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戏精前夫请自重》全文柳芽儿凌少川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戏精前夫请自重

作者:杨子之爱

简介:和高富帅闪婚是一种什么体验?当事人柳芽儿表示:日常想死,但更想让便宜老公去死。凌少川有颜有钱但是没脑子,似乎还有被害妄想症。婚后日常送命题:那夜是不是你馋我身子迷晕了我?柳芽儿:醒醒吧,你这小身板没你想得那么人见人爱。原本她看在老公还算孝顺的份上,打算把日子将就过着。没想到凌大少的妄想症日渐升级,彻底成为戏精本精。人生如戏,全靠怼技。凌大少:听着,从今天起不是我老婆只是个小女佣。柳芽儿:你的小女佣向你发起[离职]申请,预计将带走五个亿的合法佣金。凌大少:老婆我错了,嘤~

后来,离婚后的凌少川光速甩了初恋,逢人就说想复婚。有人前来劝和,柳芽儿微笑摆手:不了不了。比起和高富帅闪婚,和高富帅离婚的体验才是一百昏!结婚使人暴躁,但离婚使人暴富。柳富婆芽儿墨镜一带谁都不爱:是保时捷不好开,还是香奶奶包包不好看?要我陪那个傻老公演戏?……完整版《戏精前夫请自重》全文柳芽儿凌少川最新章节阅读

 《戏精前夫请自重》免费阅读

那么,就不是他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占有了他!
这个想法让凌少川震惊,难道他和父母都被这个土气得掉渣的女人给骗了?
凌少川难以置信地审视着柳芽儿,看外表她还算老实,不像个有心计的女人。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许在她老实的外表下面,藏着的却是一颗无比狡诈的心!
母亲说过,柳成松因为身体有残疾,父女俩日子过得很艰难,那么,这女人为了攀上他家的关系,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设计一出生米变熟饭的戏也不是不可能。
那天晚上,她很可能是在他睡着了以后,悄悄溜进他的房间,弄成了和他同床的既成事实,他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有把她娶进门了。
凌少川越分析越觉得是真的,不由大为窝火,瞪住柳芽儿吼起来:“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是不是?”
想事情失了神的柳芽儿被凌少川的这一声大吼吓得激灵灵颤抖了一下,看见凌少川满脸厌恶的表情,她的脸红了,慌忙把头转向半边。
凌少川吼了这一声后,原本想跟柳芽儿谈一谈的心情完全没有了,他翻身倒在床上,将脸转向里面,不再理她。
和这种女人没什么好谈的,只要和他结了婚,她一定会像牛皮糖一样死死粘着他,缠他一辈子。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摆脱贫困,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再说,还有父母给她撑腰,父母绝不会同意他和柳芽儿分手。
柳芽儿站累了,想睡觉,但她不敢上床,凌少川刚才那么凶地吼她,她有点害怕。
柳芽儿慢慢退到沙发上坐下去,心里忐忑不安,回想着这三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早上,两家大人看见两个孩子睡在一起,又吃惊又尴尬,不愿意太张扬,所以匆促为他们举行了婚礼,也没有请什么客人。
他们按照最古老的方式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拜过天地、父母,再夫妻对拜之后,一家人围着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凌母就将他们送进了洞房。
柳芽儿跟在凌少川的身后进了新房,看见凌少川一屁股跌坐在床沿上,两手捧着头,很烦躁的样子,她心里有点害怕,不敢再往前走了。
直到现在,她的心里都还不确定,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要一辈子跟着这个男人过日子。
柳芽儿靠在沙发上,想着过去,想着未来,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觉睡着了。
躺在床上的凌少川却没有睡着,他在想,如果今天是他和陆雨娇结婚,会是现在这样子吗?

他会不理她吗?
当然不会,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结婚,那是莫大的幸福。
可为什么新娘不是雨娇?为什么?
想起陆雨娇,凌少川更加烦躁,爬起来想冲着柳芽儿发脾气,却见她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凌少川瞪大了眼睛,看着呼呼大睡的柳芽儿,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女人,洞房花烛之夜,男人不理她,她不哭不闹不说,居然还能睡得着!

从前天晚上那件事情以后,柳芽儿两个晚上都没有睡一个好觉,现在已经疲倦到了极点,所以她自然能睡着。
看见柳芽儿睡得这么香,凌少川又愤怒起来,他更加肯定是她有意爬上了他的床。
现在她达到目的了,如愿以偿嫁进凌家享福了,所以才能够无忧无虑地睡大觉!
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小女人算计了,他再也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凌少川就有满腔怒火, 这个可恶的女人,凌少川恨不能卡死她!
越想越愤怒,他冲动地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去,来到沙发面前,恶狠狠瞪着柳芽儿。
柳芽儿偏着头睡觉的姿势很不雅,但一张清秀的脸庞却安静得像天使。
她的眉头蹙得很紧,似乎睡梦中还在为什么事情焦虑着。
凌少川的手伸出去,卡向柳芽儿的脖子。
他的手指还没有挨上柳芽儿的肌肤,柳芽儿的眼睛就突然睁开了,她一下跳起来,大喊:“爸爸,您怎么了?”
凌少川吓一大跳,手迅速缩回来。
柳芽儿看见站在面前的不是她父亲,一下急了:“我爸爸呢?爸爸!爸爸!”
她转头四处找,一边找一边大喊。
凌少川知道她刚做了梦,还没有清醒,他冷冷地说:“你吵什么,你爸爸在他的房间里。”
“爸爸!”柳芽儿喊着转身就往出跑。
“你干什么?”凌少川一把拉住她。
“我爸爸摔倒了,”柳芽儿急促地说:“我去扶他起来。”
凌少川将她揪回来摔进沙发里:“你给我坐下!你看清楚这是哪里,在我家里!你爸爸能摔下来吗?”
柳芽儿眨了好一会儿眼睛,看见这是新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梦。
她讪讪地解释说:“呃,我梦见我爸爸从床上摔下来了……”
她梦见父亲从床上摔下来,头上磕了一个大洞,流了很多血,急醒了,所以睁开眼睛就找父亲,却因此没有让凌少川卡上她的脖子。
凌少川不再理她,转身回到床边躺下。
柳芽儿心里还在为父亲担忧,她小声说:“我想去看看我爸爸。”
凌少川没有说话。
柳芽儿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打开门出去了。
凌少川继续躺着,过了很久,柳芽儿还没有回来,难道她父亲真的摔倒了?
他忽然想起,今天他和柳芽儿新婚,如果他不跟柳芽儿一起去看看她父亲的情况,那他父亲认为他对柳芽儿不好,又会大发脾气。
他赶紧爬起来跑出去,来到柳成松的房间,看见老头果然摔在地上了,柳芽儿正在用力扶他。
柳成松因为半身不遂,晚上起夜不方便,在老家的时候,晚饭吃得很少,今天由于女儿结婚,在凌洪伟夫妇的劝说下,他心里也高兴,才多吃了一点,不料睡到半夜就想起夜。
下床的时候不小心,他连人带轮椅都摔倒了,轮椅上有呼救铃,他不愿意惊动凌家的人,更不愿意打扰新婚的女儿,所以自己忍着往起爬,却迟迟爬不起来。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戏精前夫请自重》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4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