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初月晚云锦书,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作者:初月晚云锦书

主角:初月晚云锦书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由众人嗟我独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初月晚云锦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皇十三公主初月晚是个不折不扣的傻乖馋。前一世死在贪吃上,阎王养不起这饕餮,发配她重生一回,月晚发誓:今生一定要戒口!啊等等什么这么香……本来只想完成遗愿嫁给前世情郎云锦书,谁知道今生被一群人护得紧紧的,高冷太子亲哥化身妹妹奴,刻薄老太后竟是傲娇三好奶奶,国仇家恨的敌方王子死乞白赖要当驸马,连前生情敌都倒戈成了护短狂魔,初月晚头上许多小问号:你们为什么呀???终于云锦书等不及,一纸婚书来抢人。太子:皇妹爱吃的你有么?云锦书:美食宫建好了。质子:我母国称霸西域你行么?云锦书:我把你国灭了。初月晚:陪我浪迹天涯可以么?云锦书一把抱走小馋猫:天下之大,都是咱家。…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免费试读

第5章

眼前葛太后苍老而慈祥的面容那样陌生,初月晚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得葛太后好不奇怪,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脸上妆花了。

收生婆俯首不敢直视太后,只将襁褓托到太后怀里,然而在两边倒手的一刻,收生婆突然趁着周围人无人注意,狠狠一把拧在初月晚大腿根儿。

“喂……!”云锦书正好看在眼里,差点撞开盆跳出来。

初月晚冷不防挨这么一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剧痛在小小的身躯上发作,她猛打了个哆嗦,无法自控地挣扎大哭起来。

她突然的哭闹弄得在场人全都手忙脚乱,太后才刚刚把她接到手里还没抱稳,一时着急,赶紧两手护住月晚怕把她摔下。那收生婆眼疾手快,待太后的腕子一露出来,飞快地趁乱扯下了那枚宽大的银丝法蓝镯揣进怀里。

“怎么突然哭成这样,讨厌哀家抱?”葛太后有点失落地搂着她拍哄,长袖滑下搭住手臂,丝毫没注意镯子已经不见了。

初月晚疼得浑身哆嗦,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被人掐了,火气登时窜上来,反手就揪住那收生婆死死扯着不让走。

兴许是吃得多力气大,三天的奶娃娃还真把个老太婆拽住走不动步。

“小殿下?小殿下是要奴婢抱吗?”收生婆赶忙接过初月晚,张口胡扯,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

初月晚一被她抱过来马上毫不客气地又哭又踹,小肉爪子使着劲儿往老脸上甩。就差个不会说话,没直接喊“父皇我被老巫婆欺负啦救命啊”。

收生婆被她一顿照脸打得看不见事物,殊不知云锦书已经从供桌下面滑到跟前,伸脚往那收生婆腿上踹去。

那老太婆当即中招,慌叫一声扑倒,手上松脱了襁褓。初月晚全身一阵轻飘飘的,就要掉在地上。

忽然一个软软的“垫子”接住她往旁边闪开,那收生婆应声扑下去栽了个狗吃屎。

“哈!”初月晚破涕为笑。

“好沉啊,小乳猪都没你沉。”

听到这个声音,初月晚“噌”一下抬头瞅着背后。

云锦书两臂兜起她抱住:“看什么看?说你呢。”

说完他自己失笑,戳戳初月晚肉嘟嘟的脸蛋:“唉,反正你也听不懂。”

初月晚让他一戳一颤悠,笑得却特别开心,奈何没牙挡着,口水直流到下巴上。

老皇帝吓得不轻,急匆匆走下台阶找初月晚,却看见小国舅云锦书正坐在地上抱着襁褓,两个小孩都安然无恙。

“锦书?你怎么在这儿?”皇帝惊过后便是疑惑。

“嗯……”云锦书眼珠子一转,突然指向收生婆,“我看见了!我看见这人刚才掐了裕宁小殿下!”

紧接这一嚷,所有人的眼睛都转向了那边。收生婆惊恐爬起谢罪,众目睽睽之下,“哐啷”一声,一枚异彩器物从她怀里掉在地上。

登时,满场人脸上都没了血色。

那器物,可不是太后的银丝法蓝镯?!

刘存茂急忙捡起那枚镯子细细擦拭,交还给大宫女连漪。

“这……反了反了,无法无天!”葛太后怒火中烧,指着那偷镯子的,“什么人派来的!给哀家查个水落石出!不管背后何人,一个都别想跑!”

那老太婆还没嚎哭就让侍卫一棍闷晕,拖了下去。

老皇帝从云锦书手里抱过月晚,捂着她的耳朵不叫她听见坏事,这会儿才终于放下了心。

葛太后小心翼翼地重新将镯子戴好,望向初月晚,心里又是侥幸又是诧异。

要不是这小家伙抓了那贼婆一下子,镯子必定已经被偷去了。

“抱过来吧。”葛太后柔声说。

初月晚被父皇递了过去,葛太后的怀抱很轻,没有什么力气,却很柔软。

“你说你,到底是惹事呢,还是替哀家圆了件事呢?”葛太后问着,轻轻抚摸她的脸蛋。

初月晚娇嫩的脸蛋蹭着她长长的指甲套,大眼睛眨巴着。

这一世的太后,好像很喜欢自己呢。

……

洗三礼次日,坤慈宫。

“这浴芳镯呀,是先帝赐予哀家的定情之物。在哀家这腕子上呆了有半百年纪,皇帝见了它,也要尊一声‘前辈’的。”

初月晚瞪着一双乌亮亮的眼瞅着眼前那枚银丝法蓝镯,小肉手在上面轻轻地捏着,可镯子实在太大了,她能抱个满怀,还有点重重的压着小肚子。

坐在下头的云皇后看见那么重要的宝贝就搁在小宝贝身上,一时紧张着不知道是担心摔了镯子,还是担心压着月晚。

可太后却十分放心地任初月晚拿着,一面搂着她揉抚。

说完了镯子的来历,太后平静的面色忽然一沉,道:“那贼婆子敢偷浴芳镯,哀家还真好奇,若没抓住,这贼人要将镯子如何处理?”

云皇后察言观色,答:“这人口风甚严,现在还没动静。怕是有大人物在背后捏着全家性命,她不敢说。”

“刑部那边总有个结果,宫墙之内你我不便插手,让皇帝处置罢。”太后转而又云淡风轻了,“说来,锦书这次虽调皮乱闯,却也出手救了裕宁,不应当受罚。叫辅国公免去禁闭罢,好好教养个一年半载的,入宫来陪太子读书。”

初月晚听了眼睛一亮。

这样的话,小舅舅明年就可以进宫了!

云皇后却笑笑:“太后抬举云家,太子都这么大了,锦书做伴读怕只能拖后腿。”

葛太后:“早些长长见识也好,哀家瞧锦书伶俐,念书过目不忘,太子那点功课难不住他。”

深宫似海,云锦书来了不知道要经受多少磨难。云皇后心下仍觉得不妥,可一想太后如此坚决,肯定是早就有今后的安排了,便答应下来。

“哀家还听说一事。”葛太后道,“锦书命格里,是不是占着‘七杀’呀。”

云皇后心里“咯噔”一下。

小说《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第5章 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初月晚云锦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5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