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策(乔若初展天)完整版免费阅读_乔若初展天全集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凰策》,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乔若初展天,是网络作者“乔若初”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堂堂精英特种兵居然变成了灵力枯竭的废材?可笑,看她如何情挑美男,凰啸九天!

小说:凰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乔若初

角色:乔若初展天

作者是“乔若初”的热门新书《凰策》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夏寒。”莫遮天警告的低沉声音从前方传来,将要对上的两人气势都是一滞,乔若初不解恨的抬脚踹了夏寒小腿一下,转身撒腿就跑。”我饿了,回去吃饭?”追上停下脚步等着的莫遮天的脚步,乔若初心情愉快地问道。侧目看了眼不远处咬牙切齿一脸不忿的夏寒,莫遮天失笑。撇开不信任时的冷然不提,乔若初正常状态下其实挺开朗的,甚至还有点小孩子气,这种出脱于皇室子弟的质朴纯然,令莫遮天**于乔若初身上的视线隐隐有了不舍移开的趋势……

评论专区

兴汉室:看了几章,主角还没等王允干掉董卓就在表示对王允揽权不满,并且没有心腹宦官支持就到处串联,不怕有人告密,死的不够快

天剑歌:质量是网文中少有的好,一个武侠世界中,绝境中重生的故事,不是纯粹的yy文,尺度很大。

隐形守护者:最大赢家:隐形守护者:妹子我全都要

凰策

《凰策》在线阅读

第六章 :夏子钦

“夏寒。”

莫遮天警告的低沉声音从前方传来,将要对上的两人气势都是一滞,乔若初不解恨的抬脚踹了夏寒小腿一下,转身撒腿就跑。

“我饿了,回去吃饭?”追上停下脚步等着的莫遮天的脚步,乔若初心情愉快地问道。

侧目看了眼不远处咬牙切齿一脸不忿的夏寒,莫遮天失笑。

撇开不信任时的冷然不提,乔若初正常状态下其实挺开朗的,甚至还有点小孩子气,这种出脱于皇室子弟的质朴纯然,令莫遮天**于乔若初身上的视线隐隐有了不舍移开的趋势。

目光触及乔若初后背那系着长发的素绢松松垮垮,莫遮天转到乔若初身后,轻轻一拉,素绢随手而走,青丝散漫开来,铺满了乔若初消瘦的脊背。

“你干什么?”乔若初的神情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不会梳妆便这么草草了事?”

“要你管!”

莫遮天忍笑,任由乔若初抢走手中的素绢,饶有兴致的抱着胳膊看乔若初系发。

随意在长发三分之二处系了个结,乔若初想了想,觉得这样还不保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掉了,嘴角微翘,得意洋洋的干脆将那条素绢正一道结反一道结缠成了一个小白球。

信手甩了甩长发,乔若初微仰起脸,对莫遮天警告说道:”以后再敢亲我我就抽你!”

肠子都快笑断了的莫遮天终是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乔若初睁大眼睛看傻了眼,这莫遮天长得也实在太帅了气了点,不笑的时候就已经够吸引人目光了,如今乍然开怀一笑,天生的王室高贵之态衬着暖如春风的轻柔笑颜。真真宛如一朝芙蓉初开–惊艳四座!

天香楼,又名天下第一楼,不为其他,只因为天香楼的主人乃是一位幻术高手,且天香楼每一处分楼皆是由一名强者担任管事。

乔若初此时就坐在天香楼的三楼雅间内,靠在窗边探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边听莫遮天介绍天香楼的背景,好奇问道:”那天香楼岂不是强者如云了?”

“真正强者如云的是晁雾国,那儿地势奇特,是绝佳的修炼之所,云集了天下大部分的绝顶高手……天香楼的主人,如今就住在晁雾国的某个地方。”

乔若初不动声色的听着,突然问道:”那现有的国家之中是晁雾国称大了?”

莫遮天神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晁雾国军队实力与浩炎国相若。”

“那墨锡国呢?”乔若初又问。

“各有千秋。”

莫遮天执筷给乔若初夹了一筷子菜,笑道:”天香楼只接纳王孙贵胄,菜肴用的皆是上等材料,你尝尝可好吃?”

乔若初心思灵透,只是想了一瞬便隐隐猜到了莫遮天的意思,苦笑问道:”王爷不会认为我是墨锡国之人吧?”

“至少本王可以确定,你不是浩炎国的人。”莫遮天笑道,”或许你可以说你是晁雾国之人,试试看这样能否混乱本王的判断。”

乔若初尴尬地笑了笑,转开视线继续看楼下,莫遮天先发制人将她唯一的狡辩机会给事先抖了出来,她再不识好歹的接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既然莫遮天认死了她是墨锡国之人,那她便默认好了。

可供三辆马车并行的宽阔街道人声鼎沸,各式杂货沿着街道两旁一线摆了下去,一位打扮的富家得不能再富家的公子哥儿摇着八宝漆金桃木扇从天香楼底楼出来,姿态潇洒不说,举手投足间贵气尽显,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艳羡好奇目光。

那位富家公子鞋子还未沾染上大街的尘土,一顶豪华软轿早已停在了他面前,一只嫩白小手撩开轿帘,露出藏在里头的如画眉目。

坐于轿中的姑娘年纪大约在十三四岁左右,精致的小脸在看到那富家公子时顿时被羞红占据,小手直直将那轿帘子绞了四五道褶子,这才羞羞答答的对那富家公子说了句什么。

乔若初看得有趣,单手撑在窗台上,晶莹的大眼睛亮闪闪的,她看下面那姑娘与公子看得忘神,殊不知那厢莫大王爷也正单手撑着下颌望着她的精致面容,眼神里满是探究与着迷。

楼下那两位的会面只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在富家公子无比礼貌的稽首一礼下,姑娘依依不舍地放下轿帘,由小厮抬着走了。乔若初觉得无趣,正待收回视线,却见那富家公子蓦地抬头朝上望来,两道深不见底的温情视线准确无比的将乔若初锁定。

视线在半空中对上,双方都是一惊。

那富家公子长了张极好看的面容,大而通透的眼睛乖巧可人,一笑起来便弯成了两弯月牙儿–天生的诚恳,后天的爽朗,两者糅合到一起,明明素不相识,却能令人产生”这个人是可以相信的”的奇特想法。

乔若初不说话的时候,是完全可以被冠上”美色倾城”的名头的,如今施施然往窗边一坐,随意一个姿势摆出来,说不出的钟灵逸致!

这两个走在哪儿都相当耀眼的人隔着三层楼的距离遥遥对视着。

富家公子两片形状好看的薄唇微掀,朝楼上的美人儿笑得肆意飞扬,乔若初眼神漠然,波澜不惊地转开视线,富家公子脸上的笑意顿时如被钓竿硬扯上岸的鱼儿一般,骤然跳动了两下后,僵硬地凝固成尴尬。

“哟,小钦,人家美人不理你哩。”

一袭白衣飘然出现在富家公子身侧,脸上的神情十成十的幸灾乐祸,楼上乔若初黛眉轻挑,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欠揍的人都聚到一起去了。

突然出现在富家公子身边的,正是如鬼魅一般,现身绝对突兀,莫大王爷一声喊,必定在三秒钟内出现的白衣书生,夏寒。

“不要叫我小钦!”富家公子愤怒大吼。

“咦,难道还要为兄叫你一声爱弟么?”夏寒笑嘻嘻问道。

富家公子–夏子钦一张脸涨成了红色,又气成了白色,再由白色怒成了青色,红白青三色交织变换,半晌,方才满脸无可奈何的看着面前笑的得意洋洋的兄长,手痒的想一拳挥过去。

“有趣啊……”倚在窗台上看热闹的乔若初低低呢喃出声,侧面风声响,眼角都不曾斜一下,就抬手迅疾而准确的接下了一块糯米甜糕。

“果真是有趣。”存心试探的莫大王爷笑得如一头老谋深算的狐狸,笑意盈然的眼睛对上乔若初平静无波的晶亮双眸,挑唇笑道:”闻风而动,下手快准狠,姑娘好身手!”

乔若初轻叹口气,道:”王爷何必试探,乔若初早先便承认过不是普通人,若是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如何能杀得了人?”

“你体内没有灵力。”

“没有便没有罢,这样才能不引人注意不是吗?”灵力?这个世界居然有那种怪力乱神的东西?!

莫遮天眸色深深的盯着有问必答的乔若初看了好一会,才不确定地问:”你真的是乔若初?怎的这般……配合?”

莫遮天原是想说乖巧的,但转念想想,他每次问话乔若初都有本事气得他心头火起,恨不得一掌拍死她以泄怒火–这个女子跟乖巧一词的缘分还真不怎么深厚。

乔若初笑嘻嘻朝莫遮天眨眨眼:”还是说,王爷喜欢句句话都被人顶撞?”不等莫遮天回话又很开心地笑道:”其实我很喜欢挑战上位者的哦,只要王爷不介意,乔若初保证不负卿望。”

说完,乔若初就绷紧全身肌肉防备莫大王爷恼羞成怒对她这个重伤弱女子动手,可是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乃至原本在楼下交谈的夏氏两兄弟在门外敲响了房门,莫遮天仍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王爷?”莫遮天一定是被气得忘记反击了,乔若初默默在心里这样想着。

“王爷,夏子钦前来报到。”

外面传来夏子钦语带恭敬的声音,莫遮天看了乔若初一眼,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乔若初朝天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溜溜达达跑到门口给打开了房门。

夏子钦见面就冲乔若初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乔姑娘好!”

“呃……夏、夏先生好。”乔若初似乎有些被夏子钦的热情给吓到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你们好好认识认识,子钦,这位姑娘全名乔若初,是你今后的主子。”莫遮天走过来,与乔若初并肩站着,弧度美好的双唇一启,吐出的字眼同时说愣了在场的三人。

“王爷!”夏寒瞪大了眼睛,不悦的将夏子钦拉到了自己身后,瞅了一眼乔若初,道:”乔若初身份不明,夏寒请王爷三思。”

“嗯,本王三思后觉得,这两日你与若初相处起来颇为热闹,要不你负责保护若初吧……嗯,就这么定了,子钦你回本王身边来。”莫遮天沉吟后说道。

乔若初牙关一颤,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他叫她什么?若初?咦~恶寒……

夏子钦诧异的打量着乔若初,脸色骤然变得通红,绯红一径蔓延到了颈下。

“喂,你别误会啊,我跟你家王爷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乔若初哪能不明白夏子钦的意思,着急出言解释道。

莫遮天一个王爷,还帅得天地失色,猪头都知道这样一个人多的是女子钦慕,她可不想哪天稀里糊涂地就被某个暗恋莫遮天的疯狂女人暗算了。

莫遮天却故意给她捣乱,在旁边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句:”是啊,本王与若初相见恨晚,人生一世,能得知己如此,何其幸哉!”

乔若初脸色一黑,暗暗在心里腹诽道:”幸哉?我看是幸灾乐祸吧?”

夏子钦脸上颜色更红,夏寒脸色”唰”的惨白,两兄弟一红一白杵在那猛不丁一看还挺有喜感,夏子钦害羞完了也想到了莫遮天倾心一不知来历女子的危险性,霎时红脸变白脸,与兄长夏寒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噗通”双双跪在了地上。

“恭喜本王的奉承话就不用说了,都起来吧。”莫遮天笑着吩咐道–唇角微微向上扬着,但,也仅限于此,俊朗的面容犹如覆了一层冰霜,墨染般的眸子亮如晨星,内里冷意盎然。

感觉到乔若初正盯着自己看,莫遮天转头看了她一眼,就是那一眼,犹如三九寒天里兜头的一盆冰水,准确无比的浇在了乔若初头顶上。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6:30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