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情深错付》杨成蒋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不会睡了吧

收到男友杨成出轨表妹的照片时,我正在药房买验孕棒。

照片上的两个人缠绵赤裸,姿势大胆且疯狂,从照片角度看,应该是表妹蒋倩的自拍。

药房阿姨递过来打好包的验孕棒时,喊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

“谢谢。
”我接过验孕棒,嗓子是哑的。

外面下着小雨,我望了望天,厚沉的乌云几乎要压在头顶,我举着装有验孕棒的塑料袋快步冲进雨中。

杨成和蒋倩不堪入目的照片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想不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我跟杨成交往两年,这两年我们相互陪伴,他对我不错,从来没有过不得当的地方,我们甚至没有吵过架。

我的表妹蒋倩,从小就特别粘我,她今年大四毕业,特意来我身边工作,说是想离我近一点。

“叮~”手机微信又响了。

我停下步子查看,微信上写着:“云腾酒店,1250。

还是刚才给我发照片的人,对方头像是一片黑,我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加的,甚至连个备注都没有。

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我哪能坐以待毙。

来到云腾酒店的1250房门前,能隐约听到里面男女做那件事的声音,激烈且忘我。

我敲门,里面的男人问:“谁?”

是杨成的声音,我不会听错。

我没吭声,继续敲门。

“他妈的谁啊。
”杨成不耐地抱怨,接着是女声小声的安抚。

半分钟后,门开了。

门缝中,我看到杨成的脸。

趁着他没看清是我,我直接拿着刚才买好的水果刀捅向他。

没想到他反应还挺快,这一刀没能捅到他的要害,只是划破了他的手臂,鲜血顿时涌出。

他捂着胳膊后退,震惊地看着我:“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应该来么?”我握着水果刀再次逼近他,他绕着房间跑,同时警告我不要乱来。

乱来?他在这样的场景里居然还在警告我不要乱来?!

愤怒早就淹没了理智,我疯狂追赶他,满脑子都是想杀了她。

蒋倩不知什么时候从卧室内出来,她抱住我的大腿,哭着喊着要我放过杨成。

“表姐,都是我的错,是我哄着杨成把本来属于你的分红合约给我的,你要打打我吧,我实在太爱他了才会一时糊涂,对不起表姐……。

公司分红合约??

我脑袋嗡的一声响,差点没站稳。

蒋倩的话一下将我从疯狂的愤怒里拉了出来。

这个合约是我跟杨成私下里早就定好的。

当初公司注册的时候只写了杨成一个人的名字,那时候杨成说怕麻烦,一个人名字好操作,还说等公司开起来我们两个再另签约合同。

我信了,这一信就是两年,两年时间里,为了这个公司我几乎没睡过整觉,终于公司有了起色,他却把本该给我的好处给了蒋倩!

我这两年等于白打工,到最后一无所有!

原来这两年,他一直都在玩我……

我愣神的时候,酒店保安到了,他们没收了我的刀,将我丢出酒店。

外面小雨不知何时变大了,我狼狈地站在雨里,像是一只丧家犬。

两年,整整两年,我付出的所有心血和感情,最终得到来的竟然一场空欢喜!凭什么?

夜雨太凉,我站在雨中清醒了脑子后,走进旁边的咖啡厅,点了一杯热咖啡。
付款时看到自己的余额,才意识到,这是我全部的财产了,不到一万块。

用命拼了两年,最后结果竟然只有不到一万块,真是讽刺……

恐怕交完下个月的房租,我就要睡大街了。

坐在咖啡厅,我整个人一点精气神没有,我甚至想不到未来的生活该怎么样。

如果单纯的分手或许还不至于此,但是两年的心血就这样突然被人偷走,奋斗的意义全没了。

口袋里手机一直在响,不管是谁我都没心思接,可对方像是不知道什么叫放弃,一直在催着我接电话。

不得已,我还是掏出手机接听。

上面来电显示是黎舟。

黎舟是我之前接触的一位大客户,我在他身上下的功夫也最多,也正是因为他的项目顺利完成,杨成的公司才能借着这笔资金走向正轨。

不过黎舟很少与我联系,谈合作也都是手下的经理代替,我只见过他两面,每次都不到一分钟。

“喂,黎总。
”我接了电话,手机里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半响没人说话。

我正怀疑黎舟是不是打错时,音乐声减小,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喂,请问您是号主的朋友吗?”

“怎么了?”我问。

“号主喝多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只有你接了,要是方便,可以来一刻酒吧接号主一下吗?”

堂堂黎总,竟然轮到我去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反正我也没事做,就当好人好事,积德了。

“好,我马上到。

离开咖啡厅我打了个车去一刻酒吧,按照刚才的电话到楼上415房间找到黎舟。

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他坐在沙发正中间,刘海凌乱,眼睑低垂,白衬衫的领口扯开,领带随意搭在支起的长腿上。

他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握着麦。

脚底下还踩着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乍一看,我还以为是老大刚杀完人唱歌嗨呢。

“黎总?”我慢步上前,试探着询问,“我是姚知,您还记得我吗?”

“嗯,知道。
”他点了下头,抬起眼,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看着我,目光无比认真。

“谢谢您记得我,您家在哪,我送您回去?”他不像是喝醉了,瞧着清醒的很。

“不用,我自己能走。
”他冲我挥挥手,而后举起麦,做了个喝酒的动作。

我:“……”

“喝,使劲喝!我就说,你破产了没人会搭理你!”他脚下踩着的人突然嚎叫,吓了我一跳。

破产?我印象中黎舟的钱是几辈子都挥霍不完的,他怎么破产了?

不过也不是没可能,不然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打了一圈电话没人接,换了之前,大家恨不得挤破脑袋来送他回家。

原来跟我一样倒霉。

“行了黎总,别喝了,我送你俩回家。
”我架起黎总,又招呼工作人员架起那位趴在地上朋友。

酒吧外车多,我扔着两人进去,跟着也上了车。

黎舟一上车就开始睡觉,那位朋友嘴里一直叨咕着破产,没办法,问不出地址,只能把人带回家。

我现在经济严重紧张,没闲钱给这二位开房。

两个大男人我安顿在客厅,自己回房间休息。

许是淋了雨的关系,后半夜开始发烧做噩梦。

我梦见杨成给我递了杯水,之后他非要挤上床睡觉,我不让,他就对我跪地求饶。

梦了一晚上杨成跟我磕头,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脑袋发涨,昏昏沉沉,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紧挨着我。

“啊!!”我尖叫出声,一脚将人踹到床下。

等男人黑着脸睁开眼,我也认出他是黎舟了。

“黎、黎总……你、你怎么在这儿?”我拽着被子大脑一片混乱。

我不会跟他睡了吧?

被子下面,我悄悄地摸了摸自己,衣服还在,还好,还好。

“这不是你家么?”黎舟扫了眼阳台上晾晒的小件,嗓音带着晨起后的沙哑,“应该是我问你,我怎么在这儿。

“你昨晚喝多了,酒吧的人疯狂给我打电话,还有,我昨晚让你睡的客厅,你怎么跑房间来了!”我瞪他,这人怎么这样?难不成有钱的男人真就没一个好东西?

“你也说了,我喝多了。

他打着赤膊,单手撑地,手臂上的线条流畅,腹肌更是性感迷人,而他那张脸,更是有着令人过目不光的帅气。

我张了张口,竟无言以对。

“现在你醒酒了,出去!”我指着门口别过脸,“我要起床。

他动作缓慢站起身,抻着懒腰走向门口。

我瞄了他一眼,背肌也是优异的令人羡慕。

待他走后,我跳下床快速反锁,最短时间换好衣服。

收拾好走出卧室,见到客厅的景象我懵了。

客厅里乱糟糟的仿佛被人打劫,原本睡在沙发上的那位,正抱着我的电视呼呼大睡。

这都是什么人啊!

“我会让他收拾。
”黎舟穿好了衬衫,正坐在沙发上啃苹果。

“黎总真随意。
”我瞧着他手里的苹果淡笑。

“付钱给你。
”他手伸向裤子口袋摸出钱包,打开一看,嚯!空空如也。

他快速看了我一眼,又摸向另一个口袋。

说实话苹果也不值钱,我也没想斤斤计较,只是此刻看着曾经站在商圈顶层的男人因为一颗苹果窘迫,这机会,太难得了。

最后他摘下腕间的手表放在茶几上,而后靠近沙发里,啃苹果的姿势比刚才更加心安理得。

“黎总大方。

我绕过客厅,到冰箱拿了鸡蛋准备做蛋炒饭,饭刚出锅,听见身后有人问我;“你怀孕了?”

我一个激灵,眉头紧蹙,转身看见黎舟,语气有些不快:“谁告诉你的?”

他抱着手臂靠在厨房门口,因为他个子比厨房门还高,稍稍弯了点腰。

“没人告诉我。
”他对着地上努了努嘴。

我看过去,是昨晚我买的验孕棒。

本来是放在我包里的,估计是昨晚被那个喝大给翻出来了。

“与你无关。

我端着三份蛋炒饭到茶几上,随意盘腿坐下开吃。

“失恋了?”他学着我的样子坐在我对面,语气平淡,但我听着十分刺耳。

我跟杨成分手,可不仅仅是失恋那么简单,我失去了太多,甚至失去了为生活奋斗的激情。

“与你无关你听不懂?”我夺过他手里的蛋炒饭凶他,“再多话你别吃了。

他默默拿过旁边的第三份,表情淡然,语气依旧是平缓的。

“昨晚我给你倒水,你喊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是个渣男,身边小女友费心费力照顾我,我却在关键时刻喊了别人的名字。

“杨成,我应该没记错。
”他吃着蛋炒粉,单手拄着脸,曲起一条长腿,继续说,“你还对着我骂了一晚上。

我放下手里的饭炒饭,反问他:“你不是喝多了么?”

他没吭声,闷头吃饭,等都吃光了,才评价一句:“淡了,没味。

我觉得这人喝多后没人接,可能跟破产关系不大。

他那位睡的天昏地暗的朋友叫陆遇,是人们印象中典型的富二代,纨绔,不正经,正事永远找不到他,泡妞他最行。

陆遇是被黎舟扇醒的,两个人在我监督下将客厅恢复原貌。

陆遇从醒了嘴就没闲着,一口一个美女的叫,将我家里所有的物件全都夸了个遍,贼会说话。

如果我是在校园上学年纪,定会被他哄得团团转,可惜我不是。

“电视两千块,微信还是支付宝?”

客厅的电视活生生被陆遇给搂坏了,也不知道他昨晚都干了啥。

陆遇嬉皮笑脸地给我转了两千块,顺便还加了我的微信。

我送着两人出门,准备就此别过。

陆遇打了车,催促黎舟快点。

黎舟打开车门,动作挺住,他突然转头问我:“失恋有那么难受么?”

我琢磨着黎舟以前都是玩玩而已,没动过心,不知道失恋是什么滋味。

“也还行,”我回他:“就是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而已。

黎舟站在大太阳下,即便他身上衣服满是褶皱,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和帅气,硬是给人一种不寻常的凌乱美。

“我也一无所有,不过是事业。
”他说。

我点头:“知道,我比你强点,事业爱情都没了。

黎舟倏地笑了:“要不要一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许你情深错付》

原创文章,作者:未设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9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