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登雀枝》全文小说安芷裴阙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登雀枝

作者:二月春

简介:安芷被夫君和父亲私生女联手囚禁十年。 一朝重生,什么权贵公子,她不嫁了! 这辈子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不曾想,一次女扮男装调戏了前未婚夫的首辅叔叔,把她宠成全京都最骄纵的女子。

完整版《登雀枝》全文小说安芷裴阙最新章节阅读

《登雀枝》免费阅读

“阿钰,你还是先回家吧。”安蓉劝道,“好歹都是一家人,没必要为了我,让你和家人争吵。”

话虽这么说,安蓉却楚楚含情地哭了起来。她要名分,更不能让裴钰丢了裴家公子的身份。只要留得青山在,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她就能让裴家认她进门。

裴钰听到这话,越发感念安蓉的大度,比起咄咄逼人的安芷,越发喜欢安蓉,“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名分,绝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没名没分。”

安成邺伸长脖子往外瞅着,生怕裴阙会真的派人进来绑人,而且裴钰若是真离开裴家,那他可不会愿意要一个穷举人做女婿,“裴公子,你还是先回家商量下吧,得尽快些,蓉儿的肚子可等不了。”

“安伯父放心,就算被打死,我也要娶蓉儿。”裴钰说完,握住安蓉的手,“蓉儿你好生等着我。”

裴钰坚信,父母他们是还不知道安蓉的好才会不同意,而且父母就他一个儿子,绝不可能弃他于不顾,所以这会才敢说前面那些话。

等裴钰走后,安成邺端起茶盏时,发现茶凉了,让丫鬟换了热的来。

安蓉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脚尖,今儿过来,她不止是为了和裴钰的事,还有一件同样要紧的,“父亲,姐姐若是坚持不肯我进族谱,那要不……还是算了吧。”

“这个家我做主!”安成邺刚抿了口新茶,听到这话啪地放下茶盏,想到安芷违逆的话,胸口就堵,若不是安芷娘舅实在厉害,他早就想动手教育这个女儿,“蓉儿啊,你一味对她退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你别再多说了,今天你就在家里住下,等明儿我就去找族老,把你写进族谱。安芷要是多话,我就……”

“您就怎么样?”安芷刚回来,便听到这话,呵了一声,瞄见安蓉还在抹眼泪,不屑地撇嘴笑了下,“我跟您交个底,您要想认安蓉,除非我死了,不然咱们鱼死网破,我就去天波府告发你偷养外室,逼死正妻,到时候您这四品典录可都没得做了。”

听安成邺怒拍桌子,安芷丝毫没被影响,继续说,“其实您只是想攀附裴家,并不在意哪个女儿嫁过去。但你不要忘了,裴家是绝对不会让一个外室的女儿做正妻,就算做妾,估计也难。今天您让我退了婚,这裴家啊,您是一辈子都别想高攀了。别看裴钰对安蓉一往情深,可嘴上说说的爱有多不值钱,父亲您应该最清楚吧。”

“你!”安成邺嘴唇都在抖,“你给老子滚,滚回你的院子闭门思过!”

从安芷幼时起,安成邺就不喜欢这个女儿,因为他是靠岳家提携才有机会当官,可他觉得正妻白氏太过清高无趣,刚成婚时又不敢纳妾,便偷偷养了个瘦马当外室。而安芷,被白氏养得和她一样孤高,不如安蓉母女来得温顺。两相对比,安成邺便一直忽略了安芷的成长。

安芷被吼,却站着没动,也没一丝惧怕,她已经是重来一次的人,再不会傻乎乎想着安成邺好歹是她父亲不会害她。

“父亲让我滚?”安芷冷笑问,“母亲去世三年,您大概是忘了吧,这座府宅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我母亲的陪嫁。当年外祖常年征战,身体落下病根,想着给母亲找个读书人,这才轮到你个穷举人娶一品大将军的女儿。”

这些往事,安成邺从不让人在家里提,因为外头就有不少官员会笑他靠老婆当官。

安芷这会说出来,就是故意刺一刺安成邺,也顺带提醒下他,没她的同意,别妄想把安蓉加进族谱。

“你个不孝女!”安成邺举起巴掌。

“你打啊!”安芷梗着脖颈,“怎么,不敢了?那就老实做你的四品典录,你要再续弦或者纳妾,我都不管你,唯独安蓉母女不许进安家的大门。来人啊,把安蓉姑娘,请出去吧,咱们家不留不相干的人吃饭。”

庭院里的仆从听到这话,没一人敢上前。

安芷转身看了冰露一眼,冰露会意,走到安蓉跟前,“请把,安蓉姑娘。”

安蓉眼眶晕着一层水雾,委委屈屈地望着安芷。

她好不容易进了安家的大门,绝不能那么轻易就走。

安蓉给安芷跪下了,“姐姐,我求求你了,就给我一条生路吧,你要现在赶我出去,我活不了的。”

一边说,安蓉一边可怜兮兮地磕头。

安芷嘘了一声,“你可别喊我姐姐,我娘可没给我生妹妹。不管你们说我铁石心肠,还是心狠手辣,但哭哭啼啼在我这是一点用都没有。我数到三,你要自己不走,我就让人绑了你送去天波府。”

安芷竖起手指,“一,二……”

“我走。”安蓉咬牙站了起来。

安芷回头冲安成邺扬眉笑道,“明儿起,就让媒人上门吧,父亲要娶十八房小妾,我都不会拦着。”

看着安蓉走后,安芷才满意离开。

她迟早要收拾安蓉母女,但不能让她们简简单单受了罚,三年前她母亲受到的煎熬与无助,她要安蓉母女都经历一次再死。

与此同时,裴阙把裴钰带回家时,裴首辅已经在正厅里等着,手里还拿了一根拇指粗的藤条。

裴阙进门后,就事不关己地坐到一边。

裴首辅年过花甲,头发胡子白了大半,看到孙子进门,手中的藤条毫不客气地挥了过去,中气十足地吼道:“跪下!”

裴钰挨了一鞭子,外衣都破了,疼得牙齿打颤,但他这会却还想着安蓉的事,“爷爷,您就成全我和蓉儿吧,如今我已经和安芷退了婚,蓉儿怀了我的骨肉,您不能让我的孩儿成为私生子啊。”

“退婚?”裴首辅长眉蹙起,转头看向裴阙,“你出门时,我不是让你千万别退的吗?”

说些,裴首辅手里的藤条象征性地举了起来。

裴阙一脸淡定,“是安家小姐要退,您可别事事都怪我啊。”

裴首辅迟疑地看着裴阙,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裴阙在骗人,不过眼下还是教育裴钰要紧。

裴首辅:“裴钰,你也是学过礼义廉耻的人,办事却如此下流没有责任感,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今天我就跟你交个底,那个安蓉,这辈子都别想进裴家的大门,她的孩子,我们裴家也绝对不会认。眼下你父母都还没醒,你就先到祠堂跪着,好好想想你错在哪了,等他们醒了,再处置你。”

对于长孙,裴首辅是寄予厚望的,加上裴钰打小聪慧,裴首辅更是亲自教他诗书策论,可没想到刚弱冠,就为了一个下三流的女人迷了心智。

叹了一口气,裴首辅见裴钰还跪着不动,怒气再次上头,“你还不走?”

裴钰想为自己争取一下,“爷爷,我和蓉儿是真心相爱,我发誓,这辈子,除了蓉儿,我再不会娶其他女人。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体贴温顺,与我心心相印,求爷爷成全孙儿吧。”

“你个逆子!”裴首辅是真的忍不住了,“就为了个不爱惜自己的外室女,你竟然再次忤逆祖父,来人啊,把裴钰绑到祠堂,不许给饭,只给水喝,让他好好想想,没了我们裴家,他还算个什么东西!”

裴首辅是真的气急了,他骂完后,坐在椅子上顺了好久的气,见裴阙一副淡定模样,想到昨儿下人的传报,手里的藤条丢了过去,“你昨晚,是不是又喝花酒去了?”

裴阙接住藤条,应声道:“我那是应酬。”

“应酬你个鬼!”裴首辅的脾气有一半是被裴阙气出来的,“我问你,前两天你大嫂给你相看的姑娘,你怎么又不满意了?”

裴阙放下藤条,认真看着裴首辅,“徐家姑娘太胖,卫家女儿瘦成猴干,孩儿不喜欢。”

“听你放屁!老子又不是没见过她们,都是一顶一的美人,就你多屁话。你老实说,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只要是好人家女孩,家中没有官职也行。”裴首辅已经把底线放得不能再低了。

“和离过的呢?”裴阙问。

裴首辅感觉头顶已经在冒烟了,但还是克制住自己,“不是因为品行问题而和离的,也行。”

“这样啊,那我以后把和离过的也放入目标人选。”裴阙微微笑下,站了起来。

等裴阙走到门口,裴首辅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裴阙给忽悠了,拍着桌子大骂,“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登雀枝》<<<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