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芷裴阙《登雀枝》古言女主重生虐渣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登雀枝

作者:二月春

简介:安芷被夫君和父亲私生女联手囚禁十年。 一朝重生,什么权贵公子,她不嫁了! 这辈子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不曾想,一次女扮男装调戏了前未婚夫的首辅叔叔裴阙,把她宠成全京都最骄纵的女子。

安芷裴阙《登雀枝》古言女主重生虐渣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登雀枝》免费阅读

“裴兄弟,您请上座。”安成邺毕恭毕敬地对裴阙做了个请的手势。

比家世,裴家比安家显赫,比官职,裴阙是从三品,而安成邺只是正四品。

而且裴阙不好相处的名声在外多年,安成邺今日做了亏心事,就怕触了这位爷的怒头。

安芷依着父亲和裴阙的辈分,喊了一声四叔,前世的今日,裴阙是来带裴钰回去,顺便给安芷道歉,所以安芷乐得看裴阙来。

裴钰却开始犯嘀咕,脸色微白,头压得低低地给裴阙行礼,“四叔。”

安蓉不懂裴阙是谁,但听裴钰喊四叔,想着肯定是裴钰的亲人,讨好地跟着喊四叔。

裴阙却皱起眉头,“这位姑娘,你喊我四叔,不合适吧?”

气氛有些微妙了。

安蓉面上尴尬,张了张嘴,注意到裴阙不喜的目光,紧张地往裴钰的身后躲了躲。

这位四叔的目光像刀子,能扒人的皮。

裴钰注意到安蓉的小动作,往前站了点,既然今天人都来了,不把事情办成,岂不白费功夫。虽说心里惧怕四叔,但为了安蓉,他鼓起勇气和裴阙介绍,“四叔,这位是安家二小姐,也是我的……”

“等等。”裴阙举起茶盏的手停在半空,打断裴钰的话,一双凤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裴钰,“我怎么没听说过安家有二小姐,裴钰,你是不是忘了身份,一个外室通房,就不用往叔叔跟前凑了。”

安芷是第二次听到这话了,再次感叹,这位四叔的嘴毒。

见安蓉小脸青白咬红嘴唇,安芷默默在心里给裴阙鼓掌,余光不由打量起裴阙。

裴家世代功勋,历经三朝都是士大夫望门贵族。而裴阙是裴老爷子的老来子,自幼得宠,行事乖张,却颇有本事,是这京都里,最横的爷。

不过有一点说来奇怪,裴阙已弱冠两年,却还不曾定亲,这让坊间有不少关于他的流言,有人说裴阙心仪薛家长女,奈何命运弄人,薛梦瑶进宫做了皇妃,裴阙为了她一直守身如玉。也有人说裴阙好龙阳,所以一直未曾定亲。而裴阙是裴家定了的下一任掌家人,寻常族老根本不敢管裴阙的婚事。

许是看得太久,安芷发现裴阙朝她看了过来,忙调转视线到裴钰身上。

裴钰虽比不上裴阙能干,却也是贵公子圈里捧着长大的人。他是长房长子,去年也中了举,这在士大夫间可是少有的,加上他面容姣好,待人又和气斯文,比起裴阙,他反而更受京都女子的喜欢。

本来以安芷的家世,是配不上裴钰的,是因为她母亲与裴钰母亲是闺中密友,所以才定下这门娃娃亲。

所以私生女安蓉,就更配不上裴家了。

安芷心思过了一遍,有了来撑腰的人,便不需要她做主力了,静默不语地喝茶,准备看戏。

“四叔,安伯父,我和蓉儿真心相爱,还请你们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裴钰跪下,安蓉看到后,也跟着跪下,泪眼婆娑地抿着唇,我见犹怜地微微半抬头。

裴阙修长的食指敲着桌面,安蓉是人是鬼,他一眼便瞧了出来,只有他这个蠢侄儿还拿她当宝贝,“裴钰,你要想收个通房丫头,这种小事就不用我成全了。”

“不是的叔叔,我想明媒正娶蓉儿,给她一个名分。”裴钰抢话道。

“啪!”

裴阙拍桌,薄唇不带一丝笑意,“你想娶她做正妻可以,不过你得先从裴家离开,我们裴家,丢不起这个人。”

裴钰眼下的声望地位,都是靠裴家才有的,若是离开裴家,他便只是一个穷举人,世人拜高踩低,到时候只要有心看热闹的,都能踩他一脚。

安蓉搭上裴钰,就是想后半生能摆脱卑微的外室女身份,而不是和裴钰再过苦日子,她哭着给裴阙磕头,以退为进说,“四叔……不,裴大人,我不要名分了,你别赶他走。阿钰,我不怪你,这婚你还是别退了,我不能连累你。”

安芷适时插话,“安蓉,你用过的男人,我不稀罕,你别扯出这幅可怜模样,婚还是要退的。”

裴阙看了安芷一眼,点头让裴钰起来,“赶紧起来,该道歉的道歉,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耗,若不是你爹娘气得晕厥,我还真不乐意走这一趟。快点退完,我还有事。”

裴钰抿嘴,想到安芷之前要他负荆请罪,这会小性子上头,不肯道歉,“婚姻本就讲究两情相悦,我没错,我只是不爱她。”

裴阙是真的烦了。他走到裴钰身边,一脚踹在裴钰的小腿肚子上,裴钰应声跪地。

裴阙给安芷行了个礼,“对不住了安小姐,是裴家教子无方,这门婚事实在不是良缘,你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安芷懂得见好就收,毕竟裴阙都给她行了礼,再拿乔便显得不懂人情了,信物她早就准备好了,让冰露拿给裴阙,“裴四叔,这往后咱们两家一别两宽,婚姻各自为主,就不再是姻亲了。”

这话很直白了,安芷不想再和裴家有瓜葛,她希望裴阙能把这话带回去,也好省了以后的麻烦。

听此,裴阙只是微微笑下,没说好与不好,转头语气不善地让裴钰跟他回家。

裴钰没动,他在为裴阙方才的那一脚置气。

“我就在门口等一会,你要不肯自己走,我就让下人绑你回家。”裴阙说。

“我送您吧。”安芷感激裴阙今日过来,不然安成邺不会老实到一句话都不说,她更不可能那么好地羞辱安蓉。

裴阙停住看向安芷,这会雨过天晴,微弱的光屑撒在安芷的脸庞,倒是比这满庭院里的春花还要娇嫩,“那就有劳了。”

安芷是女眷,不好送裴阙到正门,只到屏风处便停了下来,“今日多谢裴四叔,您慢走。”

裴阙突然感觉喉咙痒痒的,他身边有不少纨绔朋友,跟着他们厮混,目睹了不少才子佳人的来往,忍不住好奇,问:“你要谢我,就一句口头感谢,你觉得够?”

“啊?”安芷抬头,美眸不解地看向裴阙。

上辈子她不同意退婚,所以没有送裴阙这一段,更没想到裴阙会问这话。

裴阙见小姑娘呆住,白皙的脸颊染上一层红晕,比起方才的强势,多了几分娇憨,有心想再逗两句,又意识到不妥,抿唇收回大部分话,只问,“今年多大了?”

安芷:“去年及笄。”

若不是三年热孝,安芷本该在去年就和裴钰成婚。延了一年的时间,却也物是人非,让她看透很多东西。

安芷不懂裴阙问这话的意思,回答后没有听到裴阙的应声,听到裴阙的脚步声,才抬头。

等裴阙的背影消失在屏风后,安芷突然听到裴阙自语说了句“正正好”。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登雀枝》<<<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