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医天下小说(风不觉著)沈言璟苏云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弃妃医天下

作者:风不觉

简介:21世纪天才美女博士一朝身死,穿成怀王弃妃。前有白莲花觊觎夫君,后有吸血鬼一家贪得无厌。枕边人冷言冷语,麻烦接踵而至。好在随身系统来相助,治疑难杂症,疗瘟疫时疾,斗白莲恶婆。顶着怀王弃妃的名号,在宫中京城混的风生水起。本以为能够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却不想,原本冷眼相对的夫君竟温柔以待,倾国为聘。沈言璟:本王的王妃,想去哪儿?苏云锦(怂巴巴):我哪儿都不去!

弃妃医天下小说(风不觉著)沈言璟苏云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弃妃医天下》免费阅读

大梁帝国,怀王府辉月阁。

红烫的烛泪顺着烛台缓缓滴落下来,在桌面上凝成一块扁圆微凹的烛蜡。细弱的烛光奄奄一息的摇曳着,似是下一秒便要熄灭一般。

啪……”一个狠厉的耳光甩过来。

红帐之中,男人掐着苏云锦的脖颈,重重的抵在了墙上。鲜红的指印在她的脸颊上漫开,渐渐充血肿胀了起来。

他眸光鹰隼般的钉在苏云锦赤果的身体上:做出这幅表情干什么?不是你非要请本王来过夜的么?”

我……”

苏云锦刚一开口,钳在脖颈上的手便捏的更紧,似是要捏断她的骨头。

窒息感弥漫在肺腑之间,那一耳光打的她头昏脑涨,左耳微鸣。苏云锦死死地攀扯着沈言璟的手臂:三年的时间,就暖不热王爷的一颗心么……”

就你也配说这话!”沈言璟发狠的将人提起来,重重的掼在了地上。

骨头撞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上,却分不清是更疼的是身体还是心。

苏云锦吃力的睁开眼睛,扯过丢在地上的亵衣想要掩盖身上所留下的印记,却被沈言璟劈手夺过将轻薄的布料撕了个粉碎。

他咬牙切齿:月白的孩子没了,你满意了?当初你害了本王便罢,而今又去害月白的孩子!早知今日,我就应该将你一剑劈死在金銮殿上,也免得你再去害人!”

更漏声在他咆哮声的间隙中传来,尤为刺耳。

苏云锦笑了起来,多少次在沈言璟的面前一丝-不挂,她早就没有所谓的羞耻了。

此时她缓缓的站起身:我说了,穆月白小产不是我做的,王爷宁可相信一个外人都不相信与你日夜相伴的王妃么!”

日夜相伴?你当本王愿与你日夜相伴么?”沈言璟抚上她的脸,无甚怜惜的将人推倒在一旁:这三年的时间,不过是你用腌臜手段偷来的,本王只觉得恶心!”

来人!王妃性劣善妒,内德不修!即日起禁足于辉月阁!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她踏出一步!”言罢,沈言璟抬步走出了房间。

春末的傍晚,阴冷浸寒。

苏云锦跌坐在地上,捡起衣裳将自己缓缓的裹紧,却仍旧觉得冷入了骨髓。

三年的时间,她伴在沈言璟的身边,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爱意,却只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冷漠,暴戾,和唾弃。

她拼了命的得到了怀王妃的位置,却不能得到他的一颗心。

罢了,罢了……

苏云锦扶着桌案吃力的站起身来,摸到了桌案上已临燃尽的烛台——对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扎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传来,她却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啊!”辉月阁中,婢女嘶叫:王妃自尽了!”

……

剧烈的晕眩感,让苏云锦扑倒在床的一侧干呕了起来。

她难受的呕了一阵,伸手去摸放在床头的那杯白开水。手背却不知道碰掉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当啷”一声。

死不死活又不活,真是晦气。”一名老婆子在外撞了一下门,露了半张脸絮絮叨叨:王妃,我劝你还是不要再作了,王爷是不会见你的。您若是有胆量再捅一次,奴婢这就给你拿刀来,您也好死的痛快一些。”

苏云锦诧异的看着那一脸妖相,身子臃肿的老嬷嬷,目光定格在她那一身颇为古意的服饰上,怔了一下。

映入眼中的是玫红的帐纱与雕梁画栋,而方才被她碰掉的,是一只看起来颇为昂贵的瑞兽香炉,此时正袅袅的吐着烟丝。

她搓了搓被烫了一下的手。

我这是穿越了?”

苏云锦诧异的看着自己修若春葱的手指,床榻上满绣的鸳鸯被奢靡富贵,就连她身上穿着的绸制里衣都轻薄的宛若不存。

若不是心口上的伤痕隐隐作痛,她还真当这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她,苏云锦,21世纪天才少女。四岁上小学,七岁读初中,十三岁已经读完全部大学必修学科,被破格授予Z国最高学府H大的脑神经科学与临床医学双学士学位,并在三年年时间内攻读至博士后。

前往M国进修的五年时间内,又着手投入到便携式医疗系统”的研究中。刚刚完成第一代系统的测查准备回国交付,却被M国暗杀在回渡的客船上。

她这一生过的极其顺遂,若不是死的早,这一辈子衣食无忧自然不成问题。

只可惜这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赚了那么多钱,怎么就不想着给自己请几个保镖呢。

苏云锦摸了摸自己心口上的伤痕,缠绕着的纱布之下透出了些许血迹,应是被尖锐的利器刺伤的。

她看着伤痕,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慢慢的涌了上来,前世今生不断交缠。

就像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般。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乃是左相苏承嫡女苏云锦,和她倒是一模一样的名字。十六岁因爱慕怀王,设计嫁给了他,做出过诸如陷害怀王的总角青梅与旁人有染”,被人撺掇下药引诱怀王与自己圆房”等诸多恶事,实在可以称得上是无恶不作。

然而报应不爽,原主这些年来一直不受怀王的宠爱,三年间得见怀王的机会屈指可数。

苏云锦品着自己脑海之中的回忆,大有一种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的思想觉悟。

这条狗还是她附身之后的狗命。

她捏了捏眉心,压下神情之中的异状,检查起自己的身体来。

记忆交错之后,原主的记忆也随之恢复了不少,或许是怨念作祟,死前的记忆也尤为真切。

三寸长的烛台针插进心窝里,就算是长了一颗倭瓜大的心也该刺穿了。可方才她检查的时候,却发现伤口只有浅浅的一痕,并不害命。

这是怎么回事?”苏云锦喃喃自问道:难道是她手滑了?”

王妃还想说什么,不妨说予老奴听听,反正你想说的话王爷也听不见了。”婆子神情刁横,索性直接进屋来:上天开眼,您害的宁王妃小产,现如今王爷不想再见您,就连左相都不想再认您这个女儿了。昨儿王爷可是亲自吩咐了不许下人伺候你,你就自生自灭吧。”

苏云锦闻言,只是哼笑了一下。

嘴上说着不许下人伺候,原主自尽之后,还不是让大夫过来给她包扎伤口了?原主的记忆里,她的父亲乃是当朝左相。虽不算是权势滔天,在朝堂上也是跺跺脚金銮殿都颤三颤的人物。

让自己自生自灭?沈言璟他敢么?当今圣上允许么?

他若是真有这份胆气,这三年来也不用与原主虚以为蛇的过日子,敢怒而不敢休了。

苏云锦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趿上鞋子: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还当自己是王妃呢?想吃自己去做啊。”嬷嬷瞪眼斥道。

在现实世界里,苏云锦平日也是一个人居住的,衣食住行什么不会做?

就算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倒也不用求着她们伺候,看着她的脸色。

就在她起身穿上鞋子,打算去厨房拿点儿吃的填饱肚子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马!王爷的马惊了!快来人啊!”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弃妃医天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