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苏骑进骑出《惊悚游戏:我有千千万个鬼门徒》全集在线阅读_惊悚游戏:我有千千万个鬼门徒精彩小说

《惊悚游戏:我有千千万个鬼门徒》是网络作者“骑进骑出”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林苏骑进骑出,详情概述:平行世界蓝星,诞生了一种特殊世界文明,惊悚游戏
林苏进入游戏,激活普及系统
他能获得各种知识,并通过在游戏中普及知识,获取系统奖励
于是,
他在乱坟中学普及大学英语
他在午夜养老院普及养生知识
他在恐怖战地普及火力概念
他在猛鬼警局普及地府理念
……
慢慢的,崇拜林苏的鬼门徒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林苏最后发现:“我竟然成了鬼界巨头!”

1.〈死亡公寓〉我是一名鬼贩子

“赵奕。”

“男。”

“年龄18。”

“信息都对吗?”

心理医生扶了扶眼镜,目光平视前方的俊俏少年——那看起来略显坏意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耀眼黑眸,唇色斐然,鼻梁挺拔,身上透露着一股淡淡的优雅。

很显然,这是一个十足的帅哥。

被唤作赵奕的少年摆了摆手。

“我已经20岁了。”

20岁了?

心理医生不解:“那上面这个18是什么意思?”

赵奕挠了挠头,“你不是问我多大吗?原来指的是年龄?”

“咳…不说这个…”

心理医生咳嗽了一声,表情略显严肃的看向赵奕。

“心理咨询费是每分钟100夏币,没问题吧?”

赵奕:“太贵了,10块。”

医生:“90。”

赵奕:“20。”

医生:“成交。”

赵奕:“弹性这么大吗?”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请问你是有什么方面的困扰呢?”

“说来话长,困扰我的方面有很多。”

赵奕的手指在桌面上来回敲打着,目光不经意间向窗外瞥去。

一轮漆黑的太阳悬挂在深空之上,将整片天空渲染成了黑色。

心理医生按下计时器,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们有的是时间,你慢慢说,比如呢?”

“我常常因为自己没钱而感到沮丧。”

呵…不瞒你说,我也经常因为这件事感到沮丧——心理医生当然不能把自己的心理活动告知患者,这会影响他的公信力。

“有具体事例吗?”

“有,比如20夏币一分钟的心理咨询费就让我感到非常难过。”

医生:“15块。”

赵奕:“谢谢,我感觉好多了。”

医生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而后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

“就目前的研究表明,穷是一种不治之症,但你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来缓解一下症状,请问你从事的什么职业。”

赵奕颔首,短暂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

“我是一名鬼贩子。”

*

深邃黝黑的医院停尸房里,一个身穿白色袍子的女人正慌不择路的逃窜着。

在她身后,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奔袭而来,手中还捏着染血的裹尸袋,身上流露出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两者之间的差距正在一点点缩减。

“你别追了!放过我行不行!”

女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惊恐的看向男人,声音颤抖着不断向他求饶。

男人没有回答,缓缓踱步靠近女人。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女人的面貌一览无余——乱糟糟的毛发,全是眼白的瞳孔,微微开裂的惨白皮肤以及一身诡异的白袍,双手的指甲漆黑如墨,狭长而又致命。

很显然,这是一个女鬼。

至于一个女鬼,为什么会被男人追着逃命,不得而知。

男人狞笑着反手将麻袋套在了女鬼的头上,麻袋中传出一阵恐惧的尖啸声,仿佛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厉鬼。

*

“嗯……所以你在鬼屋里试图绑架工作人员,然后被警卫司请去喝茶了,对吗?”

心理医生神情古怪的看了一眼赵奕,这家伙好像还挺得意的?

赵奕半眯着眼睛,摊开双手:“我哪知道那地方是鬼屋,我醒来就在那了。”

说来有些复杂。

事实上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穿越来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前。

当然——

穿越者都标配金手指,他也不例外。

赵奕的金手指名为【超级贩鬼系统】。

这是一个能够抓鬼后进行倒卖的系统。

他能将抓到的鬼一次性贩卖给猛鬼餐厅、青山病院、诡异深矿等需要员工的地方,换取大笔的鬼币进行身体强化。

也能选择以租赁的形式将鬼租出去打工,虽然收益没有一次性贩卖来的多,但胜在可以长期稳定获得收益。

为了方便宿主更好的贩鬼,系统更是贴心的为赵奕准备了一份新手礼包。

【无惧者:被动技能,作为一名合格的鬼贩子,你不应该拥有恐惧这项情绪,该害怕的是它们(完全抹除宿主的恐惧)】

【染血的裹尸袋:消耗品,拐卖厉鬼的不二选择,任何被裹尸袋套住的厉鬼都将无法反抗(前提是你能将对方打个半死)】

在了解系统的用途后,赵奕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贩鬼的道路。

他很快就在自己醒来的地方发现了一只女鬼,并且成功用裹尸袋套住了对方。

没曾想,这地方竟然是一个医院主题的鬼屋!而被他套住的女鬼,则是鬼屋的工作人员。

*

“等一下…你之前说你是一名鬼贩子?”

心理医生打断了赵奕,将‘鬼贩子’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类似于狩鬼者那样的职业吗?”

赵奕瞥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那种举着十字架把水泼到鬼的脸上然后大喊‘以主的名义消灭你’的那种狩鬼者?”

医生一愣,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陈述。

*

在粗略的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背景后,赵奕发现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名为【类魔】的鬼怪,只不过以他的能力暂时还接触不到这个层次。

这导致他的贩鬼大业迟迟无法启动,因为他根本就碰不见鬼。

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接受一些民间委托尝试看能不能碰到鬼,顺便为自己挣一些生活费。

可一个月下来,他的鬼怪栏至今都还是空的,原本抓鬼的工作也渐渐变成了调查出轨一类的委托。

这让赵奕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甚至出现了抑郁的症状,这也是他来看心理医生的主要原因。

*

“所以…你是因为抓不到鬼而感到抑郁,工作无法顺利进行,从而对行业失去信心,间接导致贫穷,对吗?”

“没错。”

赵奕点了点头。

“有尝试过躺平吗?”

“有,我的女朋友一直在支持我的事业,直到昨天为止我们才分手——因为她养不起我了。”

这种事也是可以拿来炫耀的吗?

‘呼…’

心理医生叹出一口气,他接待过很多病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半年前他还接待过一个因为车祸丧失了大部分感情的人。

和那个恶劣的家伙相比,赵奕还算比较正常的。

“众所周知——鬼是真实存在的,但驱鬼是夜游人的职责,我并不推荐你从事民间狩鬼行业,危险是一方面,其次…你也不是试炼者,除非鬼主动找上门来,否则你很难看见它们。”

医生顿了顿,瞥了一眼计时器,继续说道。

“正如我所说,穷虽然是一种不治之症,但只要勇敢接受自我,持续不断的努力工作,我们才能让自己的生活一点点变好,才能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哪怕你的梦想有些不切实际。”

赵奕听完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谢谢医生,我听完你的话,仿佛得到了救赎,我决定坚持努力找鬼,我相信自己的生活会走上正轨的!”

“并不会,我只是想多扯一点毒鸡汤,多挣一点咨询费罢了,除非你成为试炼者,否则普通人是很难透过【祸野】看到鬼怪的,更何况去抓鬼。”

医生按下计时器。

“一共33分钟,495夏币,给你抹个零吧,给500整就好,现金还是扫码?”

“扫码吧……”

【叮——支付到账:500元】

付完帐,赵奕拉开袖子露出了手臂。

“医生,你说的试炼者…是不是跟这个东西有关?”

在他的手臂上,是一个类似条形码的图案,这是他刚穿越来就印在手上的。

“这是!”

医生的眼神里充满了错愕。

“没想到你竟然是预备役试炼者,看来你的梦想要成真了——如果你扛住没死的话,大概率能见到鬼。”

他仿佛看见了珍惜物种,连忙掏出手机对着赵奕手臂上的条形码扫了一下。

赵奕眉头微挑。

这玩意儿还能扫出信息来?

“你的第一场惊悚试炼还有…20分钟开始,哦…祝你能活着回来。”

医生将手机屏幕朝向赵奕,上面有一个倒计时。

“惊悚试炼…”

赵奕猛然想起这个世界特殊的地方。

*

离开医院。

赵奕来到大街上,穿过拥挤的人群抬头看向悬挂在天空的漆黑太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黑色的太阳。

被监视的错觉。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句名言。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直到赵奕脱掉了衣服,深渊才不得不尴尬的挪开视线。

转头望向远处———那是一座庞大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型灯塔,在夜幕之下为人们带来光和热。

光芒来源便是灯塔顶端的【薪火】。

*不要离开薪火照射的区域*

这句话是赵奕来到这个世界后掌握的第一条生存规则。

回到家中。

赵奕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里的倒计时。

只剩十秒了。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系列有关【惊悚试炼】的信息,这是他一个月来零零散散了解到的。

恐怖副本、无法逃避、死亡率接近80%、死状极其惨烈…

可想象中焦躁不安的情绪并没有出现,内心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

他根本不慌,甚至有些兴奋。

当倒计时定格在00:00:00的那一刻。

赵奕,化为了光。

*

【检测到新的试炼者接入…】

【开始生成试炼者面板属性…】

【试炼者:赵奕】

【天赋等级:0】

【超凡天赋:未觉醒】

【体质:1(肉体活性、骨骼硬度)】

【力量:1(身体爆发、肌肉强度)】

【迅捷:1(移动速度、肌肉耐力)】

【脑域:?(异常抗性、精神力量)】

[成年人平均值为:5]

*

【正在随机生成新手副本…】

【警告!检测到非常规试炼者!】

【方案:新手副本难度强制上调!】

【副本:《死亡公寓》】

【类型:单人/灵异】

【难度:★★★★★★(新手)】

【副本简介:故事要从一栋闹鬼的公寓开始说起…相传入住的旅客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这里,据说曾经这里发生过一场火灾,烧死了整栋楼的人,积累了太多怨气才导致出现灵异现象,你作为一名恐怖小说作家,为了新的小说题材,选择来到这栋远近闻名的‘死亡公寓’寻找创作灵感】

【主线任务:从公寓管理员的口中得到至少3个灵异故事】

【新手保护:任何有利线索将被替换为非有利线索】

【基础奖励(★):天赋点*1、薪火*1】

*

作者的话:重要提示,本书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而是剧情向!不是无脑捉鬼!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