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顾少心尖宠》徐子矜顾时安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温柔顾少心尖宠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徐子矜

简介:当她以为自己被整个世界放逐的时候,昔日姐夫用一纸婚约将她从泥沼中拉了出来
想报仇吗?想
跟我结婚,我帮你

角色:徐子矜顾时安

温柔顾少心尖宠

《温柔顾少心尖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有时安好

我从牢房里出来的那天,阳光很好,还有细细的微风,拂过我身侧的时候像是情人的爱抚。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久违的世界,看到不远处的路边停了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车门上倚着一个男人,宽肩窄腰大长腿,标准的帅哥身材,只是他侧着身,看不清脸。
我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男人听见声音转过脸来,看见我之后迈开了大长腿,朝着我走来。
我有些惊讶,如此极品的男人,难道认识我?
我等着他走近,看清楚了他的眉眼,清隽却冰冷,唇角含着的是冷冽的弧度。
有些眼熟,但是却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自我介绍道:“顾时安,你姐姐的朋友。

我恍然,我曾经是见过他两面,不过他太过冰冷,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所以我们并没有说过话。
在这样的场景下见面我多少有些尴尬,故意开玩笑道:“你是来接我的?”
出乎意料,他竟然给了肯定的答案。
我有些惊讶,但还是拒绝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有去处。

他似乎有些不耐烦,语气仍旧冰冷:“上车。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语气危险,带了点威胁。
我看着他清冷的眉眼,突然有些晃神。
他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除了我的姐姐,我没有见过他这般专注地看着一个人。
我突然道:“是因为姐姐吗?”
他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很快撇开视线:“上车吧。

我跟着他上了车,坐在副驾上,望着窗外熟悉却又陌生的景色,我开始发呆。
车里正放着音乐,男歌手低哑又忧郁的嗓音在车厢里回荡,在清浅的音乐声里,我突然听到顾时安清冷的声音——
“你恨吗?”
我愣了一下,那些被掩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被勾起,不堪,又痛苦。
我恨吗?四年前,被自己的亲哥哥诬陷,被自己的父母亲手送进了监狱,我当然是恨的,恨不得让那些害了我的人去死。
但是他们是我的父母,生我养我的人。
我闭上眼睛,觉得眼睛有些涩,我笑笑:“恨又怎么样,不恨又怎么样?”现在的我,一无所有,就算是报仇,都没有力气。
“我可以帮你。
”男人沉声道。
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顾时安是顾家的独子,他的背后是整个顾家,他现在说要帮我,这真是求几辈子都求不来的好事!
我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抿了抿唇,道:“真的可以吗?”
他睨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我说了一句废话:“坐好。
”说完,他转了方向盘,拐上了另一条路。
直到站在民政局门口,手里捧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我才明白对方口中的帮忙是什么意思。
我结婚了?和顾时安?
“这是你姐姐的意思。
”他从我身边经过,言简意赅。
我哭笑不得,可木已成舟,就算我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了。
我随着顾时安回到了他的别墅,在盘山公路的山顶,环境很好。
毕竟也曾是富家大小姐,所以对于上流生活我适应的很好。
别墅里的管家和佣人对我也很亲切,来这里的第一天,我睡了一个安稳觉,再也不用担心半夜被牢头叫醒,被恶意的狱友欺凌。
从今天开始,我徐子矜迎来了新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时安已经走了,管家见了我,道:“少爷临走时交代过,若是您想要去什么地方,尽管去,司机也为您准备好了。

我有些受宠若惊。
等到吃了早饭,我拒绝了司机的同行,独自一人开了车去白琳家,去拿一件东西。
好些年没有出来,城市的路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废了些时间才找到白琳的家,还未进门就听见了男人的吼骂声。
我眯了眯眼,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门并没有锁,我手中握着防狼喷雾,推开了门,门内的景象让我瞬间红了眼眶,目眦欲裂。
我那多年不见的好哥哥,正倚着墙闲散地站着,而他的脚下躺着满脸泪痕的白琳,两个纹身大汉正按着白琳的肩膀,想要抓着她的头发往地上撞。
我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我拎起门口支着的棒球棒,冲上去就对着徐睿的脑门砸了过去。
他侧身一躲,棒子砸在他身侧的墙上,砸出一个凹陷。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指着我的鼻子骂:“好你个徐子矜,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妈的,给老子抓住她!”
他身后的壮汉立马放开了白琳跑过来抓我,我抓着棒球棒,凶狠地迎了上去。
但是女人的力气到底是比不上男人,很快,我手中的棒球棒就被夺走了,那个壮汉迎面给了我一拳,鲜红的血顿时从我的鼻子里流了出来。
我伸手摸了一把,糊了满脸。
手上没有了武器,我手中的防狼喷雾也被抢了过去,一个人抓住了我的头发,拉扯着我朝着墙上撞了过去。
我只觉得整个脑子都是蒙的,眼前似乎看到了星星。
原本抓着白琳的两个大汉现在抓住了我,他们一左一右地按着我的肩膀,和我入门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我看了缩在墙角抽泣的白琳,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因为我连累了她。
徐睿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阴沉道:“徐子矜,你知不知道,我很想踩死你?”
我吐出一口血来,冷笑道:“可惜你是个瘸子,踩不了!”
提到瘸子,徐睿顿时发起疯来,他抓住我的头发,照着地面狠狠地撞了几下,咒骂道:“徐子矜你个贱人,老子的腿还不是你害的!你他妈的找死!”
他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目光中透着疯狂和凶狠,这一刻,他是真的很想掐死我。
我的意识开始涣散,我很想张嘴再去骂他,骂他自作自受,当初只是撞断了他的腿没有撞死他真是我生平最大的遗憾!
但是我已经呼吸不上来,我脑中一片空白。
妈的,结婚的第二天就要死,可惜了我还没有婚姻生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温柔顾少心尖宠》

                           

原创文章,作者:徐子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43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