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陵光顾青《倾城佳人》都市女生奋斗言情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倾城佳人

作者:天狗月炎

简介:顾青出生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我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一天,我从傻子爹的魔爪之中逃了出来,我一路挣扎前行,一直到,我站在了众人之上,高山之巅。

陆陵光顾青《倾城佳人》都市女生奋斗言情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倾城佳人》免费阅读

岳林县位于大别山腹地,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旅游胜地,可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却是人均产粮食不到600斤,连口粮都不够。

我出生在岳林县最穷最偏僻,四周都是大山,连路都没有通的麻黄乡田头村。

我出生的那天下了大雪。

漫天大雪,将山林都给笼罩,入夜之时,下午还被奶奶赶去田里劳作的母亲发动要生了,生了半夜都没有把我生下来,父亲想送母亲去医院,但被奶奶挡住,奶奶拿了把剪刀,随后将我拽了出来。

我生下来了,母亲却因为大出血,死在了简陋的木板床上。

母亲用命换来的我,奶奶只瞅了一眼,便念叨着晦气将我丢在了一边。

因为,我是个女孩,一个不带把的,在我们家乡,俗称赔钱货的女孩。

而且,还是个一出生便克死了妈的扫把星。

我三岁的时候,爸娶了后妈,四岁的时候,后妈生了一个弟弟。

弟弟出生的那一天,是我有记忆的第一天。

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但是那一天,却是如同刀刻一般刻在了脑海里。

那是春季的某一天,山上开满了野花,一夜春雨,便冒了许多的蘑菇出来。

我背了个小背篓在屋子后面的小山林里摘蘑菇,摘够了一小篓子后便往回走,刚走到篱笆门外便听到了里面婴儿的哭声。

还有奶奶高兴的大叫声:我的个乖孙子哎!”

那天晚上,奶奶杀了一只母鸡,还去村口卖肉的张大叔那割了两斤肉,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然后,就拿着我那小薄破棉被,将我赶进了柴房。

因为我那后妈说,绝对不能让我住在屋子里,她那金贵儿子可不能被我这个扫把星给克了。

田头村很穷,不过我们家在村里还算是富裕的,四间老屋子的泥墙很厚实,还用报纸和我母亲嫁进来的时候带的红纸糊着,又干净又暖和。

而柴房是厨房旁边用粗木头简陋搭建专门放柴火用的,四处透风不说,还堆满了柴火。

空余的地方就刚好够我佝偻着身体睡下。

那一夜又下了雨,倒春寒来临,气温一下骤降,我蜷缩在柴火堆里,将薄被紧紧的裹在身上,被冻得瑟瑟发抖。

听着屋子里的笑声,闻着那飘飘肉香,我咬住了嘴唇,心里好难受,却连哭都不敢哭。

人说,幼儿时期是不可能有记忆的,有些人连自己七八岁时候的事都记不起。

其实,那不是没有记忆,而是,日子过得太好太快,脑细胞要接受的事物太多,所以将那些过程给忽视给遗忘了。

我永远记得那一夜,那身体冻成冰块的感觉,那似乎下一刻就会停止呼吸,那眼前都是满桌子大鱼大肉的幻觉。

后来,我看过一本童话书,里面有个故事,叫卖火柴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冻死在街头,在火柴火焰的幻觉里跟着疼爱她的奶奶走了。

我没有可以幻想的奶奶,甚至亲妈都没有见过。

我没有人可以在幻觉中来接我,所以,我没有冻死。

虽然冻得快死,但是没有死。

我在冻得受不住的时候爬了起来,我偷偷的去了厨房,从灶头上拿了火柴,学着以前看过的奶奶做的,我成功的点燃了火柴,也成功的点燃了柴火,火焰燃起,寒冷消退,我兴奋的不停的往里面添柴火。

结果添的太多,大火从火灶里面烧了出来。

如果不是我爷爷喝多了酒正好出来小解,我也许就被烧死在厨房里,然后,整个老宅都会被烧掉。

我虽然没有被烧死,但是却被爷爷和奶奶打得半死。

在我头被爷爷重重磕在了屋子前的石台阶上之时,一直不出声的爹说话了。

爹说,不管怎么说,我是他女儿,重新修厨房的钱他去赚,但是怎么都要给他女儿,给我一口饭吃,一个地方住。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爹不会读书,小学都只读了两年就辍学了,小叔叔却是这十里八乡里有名的学霸,那时候正在县城里读着中学。

而单靠着种田,是根本满足不了小叔的学费和生活费。

何况,我后妈还生了一个金贵弟弟。

家里正是要钱的时候。

我爹说要离开家,离开岳林县,南下,跟着别人去一个叫鹏城的地方打工。

那时候,大家都还是守着自己家里那一亩三分田地,出去打工的人很少,我爷爷奶奶压根就没有听说过什么鹏城!

但是一听我爹说一个月能赚上百块钱,两人便什么都不问,也不管弟弟刚出生,连夜给爹准备了几件衣服,便让爹赶紧的出门。

爹走的那一天,爹带了我到村口,蹲下身子,拿了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要来的药膏给我擦在伤口上。

一边擦一边叹着气的说:妞啊,你以后乖一些,听爷奶的话,别再惹事,等爹赚了钱回来,给你扯布做新衣裳。”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爹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轻拍着我的头道:妞啊,别怪爹,也别怪你爷奶,要怪,只能怪你命硬,克死了你妈,要怪,就怪你为啥是个女娃。”

爹叹着气站了起来,将剩下的药膏放在我手里说:以后自己小心些,别人不护你,你总要学会自己护住自己。”

别人不护你,你总要学会自己护住自己。

这是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记忆里唯一深记住的,他说过的话。

日后,当我连爹长什么样都不记得的时候,也死死的记住了这句话。

爹这一走就是三年,连过年都没有回来,只是隔了半年,会汇一笔钱连带着简单的两句话回来。

爹走后的第三日,因为后妈一句话,我又住进了柴房,只不过是多了一块草垫和一床厚实一些的被子。

我学着爷做的,在田里弄了些稀泥回来糊在了缝隙外面,也算是能挡风遮雨。

我四岁学会了生火,四岁半学会了打猪草,五岁的时候,家里的打扫洗衣服等活就都归了我做,六岁,我虽然瘦,但是个头能够灶台高了,家里煮猪食,烧早饭的事便也都归了我。

我上不了饭桌,睡在柴房,整日里挨骂,时不时的要挨打受罚,还要被后妈和那个金贵弟弟欺负。

不过,虽然经常骂我怎么还不死,看在爹半年一次不少的汇款份上,爷奶还是按照答应了爹的,给我一口饭吃,让我有个地方住。

就这样,我长到了七岁,村子里其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开始准备去上学。

我心里也有着期待,我想着爹也该回来了,到时候我不要新衣衫,我要跟爹说,我想上学。

夏天快到的时候,我们家来了一个人,那是和爹一起出去的同村人,他,带回来了爹的消息。

他说,爹死了!

同村的那人和爹两个人,当年扒了货车坐了几日几夜的车到了那个叫鹏城的地方,但是两人都没有文化,只能在工地做最简单的搬砖工人。

两个月前,爹在工地上搬砖,因为脚手架突然倒塌,爹从上面摔了下来,摔死了。

奶当时便嚎了起来,抓了那人,说是那人带了爹出去的,现在爹死了,要让那人负责。

那人拿了一个背包出来,说他迟了两个月回来,就是替爹找说法,因为是工地上出的事,所以对方最后给了三万赔偿款。

三万……

对那时候的田头村人来说,可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

奶顿时喜笑颜开,连爹的骨灰都不接了,只接了那包钱,然后连声对那村人道谢。

那人当时叹着气摇摇头,将爹的骨灰盒子放在了桌上,看了我一眼后,便转身离开。

那人一走,后妈便和爷奶吵了起来,说那钱应该归她,还说要是不归她,她便带着儿子走!

爷奶赶了我出来,拖着后妈进里屋。

那一夜,我缩在柴房里,看着老屋里的灯亮了半夜,我也默默的流了半夜的眼泪。

没有哭声,只是,就那么流着泪,就算自己对自己说不能哭,也挡不住那泪水。

爹死了……

那个寄钱回来的汇款单上带着的两句话,总是一句我很好,一句妞还好吧?的爹死了……

第二天天没亮我便起来,我做好了早饭,喂了猪,喂了鸡鸭,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爹死了,别说读书,我要是不多做点事,不显示出我还有一点用处,那么爷奶和后妈一定不会再留我。

可我到底还是天真了。

天光大亮的时候,屋门打开,后妈笑嘻嘻的出来,挑着眉看着我,手里抓了把瓜子,靠在门槛上一边磕着,一边将瓜子壳丢在我刚扫干净的地上。

我低着头,不去看她脸上的得意之色,拿着扫帚将地上一遍一遍扫着。

妞,爷带你去买身新衣裳。”爷从屋子里走出来,瞪了后妈一眼,对我和颜悦色的说道。

我有些惊诧,从我有记忆开始,爷和奶就从来没有给过我一个好脸色,爹走后,我所有的衣衫都是奶和后妈穿破了不要的,连修改一下都没有便丢给我,新衣衫,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是不是因为爹死了,所以他到底是想起了我也是他亲孙女?

当时我的眼眶便红了,但是我不敢哭,我怕哭了之后会惹爷生气,便赶紧的将扫帚放下,乖巧的跑到了他身边。

瞧这德行,就会装!”后妈不屑的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瓜子全部丢在了地上,大声说:瞧着便生厌,你连你爹都克死了,以后啊,便去克别人家的去!”

爷回头瞪了后妈一眼,然后抓住了我的手,拖着我往外头走。

走到篱笆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朝老屋看去。

奶也走了出来,站在了后妈的身边,两人脸上都带了一种奇怪的笑意。

我心里很是有些忐忑不安,但是看着爷那脸色也不敢问,只能跌跌撞撞的跟着他走。

我长到七岁,村里旁边的山我都跑遍了,但是从来没有出过村。

那一天,坐上了一辆拖拉机,爷带着我出了村,突突突的,走了三个多小时,到了另外一个村子。

那村子的山没有我们那里大,还有一条水泥路从村子外面通过,村子里的屋子也比我们村要漂亮簇新一些。

在那村口,有一个十几平方的杂货店。

爷带我下了拖拉机,领着我进了那杂货店里,对里面喊道:老葛在嘛?”

在,在!”一个四十多岁满身酒气的男人从里面探出身来,扫了爷一眼后,便将视线停在了我身上,问:你们是?”

老葛啊,我是郭妮的公公。”爷带着笑说:就是隔壁村郭家的女儿,她嫁给我大儿子了。”

哦哦。”老葛的视线在我身上上下打量,口里不在意的说:你有什么事?”

我媳妇说,你要找个童养媳,你看她成不?”爷一边说着,一边将我往前推了推。

我心中涌起了害怕,下意识的便想往后面躲,却被爷死死的挡住,还在我后背上狠掐了一把。

老葛笑了起来,视线更加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打量,说:这孩子长得这么瘦,我家可不需要不能干活的。”

你别看她瘦,她可能干着,什么活都能干!也好养,你只管她一餐饭就可以了。”爷陪着笑说:现在已经十一岁了,再过几年就可以生娃了!”

十一岁?

虽然我没有读过书,但是我还是知道我只活了七个年头,是七岁!

爷这是想干嘛!

心头紧缩,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扭头朝爷看去。

十一岁?”老葛笑了两声,摇头道:算了,这女娃看着性子也不错,不过,我只能给一千块。”

爷的脸沉了沉,说:这不对吧,老葛,我家郭妮可说了,你可是放风说两千块的!”

那你这女娃真有十一岁?”老葛的脸也沉了下来。

有!”爷大声说道:再说了,你管她多大,你这事说了都有三个月了,你家那傻儿子谁不知道,有哪家会把女娃给你,也就是我家郭妮,看着都是隔村的,可怜你们!就两千,要不,我这就带人走!”

爷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准备走。

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转身便想往拖拉机那边跑。

行了,两千就两千,人留下。”老葛在背后叫道。

我的心一凉,还没等有别的想法,爷便将我一推,推给了开门出来的老葛,笑道:就是,你放心,我们不骗人,到时候你就知道这女娃的好处了。”

行了!”老葛死死的拽住了我,拿了一叠钞票递给了爷说:这娃以后就是我家的了,你走吧。”

爷!爷!”我忍不住大叫了出来:爷!我什么都能做的,我只吃一顿就可以了,我可以带弟弟,我可以照顾奶和你,求你,别卖我!求求你!别卖我!”

爷嗤了一声,手指在嘴里舔了一下,快速的数了下那叠钞票,对我说:妞啊,你也知道,你爹死了,我们家穷,可养不起你,你妈也说的对,送你来这,也算是给你找条活路,老葛家可比我们家富裕多了,以后还怕不吃香的喝辣的,有的你福享!”

说完,爷将那些钞票对口袋里一放,哼着小曲,往拖拉机的方向走去。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走远,看着他上了拖拉机,看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开走。

我的心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只有爹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在脑中回响。

你这妞倒也有趣。”老葛拽紧了我的胳膊,把我往村里拖,笑着说:不哭不闹的,这性子倒不错,走走,跟我回家。”

七岁那一年,我被卖到了黄关村,给一个前年摔坏了脑子,这周围十里都知道的傻子当童养媳。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倾城佳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