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医豪婿小说(简单的鱼著)林漠许半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圣医豪婿

作者:简单的鱼

简介:为了十万元的医药费,林漠当了三年上门女婿。 三年做牛做马,换来的只是一句窝囊废。

妹妹病危,半夜打电话找出差的妻子借钱,竟是一个男人接了电话。

万念俱灰中,却从祖传玉佩获得先祖神医传承。 自此,世间众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圣医豪婿小说(简单的鱼著)林漠许半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圣医豪婿》免费阅读

人魔并世,天下纷争,争端四起,武力为尊。这就是这片广袤无垠的中洲大陆如今真实的写照。

此刻,青山村,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神秘男子怀抱一熟睡婴儿与一名鹤发老者并肩站在断崖上,俯瞰此秀丽山村,草房错落有致,低矮的泥烟囱袅袅升起炊烟。垂髫嬉戏,鹤发享乐。

“万物皆空,因果不空。”鹤发老人喃喃自语。

十四年后。青山村。寒冬。

当炎风醒来的时候,青山村已经不是那个世外桃源了,而是人间地狱!

凄厉的惨叫声在他四周回荡。咒骂声,喊声,哭声,一切嘈杂声在火焰中扭曲着。

青山绿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焦黑草木。错落的房屋早已经倒塌,只剩下断壁残垣。

他躺在地上,努力地支撑起身体,发现自己浑身是血,而周围这场景让一生也他无法忘却。

冲天的大火,仿佛来自地狱的审判,暴虐的火蛇也似乎拥有生命一般疯狂地吞噬着一切,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皆卷为灰烬。

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难道只是噩梦?

然而他身上剧烈的疼痛感告诉他并不是虚幻,他眼前的女人是村里的王婶,她跪在地上怀抱着一个男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天空不是蔚蓝色,是近乎血红色。

高空中,此刻正悬浮四个模糊的身影,似幻似真,缥缈无形,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似乎是这场惨案的始作者。

他努力地回想,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养父母,含辛茹苦地照顾他长大。

他记得他的青梅竹马小蔷薇,总是一起快乐的玩耍。

就在这四个人来之前,这里的生活一切都很宁静而美好。

然而就在他的一切美好都被毁了,他眼睁睁地看见养父母和伙伴被大火吞噬,以至于他们来不及发出生命的最后一声喊叫。什么人?为什么要夺走自己的一切?他发誓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找到他们同样用火焰灼烧他们的心脏,看一看到底是什么狼心狗肺。把他们心爱之人杀死让他们体会这种,悲痛欲绝的伤心。

在地狱四周里,自己却又无比的渺小,他绝望着,心中充满无尽的恐惧和无助。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炎风伤势严重,加上他失血过多,眼前慢慢地发黑。

迷糊之中好像看道一人影走来。

他艰难睁开眼看去,朦胧中一个鹤发童颜老者,头戴纶巾身披鹤氅,手里拿着一根古朴的拂尘,好像仙人一般正站在自己身前。

空中,雾里。

鹤发老人和炎风被包裹在雾气中,老者真用一种奇异白光瞬间治疗炎风的伤。

“受苦了。”鹤发老人看炎风眼里似乎有一种愧疚。

“你是谁?”炎风大惊。“我在哪?他们是谁?为什么如此残暴地对待我们?”

“你可叫老夫元清老人。”老人回答道。

“元清老爷爷?是您救了我?”炎风连忙问。

“老夫云游四方恰好路过,见你昏倒在地,便出手相助。”他满眼关切地看着炎风。

“我的爹娘,我的伙伴,还有大家……都死了。我没有世上再也没有亲人了。”炎风眼神中的绝望让人心碎,泪水也止不住地往下流。

天元清重重地叹道:“村子里就剩你一人还尚有一息,老夫惭愧未能救活他们,若你不嫌弃老夫,便仍作老夫为干爷爷可好。”

“爷爷。”炎风心中得到些许温暖,突然间想起高空中那四人模糊的人影,心中涌出无限的憎恨,他连忙对老人说:“炎风恳请您教我修炼仙法,我要为我爹娘报仇雪恨!”

“如此残暴之人,也终将逃不出因果轮回。你如今还小,报仇对你而言为时过早,而掌握力量,目的也并不是为了杀戮!”老人闭上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想要掌握这力量,爷爷。”炎风跪拜在地。

“唉,也罢,但是你必须得答应老夫,不用去用力量满足一己私欲或者杀戮,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我明白。”

“走,我带你去天之阁。”说吧手里的古朴拂尘一挥,云雾加速转眼消失在天际。

中洲大陆,广袤无垠。在个片广阔的土地上,从可查找的史书记载中是人魔仙妖,群雄并起的天下。中洲大陆人北魔南,而妖与仙在大陆也鲜有出没。近千年来人与魔在大陆上的厮杀就从未间断,知道百年前两个种族间才逐渐划疆而治,但是人与魔直接的仇恨却从未消失。天之阁是中洲大陆的是七大宗派中一个重要宗派,百年前人族面临空前绝境,魔族三代魔王率领大军大举进攻人类。七大宗派,以天之阁为首,人类拼死反抗,最终击退魔军,从而结束战争,进入较为平稳年代。自此后百年来,七大宗派各掌一地,直至今日。

“到了。”

炎风被眼前壮观的景象震撼了,迎面扑来的建筑巍峨壮观,两侧宽广,一眼望不到边。更加神奇的是这宏伟气派的建筑群上空中漂浮着一座城市。没错!坐落在云中的城富丽堂皇,气势恢宏,在数百公里外中依稀可见。

老人挟带着炎风正朝着天之阁飞去。一路遇到众多穿着银甲的将士。各个高大魁梧,好似神话中的天兵天将。但是将领们似乎像是根本没有觉察到天元清和炎风一样。

“天之阁中的精兵,最第层次也是筑基期。”天元清看到炎风不解的样子捋着白须笑道,

以修炼者来说,徒手搏兽为凝气期。而筑基期之人不被凡铁打造的武器伤之毫发。”

炎风恍然大悟。话语间,转眼他们就来到了宫殿群中,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宫殿群中最为气势恢宏三个大殿,天元清带着炎风直接飞入三个中的中间一座名叫中之殿的大殿。

“大长老,别来无恙!”刚落地,一个白发剑眉身形高大的男人大步流星走了出来。“见过阁主。”天元清对这位男人微微颔首。此人正是天之阁阁主天之霸。

“什么阁主不阁主,虽有数十年未见,你我师兄弟一场,不必拘于礼数!”随即,阁主转身对身边的人喝到“还愣着干什么!快向你伯父问好!”

只见阁主身后出现一位身影,此人身形瘦长,身穿白衣,胸前一片红色的云,乍一看像一滩红色的血。只见那人对着天元清深深鞠躬:“正宗见过大长老伯父。”

“免礼免礼。”天元清微微笑道。

“犬子年过十七,武艺不精,让老兄见笑了!”阁主雪白的剑眉皱了皱。

“非也,正宗年纪轻轻,实力出众,果真虎父无犬子。”天元清轻声道。

“哈哈哈哈哈,师兄过誉了!里面请。”天之霸好像刚发现炎风。“咦,这位小友是?”

“在下青山村炎风!见过阁主。”炎风立即上前鞠躬。

“青山村!”阁主突然白眉倒竖。“莫非是他?”

“恶魔之子!”阁主突然如同惊雷一般对着炎风大喝道。

炎风口中一甜,噔噔噔退后数十步,一口鲜血吐出。恶魔之子!幕风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臧霸你这是做甚!”天元清像老鹰一样把炎风护住。

天之霸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说道,“天某失态了!小友没事吧!”

幕风浑身气血翻动,气息不畅,没想到天之霸仅仅一句话差点要了他的命。

“哼!”天元清手中古朴的拂尘一挥,一道白光降临到炎风身上。顿时炎风气息顺畅了起来,内伤痊愈。真是神奇,炎风暗叹到。

“今天老夫来这里是想把炎风托付给你天之阁,看样子老夫是来错地方了!”  天元清两袖一甩。

“哪里,哪里,天某一时激动,还请师兄原谅。”天之霸站了起来脸上堆满了笑容。那两道剑眉还是倒八的形状,给人一种及其怪异的感觉“小友,天某给你赔不是。”

“阁主为什么如此称呼我?我是谁?我的亲生父母又在哪里!”炎风情绪难以控制,顾不得什么,一把上去抓住了他的衣袖。

“小友莫要激动!天某辟谷多日,神情恍惚,把你错当成了别人!哈哈哈哈……”天之霸放声大笑,手里把玩起来两颗石球,好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对!您刚才所言……”

天之霸握住幕风的手,一种莫名的安详传遍炎风全身,恍惚间,其所言如真理一般让人宽心。

“炎风小友,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遭遇如此悲痛之事,我天某心情也甚是凄薄。我天之阁统领六派多年,如今在我的领地发生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彻底调查此事,届时换回小友一个公道。

“阁主若能为我报仇雪恨,我炎风一生愿意做牛做马。”炎风连忙跪倒在地。天元清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他,心中感慨,这娃天性重情重义难得可贵。

“哈哈,好好,小友真是通情达理之人!”天之霸咧着嘴,随即转向天之子道:“师兄大可放心,炎风小友在我这,我天之霸发誓一定会像亲生孙子一样好好照顾。来人,安排这位小友……”

“阁主,老夫希望他能在天之阁修炼,才带他而来。”天元清打断了天之霸的话,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那是自然,在天极大陆没有比我天某的天之阁更适合修炼!”天之霸也急切地说道。“在这片大陆从天之阁走出的强者更是数不胜数!”

“炎风是老夫认的义孙,你们对他不好,便是对老夫不敬!到时候,阁主,你可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天元清说话的时候背着身子对炎风眨了一下眼睛,显然不太熟练有一些笨拙,炎风觉得这个老爷爷非常和蔼可爱。

“另外我会经常来看望炎风的,若是你们胆敢动炎风一丝一毫……”

没等天元清说完,天之霸立刻一步迈到了炎风身前说:“必然!若是被我天某发现谁欺辱大长老您的孙儿,我天某立即除之后快!”

“那好!既然阁主都说,相信必不会失信于老夫。炎风这小子就交给你天之阁了,老夫告辞了。”天元清随即又递给了炎风一样东西,“这枚护身符,算我送给你的礼物,带在身上,你要在这里好好学本事。”

“告辞。”话音未落,天元清如同青烟一般消散了。

此时慕天突然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感觉。手里攥着天元清给他的一枚玉符,晶莹剔透,上面还有一丝温和,他虽然是个坚强的少年,但是毕竟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这个年纪也终究是个孩子。虽然短短时间的相处,但是那位老人对自己处处照顾,像亲人一样对待自己。

他眼泪也在眼眶里不争气地打着转,骤然慕天又忍住了,他握紧了手里的玉符,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拥有强大力量,拥有力量去为自己的养父母,小蔷薇以及善良的乡亲们报仇,去解开自己真实的身份,或许他的亲生父母还在世,他要去找自己亲生的爹娘,保护他们,孝顺他们,一辈子都不离开他们……

天之阁建筑群悬浮在高空中,窗外夜深宁静,冬日严寒,漆黑无月。然而有一黑影鬼魅般地出现在夜幕中,趁着守卫打哈欠地空隙从其身边留了过去。黑影实力高深,身形迅捷,转眼间来到了玄武阁,玄武阁看守森严,是天之阁武功秘籍、法器宝物存放的重要地点。但是黑影人似乎并不费力,挥手隔空一划,空间扭曲,身形随即闪入消失不见。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圣医豪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