前也有,学生莫名其妙就失踪了,怎么都找不到,都报警了,可是第三天的时候,又毫发无损地回到了家里。

当时我一听说这不挺好的吗?自己回来了。

小赵一拍大腿,对我说回来是回来了,可是整个人都变了,本来挺文静的学生变得异常暴躁,还经常在半夜里一个人自言自语,听他家的人说,自从那个学生回去后,居然会喜欢吃生肉,鲜血淋漓的那种。

听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颤,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心里更加着急了,生怕孙超也会出现那样的意外,于是赶紧说道:“我们现在还是快点出去找一下他吧,不知道能不能报警。”

可就在这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我一愣,赶紧去将门打开,却见得孙超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

看着他回来,我才是松了一口气,继而有些生气地问他你去哪儿了?

可是孙超却根本理都不理我,双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小曲就走了进来,见得这么多人在屋里,他楞了一下,不过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们都围在我房间里干什么?开小灶吗?”

小赵这时候走上去对孙超说道,我们以为你失踪了,大家伙都特别地着急,特别是你们队长,都快要急疯了。

孙超听到这里看了我一眼,却十分轻蔑地说了一句:“他?”

随后冷笑一声走进了屋子。

我见得他这个反应,怒气简直就要喷出来了,不仅是我,连两个师妹苏茜和陈心悦都看不过孙超的态度。

不过在外人面前,我不好发作,十分不好意思地送走了接待人员,等到房间只有我和孙超两个人,我才深吸一口气,来到他的床边。

“孙超,你刚才去哪儿了?”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可是孙超看都没看我一眼,玩着手机随口说道:“我去交易市场看了看呗。”

我见得他这无所谓的模样,如果要发展下去肯定能和我打起来,于是拉下脸严肃道:“你出去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下次要出去的时候,记得要给我说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你这么久没消息,电话都不接一个,这让我们很担心。”

听了我的话,孙超突然表现得极度不耐烦的模样:“我又不是小孩,我能照顾好自己,你不要装成一个大好人的样子!”

我发誓,如果再说下去我肯定会和他打起来!

孙超这幅模样让我气得牙痒痒,不过我既然是领队,自然要担当一些责任,只当孙超还不成熟,幸好这次没有真的出什么问题。

于是没有再说什么,转头回到了床上,只希望快点睡着。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吧,我忽然听得孙超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当时我纳闷的,咋的?他这是感觉不爽还真想找我骂起来?

于是回过头去,却发现孙超这时候拿了一个脑袋大小的布包站在中间,这正是之前他死活都不让我碰的玉雕。

我正纳闷,却听到他没有表情地说道:“我刚才又去了一下市场,想鉴定一下,虽说有些结果,但是我还是不能确定这料子是不是真的,你来帮忙看看。”

他的话就像命令一样,一点没有让我帮忙的意思,但是我本来就对那玉雕好奇得不得了了,也就没端架子,直接兴致冲冲地坐起来让他把东西拿过来。

孙超将布包放在我的床上,然后慢慢地解开,一抹乳白便露了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将这尊玉雕举了起来,细致观察,这上面雕刻的原来是一副龙吐珠的画面,细节繁杂,栩栩如生,极其精密,可见雕刻者的工艺极高。

而整座玉雕触及冰凉润泽,隐隐起脂荧,可见玉料也是一块好玉料。

这时候孙超的声音响了起来:“之前我在市场上一眼看中了这块玉,虽然我不太了解这种料子,但可以看得出这玉雕刻做的很好,就算是假的也值了。”

我点了点头,说料子倒是真的和田白玉,只不过这么一大块玉雕,你花了多少钱?我们这次出来只是买料,这学校可不报销的。

孙超白了我一眼,说这个就不麻烦你担心了。

我笑了笑,又将玉雕仔细看了看,透过光线,能看到里面就像棉絮一样,可就在这时,借着光线我突然看清在龙吐珠的珠子内部,有一条隐隐约约的红线,就好像血丝一样,看起来怪异无比,充满了邪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看到这条血丝的时候,我余光隐隐约约瞥见孙超脸上露出一个有些病态的诡异笑容。

当时我心中一惊,正脸去看笑容又已经消失,反而孙超还是一副嫌弃的表情,好像生怕我给他把玉弄坏了一样。

估计是小赵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太吓人了吧,给我留下阴影了,杯弓蛇影。

我摇了摇头暗笑自己胆子也太小了,又仔细看了一遍玉雕便还给了孙超,瞅着时间也不早了,就给孙超说早点睡吧,明一早还得去玉场。

孙超本来就不太待见我,鉴定好了玉雕之后当然巴不得不和我说话,于是我们两个就这样睡了。

不得不说,舟车劳顿之后睡的还挺香,不过一会儿我就已经睡着了。但是没想到这一睡,好久不做梦的我却做了一个梦,还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我梦见深更半夜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房间里漆黑一片,却看见孙超蹲在门边自言自语。

我就去问他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觉?

这个时候他却不说话,只盯着我阴测测地发笑,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时就想起来了小赵给我讲的那个故事。

这时候我再顺着低头一看,只见得他怀里还像宝贝一样捧着那尊玉雕,梦里的玉雕变成了猩红色,像是被血染成那样似的,看起来诡异至极。

之后,便全部都是孙超诡异笑容的画面。

总之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满头都是汗,想到梦里的场景实在是太渗人了些。

这时候下意识转头看孙超,他已经起床了,一个人坐在床边玩手机,见得这样我才松了口气,要是醒来的时候发现孙超真蹲在门边自言自语,非得吓死我不可。

不过噩梦只是噩梦,吐出口气,我很快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收拾了东西准备出发去玉场,可等到一切就绪,却发现隔壁房间两个小师妹还没起床。

当时我就想这女生怎么比我还能睡,作为祖国的花朵,早上的太阳,这可不太行啊!

于是直接拨打了苏茜的电话,可是没想到打了一圈却没有人接听,我怪纳闷的,又给陈心悦打去,电话约摸响了两声,一个带着睡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喂?”

我听得这糯糯的声音感觉心都要化了,但在师妹面前总得严肃一些,便咳嗽了一下正经道:“你们怎么还没起床?我们要出发去玉场了。”

电话那边有些杂闹的声音,就好像信号不好一样,接着传来陈心悦的声音:“我感觉我好像发烧了,头很疼,可能去不了了。”

我听得这句话一愣,怎么就突然发烧了?

于是连忙关心问道,那要不要去看医生,苏茜呢?

陈心悦又说她俩都有些发烧,但可能只是小感冒,睡一下就好了。

我寻思着这样她们也不能和我们一起了,虽然有些遗憾,因为这样就只能我和孙超两个“冤家对头”出发了,但是也确实没有办法,只好又关心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我无奈地给孙超说了一下她俩的情况,本以为孙超还会挣表现硬留下来照顾师妹,可是听了我的话后,他却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关心一样,就不冷不热地哦了一声。

我见得他这模样,嘴角抽了抽,这孙超果然是铁打的渣男啊,昨天在车上还那么关心,又是问两个女生渴不渴饿不饿的,结果热脸上去没得到回应,到今天生病了也不问两句。

不过我也不好说什么,约好了车子便同孙超一起下了楼,向着玉场而去。

我们所说的玉场,就是玉石交易中心,听起来有些高大上,但实际上就是固定出摊的小市场,出玉的都是些散人商贩,真假好坏都有,得靠一双慧眼去挑选精品。

因为路途的原因,我们到玉场的时候已经快要十点钟了,这时候出摊的商贩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炎热的原因,玉场里并没有见到几个客人。

我本来想和孙超一起挑选的,顺便能教教他如何辨别真玉,可他倒好,刚走了没两步就说自己逛逛走开了,像是嫌弃我的很。

他这个态度,我自然不会凑上去硬讨无趣,便一个人在玉场逛悠了两圈。但不得不说今天的运气是真的差,几乎把玉场逛完了我都没看到合适的料子,要不然就是太过粗劣,要不然就是人工合成的用来坑骗小白的伪劣石头。

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将就挑了两块用来雕刻的粗玉便打算回去,但给钱的时候我却楞了,因为我发现我包里的相机居然不见了!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民间诡玉录》<<<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