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情深错付》杨成蒋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私人影院

收到男友杨成出轨表妹的照片时,我正在药房买验孕棒。

照片上的两个人缠绵赤裸,姿势大胆且疯狂,从照片角度看,应该是表妹蒋倩的自拍。

药房阿姨递过来打好包的验孕棒时,喊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

“谢谢。
”我接过验孕棒,嗓子是哑的。

外面下着小雨,我望了望天,厚沉的乌云几乎要压在头顶,我举着装有验孕棒的塑料袋快步冲进雨中。

杨成和蒋倩不堪入目的照片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想不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我跟杨成交往两年,这两年我们相互陪伴,他对我不错,从来没有过不得当的地方,我们甚至没有吵过架。

我的表妹蒋倩,从小就特别粘我,她今年大四毕业,特意来我身边工作,说是想离我近一点。

“叮~”手机微信又响了。

我停下步子查看,微信上写着:“云腾酒店,1250。

还是刚才给我发照片的人,对方头像是一片黑,我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加的,甚至连个备注都没有。

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我哪能坐以待毙。

来到云腾酒店的1250房门前,能隐约听到里面男女做那件事的声音,激烈且忘我。

我敲门,里面的男人问:“谁?”

是杨成的声音,我不会听错。

我没吭声,继续敲门。

“他妈的谁啊。
”杨成不耐地抱怨,接着是女声小声的安抚。

半分钟后,门开了。

门缝中,我看到杨成的脸。

趁着他没看清是我,我直接拿着刚才买好的水果刀捅向他。

没想到他反应还挺快,这一刀没能捅到他的要害,只是划破了他的手臂,鲜血顿时涌出。

他捂着胳膊后退,震惊地看着我:“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应该来么?”我握着水果刀再次逼近他,他绕着房间跑,同时警告我不要乱来。

乱来?他在这样的场景里居然还在警告我不要乱来?!

愤怒早就淹没了理智,我疯狂追赶他,满脑子都是想杀了她。

蒋倩不知什么时候从卧室内出来,她抱住我的大腿,哭着喊着要我放过杨成。

“表姐,都是我的错,是我哄着杨成把本来属于你的分红合约给我的,你要打打我吧,我实在太爱他了才会一时糊涂,对不起表姐……。

公司分红合约??

我脑袋嗡的一声响,差点没站稳。

蒋倩的话一下将我从疯狂的愤怒里拉了出来。

这个合约是我跟杨成私下里早就定好的。

当初公司注册的时候只写了杨成一个人的名字,那时候杨成说怕麻烦,一个人名字好操作,还说等公司开起来我们两个再另签约合同。

我信了,这一信就是两年,两年时间里,为了这个公司我几乎没睡过整觉,终于公司有了起色,他却把本该给我的好处给了蒋倩!

我这两年等于白打工,到最后一无所有!

原来这两年,他一直都在玩我……

我愣神的时候,酒店保安到了,他们没收了我的刀,将我丢出酒店。

外面小雨不知何时变大了,我狼狈地站在雨里,像是一只丧家犬。

两年,整整两年,我付出的所有心血和感情,最终得到来的竟然一场空欢喜!凭什么?

夜雨太凉,我站在雨中清醒了脑子后,走进旁边的咖啡厅,点了一杯热咖啡。
付款时看到自己的余额,才意识到,这是我全部的财产了,不到一万块。

用命拼了两年,最后结果竟然只有不到一万块,真是讽刺……

恐怕交完下个月的房租,我就要睡大街了。

坐在咖啡厅,我整个人一点精气神没有,我甚至想不到未来的生活该怎么样。

如果单纯的分手或许还不至于此,但是两年的心血就这样突然被人偷走,奋斗的意义全没了。

口袋里手机一直在响,不管是谁我都没心思接,可对方像是不知道什么叫放弃,一直在催着我接电话。

不得已,我还是掏出手机接听。

上面来电显示是黎舟。

黎舟是我之前接触的一位大客户,我在他身上下的功夫也最多,也正是因为他的项目顺利完成,杨成的公司才能借着这笔资金走向正轨。

不过黎舟很少与我联系,谈合作也都是手下的经理代替,我只见过他两面,每次都不到一分钟。

“喂,黎总。
”我接了电话,手机里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半响没人说话。

我正怀疑黎舟是不是打错时,音乐声减小,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喂,请问您是号主的朋友吗?”

“怎么了?”我问。

“号主喝多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只有你接了,要是方便,可以来一刻酒吧接号主一下吗?”

堂堂黎总,竟然轮到我去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反正我也没事做,就当好人好事,积德了。

“好,我马上到。

离开咖啡厅我打了个车去一刻酒吧,按照刚才的电话到楼上415房间找到黎舟。

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他坐在沙发正中间,刘海凌乱,眼睑低垂,白衬衫的领口扯开,领带随意搭在支起的长腿上。

他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握着麦。

脚底下还踩着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乍一看,我还以为是老大刚杀完人唱歌嗨呢。

“黎总?”我慢步上前,试探着询问,“我是姚知,您还记得我吗?”

“嗯,知道。
”他点了下头,抬起眼,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看着我,目光无比认真。

“谢谢您记得我,您家在哪,我送您回去?”他不像是喝醉了,瞧着清醒的很。

“不用,我自己能走。
”他冲我挥挥手,而后举起麦,做了个喝酒的动作。

我:“……”

“喝,使劲喝!我就说,你破产了没人会搭理你!”他脚下踩着的人突然嚎叫,吓了我一跳。

破产?我印象中黎舟的钱是几辈子都挥霍不完的,他怎么破产了?

不过也不是没可能,不然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打了一圈电话没人接,换了之前,大家恨不得挤破脑袋来送他回家。

原来跟我一样倒霉。

“行了黎总,别喝了,我送你俩回家。
”我架起黎总,又招呼工作人员架起那位趴在地上朋友。

酒吧外车多,我扔着两人进去,跟着也上了车。

黎舟一上车就开始睡觉,那位朋友嘴里一直叨咕着破产,没办法,问不出地址,只能把人带回家。

我现在经济严重紧张,没闲钱给这二位开房。

两个大男人我安顿在客厅,自己回房间休息。

许是淋了雨的关系,后半夜开始发烧做噩梦。

我梦见杨成给我递了杯水,之后他非要挤上床睡觉,我不让,他就对我跪地求饶。

梦了一晚上杨成跟我磕头,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脑袋发涨,昏昏沉沉,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紧挨着我。

“啊!!”我尖叫出声,一脚将人踹到床下。

等男人黑着脸睁开眼,我也认出他是黎舟了。

“黎、黎总……你、你怎么在这儿?”我拽着被子大脑一片混乱。

我不会跟他睡了吧?

被子下面,我悄悄地摸了摸自己,衣服还在,还好,还好。

“这不是你家么?”黎舟扫了眼阳台上晾晒的小件,嗓音带着晨起后的沙哑,“应该是我问你,我怎么在这儿。

“你昨晚喝多了,酒吧的人疯狂给我打电话,还有,我昨晚让你睡的客厅,你怎么跑房间来了!”我瞪他,这人怎么这样?难不成有钱的男人真就没一个好东西?

“你也说了,我喝多了。

他打着赤膊,单手撑地,手臂上的线条流畅,腹肌更是性感迷人,而他那张脸,更是有着令人过目不光的帅气。

我张了张口,竟无言以对。

“现在你醒酒了,出去!”我指着门口别过脸,“我要起床。

他动作缓慢站起身,抻着懒腰走向门口。

我瞄了他一眼,背肌也是优异的令人羡慕。

待他走后,我跳下床快速反锁,最短时间换好衣服。

收拾好走出卧室,见到客厅的景象我懵了。

客厅里乱糟糟的仿佛被人打劫,原本睡在沙发上的那位,正抱着我的电视呼呼大睡。

这都是什么人啊!

“我会让他收拾。
”黎舟穿好了衬衫,正坐在沙发上啃苹果。

“黎总真随意。
”我瞧着他手里的苹果淡笑。

“付钱给你。
”他手伸向裤子口袋摸出钱包,打开一看,嚯!空空如也。

他快速看了我一眼,又摸向另一个口袋。

说实话苹果也不值钱,我也没想斤斤计较,只是此刻看着曾经站在商圈顶层的男人因为一颗苹果窘迫,这机会,太难得了。

最后他摘下腕间的手表放在茶几上,而后靠近沙发里,啃苹果的姿势比刚才更加心安理得。

“黎总大方。

我绕过客厅,到冰箱拿了鸡蛋准备做蛋炒饭,饭刚出锅,听见身后有人问我;“你怀孕了?”

我一个激灵,眉头紧蹙,转身看见黎舟,语气有些不快:“谁告诉你的?”

他抱着手臂靠在厨房门口,因为他个子比厨房门还高,稍稍弯了点腰。

“没人告诉我。
”他对着地上努了努嘴。

我看过去,是昨晚我买的验孕棒。

本来是放在我包里的,估计是昨晚被那个喝大给翻出来了。

“与你无关。

我端着三份蛋炒饭到茶几上,随意盘腿坐下开吃。

“失恋了?”他学着我的样子坐在我对面,语气平淡,但我听着十分刺耳。

我跟杨成分手,可不仅仅是失恋那么简单,我失去了太多,甚至失去了为生活奋斗的激情。

“与你无关你听不懂?”我夺过他手里的蛋炒饭凶他,“再多话你别吃了。

他默默拿过旁边的第三份,表情淡然,语气依旧是平缓的。

“昨晚我给你倒水,你喊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是个渣男,身边小女友费心费力照顾我,我却在关键时刻喊了别人的名字。

“杨成,我应该没记错。
”他吃着蛋炒粉,单手拄着脸,曲起一条长腿,继续说,“你还对着我骂了一晚上。

我放下手里的饭炒饭,反问他:“你不是喝多了么?”

他没吭声,闷头吃饭,等都吃光了,才评价一句:“淡了,没味。

我觉得这人喝多后没人接,可能跟破产关系不大。

他那位睡的天昏地暗的朋友叫陆遇,是人们印象中典型的富二代,纨绔,不正经,正事永远找不到他,泡妞他最行。

陆遇是被黎舟扇醒的,两个人在我监督下将客厅恢复原貌。

陆遇从醒了嘴就没闲着,一口一个美女的叫,将我家里所有的物件全都夸了个遍,贼会说话。

如果我是在校园上学年纪,定会被他哄得团团转,可惜我不是。

“电视两千块,微信还是支付宝?”

客厅的电视活生生被陆遇给搂坏了,也不知道他昨晚都干了啥。

陆遇嬉皮笑脸地给我转了两千块,顺便还加了我的微信。

我送着两人出门,准备就此别过。

陆遇打了车,催促黎舟快点。

黎舟打开车门,动作挺住,他突然转头问我:“失恋有那么难受么?”

我琢磨着黎舟以前都是玩玩而已,没动过心,不知道失恋是什么滋味。

“也还行,”我回他:“就是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而已。

黎舟站在大太阳下,即便他身上衣服满是褶皱,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和帅气,硬是给人一种不寻常的凌乱美。

“我也一无所有,不过是事业。
”他说。

我点头:“知道,我比你强点,事业爱情都没了。

黎舟倏地笑了:“要不要一起?”

我没明白。

“事业爱情,我带你一起找回来。
”黎舟又说一遍,冲我使了眼色,示意我上车。

我觉得这人真是奇怪,脑回路完全看不懂。

如果换了以前,这样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人跟我说一起重新打拼事业,我一定蹦着高的同意,哪怕是对他不了解,哪怕他有的是失败的经验,我都毫不犹豫答应。

可现在,我真的累了,我已经近三个月没来大姨妈了,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怀孕,更不知道下个月房租去哪弄,各方面压力和打击袭来,我需要时间缓缓。

“不想夺回来么?”他又问我,“你就甘心将自己的成果拱手相让?”

他收起笑,定定地站在那儿,幽深的目光里是我从未见过坚定,好像破产对他而言就同我抢走他蛋炒饭一样简单,他再拿一份就是了。

我不知昨晚梦话究竟跟他讲了多少,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看着他的眼睛,两年前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又回来了。

我当然想报仇,做梦都希望杨成回来磕头求原谅。

两年前我没经验,带着同样狗屁不会的杨成都能成功建立公司,在血雨腥风的职场杀出一条血路来,现在我怎么就不行了?更何况我身边还有黎舟。

对啊,我怎么就不行了?

我要把所有属于我的都拿回来,我要杨成和蒋倩全都付出代价。

走上前,我径直坐进车内,心脏因为过于激动怦怦直跳,太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好,合作。
”我抬眼看向车外的黎舟,冲他笑,“属于你的,我也帮你拿回来。

陆遇在车里听的云里雾里,他满脸迷茫地问:“你们说什么呢?舟哥你要夺回啥,你又不是……”

“闭嘴。
”黎舟打断陆遇的话,跟着坐进车内紧挨着我。

“先去一刻酒吧取点东西,回头我们签个合约去公正。
”他嘴角噙着笑,对我讲,“至于如何起步,你计划,我辅助。

这正是我希望的。

黎舟以前高高在上,我还怕他仗着自己的经验指手画脚,现在他肯辅助,再好不过。

我连做两个深呼吸,昨日的造成的阴霾一扫而光,脑海里全是对未来规划的兴奋。

正高兴着,我手机响了。

看清上面的发信人和内容,我满腔的热血瞬间结成冰碴。

“我回来了。

发信人的号码是一串数字,不在我的通讯录里。

即便如此,我还是一下自己就想到对方是谁。

是我爸。

仅仅四个字,我脑海里立刻回想起当初他带给我的不堪入目的凌辱,哪怕只是想到他,我都会忍不住发抖发颤,就像是一种应激反应,刻在骨髓里的。

旁边的黎舟看到我的不寻常,他轻声问我:“怎么了?”

我吓了一跳,匆忙收起手机,额头和后背都不程度沁出冷汗。

我扯着嘴角牵强地笑笑说:“没事,前男友的信息,恶心。

黎舟看着我,好几秒才移开视线。

我知道他看出我在说谎了,我很感激他,没有继续追问戳破我的谎言。

靠近车门,我看向窗外,外面车水马龙,行人街人群拥挤,这样一座繁华的城市,我爸想找到我一定很难吧……

我托着下巴故作镇定,自己都没意识到腿一直焦虑地抖动。

一定没事的。

我自我安慰,他不会那么快找到我,只要我在他找到我之前有足够的能力,就能摆脱他。

“看看,同意么?”黎舟的手机递到我面前,上面是文档。

“合同。
”他说,“别想过去的糟心事,想点现在该做的。

我接过手机看着里面的一条一条严谨又合理的条款,内心的焦躁逐渐被抚平。

那时,我以为黎舟会成为我的救赎,后来我才知道,他才是推我入深渊的那个人。

到了一刻酒吧,我跟着黎舟从后门进去,穿过一条窄小的走廊,来到一处隐蔽的房门前。

他推门进去,我紧跟着。

房间不算大,只有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长相凶神恶煞的男人,男人穿着黑色背心叼着烟,紧皱着眉头大力戳着手机,像是戳仇人一样。

“我就剩一张牌了!”手机里传来经典欢乐斗地主的音乐。

“艹!”男人骂了声,拿下烟抬头扫了眼我和黎舟。

“又换马子了?”他视线重新落回到手机上,又开一局。

“别乱说。
”黎舟淡笑着回了句,上前轻车熟路地翻找桌上的一个小盒子。

他半坐在办公桌上,从盒子里面拿出几张卡,随口对我说了句:“叫陈哥。

我瞧了瞧黎舟,再看看那位能参加健美选拔赛的陈哥,乖乖开口:“陈哥。

陈哥百忙之中挑了我一眼,点点头:“比前几个都强。

黎舟摇摇头,没再反驳,收起卡说:“我走了。

陈哥随口应了声,继续打牌。

黎舟对我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开房间进了酒吧。

这会儿酒吧没开门,只有服务人员在收拾准备。

“拿的什么?”我问。

黎舟没掩饰,直接将卡撵开递到我面前。

我扫了眼,全都是各种高级娱乐场所的钻石卡。

“我还以为是银行卡。
”我收回视线,有点无语。

“我破产了。
”黎舟再次提醒我,“一无所有,能有这几张卡不错了。

我没再跟他说话,脑子里盘算着接下来我们要怎么东山再起。

首先,要有启动资金。

看看他再看看我,一个破产,一个被算计,两个狗屁没有人抱团取暖,第一步都做不到。

我以为黎舟要从前门走,结果他在靠在正门的位置坐下来了,顺手点了两杯酒。

坐了近十分钟,也没说正事,我耐心见底,正要起身走人,酒吧正门进来两个人。

巧了,正是杨成和蒋倩。

大白天的这两人来酒吧做什么?

杨成没看到我,他进门后对着服务生招招手说:“我昨晚给你们老板打过电话预定过包间,我姓杨。

听他说预定包间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公司走上正轨,人家要带员工庆祝嗨一把。

此刻我不想见到他,尤其是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的怀孕的时候。

摸摸肚子,我祈祷自己没有怀孕。

也不知道黎舟是不是故意的,刚才干坐着半天他也没跟我碰过杯,这会儿杨成进来,他端起酒杯,叮的一声跟我碰了碰。

我一愣,下意识看向杨成那边,刚好,他也听到动静看向我。

杨成的表情说不上好看,许是我之前在酒店捅他一刀他吓到了,看到我之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捂了下自己是手臂。

至于蒋倩,她真不一样了。

事情败露之前,她一直喜欢穿碎花裙和浅色牛仔裤,把自己打扮成清纯学生样。

现在她脸上画着浓妆,脚下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来酒吧硬是穿出来参加酒会的感觉。

也对,酒吧喝酒嘛,某种程度讲,也算是参加酒会了。

“表姐!”蒋倩一脸惊喜,见了我像是见到亲人似的,仿佛之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表姐你是来参加今晚的庆祝宴吗?好些员工都说希望你能来呢。

她走到我身边,自顾自地坐下,当她看到黎舟时,眼睛顿时明亮了好几分。

她的目光,是那种贪婪的目光,就像是盗贼见了财宝。

很快,她换上更加灿烂的笑,勾着自己的头发到耳后,身子转过去面向黎舟,嗓音捏得比棉花糖都软。

“这位先生,我叫蒋倩,我是姚知的表妹,我们关系从小就很好。
”蒋倩对着黎舟伸出手,眼神明亮,透着无辜和天真。

黎舟压根没搭理他,对于这样的搭讪,他这辈子不知道经历了几万次。

蒋倩也不尴尬,撩了下头发继续说:“先生怎么称呼?我表姐最近心情不太好,多谢你关照了。

“谁说她心情不好。
”黎舟的手掌扣在杯口上方,修长的手指随性捏杯子凑到嘴边喝了口酒,他嗓音沉哑,淡然的语调中透着生人勿近的疏离。

“昨晚我们还……”说着,他特意顿了下,随后看向我,唇角含笑。

我从未见过一个男人会笑的这样魅惑勾人,尤其是黎舟这种长相硬朗而非女相的男人。

他轻勾着唇,深黑色的眼眸中闪着光,眼神宠溺的几乎要化出水来。

仅一眼,我似乎从他眼里看到我们过去相爱的甜美画面,他用一个眼神便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虚假故事。

蒋倩有些发蒙,她转过脸看向我,眼中迷茫分明在问‘你什么时候被这样的帅哥看上了’。

不仅她懵了,一旁的杨成也懵了。

杨成快走几步到我近前质问:“你们刚才说什么,昨晚?”

黎舟又恢复冷漠的模样,目光锐利地睨了杨成一眼:“你是谁?”

“我是她男朋友!”杨成指着我,顺势靠近我些,如同在宣誓主权。

真搞笑,昨晚他被我捉奸在床,今天还敢宣誓主权,他配吗?

我正要反驳,却听黎舟说了句:“我和姚知交往三年,你是她哪位男朋友?”

想要说的话咽回去,我愣愣地看向黎舟,立刻明白他的意图。

他在故意气杨成。

端起酒轻抿,我没吭声。

“什么?”杨成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顺势抓住我的手臂,眼睛瞪得老大,“他刚才说什么?”

“放手!”不等我开口,黎舟抢先一步起身拽开杨成。

他护在我身前,背影高大挺拔。

我站在黎舟背后,看到对面的杨成胸口一起一伏,气得不轻。

“姚知是我女朋友,你是哪冒出来的!”杨成打量着黎舟,脸色气的通红。

“我知道姚知追求者多,她在外玩可以,最后,总要回我身边的。
”比起杨成,黎舟淡定多了,他轻描淡写,把我跟杨成的这两年说成了过眼云烟,毫无分量。

“你他妈!”杨成红着眼睛,直接朝着黎舟打过来。

我惊呼一声,连忙往后拉黎舟,没拉动。

是我小看黎舟了,他身手比我想象中好太多,躲过杨成的同时,还打了杨成一拳。

他这一拳直接打的杨成鼻孔冒血。

捂着鼻子,杨成指着黎舟,眼中满是怒火,恨不得将黎舟直接烧成灰。

“没事吧?”我绕到黎舟面前询问。

黎舟抓过我的手臂,随后将手赛到我的手里,那样子,像是我主动查看他的手一样。

我心领神会,捧着的他的手吹了吹,仰脸询问:“疼不疼?”

他摸摸我的头顶回:“不疼。

杨成哪受得了这个,他再次冲过来,黎舟护着我到身后,两人扭打到一团。

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单方面欺压。

无论是气势还是手段,杨成都比不过黎舟。

蒋倩尖叫着扑过去要拉黎舟,其实变相往黎舟怀里钻,我都看出来她想拿胸蹭黎舟的手。

以前我真的没看出来她是这样的人,现在只觉得脏了眼睛。

“别打了。
”我也跟着过去拉,只不过我拉的是杨成。

只要杨成想抬手反抗,我就给他按回去,根本不给他伤害黎舟的机会。

约莫过了五分钟,酒吧保安才上前制止,趁着保安拉人的混乱期,我狠狠地踢了杨成好几脚,要不是角度不对,我真想直接让他断子绝孙。

“你给我等着。
”杨成脸肿的像个猪头,衣服扯的破烂不堪。

而黎舟,只是领口轻微凌乱,他稍微整理下领口,转头看向我问:“你怎么样,伤到没?”

我摇摇头,牵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说:“我踹的挺爽。

黎舟顺势看向杨成的衣服,瞧见那几个脚印,倏地笑了。

杨成还在骂骂咧咧放着狠话,直到保安将人丢出去才清净。

“帮我弄下。
”黎舟扬起下巴,露出性感的喉结,他指了指自己的领口说,“我弄不好。

我抬起手,重新给他打领带,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皮肤,炙热的。

“好了。
”我收回手,望着他说,“谢谢,帮我出了口气。

“开心了?”他说,“开心了就打起精神,别丧气着脸,没多优秀的人。

跟黎舟比,杨成别说优秀了,恐怕用一般来形容都算抬举。

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杨成。

窗外,我看到杨成捂着脸上车,蒋倩跟在他身后要拽他的手,被杨成甩开了。

恐怕刚才蒋倩的表现杨成也都看到了,那么显眼,谁都不瞎。

其实我还挺想知道的,要是以后蒋倩甩了杨成,他们公司的利润怎么分?

两个人都是爱钱如命的,我很期待看到他们内斗的一天。

酒吧一名服务生过来找黎舟,说话态度恭恭敬敬:“黎总,陈哥让我问您一句,戏演完了吗,他还要做生意。

“完了,跟他说声,我走了。
”黎舟说完,朝着酒吧后门走。

我正要跟上,服务生又到我身边说:“这位小姐,陈哥也让我跟您说一声。

我停下脚步,等待着服务生的后半句。

那位陈哥看着就不像好惹的,只有一面之缘,不知道要跟我讲什么。

服务生瞄了眼黎舟,压低声音凑近我小声说:“别信这个王八蛋。

我噗嗤一声笑了,服务生说完,赶紧跑了。

“讲什么了?”黎舟拉过我问,“一看就没好话。

我没回,反问黎舟:“遇见杨成,是你们设计好的?”

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保安出场太慢了,平日里酒吧人多的时候有人闹事保安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在酒吧还没营业,就算是保安不在,服务生也都在,偏偏非要等黎舟揍了杨成五分钟之后,才迟迟登场。

还有黎舟,点了酒也不走,就在门口坐着,显然是在等。

再之后陈哥的传话,更是说明了这一切不是巧合。

黎舟也没跟我绕弯子,边走边说:“是我安排的,昨晚你梦话太多,吵的我烦。

我昨晚睡的确实不好,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都说了什么。

“你一直跟我抱怨一个叫杨成的, 还一直抱怨我给他项目,仿佛我是拆散你们的恶人。

出了酒吧,黎舟没着急上车,而是摸出烟含在唇间继续说:“昨晚我也是喝多了,莫名其妙背了锅,就跟陈哥打听了下,正巧,杨成说要订包间,订四楼。

一刻酒吧的四楼是VIP,能去的都是大富大贵,想要去四楼不仅要有钱,还要跟一刻老板打好招呼,没点人脉的,拿钱硬砸根本不行。

不夸张的说,一刻酒吧四楼,象征着这个城市的顶尖地位。

赶巧了,昨晚杨成刚跟陈哥沟通完,黎舟询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之后在陈哥故意让杨成今天来,定了跟黎舟取卡一样的时间。

我听着黎舟复述完,既觉得巧,又觉得合理。

没抓到杨成出轨前,他确实说过要去一刻酒吧庆祝,也跟我提过四楼的事情。

可,我跟黎舟几乎是素不相识,他在喝醉并且没跟我谈合作的情况下,大费周章帮我出了口气。

我不认为黎舟是大慈善家,更不是爱心泛滥的人。

“为什么?”我问他,“帮我又没有任何好处。

黎舟在垃圾桶旁边撵灭烟说:“我破产了,你知道我突然从无数文件中脱身之后,有多闲么。

不等我再问,他宽厚的手掌在我后背轻轻推了下:“上车,我们还要去谈生意。

他成功转移话题。

“生意?我没还没计划如何起步,谈什么生意?”坐进车内,我对黎舟说的生意非常感兴趣。

“先说你想怎么起步。
”黎舟也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

陆遇一直在车里玩手机等我们,黎舟报上个地址,他立刻驱车前往。

“我想先开个工作室。
”我摸着下巴琢磨,“虽然你破产了,但是人脉还是有的,我呢,手上也算是有些老客户,我们可以先去跟这些潜在客户搞好关系,而且工作室的起步资金稍微少些。

“行。
”黎舟答应的痛快,拿出手机翻了两下,调出一个人的照片后递给我,“下午我们就拉拢首位潜在客户。

照片中的人上了些年纪,两鬓斑白,皮肤些许松弛,不过那双眼睛精明透亮,不像寻常老人那样浑浊。

“这是谁?”我问。

“他姓乔,人们都称他为乔老。
”他指着照片上的人说,“最近他手头项目多,我们可以试试能不能分一勺羹。

我点点头,黎舟认为的潜在客户一定是比我手里的客户都要好,毕竟我们之前身份差距实属过大,要是他这边的能成功,最好不过。

黎舟的衣服还是昨晚的,要回去换,他先送了我回家,之后说晚上接我。

我精心打扮,希望能给这位乔老留下好印象。

晚上,黎舟开车接我,带我去了市中心最有名的私人影院。

影院筛选客户严格,不是熟人根本不放。

我靠近黎舟问:“你刷脸能进去吗?”

黎舟双手抄兜,自信满满:“不能。

我疑惑看向他:“那我们怎么进去?”

黎舟没直说,他架起手臂让我挽着她:“自信点,就当自己经常来。

我猜不出他脑子理想什么,总不能靠气势进去吧?

到了门口,毫不意外的,保安将我们拦下,细细地打量着的我们后开口:“不好意思二位,人满了。

很明显,满了只是借口,人家不认识我们两个,不让进。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黎舟从容不迫地从口里拿出一张卡,递过去。

保安接过,只看了一眼,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弯,原本冷冰冰的脸挂上最谄媚的笑,卑躬屈膝,客气邀请。

就差直接抬着我们进去了。

我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假装这很平常,挽着黎舟进了私人影院。

待进门后,我才悄悄询问:“怎么回事?”

黎舟将卡递给我;“上午拿的。

我接过看看,是一张金卡,上面用钻石镶嵌出影院的名字:别如。

“真钻。
”黎舟提醒我。

闻言,我做出收起卡的动作问:“能卖多少钱,够我开工作室吗?”

“碎钻值什么钱。
”黎舟弹了下我的脑门,接着说,“破产前办的。

回想上午黎舟手里捏着的一沓卡,那都是实实在在的钞票换来的,难怪他要拿这些卡,有着他人不可得的价值。

别人还在地下车库、办公室楼下苦哈哈的等人,黎舟直接上门找了。

说是私人影院,其实内部的买卖更加隐晦。

里面灯光昏暗暧昧,空气安静,路过旁边的小包间时,能隐约听见里面传出来的男女欢爱声。

私人影院,恐怕是什么电影都能放的。

我抓着里黎舟的手臂,视线不敢乱看,周围墙上的画,暗示性太强,这里的装修风格,实在大胆,超出我的认知。

服务生过来询问,黎舟熟练的开了间房,继而转头在我耳边说:“乔老就在我们隔壁。

我点点头,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给服务省一笔不菲的小费,叮嘱几句后,到我们开的房间去看电影。

房间是星空主题,棚顶点缀的如同银河,两侧面墙壁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有直来直去的线条,给人一种未来科技感,坐在床上,似要星际穿越。

床是水床,被褥也是主打星空,仿若漫步在太空中。

“有什么想看的。
”黎舟脱下外套挂好,他卷起袖口,又扯松些领带,随后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我。

我接过水,想了想问:“最近上映的那个穿越电影,有吗?”

“有。
”黎舟招呼服务生,开始放映我想看的影片。

“来。
”影片开始,黎舟靠在床头,对我招手,“一起看。

我犹豫了下,还是靠过去,保持着安全距离。

黎舟一把拽过我到他怀里,手拦着我的肩膀说:“你怕什么,合约里写的清清楚楚,我还能吃了你?”

是的,黎舟给我的合约,细无巨细,甚至还提到了对我人身保障。

他掌心温热,覆盖在手臂处给人感觉很舒服。

随着电影开演,我慢慢投入剧情,原本绷紧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不自觉的窝在黎舟的怀里。

剧情很感人,亲情向,其中主角的无能为力令人动容。

我靠在黎舟肩膀上,拽着纸巾不停地抹眼泪,这样题材的电影,太戳我的泪腺了。

纸巾用没了,我也没注意到,注意力全都投入在剧情里,拽着黎舟衣服抹眼泪抹得十分顺手。

电影还未结束,门被敲响。

我从剧情里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跟黎舟之间的过于新密了。

他揽着我的腰,我趴在他胸口,一抬眼二人对视,又是在同一张床上,这画面让人看了,怎么都像情侣。

我迅速从他身上爬起来,目光四下游离,手指抓着被子来回不自觉地搅动。

“不好意思,弄脏你衣服了。
”我刚完话,发现黎舟已经下床去开门。

门外服务生说了几句话,黎舟点点头,又关上。

“你先自己看。
”他拿下外套穿上,遮住被我哭湿的地方,“乔老那边出来了,我去看看,等我。

我想跟他一起去,可刚哭过,这会儿也不好见乔老。

等黎舟出去,我还有些心有余悸,脑海里总是不停地闪过刚才与他对视的那一眼。

再看黎舟,像是什么都发生一样,继续谈生意去了。

自嘲地笑笑,我没看继续看电影的兴致,打算去收拾一下自己。

刚起身,手机响了。

是杨成发来的一段视频,我打开一看,心脏骤然紧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许你情深错付》

原创文章,作者:未设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9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