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鬼域唯一团宠小说(回马抖枪著)红豆沈静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

作者:回马抖枪

简介:本书又名《我在地府当团宠》纸扎店都卖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指阴宅,破煞气,可以……降妖除魔抓鬼,没问题……趋吉避凶招桃花,小意思……同行上门圈堂口,砸场子?那咱们只能敲香炉,喊家长,拼爹从来没怂过!地府全员群殴你,我们的信条就是,能动手不哔哔!…

在外人的眼中,红豆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可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她,居然在经营着一家纸扎店。与死人打交道的活,一般人都不敢接手。只要稍有不慎,也许就会将自己给撘进去。殊不知,红豆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她是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人物。走在阴阳两道上,无论何时何地,她的会被人保护。伴随着一个女鬼的出现,让她的生活被瞬间打扰。

阴司鬼域唯一团宠小说(回马抖枪著)红豆沈静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免费阅读

华灯初上,万籁俱寂,A市结束一天的喧嚣,市中心还聚集着不少享受夜生活的红男绿女,恣意挥洒着青春。

但是这条白天都鲜少有陌生人会进的街道,此刻除了稍显昏暗的路灯持续着照亮灯杆下的那点地方,别处都被黑暗吞噬,黑得如有实质,带着叫人不舒服的凝重。

整条街两侧的商铺都没有一丝动静,只有在快到尽头处的一间铺子,亮着盏只有二十瓦的小灯泡,卷帘门打开着,里面能听到有一个年轻女孩说话的声音。

“大姐,你不要再站在这一边哭一边滴水了好么?”女孩看上去就像一个学生,身上松垮的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大T恤,手里挥舞着拖把,围着一个全身湿透还在滴水的女人猛擦。

屋子周围的货架上摆放的都是香烛元宝纸钱,衣服汽车牛马,还有小白脸配红脸蛋的童男童女。柜台里摆放着大金链子,大金表,整块的金砖金条银行卡……只不过都是纸的。

外面虽说不是繁星满天,但是也没看到有一点要下雨的意思,可这位进来的客人全身诡异的没有一点干的地方,从头到脚……她好像没有脚。

“我好冷,我不要在水下面一个人……”

没错,这位大姐就是前些天报纸上报道的那位,水库无主女尸!

今天白天对面殡仪馆的车才把这位从法医科那边运过来,这不头一天就跑到她店里哭来了,这还叫不叫她追个剧了。

红豆把手里的拖把放在一边,放弃和这位真的是水做的女人抗衡,往地上一蹲,仰着脑袋看这位低垂着头,用长发遮着脸,皮肤肿胀的水鬼大姐。

“你现在不是在对面冰柜里么,别闹,有事说事。”红豆知道肯定又是对面守夜的大爷把女鬼支过来找她的,那老头碰到棘手的活就知道推。

女鬼故意把自己被水泡发得肿胀走形的恐怖面容凑近面前的小女孩,空洞惨白的眼睛对着女孩明亮有神的大眼,“我死的冤,你要帮我报仇。”

本该吓得尖叫,至少躲闪一下的女孩对着女鬼翻了个白眼,白皙的小手一翻,一张黄纸直接拍在女鬼的脑门上,远远的把女鬼推开。

女鬼一惊,以为是什么厉害的符箓,赶忙双手并用,去抓头上的黄纸,女孩拍拍手,站起来走回柜台后面,在货架上抽出一本书,开始翻看。

女鬼拿下黄符,见上面什么都没有写,只是一张普通的黄纸,有些生气被女孩这样戏耍,张开双手准备去掐柜台后面女孩的脖子。

红豆仔细看着手上的书,向左移开了一步,露出后堂供奉的一堂神像,一道红光从里面飞出,射在女鬼身上,那女鬼瞬间冒起一道火光,惨叫一声退后,两只鬼手已经一片焦黑。

“井叶芳,33岁,死于姘头王庆丰之手,鬼寿300年。你是被人害的?”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红豆念出上面的一串文字。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叫王庆丰丢进水库的,他杀了我,我要报仇!”女鬼双手还像火烧的一样疼,她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只是站在柜台外面叫喊着要报仇的话,声音像石子刮在玻璃上一样刺耳,分贝高的叫人皱眉。

女孩合上手里的书,丢回原处,“你走吧,你的事情我不接。”

“为什么,那老头说你接鬼的案子,你要什么你说我给你寻来,只要你给我报仇。”女鬼现在着急的都忘记说话要鬼声鬼气,她现在可是鬼,这人怎么不拿她当回事。

“你遭此横祸是因为你害了王庆丰的独子王宇的性命,你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走吧,再多话我不客气了。”说着红豆往身后的供桌房间指了指。

咳咳,没错这就是我,红豆。

没有姓,爹是谁娘是谁都不知道,有记忆以来就和这间没有名字的纸扎店老板,孙老头生活在一起。

标准的00后二逼小青年一名,但是性别是女。

二十年前的鬼节,子时,一个黑衣人把还在襁褓中的小女婴交给了孙老头,转身就不见了身影,孙老头一辈子没结婚自然更没有孩子,原本准备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直接送去福利院算了,可是晚上的梦叫他决定收养这个女婴。

女婴出奇的听话,白天的时候呼呼大睡,晚上自己就躺在一边的小床上,咿咿呀呀,不拉不尿的时候绝对不哭,根本不像平常的孩子那样,用哭声吸引大人的关注。

没养过孩子的孙老头有时候一天想起来才会喂她一顿稀饭,可是这个女婴却奇迹般的没有饿死,还越长越圆润可爱,转眼就已经蹒跚学步。

后来孙老头和红豆说起过,那晚他做梦梦见送她来的黑衣男子,“他和我说,你是他的养女,叫红豆,还叫我给你一个正常人的身份,许给我十年阳寿。”

没比桌子高多少的小红豆撇着嘴,“孙老头,他说你就信,你也太好哄了。”

孙老头往柜台里面的供桌看了一眼,说道,“我信。”

红豆其实也知道这是真的,因为早在她记事的时候开始,每天晚上都会有人陪着自己,哄自己玩,给自己东西吃。

再大些,这个人就会在晚上带她去一处宫殿,里面有很多人,他们会教她识字,教她练武,后来还有一个眉毛长成一字的大叔,教她术法。

所以她是一个晚上比白天忙的人,上学的时候经常是睡眼稀松的被老师拎到楼道里,美其名曰醒醒盹,其实就是罚站。

磕磕绊绊念到了高中毕业,倒是因为体育特长考近了A市名不见经传的体育大学,过起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悠闲旷课生活。

没办法,她要养活自己,就在她18岁暑假刚过完鬼节生日的时候,孙老头以诀别的形式,把这间纸扎店转到她名下之后就不告而别了。

到现在都快两年的时间,她自己白天上上学,晚上开开店,过的也算是小腐败,撑不死饿不着。

别看她一个小姑娘,年纪也不大,但是在现在各种神棍充斥的法术界,她可是为数不多的有真本事的人,天生的阴阳眼,观阴阳查鬼魅,从小天材地宝喂养长大的,比那些隐世的老祖们术法也没弱上几分。

忘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她红豆可是有很强的一帮子大靠山,就是一大帮!

阴司鬼蜮之主是她爹,六殿阎罗是她叔,文化课的老师姓陆,人称陆判。

从小调皮捣蛋,收拾得学校里那些皮猴子哎哎叫的本事都是钟馗手把手教的,包括放火……

鬼将鬼帅鬼卒,下面排的上号的基本都是她发小,术法师傅更是鼎鼎大名的一眉道长,林大叔!

她爹说过,她其实不是人身,而是从地府收集鬼晶的箱子里爬出来的精灵,鬼晶就是鬼物在被超脱之后流下的眼泪。

鬼虽然是阴邪之物,但是阴极必反,阳极必阴,所有的东西到极致的时候都会出现相克的产物,她就是阴司的太阳,至纯至善的存在。

所以大伙才会把她当成宝,在她才诞生就把她送到了阳世,叫人类来抚养。

爹爹叫她在这里修炼,渡魂化鬼,继续给阴司收集鬼晶,赚取善恶值,维持自己有血有肉的身躯。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宠》<<<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