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闻录(洛桑白玛)全文在线阅读_(中国异闻录)全章节免费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羊行屮”又一新作《中国异闻录》,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洛桑白玛,小说简介:《灯下黑》,又名《中国异闻录》,继《泰国异闻录》畅销10万册后,“悬疑怪才”羊行屮用全新作品《灯下黑》带你深入领略中国民俗的骨髓,那些流传至今的传说,背后有怎样凄美、动人的爱恨绝唱?
你原本以为天经地义的事,并不像你认识的那样:冥婚真的是跟死人结婚吗?“前方事故多发路段”就是凶路吗?桃木为什么能辟邪?成吉思汗陵真的没找到吗?牛头马面跟黑白无常的分工有什么不同……
“异途行者”南晓楼、月无华再次开启作死的探秘之旅,他们的身世即将揭晓!

小说:中国异闻录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羊行屮

角色:洛桑白玛

热门新书《中国异闻录》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羊行屮”所著的悬疑惊悚分类小说。文章简述:我以为是听岔了,再仔细一听,哭声由下及上,不多时到了洞口。“月饼,别是碰上婴胎了吧?”我踮着脚往洞里看。一只背上扣着青褐色壳子,足有排球大小的怪物正伸着绿毛爪子往外爬。我看得汗毛竖起:“变异的王八?”怪物从壳里探出长着鳞片的尖脑袋,露出两排细密獠牙吞咬着虫尸。月饼甩出一枚桃木钉,贯穿怪物脑袋,将它钉进地里……

评论专区

漫威世界混日子:漫威世界混 漫威同人里的精品 至少带脑子可以看 已经恨不戳了 别吓批评 好看的漫威同人没记本 一个最强防御还要充钱才能看 某美漫的一方 还有图书管理员 好像还有一本女诸太监文也挺好看 正义路人

巨星:足球竞技,成长故事没有太大的BUG,喜欢平平淡淡的书友可以阅读

重生之我真不是男神:重生如果只是为了泡妞我感觉挺没意思的

中国异闻录

《中国异闻录》在线阅读

第二章兰陵王龙凤牌(二)

我以为是听岔了,再仔细一听,哭声由下及上,不多时到了洞口。

“月饼,别是碰上婴胎了吧?”我踮着脚往洞里看。一只背上扣着青褐色壳子,足有排球大小的怪物正伸着绿毛爪子往外爬。

我看得汗毛竖起:“变异的王八?”

怪物从壳里探出长着鳞片的尖脑袋,露出两排细密獠牙吞咬着虫尸。月饼甩出一枚桃木钉,贯穿怪物脑袋,将它钉进地里。怪物向后挣着身体,爪子深深抠进泥土,脖子拽得极长,“咯咯”作响。忽然,一溜血箭窜起,怪物头从正中间豁开,烂肉里淌着血沫,它居然没有死,东倒西歪地爬向岩洞。

月饼踩着虫尸追过去,我也心一横,踏进虫堆跟上去。潮湿黏热的虫尸没过脚踝,尸液顺着鞋缝流进鞋里,黏糊糊的,说不出的难受。我的小腿肚子险些转筋,脚下一软,“滋”的一声响,血、肉、皮糊成一团,不知有多少虫子尸体被踩成肉酱。

月饼抓起那怪物,蜷着食指敲背壳,皱着眉头闻了闻。

我胃里一阵恶心:“月公公,咱能讲究点儿不?”

月饼双手一使劲,硬生生地把怪物身上的壳子撕开,白绿色汁液溅了一身。我闻着浓烈的腥味,嘴里直冒酸水。

月饼举着壳子长呼口气:“青铜牌找到了,烙在尸鳖背上。”

“尸鳖?”

十万大山的蛊术部落,善于使蛊的草鬼婆把公鳖和母娃娃鱼封养在灌满淫羊藿(一种草药)汁液的坛子里,喂食尸虫腐蛆,八个月后,再把它们繁殖产的蛋放入死蛇肚子,直到蛋壳长满绿毛才取出孵化,养成半鱼半鳖的尸鳖。草鬼婆每天饮一盅尸鳖身体上的液体,死后把它放在胸口下葬,尸鳖把尸体当作宿主注入液体,保护尸体不会腐烂。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玩意儿。腐白色褶皱的肉皮披着一层绿毛,爪缝中间长着红色肉膜,暗青色血管长在细鳞外面,豁成两半的脑袋滴着血,看得人头皮发麻。

月饼指着尸鳖背部一圈暗红色烙痕:“难怪历代都找不到,咱们也算是误打误撞。”

青铜牌线条古朴,结满铜锈的花纹勾勒出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正是我们要寻找的龙凤牌。

“进洞。”月饼把尸鳖随手一丢,拽过绑在树上的绳子拦腰绕了两圈,“我先进去。连续拽三下说明有危险,赶紧把我拉上来。”

我没闹明白月饼这是唱的哪出戏:“你丫脑子进水了?东西找到了还下去干吗?非要九死一生才懂得珍惜生命是不?”

“龙凤牌是两个,龙牌还在里面。”月饼拧开强光手电往洞里照着,笔直的光柱延伸进黑暗,光线里浮着团团雾气。

我手心冒汗:“会不会还有尸鳖?”

“草鬼婆一生只养一只尸鳖,”月饼用袜子包住裤腿,“活着的时候选好墓穴,临死前带着尸鳖秘密入穴独葬。洞里不可能有第二个草鬼婆,也不可能有第二条尸鳖。”

“谁能想到兰陵王的龙凤牌落在草鬼婆手里。”我掂着沉甸甸的凤牌,“起码三斤,放到市面可值大钱了,可惜不能卖。”

“又不是废铁,还论斤卖。”月饼咬着手电筒,把绳盘扔进洞里,“尸鳖也要喘气,里面氧气没问题。我很快就能上来,顺利的话今晚回去吃过桥米线。”

我回道:“你丫就是个吃货。”

“要说吃,我还真不如你。”月饼微微一笑,手脚麻利地下了洞,没多会儿强光手电只剩个小亮点。我蹲在洞口看了会儿,觉得有些无聊,点根烟坐在树荫里琢磨心事。

这几年我和月饼经历了太多诡异的事,好几次死里逃生,彼此间的默契越来越足,最近几个任务完成得很轻松,尤其是去宁夏贺兰山寻找龟卜玉,和旅游没什么区别。印象最深的反倒是贺兰山蓝马鸡不加调料烤着吃,味道真心好。

“找到龙牌,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想到这里,我伸了个懒腰,心里一阵轻松。

我摆弄着凤牌,摸到左下角有个圆形凸起,试着摁了摁,牌内响着“嗞嗞”声,凤凰花纹乱成一团,组合成一张青面獠牙的闭目鬼脸。

我一愣,正琢磨着凤牌是不是传说中兰陵王的鬼脸面具。青铜牌左右边缘忽然伸出三条弯钩状的肉管盘过我手掌,顶端缩成肉针,一下刺进手背。

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心脏像是被绳子猛地拽着急速跳动,我全身血液涌向手背,整条手臂瞬间胀得血红。

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我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想把青铜牌撕掉的时候,身体已经因为大量失血动不了了。青铜牌颜色由绿转赤,鬼脸睁开双眼,眼眶周围长出细细密密的肉须,攒成两颗肉白色的眼球,骨碌碌转动。

青铜牌赤红如火,一点点烙进手掌,热气遍布全身,白烟从手、牌结合边缘冒出。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体内横冲直撞,我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反而越来越亢奋。虽然看不到,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部起了变化。

就在这时,月饼从洞里跑出来,拽着我脱离了树荫。

青铜牌遇到阳光,红色慢慢消褪,鬼脸扭曲着狰狞的表情,肉管缩进牌里,花纹重新组合成凤凰形状从手掌上脱落。血液猛烈地涌回身体,我如同喝醉一般,面红耳赤,身体燥热难耐。

长吸了口气,平复着鼓点般的心跳,我这才感觉到手掌火烧火燎地疼,手心满是燎泡。

“还好发现得早。”月饼从背包里翻出烫伤药膏,一把拍在我的手心。燎泡全被拍破,药膏渗进伤口,我疼得差点没昏过去。

“如果变成怪物,我还要手刃了你。”月饼摸了摸鼻子。

“你丫下手有个轻重不?”我的话刚一出口,就觉得声音大得像是打雷,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月饼没接我话茬儿,捡起青铜牌塞进背包:“跟我下去一趟。”

我把嗓音压得极低才恢复正常音量:“一只手怎么抓绳子?我是个病人!”

月饼又跳进洞:“别矫情,病人总比死人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看你的手。”

我的手背上,六个血口正在迅速愈合,无数条毛细血管从伤口周围生长延伸,彼此连接,渐渐形成一张鬼脸。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12:17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