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彦廷蓝溪《若爱有归途》都市宠妻甜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若爱有归途

作者:南歌北舞

简介: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众名媛心中的最佳配偶,有钱有颜。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偶遇、给他当秘书,甚至不惜一切给自己下药。一夜纵情后,他将她抵在酒店的床铺里,咬牙:“就这么想做陆太太?”她妩媚地笑:“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

陆彦廷蓝溪《若爱有归途》都市宠妻甜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若爱有归途》免费阅读

两天后,江城规模最大的夜店,海天一色。
    蓝溪按照蒋思思提供的情报,找到了陈东明今晚聚会所在的包厢。
    蓝溪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她跟着送酒的侍应生一起走进了报包厢。
    包厢里的人基本每一个都认识她,看到她之后,立马有人出声:“这不是蓝大小姐么,怎么来当陪酒小妹了?”
    很轻佻,很低-俗的挑-逗,但是蓝溪没有在意。
    她名声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清晰。
    无视了这些恶意的调戏,蓝溪在人群中找到了陈东明,他腿上做坐了一个女人,两个人打得火热。
    “陈三少。”蓝溪走上前去,在他面前停下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他的名讳。
    陈东明原本正在摸怀里女人,听到蓝溪的声音之后,悠悠将视线转了过来。
    “哟,原来是来找陈老三的啊!”见蓝溪走到陈东明面前,那边的人又开始起哄。
    那语气,就像是在说什么送上门的女人一样。
    “你来找我的?”陈东明问蓝溪。
    蓝溪点了点头,“是的,方便聊几句吗?”
    “可以。”陈东明将腿上的女人推开,那个女人颇有敌意地看了蓝溪一眼,似乎是在责怪她抢了她的生意。
    蓝溪走过去,在陈东明身边坐下来。既然是谈判,必然有牺牲。
    来之前,蓝溪已经想清楚了这一点。
    “先喝一杯,喝完这杯再跟我聊。”思索间,陈东明已经为她递上了一杯酒。
    蓝溪接过来,一饮而尽。
    陈东明邪气地笑了笑,“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蓝溪开门见山:“我听说您买下了别院。”
    “是,所以呢?”陈东明眯起眼睛。
    “抱歉,唐突了陈三少。今天找您,是想您商量一下,可不可把别院退回来?”
    蓝溪顿了顿,补充:“违约金我会按照协议上的全部付给您,希望您能通融一下。”
    听完她的话之后,陈东明再次笑了,他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
    蓝溪身捏紧了拳头,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
    “合同都签了,你老爹都说了那边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你就这么上心?”陈东明笑着问她。
    无关紧要的地方?
    听到这个形容,蓝溪狠狠地咬了咬牙。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片刻后又恢复言笑晏晏的模样:“陈三少,这里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但我一直住在那边,对那个破院子也是有感情的。您通融通融,君子成人之美,不是吗?”
    陈东明被她措辞逗笑:“谁跟你说我是君子?”
    蓝溪依旧微笑:“陈三少如果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满足。”
    “哦?”听她这么说,陈东明似乎来了兴致。
    他上下打量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欲望,蓝溪并非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自然明白他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她先前就听说过,陈东明这个人私生活混乱不堪。
    “那这样吧,”陈东明盯着蓝溪的胸,笑得玩味,“你陪我一次,要是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考虑考虑。”
    果然。
    他说的条件,跟蓝溪刚刚猜到的一模一样。
    “三少说笑了。”这种时候,蓝溪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少一表人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言外之意就是,没必要睡她这样的女人。
    “哈哈,你说得对。”陈东明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将她搂到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不过之前睡的都是雏儿,没搞过破鞋。”
    破鞋一词,显然是在侮辱她。
    这些年,蓝溪没少听过这种辱骂。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陈东明压根儿就没想跟她好好聊,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调戏她、羞辱她。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蓝溪试图从陈东明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陈东明却不肯松手,反而直接将她压到了沙发上。
    包厢里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立马开始吹口哨。
    “陈三少这是要现场直播了啊,期待期待!”
    ——
    “什么现场直播?”起哄的声音刚刚落下,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彦廷刚刚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了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蓝溪。
    她今天穿着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胸口倒是没上次露得开了。
    有些刺眼。
    “陈三少好兴致。”陆彦廷凉凉地吐出这句话,声音听不出喜怒。

“廷哥,你来了!”看到陆彦廷之后,陈东明马上松开了蓝溪,从沙发上起来。
    陈东明放手之后,蓝溪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陈东明走到陆彦廷面前,笑得一脸狗腿。
    “廷哥,没想到你今儿真给我面儿过来了,来来来,坐。”
    对于陈东明热情的招待,陆彦廷并未做任何回应。
    他直接越过陈东明,走到了沙发前,在蓝溪面前停下来。
    他过来的时候,蓝溪还在整理衣服。
    看到自己眼前出现的男士皮鞋,蓝溪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对上陆彦廷的那双眼睛之后,蓝溪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所以……刚才进来的人,是陆彦廷?
    这也就代表着,她刚刚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场景,被陆彦廷看去了。
    陆彦廷会怎么想她?是不是也跟别人一样,觉得她放浪、水性杨花——
    包厢里一众人看到陆彦廷站到蓝溪面前,都准备着看好戏。
    “跟我闹别扭闹到这里来了?”陆彦廷开口,声音里带了几分无奈。
    无厘头的一句话,蓝溪听得有些懵,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
    就在此时,陆彦廷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刚刚陆彦廷说的那句话,大家伙儿都听到了,所有人都很惊讶——这个蓝溪,什么时候跟陆彦廷攀上关系的?
    而且,听陆彦廷的语气,好像还挺宠着她的?
    其实蓝溪也是懵的,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就反应过来了,陆彦廷这是在出手帮她。
    她递给陆彦廷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低声抱怨:“还不是因为你凶我。”
    她的声音里带着撒娇,尾音拉得很长。
    陆彦廷听着,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轻搔着,痒得不行。
    “廷哥,这、这什么情况?”陈东明整个人惊讶得不行,他跟陆彦廷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也清楚陆彦廷的作风,他哪里看得上蓝溪?
    “有些人你不能碰,懂?”陆彦廷并没有正面回答陈东明的问题。
    但是,他这句话已经算是承认他跟蓝溪的关系了。
    陈东明怔怔地点了点头。
    之后,陆彦廷搂着蓝溪,高调地离开了包厢,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围观群众。
    “操,她什么时候勾搭上廷哥的?”
    “廷哥口味这么重?竟然喜欢这只破鞋?”
    “可能活儿好呗,毕竟是练出来的!”
    **
    蓝溪被陆彦廷搂着走出了夜店。
    其实从包厢里出来之后,蓝溪就有想过从他怀里出来,但是陆彦廷搂得很紧,考虑到他刚刚帮助过她,蓝溪也不好过河拆桥。
    蓝溪被他搂着停在了一辆SUV前,她还未来得及开口,陆彦廷就说:“上车。”
    “我开车过来的,不麻烦您了。”蓝溪笑盈盈地看着他。
    实际上她根本不会开车,今天是打车过来这边的。
    “上车。”陆彦廷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不容置喙。
    蓝溪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于是听话地上了车。
    能跟陆彦廷单独相处,对她来说也是好事儿。
    蓝溪本以为陆彦廷是要送她回家的,没想到他竟然跟在她身后,一起和她坐到了后座。
    车门关上之后,空气突然变得很稀薄,在陆彦廷的注视之下,蓝溪的心跳越来越快。
    “陆先生?”蓝溪试着喊了他一声。
    “找陈东明做什么?”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陆彦廷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很不高兴。
    而这种不高兴,应该就是从看到她被陈东明压在身下那一刻开始的。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一个女人牵动过情绪了。
    “一些私人的事情。”蓝溪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别院的事儿,她认为没必要让陆彦廷知道。
    她说了私人的事情,明显就是不想让他知道。
    这个认识,让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紧盯着蓝溪:“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他的语调里带着愠怒,蓝溪不知他的愠怒从何而来。
    算起来今天晚上只是他们两个第二次见面而已。
    “陆先生应该也听说过我的光荣事件吧?”蓝溪保持笑容看着他,“既然听过了,就不必惊讶,我确实是那样的人。”
    看到她满脸无所谓地说出这番话,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冷笑了一声,“所以我刚刚是打扰了你的好事。”
    “不,我还是很感谢陆先生带我出来的。”蓝溪笑着说,“条件没谈妥,我就这么被他睡了多吃亏。”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若爱有归途》<<<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