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臣郭纶《皇图霸业》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皇图霸业全本阅读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皇图霸业》,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叶清臣郭纶,是网络作者“七月初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名质子回国,开启了隐藏在暗流之下的八王夺嫡
一场经历了三年的战争,彻底的暴露了大燕帝国的外强中干
这时,六国战乱已起,天下陷入纷争
大争之世,且看九皇子姬轻尘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北定边疆,变法强国,又娶得心爱的女人,再问鼎天下

小说:皇图霸业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七月初三

角色:叶清臣郭纶

《皇图霸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月初三”。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因为怕离国皇帝再次出尔反尔阻碍自己回国,姬轻尘跟舅舅叶清臣和羽林骑校尉郭纶商议决定,这次南下尽量远离离国的官道而行,且要日夜兼程的急行军。所以马队一出上京的势力范围就改变了行军路线和速度,日夜兼程的急行军十多天,终于在第十五天的晚上,到达了距离宁武关不足百里的泗水河畔。马队到达泗水河时已是晚上子时时分,就是连夜赶到宁武关也出不了城,姬轻尘只能下令郭纶就地宿营,待天亮之后再行赶路。夜晚,北国的寒风就像阴魂一般在营地四周呼啸!篝火早已熄灭,除了值勤的羽林郎之外,其余众人早已安歇。只有姬轻尘的帐中还有微微的亮光……

评论专区

调教太平洋:毒草,理由不合理,扯淡,总分居然是7分这6年前的书现在看简直是特么的。。

惊惧盛宴:记得这作者写得挺好的,但另一个印象是兔子尾巴长不了。果然,查了下书库,名下好多本书,居然没有一本超过40w的?大多数十来万。无语……

未来图书馆:借助地球科学体系在异界装逼的故事。所谓星术设定比较生硬,也可能是作者限定主要装逼领域是天文学吧。另外不得不说的是,以本书展现的格局来看,金手指星盟图书馆完全是杀鸡用牛刀,改成人民教育出版社就足够了。

皇图霸业

《皇图霸业》在线阅读

第五章 熊将木峰

因为怕离国皇帝再次出尔反尔阻碍自己回国,姬轻尘跟舅舅叶清臣和羽林骑校尉郭纶商议决定,这次南下尽量远离离国的官道而行,且要日夜兼程的急行军。所以马队一出上京的势力范围就改变了行军路线和速度,日夜兼程的急行军十多天,终于在第十五天的晚上,到达了距离宁武关不足百里的泗水河畔。

马队到达泗水河时已是晚上子时时分,就是连夜赶到宁武关也出不了城,姬轻尘只能下令郭纶就地宿营,待天亮之后再行赶路。

夜晚,北国的寒风就像阴魂一般在营地四周呼啸!篝火早已熄灭,除了值勤的羽林郎之外,其余众人早已安歇。

只有姬轻尘的帐中还有微微的亮光。

这时,他正在静静注视着案前李青衣写给他信和送给他的“狼锋刀”怔怔出神。

叶清臣走出自己的帐篷时,看见姬轻尘帐中还有灯光,知道九殿下还没有休息,便通过门外侍卫的回禀,大步走进了姬轻尘的帐篷。

姬轻尘抬头,看见一眼近的前叶清臣,开口问道,“这么晚了舅舅怎么还没休息,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商议吗?”

“殿下不也没休息吗?”叶清臣看了一眼案几上的刀和信正色道。

“哎!轻尘是有些事情想不清楚啊!”姬轻尘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当日历长川本可以在车中留下轻尘,可最后他又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轻尘能从他的眼中看到出,他是非常不愿意轻尘回燕的。而且,当日老师也在车中,可他为什么会避过历长川,让纾儿将这份信和这柄刀交给自己呢?”

见叶清臣有点疑惑不解,姬轻尘解释道,“老师是离国战神李药师的嫡孙,这柄狼锋刀是李药师的佩刀,代表着李家将门数代人的荣耀,平时老师都是视如珍宝,这次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了轻尘,这让轻尘非常不解。”

“殿下的意思是,李将军交给你这份信和这柄刀是另有深意?”叶清臣开始认真的打量起案几上的古朴战刀和信。

“对,轻尘要是估计的不错,秘密可能就是这封信中,只是这十多天来轻尘都不敢看这份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老师的性格轻尘很了解,既然他私底下将这份信交给了轻尘,恐怕只要是轻尘看了信上的内容,跟老师之间的师徒情义就真的要尽了!”姬轻尘有点悲凉的说道。

“轻尘——”叶清臣亲切的称呼道,他想要劝解自己的外甥,姬轻尘却开口说道,“舅舅不用说,轻尘自己知道轻重,既然我们已经到了宁武关,要是有什么不测的话,肯定会发生在宁武关前,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轻尘是不想再被送到上京城,不管信上写的什么内容,就请舅舅代替轻尘看看吧!”

叶清臣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拿起案几上的信,轻轻的拆开。

信封内除了给姬轻尘的信之外,尽然还有一封信,叶清臣没想过自己要看信上的内容,正想将信交给姬轻尘,就听姬轻尘说道,“舅舅再替轻尘读一读吧!”

叶清臣收回了递过去的手,将另一封信封上面写着木峰亲启的信放在了案几上,开始细看李青衣写给姬轻尘的内容。

他的目光移向了信上,突然间脸色骤变,险些有点站立不稳的迹象。

“舅舅别慌,读完信再说!”姬轻尘倒是表现的很镇定。

叶清臣见外甥这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既欣慰又欣喜,再想到自己的慌乱,他的老脸一红,轻轻嘘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骇然之色,他开口读道:

轻尘吾徒:

师实不该与汝此信,然皆因十数年师徒情谊,成此血书。为今汝将回燕,前路自珍。陛下念与汝旧交,更因汝与公主之情,当不至难你。然太后为人决断,必不念旧情,于途中劫杀。为师度太后心思,若劫杀汝于宁武关,则宁武关守将为汝同门长兄木峰。其人磊落豪雄,重情重义。今示之以为师亲爱书信及配刀狼峰,彼必可住汝一臂之力。

至此,师徒情绝。日后各为其主,再见,便是你死我活。

望轻尘吾徒珍重!

“果然!是老师跟轻尘的绝笔信啊!”姬轻尘轻声叹息道。

“殿下,当务之急我们该考虑怎么样应对离国萧太后的部署才对!”叶清臣见外甥还在想着师生之谊,尽然不顾眼前的危机,有点担心的说道,“臣的建议是,立刻派人将信交给宁武关守将木峰。既然李将军早有这样的安排,想必你师兄木峰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舅舅别慌,这件事情恐怕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啊!”姬轻尘思虑了一下,冷冷的说道,“历长川能够继承离国大位,就是轻尘跟老师数年谋划的结果,现在他登基称帝,开始重用老师,这对想立十岁的南院王为帝,想利用皇帝年幼而垂帘听政萧太后一击沉重的打击。所以在离国,萧太后跟老师不合人尽皆知的,萧太后始终想着要除去老师,而我们这个时候贸然派人将这份信交给木峰师兄,百分之百信要落在别人的手中,到时候恐怕会对老师不利。”

“你是说,这是萧太后对李将军设下的计谋,他想一箭双雕。”叶清臣一下子明白了外甥的担忧。

见姬轻尘微微点头,他又急切的问道,“那殿下的意思呢?”

“轻尘在想,这几天我们一路南行之所以没有遇到阻碍,可能跟萧太后想在宁武关向轻尘下手有关。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宁武关,再想要寻找退路,恐怕也已经为时已晚。我们的四面肯定会有不少离国铁骑伺机而动,只要我们一有动向,就会遭到截杀。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就按照萧太后的意思等到天亮之后直奔宁武关呢?到了宁武关前,轻尘再想办法将信交给大师兄,就由大师兄定夺吧!既然老师这么相信他,轻尘又为何不相信呢?”姬轻尘淡淡的分析道。

“难道!现在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吗?”叶清臣焦急不堪。

“不然还能有什么办法?”姬轻尘回答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只能等天亮之后到了宁武关,再说罢!”

说着他便拿起放在案几上的“狼锋刀”怔怔出神!

叶清臣很焦急,只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干坐在帐内不说话。

半响,姬轻尘这才回过神,见叶清臣还在大帐,就说道,“舅舅,你先回去休息吧!还有这件事情只需告诉郭纶就行,千万别让他再告之羽林骑。”

“诺!”叶清臣领命,躬身退出了大帐。

次日,日上三竿,姬轻尘的南归马队便到了宁武关前。

宁武关于大燕平帝南迁时修建的,历时三年才完工,主要是位了防御当时雄踞在北方边疆的羌族。可是自从同样是游牧名族的离国灭了当时的羌族在西北立国,建立大离王朝。宁武关就成了离国跟大燕经年征战时争夺的焦点。只要大燕控制了宁武关,就等于有了北上离国的踏板,而要是离国控制了宁武关,就等于有一柄利剑悬在了大燕的咽喉。

所以为了争夺宁武关,大燕跟离国在数百年的时间内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大战。

而在此期间,宁武关一直控制在大燕的手中,直到三百年前离国二十万铁骑南下,攻破了宁武关,兵锋直逼大燕国都君临,宁武关才被离国夺回。

可就在那一年,当离国的铁骑杀到渭水河,直逼君临城时,当时还在跟随大燕宣帝身边下棋的陈庆之突然被委以重任。

陈庆之临危受命,仅用临时组建的七千白袍军就破了北都之危。继而一路北上,势如破竹,尽然一口气攻破了宁武关,杀到了离国的上京城。

要不是陈庆之孤军深入,没有粮草和援军,离国就差点被他给灭国了。

因为这一场大战,大燕再次意识到了宁武关的重要性,随即宁武关便成了大燕在北方的门户!

不曾想,就在三十年前,离国军神李青衣强势崛起,跟大燕在胭脂河一战中尽灭燕过精锐二十万精锐,使得大燕北方精兵良将尽数折损,这才让李青衣趁机南下,又夺回了丢失三百年的宁武关。

是以现在的宁武关便成了离国的关隘,成了离国悬在大燕头上的一柄利剑!

姬轻尘到了宁武关,宁武关将军木峰早已得知消息,早早的率领数百离国骑兵静静的屹立在关前等候。

姬轻尘下了马车,远远一望,就见前方骑兵的**位置,自己是大师兄木峰正在骑马而立。

姬轻尘已经六年没见过这位沉默寡言的大师兄了,上次见面还是在老师五十大寿时的家宴上。这次相遇,他发现自己的这位大师兄依旧没有多大变化,身上依旧是一件粗棉布的征衣,洗得发白,骑乘的斑毛马尾鬃烧秃了一些,略显得寒酸。惟一的例外是马鞍上露出的半截战刀,古朴沉重,有一股肃杀之气。

可就在姬轻尘打量自己的师兄木峰时,突然感觉到了旁边有一双凛冽的眼神正在注视着自己。他将目光从师兄的身上旁边,就见他的身边有一员雄赳赳、气昂昂的武将,正在睁着丹凤眼怒视自己。

姬轻尘一凛,“难道,这就是老师信中所说,萧太后在宁武关的棋子吗?”

只是他心中这么想,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大步上前,对师兄木峰说道,“师兄,六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木峰这时已经翻身下了马背,同样大步上前,仔细打量了姬轻尘片刻,这才微微笑着点头道,“六年不见,没想到小师弟都长这么大了,果真像老师说的一样变成了一个翩翩佳公子啊!”

“师兄说笑了!轻尘自小就体质差,自然是不能跟师兄跟铁岩师兄相比!”姬轻尘自嘲道。

木峰倒是觉得自己小师弟说话可爱,便是哈哈一阵大笑!

两师兄弟再次见面,尽然是分外亲热!

“咦!”突然,木峰一惊惊呼,目光移到了姬轻尘的腰间,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师弟,这不正是老师的狼锋刀吗?它怎么会在师弟的手中呢?”

“——是轻尘临走时,老师让纾儿送的。”姬轻尘如实回答道。

木峰疑惑不解道,“师兄听说这次送别,老师就在陛下的车中,师弟临走是还给老师行大礼,让老师非常感动,怎么他就没有当面将刀送给师弟呢?还要假托公主之手?”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还没有等姬轻尘的回答,就听见马蹄声奔涌而至!

静候在宁武关前的六百铁骑早已消无声息的冲杀上前,将木峰和姬轻尘以及羽林骑卫围在中间。

“保护殿下!”郭纶早有准备,见离国铁骑冲上前,他已经率领百名羽林骑上前将姬轻尘和木峰两人紧紧的护在中间。

木峰非常冷静,他发现向宁武关铁骑下令的是自己的副将萧翰时,便恼怒的大声吼斥道,“萧翰,你这是想干什么?”

“将军,太后有密令,说姬轻尘明为燕质子,实为燕国密探,他这次回燕,身上携有离国机密,特让末将将姬轻尘押解回京!”萧翰昂然说道。

阴骘的目光迎上了木峰刀子一般射向他的寒光,尽然是一点都不惧怕!

“是太后密旨?怎么本将军就不知道呢?你可有陛下的旨意?”木峰语气严厉的质问道,眼中尽是鄙视!

因为,萧翰不是别人,他正是离国萧太后的族侄。要是没有萧太后,以萧翰的武略根本就没资格做宁武关的副将。

“木峰,你好大的胆子啊!太后的懿旨都敢质疑,你眼里还有没有萧太后?你要知道太后是陛下的母妃,太后的懿旨就是陛下的圣旨。你这样质疑太后的命令,难道是想要公然违抗圣旨想谋反吗?”萧翰对木峰吼斥道,木峰刚才对他藐视的眼神让他恼怒不堪!

木峰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师弟,继而有瞥了一眼小师弟腰间的狼锋刀,似乎一下子就终于明白了老师为什么会托公主将狼锋刀交给姬轻尘的用意。

只是这个时候,他有点犹豫,他不确定萧翰口中的太后的懿旨究竟是萧太后本人的主张呢?还是说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姬轻尘见木峰沉默不语,就清楚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关键时刻,他也顾不了太多,立即低声在木峰耳说道,“师兄,轻尘这里还有一封老师的信,可千万不能让它落到萧翰的手里啊!”

木峰一怔,突然问道,“是老师写给我的吗?”

姬轻尘轻轻点头!

木峰听后没有说话,只是微一思量,

突然,就见他凝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表情!

骑在马上的萧翰没有听见木峰和姬轻尘的对话,他见木峰沉默不语,便以为木峰已经被太后的懿旨吓倒,已经折服了自己的威势之下,便显得加嚣张,立即不顾木峰冷厉的目光,向身边的铁骑下令道,“来人啊!快将姬轻尘给本将军拿下!”

“诺!”六百铁骑领命,骑马杀向了羽林郎。

“慢着!”突然,就在六百铁骑就要冲杀之时木峰厉声吼道。

木峰镇守宁武关已经有六年之久,又是离国军神李青衣的弟子,更是离国三大战将之一,而萧翰只是一员副将,又是刚调到宁武关不久,在宁武关关没有威望,宁武关的离国铁骑听到木峰的吼声,尽然全都生生止住了冲杀步子。

“你们——”萧翰一阵大惊,他的举止有些慌乱,他有点不敢自己的眼睛,他刚到宁武关时就精心挑选了眼前这六百骑兵做了自己的亲卫,目的就是为了必要的时候手中可以有一支能够听自己指挥的军队,可是没想到木峰只用了一句话就吼止了自己的亲兵。

木峰不理会萧翰的惊慌之态,而是目光阴冷的扫过马上的离国骑兵,战马上的离国骑兵被木峰凛冽的目光逼的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就像一群犯了错误的孩子。木峰冷哼一声,这才将目光移向萧翰,步履从容的一步一步走向了萧翰。

“木——木峰——你想干嘛?”萧翰已经不敢再正视木峰双目,见木峰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失真,脸上尽是恐惧之态。

“萧翰,你再说一遍太后究竟给你下了什么样的懿旨?”木峰走到萧翰马前,语气平静的问道。

听木峰这么一说,再见木峰面色平静,萧翰有点恍然,难道刚才自己看错了?他顿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说话,就听见“铿锵”的一声,然后便是白光一闪,就听见“噗嗤——”一声,就见一股鲜血喷涌而出,萧翰的头颅冲天而起。

静!

全场静的可怕!

木峰尽然一刀杀了萧翰!

姬轻尘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师兄尽然会这么做,为了自己这个师弟尽然亲手杀了他的副将。

姬轻尘愣住了!

羽林骑愣住了!

离国铁骑同样没有想到主将会杀了副将,他们也愣住了!

只有木峰在杀了萧翰之后面色依然很平静,他将手中的长刀还入萧翰没有头颅的尸体马鞍上的刀鞘中,萧翰的尸体才狠狠的摔下了战马之际,然后他开口说道,“萧翰假传太后懿旨,想要斩杀了大燕九皇子,引起离国跟大燕的争端。该杀!”

“开城门——!”木峰面对宁武关的城楼,粗声的大吼。

“吱呀”一声,宁武关的城门洞开。

听到城门洞开的声音,宁武关下的六百离国骑兵才回过神,立即主动的给姬轻尘和羽林骑让出一条通道。

木峰大步走到姬轻尘面前,“师弟,你快走吧。不然再迟一步,恐怕就真的出不了宁武关了!”

“师兄——”姬轻尘眼中一热,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个不曾深交又没见过多少次面的师兄。

这是真正切切的救命之恩啊!

“师弟,既然老师将狼锋刀传给了你,肯定有他自己的深意。所以你遇到了危险,师兄岂能不住你一臂之力呢?”木峰淡然一笑,爽朗的说道,“至于老师的信,就不用给师兄了,你自己留着吧!”

姬轻尘知道木峰斩杀了萧翰是因为迫于无奈之举,现在是离国的疆域,自己还没有脱离危险,不能在宁武关前逗留太久,便向木峰深深一躬,“多谢师兄!轻尘这就走了,请师兄自己珍重,他日师兄若是南下大燕,师弟必将扫榻恭候!”

木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又微微摇头。

姬轻尘则是快步登上了马车,羽林骑催动战马,马队开始缓缓的出了宁武关。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12:19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